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这艘俄罗斯货船如何成为贝鲁特大爆炸导火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这艘俄罗斯货船如何成为贝鲁特大爆炸导火线?

近一年,俄罗斯籍船长和三名乌克兰籍船员被困在船上无法离开。

船员手持“黎巴嫩释放我们回家”标语。图片来源:Twitter

记者 | 安晶

2013年9月,载有2750吨硝酸铵的罗索斯(MV Rhosus)货船从格鲁吉亚出发,准备前往非洲南部国家莫桑比克。黎巴嫩并不在停靠计划中。

当货船抵达希腊加油之时,船主、俄罗斯籍商人格列丘什金(Igor Grechushkin)通知船长,他的钱不够支付苏伊士运河的通行费。为赚通行费,罗索斯号需要前往黎巴嫩贝鲁特,加运一台重型机械。

当年11月,罗索斯号抵达贝鲁特港口。之后的近一年里,俄罗斯籍船长和三名乌克兰籍船员被困在船上无法离开。

直到律师警告船上的硝酸铵威胁船员生命安全之后,黎巴嫩当局才允许四人下船回国。

2750吨硝酸铵则永远留在了黎巴嫩。

现年70岁的前船长普罗科谢夫(Boris Prokoshev)在接受《纽约时报》和CNN新闻采访时透露,罗索斯号被黎巴嫩当局扣留后,船主格列丘什金便失联。

船员四处求助无果,最终将船上的燃油变卖才得以聘请当地律师解决难题。

据普罗科谢夫回忆,他最初在土耳其接手罗索斯号。当时船主格列丘什金拿到了100万美元的订单,将硝酸铵运到莫桑比克的贝拉市。

莫桑比克媒体在8月5日报道,贝拉港的管理公司Cornelder称当年没有接到任何通知,提醒会有运输2750吨硝酸铵的货船抵港。

代表罗索斯号船员的律师则于当天发表声明,指出这批硝酸铵是由莫桑比克国际银行为该国一家商业爆破物制作公司所代购。

航运追踪网站Vesseltracker的资料显示,罗索斯号是一艘长86米、宽12米的杂货船,于1986年交付使用。货船载重量为3226吨,通常配备九到十名船员。

图片来源:Vesseltracker

在2013年9月出航时,罗索斯号注册在东南欧内陆国摩尔多瓦,悬挂摩尔多瓦国旗。货船所有者为Teto Shipping航运公司,公司老板是俄罗斯籍商人格列丘什金。

爆炸案之前,格列丘什金居住在塞浦路斯,他目前已经清空了LinkedIn等社交媒体账号内容。

当普罗科谢夫收到格列丘什金的通知后,罗索斯号转向黎巴嫩。但抵达贝鲁特港后,船员们发现破旧的罗索斯号根本无法装运重型机械。

此时,这艘运载数千吨硝酸铵的老船引起了黎巴嫩当局的注意。

由于船主没有支付港口停靠费和其他管理费,再加上船体破旧,黎巴嫩当局以操作船舶时严重违规、船只不适继续航行为由扣留了罗索斯号。

罗索斯号的燃油、食品供应商和船员们试图联系格列丘什金,均石沉大海。

普罗科谢夫在2014年给国际组织的求助信中写道,格列丘什金说自己破产了,“我不信,最重要的是他抛弃了船上的人和货物。”

包括普罗科谢夫在内,船上共有10人。经过协商后,黎巴嫩允许其中的六人下船回国,由于费用未结清,船长普罗科谢夫和其他三名乌克兰船员被扣在了船上。受出入境管理限制,四人不能进入黎巴嫩。

这一扣就将近一年。

这期间,黎巴嫩当局为四人提供了食物、保证了基本生存所需。普罗科谢夫和船员则不断发出书信,向俄罗斯和乌克兰大使馆以及各类国际组织求助。

俄罗斯海员工会驻新罗西斯克监察员阿娜尹娜在接受俄罗斯卫星网采访时证实,当时她收到了普罗科谢夫发出的多封信件,还曾向黎巴嫩法院投诉。

由于投诉无果,船员们只能变卖船上的燃油聘请当地律师解决问题。

航海杂志Arrest News于2016年发表过律师对此事的描述。

两名负责此案的律师写道,当时被困船员无法联系上船主和货主解决欠款问题,尝试用外交方式解决也未能成功。

律师以违反黎巴嫩宪法规定限制人身自由、船上运载货物严重威胁船员生命安全为由,要求当地法官允许释放被困船员。

图片来源:Arrest News

最终法官批准了律师的申请,于2014年8月下令释放罗索斯号船员。普罗科谢夫透露,他们获释后,格列丘什金又再次现身、出钱让四人回国。

但至今,普罗科谢夫还有6万美元的工资没有收到。

船员们离开后,依照法院指令,罗索斯号上装载的硝酸铵被贝鲁特港当局运下船,存储在12号仓库。

硝酸铵可以用于制作肥料也能用于制造炸药。1947年,停靠在美国德克萨斯城港的货船起火,引爆了船上2100吨硝酸铵,造成近400人死亡、摧毁了1000多栋建筑。

对于在首都的港口存放如此大量硝酸铵,黎巴嫩海关人员表示过担忧。

黎巴嫩人权活动人士获得的档案显示,从2014年到2017年,黎巴嫩海关总署历任署长先后向司法部门发出六封信件,警告这批硝酸铵的危险。

对于如何处理,信件也提出了建议,包括将其交给黎巴嫩军方、卖给私人所有的黎巴嫩炸药公司。但法官没有对任何一封信做出回应。

图片来源:Twitter

目前,黎巴嫩政府正在对爆炸案展开调查。当局已宣布将自2014年以来负责港口仓库存储以及安全的所有官员软禁在家,直到完成调查。

被抛弃的罗索斯号成为了布鲁特港大爆炸的导火索,但船员和货物遭船主抛弃并非罕见操作。

国际海事组织和国际劳工组织收集的数据显示,从2004年到2018年,全球有近5000名船员在400多起事件中被抛弃。

现在,另一艘被抛弃的“海上炸弹”还漂浮在也门荷台达附近的红海上。

这艘名为FSO Safer的油轮载有100万桶原油。油轮原本为浮式储油卸油设施,由也门政府掌管的石油公司负责。

但2015年,胡塞武装控制荷台达之后,油轮被停用。胡塞武装也拒绝让联合国技术小组进入油轮处理。

除了成为一枚漂浮的定时炸弹,这艘年久失修的油轮一旦泄露,将引发全球最大的石油泄露事件,对红海周边的生态环境造成毁灭性打击。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