正在阅读:

【深度】七年内投资近80家公司,B站努力成为迪士尼?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七年内投资近80家公司,B站努力成为迪士尼?

B站投资的这些公司主要集中在游戏和动画两大领域,游戏方面,业务范围覆盖游戏研发、制作、服务与发行;动画领域同样包含上下游企业,从动画制作到IP运营均有所涉猎。

图片来源:B站

记者 | 佘晓晨

编辑 | 文姝琪

一边拿钱,一边花钱——这句话,用来形容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这些年的投资最好不过。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3年至今,B站公开的对外投资事件有83个,包括并购在内,投资公司数目接近80家。

最近的一次投资是在今年7月,B站参投了一家名为lategra的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这家公司是一家日本XR及数字虚拟表演方案供应商,以国内外演唱会活动的视频内容为中心,利用AR、VR和运动捕捉技术进行演出、制作等业务。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以来,B站已经投资了6家公司。

近两年,B站本身不断获得资金的支持:2018年,B站获得腾讯投资,之后又在2019年2月获得阿里的投资。今年4月,索尼公司宣布4亿美元增持B站股份。

在“拿钱”的同时,B站也舍得“花钱”,对外投资的公司数量同时不断上升。2020年4月,据《晚点LatePost》报道,B站将企业发展部进行分拆,并分别成立了战略发展部与战略投资部,其中战略投资部负责人由原B站版权负责人张圣晏调任。

围绕ACG投资近80家公司

总体而言,B站的投资大部分围绕ACG领域展开,即Animation(动画)、Comics(漫画)与Games(游戏)。除此之外,还有一小部分纪录片制作、音乐内容等文娱公司。

2013年到2014年阶段,B站还未成长为一家真正的公司,但在这一时期就进行了三笔投资,均为天使轮。其投资的三家公司分别是Manka、艾米乐和芜湖享游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其中Manka是一款查看漫展资讯的手机软件,而享游网络和艾米乐均为游戏公司。

一个背景是,2013年,B站获得了IDG资本的数百万美元融资。

之后,B站的投资步伐几乎和公司的商业化同步:2014年,B站开始游戏联运业务,除了与米哈游达成合作联运《崩坏学园2》,线下漫展、演唱会、周边零售等业务也逐步开展。与此同时,2016年,B站开始频繁地对外投资,光是2016年一年就有24笔。

从招股书数据来看,2015年到2017年,B站的长期股权投资数额逐年上升。

图片来源:招股书

2016年之后,B站投资的音频、小说、纪录片等内容创作类的公司逐渐增多。在此之前,B站的投资主要集中在动画领域。与此同时,一些围绕电竞领域经营业务的公司也被B站看中。

这和B站整体的发展变动有关:2018年3月28日,哔哩哔哩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开始发力商业化。一方面,B站需要寻求用户增长,扩大内容品类,因此有了更多品类的内容投资。另一方面,出于商业化的需求,公司要有更多的变现渠道——这部分就体现在投资手办公司、IP运营和销售公司上。

去年以来,B站不断进行“破圈”,在投资上的动作则更加频繁。在今年4月索尼公司宣布4亿美元投资B站后,B站又进行了5笔投资,领域较为多元,涉及游戏、IP开发和虚拟直播。

图片来源:天眼查

布局产业链

实际上,B站用投资来布局产业链的意图十分明显。B站投资的这些公司主要集中在游戏和动画两大领域,游戏方面,业务范围覆盖游戏研发、制作、服务与发行;动画领域同样包含上下游企业,从动画制作到IP运营均有所涉猎。

首先是游戏。这两年,B站一直努力摆脱“游戏”的标签:2018年第四季度,B站游戏收入占据营收的62%,而到了2020年第二季度,其游戏收入占比已降为50%左右。

但是,B站对游戏公司的投资却有增无减。早在2017年,B站就投资了上海萌鲸网络科技公司,其专注于研发国产二次元移动游戏;2018年投资的网元圣唐、猫箱网络均为游戏开发公司;在今年上半年,B站又投资了米画师和掌派科技两家游戏公司,其中掌派科技为二次元手游研发公司,米画师则是一个主攻游戏领域的画师约稿平台。

一位游戏行业的资深人士认为,B站投资大量游戏公司,主要目的在于内化游戏研发和发行体系,建立更强的游戏储备系统。就在今年的7月31日,B站第二次举行bilibili游戏新品发布会,介绍了11款游戏和其背后的制作人。

助力B站上市的游戏《Fate/GrandOrder》曾让B站尝到甜头。2016年,B站独家代理FGO,B站财报显示,2017年游戏业务占总营收的83.4%,其中FGO贡献的比例为71.8%。B站招股书显示,当时FGO单季收入近5亿人民币,占B站整体营收的50%以上。

具体而言,B站的游戏收入包括游戏联运、联合发行、代理发行、合作研发以及投资研发。发行方面,在B站2019年的十周年发布会上,B站董事长陈睿称,B站成为中国TOP5的手游发行平台;自研方面,2019年下半年,B站高级副总裁张峰曾在采访中表示,B站自研上的人员不算很多,有几个项目在运作中。

不过,一位B站游戏部门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B站自研IP一直做得一般,收入主要依靠游戏发行业务,“B站一直在扫国内外市场上比较好的游戏,希望能独家代理。”

这也是为什么需要更多的挖掘和投资:B站希望寻找下一个FGO或者“很多个”FGO。

以今年的投资为例,今年5月,研发出二次元放置类手游《魂器学院》的公司掌派科技获得B站战略入股。该公司的傲娇工作室于2014年成立,至今公司已完成6轮融资。2019年10月11日,《魂器学院》正式上线,上线首日获百万级用户,三天后登顶TapTap热门榜、热玩榜双榜第一,在哔哩哔哩畅销榜和B指榜上均为第一。

据界面新闻了解,今年年初,B站主动找到了掌派科技。掌派科技向界面新闻透露,双方目前已经在直播、IP周边销售等方面展开合作。此外,2020年4月《魂器学院》由Bilibili代理发行在日本上线,下一步会有更多合作计划。

实际上,张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B站跟别的平台很大的差异是,他们有更多特殊的需求,有时还需要在价值观上先对齐,比如“不要太氪”。《魂器学院》是一款养肝护肾二次元放置类手游,在理念上和B站相适应。

另一个投资的路线则集中在动画领域。据界面新闻统计,B站投资的公司中,与动画内容产业相关的占到了70%以上。

2017年11月,B站发布了“哔哩哔哩国创支持计划”;在2019年,B站国创区的月活首次超过番剧区,成为B站第一大专业内容品类。因此也就不难理解,相比游戏而言,B站在动画方面的投资为何占了更大比重。

更何况,B站从成立之初就是一家二次元弹幕网站,基于动漫内容积累了一批老用户。即使不断破圈,B站仍然十分注重这部分用户的商业价值。

2017年,B站曾向IP衍生品综合服务商艾漫提供了近5000万元人民币B轮融资,陈睿当时表示,ACGN文化在国内有着庞大的年轻受众群,他认为,这一代人有着更好的物质基础和消费力,因此未来国内市场对ACGN衍生品的需求会很大。

这种思路延续到现在。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在2019年的国创发布会上表示,近两年B站大力扶持国创产业链,广播剧、漫画、会员购、游戏,包括直播、线下活动等,都是围绕动画IP做全产业衍生的链条。

具体来说,B站的电商业务以会员购即动漫衍生品、门票销售为主。近两年B站投资的公司中,的确有了更多为商业化服务的公司,例如2019年投资的ACTOYS和上海灵樨文化科技公司,都拥有IP授权到销售这一整套流程的业务。

2018年11月,B站天使轮投资了泡面番动画《请吃红小豆吧!》(以下简称“《红小豆》”)的制作方广州红小豆动画有限公司。《红小豆》受众较为年轻,在B站拥有众多粉丝。据界面新闻了解,在动画上线之初,团队就和B站运营人员有诸多对接,之后被引荐给战略投资部门。

目前,“红小豆”IP已经具有变现的能力:除了“红小豆”周边的售卖,今年,“红小豆”IP还和品牌趣多多进行商业合作,出品了IP授权限量番盒,在B站平台上,不少UP主合作视频对联名产品进行推荐。

值得一提的是,电商收入是B站四大业务收入之一,除此之外还有游戏、直播和增值服务以及广告。而电商业务2019年营收则达到7.22亿元,同比增长403%。2020年第一季度,B站电商及其他业务收入达1.6亿元,实现了64%的同比增长。通过投资一系列游戏和动画领域公司,B站可以转化他们的IP和流量价值,在电商业务上增加筹码。

离迪士尼还有多远?

“B站最终会是一家文化品牌公司,就像迪士尼最早是一家漫画或电影公司,但最终它是一家文化品牌公司。”在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陈睿曾这样表示。这样看来,B站的投资步伐的确是在为其“成为迪士尼”搭建桥梁。

迪士尼的营收结构包括电视和网络业务、迪士尼乐园度假村、电影娱乐、衍生品及游戏四个方面,均围绕IP展开。这也是目前B站投资公司的核心:围绕IP布局产业链,同时不断丰富自己的内容生态。2020年第一季度,B站也在财报中表示,在OGV(Occupationally Generated Video,专业生产内容)方面,将继续推进IP化和精品化两大战略重点。

但B站和迪士尼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一方面,拥有大量ACG用户的B站是一个聚集IP的平台,但在自研IP上偏弱,只能靠不断挖掘其他公司的IP来构筑文化资产,但迪士尼本身就拥有大量成熟的IP。

另一方面,迪士尼的用户结构不同于B站,其IP受众不仅限于年轻人,乐园和度假村业务也能吸引具有消费能力的用户。但艾瑞数据显示,B站用户中31岁以下的占到了78%,目前投资的二次元游戏、动画IP等,受众更是年轻群体居多。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B站的这些投资却还较为早期,被投资公司的潜力和收益还有待市场验证;与此同时,公司整体亏损却在持续扩大,B站需要加速变现。

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B站净亏损为5.39亿元,同比扩大175%。要想成为真正的文化品牌公司,B站必须解决上述阻碍,在不断“破圈”的同时,找到更好的盈利手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哔哩哔哩

4.4k
  • 想和世界谈谈的青年导演,和他们背后支持的力量
  • 哔哩哔哩:双重主要上市转换建议获股东周年大会通过

迪士尼

4.1k
  • 迪士尼董事会投票决定延长CEO包正博的合同
  • 美媒:迪士尼电视内容主管被解雇,理由是“与企业文化不符”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深度】七年内投资近80家公司,B站努力成为迪士尼?

B站投资的这些公司主要集中在游戏和动画两大领域,游戏方面,业务范围覆盖游戏研发、制作、服务与发行;动画领域同样包含上下游企业,从动画制作到IP运营均有所涉猎。

图片来源:B站

记者 | 佘晓晨

编辑 | 文姝琪

一边拿钱,一边花钱——这句话,用来形容哔哩哔哩(以下简称“B站”)这些年的投资最好不过。

据天眼查数据显示,2013年至今,B站公开的对外投资事件有83个,包括并购在内,投资公司数目接近80家。

最近的一次投资是在今年7月,B站参投了一家名为lategra的公司。天眼查信息显示,这家公司是一家日本XR及数字虚拟表演方案供应商,以国内外演唱会活动的视频内容为中心,利用AR、VR和运动捕捉技术进行演出、制作等业务。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以来,B站已经投资了6家公司。

近两年,B站本身不断获得资金的支持:2018年,B站获得腾讯投资,之后又在2019年2月获得阿里的投资。今年4月,索尼公司宣布4亿美元增持B站股份。

在“拿钱”的同时,B站也舍得“花钱”,对外投资的公司数量同时不断上升。2020年4月,据《晚点LatePost》报道,B站将企业发展部进行分拆,并分别成立了战略发展部与战略投资部,其中战略投资部负责人由原B站版权负责人张圣晏调任。

围绕ACG投资近80家公司

总体而言,B站的投资大部分围绕ACG领域展开,即Animation(动画)、Comics(漫画)与Games(游戏)。除此之外,还有一小部分纪录片制作、音乐内容等文娱公司。

2013年到2014年阶段,B站还未成长为一家真正的公司,但在这一时期就进行了三笔投资,均为天使轮。其投资的三家公司分别是Manka、艾米乐和芜湖享游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其中Manka是一款查看漫展资讯的手机软件,而享游网络和艾米乐均为游戏公司。

一个背景是,2013年,B站获得了IDG资本的数百万美元融资。

之后,B站的投资步伐几乎和公司的商业化同步:2014年,B站开始游戏联运业务,除了与米哈游达成合作联运《崩坏学园2》,线下漫展、演唱会、周边零售等业务也逐步开展。与此同时,2016年,B站开始频繁地对外投资,光是2016年一年就有24笔。

从招股书数据来看,2015年到2017年,B站的长期股权投资数额逐年上升。

图片来源:招股书

2016年之后,B站投资的音频、小说、纪录片等内容创作类的公司逐渐增多。在此之前,B站的投资主要集中在动画领域。与此同时,一些围绕电竞领域经营业务的公司也被B站看中。

这和B站整体的发展变动有关:2018年3月28日,哔哩哔哩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开始发力商业化。一方面,B站需要寻求用户增长,扩大内容品类,因此有了更多品类的内容投资。另一方面,出于商业化的需求,公司要有更多的变现渠道——这部分就体现在投资手办公司、IP运营和销售公司上。

去年以来,B站不断进行“破圈”,在投资上的动作则更加频繁。在今年4月索尼公司宣布4亿美元投资B站后,B站又进行了5笔投资,领域较为多元,涉及游戏、IP开发和虚拟直播。

图片来源:天眼查

布局产业链

实际上,B站用投资来布局产业链的意图十分明显。B站投资的这些公司主要集中在游戏和动画两大领域,游戏方面,业务范围覆盖游戏研发、制作、服务与发行;动画领域同样包含上下游企业,从动画制作到IP运营均有所涉猎。

首先是游戏。这两年,B站一直努力摆脱“游戏”的标签:2018年第四季度,B站游戏收入占据营收的62%,而到了2020年第二季度,其游戏收入占比已降为50%左右。

但是,B站对游戏公司的投资却有增无减。早在2017年,B站就投资了上海萌鲸网络科技公司,其专注于研发国产二次元移动游戏;2018年投资的网元圣唐、猫箱网络均为游戏开发公司;在今年上半年,B站又投资了米画师和掌派科技两家游戏公司,其中掌派科技为二次元手游研发公司,米画师则是一个主攻游戏领域的画师约稿平台。

一位游戏行业的资深人士认为,B站投资大量游戏公司,主要目的在于内化游戏研发和发行体系,建立更强的游戏储备系统。就在今年的7月31日,B站第二次举行bilibili游戏新品发布会,介绍了11款游戏和其背后的制作人。

助力B站上市的游戏《Fate/GrandOrder》曾让B站尝到甜头。2016年,B站独家代理FGO,B站财报显示,2017年游戏业务占总营收的83.4%,其中FGO贡献的比例为71.8%。B站招股书显示,当时FGO单季收入近5亿人民币,占B站整体营收的50%以上。

具体而言,B站的游戏收入包括游戏联运、联合发行、代理发行、合作研发以及投资研发。发行方面,在B站2019年的十周年发布会上,B站董事长陈睿称,B站成为中国TOP5的手游发行平台;自研方面,2019年下半年,B站高级副总裁张峰曾在采访中表示,B站自研上的人员不算很多,有几个项目在运作中。

不过,一位B站游戏部门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B站自研IP一直做得一般,收入主要依靠游戏发行业务,“B站一直在扫国内外市场上比较好的游戏,希望能独家代理。”

这也是为什么需要更多的挖掘和投资:B站希望寻找下一个FGO或者“很多个”FGO。

以今年的投资为例,今年5月,研发出二次元放置类手游《魂器学院》的公司掌派科技获得B站战略入股。该公司的傲娇工作室于2014年成立,至今公司已完成6轮融资。2019年10月11日,《魂器学院》正式上线,上线首日获百万级用户,三天后登顶TapTap热门榜、热玩榜双榜第一,在哔哩哔哩畅销榜和B指榜上均为第一。

据界面新闻了解,今年年初,B站主动找到了掌派科技。掌派科技向界面新闻透露,双方目前已经在直播、IP周边销售等方面展开合作。此外,2020年4月《魂器学院》由Bilibili代理发行在日本上线,下一步会有更多合作计划。

实际上,张峰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B站跟别的平台很大的差异是,他们有更多特殊的需求,有时还需要在价值观上先对齐,比如“不要太氪”。《魂器学院》是一款养肝护肾二次元放置类手游,在理念上和B站相适应。

另一个投资的路线则集中在动画领域。据界面新闻统计,B站投资的公司中,与动画内容产业相关的占到了70%以上。

2017年11月,B站发布了“哔哩哔哩国创支持计划”;在2019年,B站国创区的月活首次超过番剧区,成为B站第一大专业内容品类。因此也就不难理解,相比游戏而言,B站在动画方面的投资为何占了更大比重。

更何况,B站从成立之初就是一家二次元弹幕网站,基于动漫内容积累了一批老用户。即使不断破圈,B站仍然十分注重这部分用户的商业价值。

2017年,B站曾向IP衍生品综合服务商艾漫提供了近5000万元人民币B轮融资,陈睿当时表示,ACGN文化在国内有着庞大的年轻受众群,他认为,这一代人有着更好的物质基础和消费力,因此未来国内市场对ACGN衍生品的需求会很大。

这种思路延续到现在。B站副董事长兼COO李旎在2019年的国创发布会上表示,近两年B站大力扶持国创产业链,广播剧、漫画、会员购、游戏,包括直播、线下活动等,都是围绕动画IP做全产业衍生的链条。

具体来说,B站的电商业务以会员购即动漫衍生品、门票销售为主。近两年B站投资的公司中,的确有了更多为商业化服务的公司,例如2019年投资的ACTOYS和上海灵樨文化科技公司,都拥有IP授权到销售这一整套流程的业务。

2018年11月,B站天使轮投资了泡面番动画《请吃红小豆吧!》(以下简称“《红小豆》”)的制作方广州红小豆动画有限公司。《红小豆》受众较为年轻,在B站拥有众多粉丝。据界面新闻了解,在动画上线之初,团队就和B站运营人员有诸多对接,之后被引荐给战略投资部门。

目前,“红小豆”IP已经具有变现的能力:除了“红小豆”周边的售卖,今年,“红小豆”IP还和品牌趣多多进行商业合作,出品了IP授权限量番盒,在B站平台上,不少UP主合作视频对联名产品进行推荐。

值得一提的是,电商收入是B站四大业务收入之一,除此之外还有游戏、直播和增值服务以及广告。而电商业务2019年营收则达到7.22亿元,同比增长403%。2020年第一季度,B站电商及其他业务收入达1.6亿元,实现了64%的同比增长。通过投资一系列游戏和动画领域公司,B站可以转化他们的IP和流量价值,在电商业务上增加筹码。

离迪士尼还有多远?

“B站最终会是一家文化品牌公司,就像迪士尼最早是一家漫画或电影公司,但最终它是一家文化品牌公司。”在接受《晚点LatePost)》采访时,陈睿曾这样表示。这样看来,B站的投资步伐的确是在为其“成为迪士尼”搭建桥梁。

迪士尼的营收结构包括电视和网络业务、迪士尼乐园度假村、电影娱乐、衍生品及游戏四个方面,均围绕IP展开。这也是目前B站投资公司的核心:围绕IP布局产业链,同时不断丰富自己的内容生态。2020年第一季度,B站也在财报中表示,在OGV(Occupationally Generated Video,专业生产内容)方面,将继续推进IP化和精品化两大战略重点。

但B站和迪士尼最大的不同点在于,一方面,拥有大量ACG用户的B站是一个聚集IP的平台,但在自研IP上偏弱,只能靠不断挖掘其他公司的IP来构筑文化资产,但迪士尼本身就拥有大量成熟的IP。

另一方面,迪士尼的用户结构不同于B站,其IP受众不仅限于年轻人,乐园和度假村业务也能吸引具有消费能力的用户。但艾瑞数据显示,B站用户中31岁以下的占到了78%,目前投资的二次元游戏、动画IP等,受众更是年轻群体居多。

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是,B站的这些投资却还较为早期,被投资公司的潜力和收益还有待市场验证;与此同时,公司整体亏损却在持续扩大,B站需要加速变现。

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B站净亏损为5.39亿元,同比扩大175%。要想成为真正的文化品牌公司,B站必须解决上述阻碍,在不断“破圈”的同时,找到更好的盈利手段。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