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写】无处安放的悲伤:爆炸余波中的黎巴嫩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无处安放的悲伤:爆炸余波中的黎巴嫩人

大爆炸带来的漫长余波将更加难熬。

图片来源:受访者沙辛供图

记者 | 肖恩

编辑 | 陈升龙

贝鲁特当地时间下午8月5日4时30分,在朋友家休息了半天的艾德(Harmu Eiad)再次出发,前往港口附近寻找哥哥的踪迹。

不到24小时前,黎巴嫩首都市中心附近港口的仓库发生特大爆炸,至今已经造成135人死亡,5000人受伤,另有数十人仍下落不明。

艾德到目前还联系不上哥哥。爆炸发生时,后者正在港口附近寻觅工作机会。他已经失业9个月了。两个儿子也在等着他回家。

艾德的哥哥及其大儿子。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艾德从电视新闻中得知是港口仓库爆炸,于是赶忙骑上摩托车前往港口。一路上到处是死伤者和玻璃碎片,艾德的眼泪也流了一路。

从4日晚上7点到第二天上午8点,他找了整整一夜。毫无结果。

“当看到到处都是血,我觉得连自己的悲伤都无处安放。”艾德对界面新闻说。

过去24个小时里,悲伤充斥着贝鲁特的每一个角落。而大爆炸带来的漫长余波将更加难熬。

“战争又开打了?”

爆炸发生时,艾德正在家里戴着耳机听音乐,他住的地方距离事发地约5公里。地板突然开始剧烈震动,他以为是地震。

随后听到一声巨响,艾德迅速跑出家门,走到马路上就看见一朵粉红色的蘑菇云在空中迸开,整栋楼像纸片一样在风中摇荡,到处充斥着血腥的景象。

“开始我们以为是第三次世界大战打响了。你们在网上看到的所有照片和视频都没法反映出这里真实的情况”,艾德说。

保险员沙辛(Wassim Chahine)感受到的冲击更直接。他家距离港口仅有约5分钟路程,第一次爆炸发生后,他走到正对港口的阳台看见燃起了大火,突然火势越烧越旺,烟雾笼罩天空。远处有噼里啪啦的爆裂声传来。

霎那间,蘑菇云升上天空,剧烈的震波扑面而来,还没等反应过来他就被震飞出了窗户。在那一瞬,他还以为核弹爆炸。

美国地质调查局收集的数据显示,此次爆炸产生的地震波相当于3.3级地震。就连地中海对岸的塞浦路斯都有震感。

所幸除了一些割伤外,沙辛并无大碍。他和弟弟以及一位朋友迅速跑出公寓。大街上满是尘土和玻璃渣,汽车横七竖八,楼梯上留下了鲜血……场面堪比劫数过后的战场。

他们开始在废墟中寻找幸存者,最终救出3人,还挖出8具尸体。

沙辛手上的割伤。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沙辛对界面新闻表示,虽然他经历过2006年黎以战争,但未曾感觉到这么害怕又无助。

38岁的金融从业者赛义夫丁(Rola Seifeddine)则稍微幸运一些。当时她和丈夫正要带9个月大的女儿出门。刚上车准备发动,她就听到了巨大的爆炸声,剧烈的震波几乎在同时袭来。

“我有一瞬间甚至感觉不到我的身体存在,”赛义夫丁对界面新闻说。

赛义夫丁身边两栋楼的玻璃全部被震裂,碎片砸到车上。求生的本能驱使她发动车子,此时车窗玻璃碎片也都掉落进车内,但所幸一家三口都没受伤。

这时候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一边向前开一边跟爆炸后跑到街上的人们打听。赛义夫丁同样猜测,是不是另一场黎以战争开打了。

亲历者讲述贝鲁特爆炸:所有人的银行储蓄消失了,但我们不会离开

“什么都没了”

爆炸发生约半小时后,消防、救援队陆续赶到。加入队伍的沙辛在当天晚上7点被送往医院包扎伤口。这里挤满了伤员,有的就躺在地上,伤口还流着血。哭泣声、尖叫声、呻吟声交织在一起。

医院在爆炸中也遭到严重损毁。医生Nayef 5日凌晨在社交媒体上分享了一张同事的照片:这位护士怀里护着3个婴儿。她的左脸和左肩夹着电话话筒,桌面上散落着白色碎片。

Nayef一夜没合眼。他告诉界面新闻,自己也有朋友在爆炸中受伤,但抽不开身去看望,也没有余力去回忆那个恐怖时刻,只希望所有人都为黎巴嫩祈祷。

对于这个正经历新冠疫情和经济危机的国家而言,突如起来的灾难有如雪上加霜。贝鲁特的医院很快不堪重负,伤者不得不被送往市区外接受治疗。

包扎好后,沙辛和弟弟又回到了现场参与救援。第二天上午10点,筋疲力尽的两人才离开贝鲁特,前往位于30分钟车程外的赛德市(Saide)父亲家里。

就在他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期间,噩耗传来。救援队在一片废墟下找到了他朋友的尸体。

据沙辛介绍,这位31岁的女性友人名叫赫鲁(Nicole Maged Helou),性格乐观开朗,当天在下班路上遭遇爆炸后失踪。而沙辛另一名参与救援的消防员朋友至今下落不明。

赫鲁生前的照片。来源:Instagram

活着的人要面对的除了失去亲友的痛楚,还有等待重启的生活。

正在努力找寻哥哥的艾德不敢去想未来。今年37岁的他原本在贝鲁特经营一家手机店,每周还有两天兼职做DJ。生活谈不上富足,但也算丰富多彩。

他正为买下梦想中的车努力存钱。一声巨响过后,一切化为了泡影。

由于长期的经济危机,黎巴嫩多家银行濒临破产。艾德选择把多年的积蓄都放在手机店的保险柜里。他的店距离发生爆炸地点不远,现在都成了废墟。

他的哥哥至今也毫无音讯。“我什么都没了。”艾德说。

赛义夫丁一家回到自己的公寓,面对的同样是一地狼藉,窗户都已被震落。无助的她只能在脸书上盲目求助,希望有人能帮她修理一下。

邻居们都忙着清理地上的瓦砾碎片,满耳是玻璃碎片碰撞的声响。

坚守还是离开?

黎巴嫩当局确认,爆炸的原因是易燃物品引爆了2700多吨硝酸铵。但至少对于部分亲历了这场灾难的人们来说,这个解释并不完全令他们信服。

在一家超市上班的阿尔比德(Issam Arbid)告诉界面新闻,爆炸前他和邻居都听到了战机飞过的声音。当时他正在市内一座山上的房子里,距离港口约20分钟路程。阿尔比德坚信,这是一次袭击。

赛义夫丁则联想到了另一件事:海牙国际法院黎巴嫩问题特别庭计划本周五对已故总理老哈里里被杀案作出裁决,所有黎巴嫩人都在等待最后的结果。两个事件的相关性也难免令人怀疑。

最新消息是,海牙方面已宣布,为表达对受害者的尊重,将判决日推迟到8月18日。

爆炸发生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就第一时间将其定性为袭击,但又如以往未提供任何证据。

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李绍先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也表示,在黎巴嫩目前严重失序的状态下,不排除有些势力乘机人为制造混乱的可能性。

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但无论真相为何,大爆炸已经彻底炸毁了艾德的生活。从来没有踏出过黎巴嫩的他第一次萌生出离开的想法。

“我不知道该如何从头再来,不知道下个月的房租和水电网费怎么办,不知道该跟嫂子和两个侄子说什么。我看不到在这里的未来了。”艾德说。

3年前,艾德的妻子因为白血病去世,留下他孤身一人。他表示,如果失去哥哥,他也没有留在贝鲁特的理由了。

想走的还有阿尔比德。爆炸发生时,他恰好正和父亲讨论前往他母亲所在的俄罗斯生活的计划。阿尔比德表示,没钱没工作,碰上无能的政府,他们根本无法生存。

他原本计划一年内存够10000美元作为离开的资金,但在疫情、经济危机和大爆炸的多重阻拦下,他的计划被迫搁浅。

从去年起,外汇短缺、通货膨胀攀升、食品价格飙升、失业率涨至25%、供水供电等基本供应短缺等问题屡次在黎巴嫩引发大规模抗议。按李绍先的说法,爆炸之前,黎巴嫩已经走向破产。

而“精英”赛义夫丁则选择坚守。她对界面新闻透露,投身祖国建设的决心没有动摇。

毕业于哈佛大学的赛义夫丁之前一直和家人住在迪拜,从事金融行业工作。眼看着黎巴嫩在经济危机的泥潭中越陷越深,她在今年7月底才选择携家人回到自己的国家,希望能贡献力量。

她不会想到,不过半个月时间,灾难突然降临,使已经在深渊中的黎巴嫩继续下坠。“这样的一场灾难对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太沉重了,是毁灭性的打击。”赛义夫丁带着轻微的哭腔说道。

贝鲁特已经宣布进入为期15天的紧急状态,全城封锁,街上一片寂静。悲伤就像还未散尽的粉尘,紧紧罩住这个城市。

“我会继续找哥哥的,直到确认他是否还活着。”艾德说。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