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万达的第32年,王健林再次“自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万达的第32年,王健林再次“自救”

3年转瞬间,王健林又站在了选择关口。

图片来源:Pexels

文|执惠旅游

对王健林来说,今年7月,和3年前的7月,可能都有些“灰暗”。

2017年7月,王健林将多个文旅项目、酒店分别打包甩卖给融创、富力,那是真正震动业界的大交易。

今年7月,王健林将新的文旅地产项目15%股权转让给万科,这是号称拟投千亿的项目;再卖掉他很看重的部分“宝贝”资产,这个资产往大点说,负有他追赶迪士尼的目标期许;卖掉万达体育的核心资产;还卖掉海外地产项目后仅剩的唯一“王牌”……

这算是近3年来,万达又一次的较密集出售旗下优质资产。而去年,万达的扩张态势还一度“高亢”。

3年转瞬间,王健林又站在了选择关口。

创立于1988年的万达,在它的第32年依然不平静。

发生了什么?

卖的都是优质资产

王健林先卖掉的是他很看重的部分“宝贝”资产。

7月20日,万达将宝贝王早教业务运营公司100%股权转让,正式卖掉早教业务,工商资料显示的出售金额约为4.2亿元。

宝贝王是王健林期待要超过万达电影的业务,负有殷切重许。宝贝王集团业务为三驾马车:乐园、早教和IP。早教业务被卖,宝贝王失去重要“一角”。

7月21日,万达体育公告称,已经完成了世界铁人公司的出售,售价为7.3亿美元,万达获得3.8亿美元的净收益(折合人民币26.6亿元)。出售理由是为了减轻负债。这个从今年3月就提出的交易,终于落定,而万达体育也失去一大核心业务板块。

7月30日,万达酒店发展公告称已将芝加哥的地产项目90%股权(万达所有股权)出售,售价2.7亿美元,万达可获收益约9400万港元。

这一项目是万达从2016年末开始大甩卖海外地产项目后仅剩的唯一“王牌”,本计划2020年年底竣工,预计总投资7.11亿美元,建成后将成为芝加哥第三高建筑。截至2019年6月30日,该项目的开发成本已投入27.41亿元。

自2017年7月万达将77个酒店卖给富力、13个文旅项目91%股权卖给融创后,今年7月的4笔交易(下文还有一笔),堪称万达业务“折戟”3年以来,最为密集的出售资产期。

其自是多有无奈。

以万达旗下四家上市公司来说,业绩表现不佳,疫情又带来重击。

2012年,万达26亿美元收购AMC全部股权,当年扭亏为盈,并于2013年12月上市,通过大量并购成为全球最大院线公司,之后却多年持续亏损,2019年亏损已达1.49亿美元。

受疫情影响,AMC从今年3月17日开始,关闭全球1000家电影院,包括CEO在内600名员工暂时停职。根据疫情走向,AMC恢复开业时间也不断延后,其美国影院重开时间已推迟至8月中下旬。8月6日,其股价为4.14美元,相比2016年12月30日最高价27.67美元,已跌去85%。

去年7月在美股“流血”上市的万达体育,境况也不乐观。其2019年财报显示,当年净亏损2.7亿欧元(约21.3亿人民币)。而其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总营收同比下降26%,至1.637亿欧元(约13.4亿人民币),净亏损同比扩大166%,至2370万欧元(约1.94亿人民币)。

港股的万达酒店发展、A股的万达电影,也不让人省心。

万达酒店发展2019年财报显示其净亏损1.5亿港元,同比转亏。其最近公告显示,今年一季度营收预计同比下滑40%。

万达电影2020年上半年财报显示,其今年上半年营收19.72亿元,同比减少73.93%,净亏损15.67亿元,而去年同期盈利5.24亿元,由盈转亏。

截图来源:万达电影财报

而国内电影院虽已复工多日,亦有大片定档,可万达电影主投且倚重的《唐人街探案3》 还未定档,万达电影的日子还未有实质改观。

一个还算好消息的进展是,万达电影今年4月披露的不超过43.5亿元的定增募资计划,在7月27日获批,算是能缓缓资金压力了。

万达广场有现金奶牛之义,但疫情下也受创严重,一方面客流锐减,另一方面万达主动提出为商户减免部分租金。《棱镜》报道中万达商管区域公司人士提及,今年上半年万达商管收取的租金约130亿元,而去年一年租金为450亿元左右。

《棱镜》还提到,今年4月到7月,万达商管发行了四笔中期票据,金额分别为:50亿、20亿、50亿和35亿元,利率分别为4.89%、4.7%、5.2%和5.38%。

定增、发行票据,最终还是要卖掉优质核心资产,万达是真的缺钱了。

在“灰暗”的7月,万达还有一笔重大交易。

7月8日,公开信息显示,万科入股长春北方影都投资有限公司拿下15%的股份,万达在后者中的股份也由此从100%降为85%。

长春国际影都是目前国内属最大的(在建)影视文旅项目,规划面积达1051平方公里,仅次于1204平方公里的好莱坞。其号称拟投资1000亿元(应该有不少水分)。

万科将建造总建筑面积超过68万平米的“影视文化综合住区”,是万科首个“影视文化”综合住区,临近影视基地,整体规划将紧扣影视文化主题。这一住宅区大概率应为万达让出影都项目部分住宅用地。

影都项目的大体量滚动开发需要资金不菲,万达已难全靠自己,只好转让土地、股权等项目“肥肉”,来换取万科的资金支持和对项目建设的支持。

这算是万达“高亢”布局文旅地产的一个注脚。

在万达恢复一些“元气”后,去年上半年,王健林密集拜访地方政府,签下巨额投资(意向)大单,涉及万达广场、文旅项目等,覆盖武汉、广州、上海、沈阳和四川等区域。不完全统计,去年上半年万达在各区域签约投资超过2500亿元,其中超过2000亿元用于文旅项目投资。

去年7月底,万达又与陕西省政府签约,双方将在体育、文旅、影视、国际医院、企业总部、商业综合体六个方面深化合作,所涉金额超千亿元。

今年6月7日,王健林到江西赣州市考察文旅项目地块;6月8日在广东省肇庆市考察投资环境;7月21日,王健林到天津静海区实地考察。据当地媒体报道,万达和静海区围绕静海现有体育产业、体育设施和万达体育资源、文旅项目对接引进等方面进行了深入交流。

文旅地产依然是王健林的“心中所许”,依然是万达难忘而熟悉的业务路径。可以说,在众多的业务奔突前进或后退中,地产依然被王健林选择为万达业务的基本盘之一,甚至可能是最为依赖、最稳的之一。

但前车之鉴呢?

“宝贝”的难处

万达在文旅领域的探索,从宝贝王早教业务的出售,或可窥得更多境况。

宝贝王是王健林心头三好之一(另两者是电影和体育),非常明确的被高看业务。

早在2017年万达年会上,宝贝王被王健林提至很高的层级。他表示宝贝王有可能超过万达电影,成为万达又一新的核心企业。

彼时王健林设定了大致的路径和规划:把IP传播、衍生品收入作为发展方向。他提到,去年(2016年)宝贝王衍生品净利润近亿元,如果有一天宝贝王发展到几十亿、上百亿衍生品收入,线下千店的场景,做人气就可以了,实体店不盈利也可以,这就是发展模式。

万达宝贝王拥有《海底小纵队》《魔法俏佳人》《比得兔》动漫IP,其中《海底小纵队》被最为看重,这是来自英国的原创儿童动漫,后被万达收购。

有IP、有产品(早教、乐园),有业务链条(早教、乐园、IP授权、衍生品开发、新动漫开发等), 有需求(早教、亲子娱乐), 有转化渠道(大量的万达广场,亿级客流量),这门生意看上去确实“宝贝”。

这和迪士尼、环球影城的IP开发链条框架类同。随着万达广场在三四线城市进一步扩张,早教中心、乐园的渗入也很正常,体量扩充可在预料中。最近万达主投的电影《海底小纵队》虽还未定档上映,但也能看出开发新动漫,生产新内容,然后将上述业务链条滚动开发做深的意图。

大面上可见的模式、市场空间,王健林对宝贝王期许深切,不难理解。

2017年,来自万达年会的数据显示,宝贝王集团收入14.4亿元,同比增长176%;开业乐园60家、早教中心50家。体量还不算大,但“涨势”可以。

2018年万达年会上,王健林提到要“做高门槛的生意”,宝贝王是其一,“如果宝贝王就是搞一个乐园,那全国有一批人模仿,我们先从IP、动漫开始做,别人就玩不了”。

王健林透露,2018年宝贝王收入20.8亿元,完成年计划的89%,同比增长44.3%。宝贝王乐园新开业69家、早教50家,年度总客流1.99亿,同比增长36%。

据万达官网显示,截至2018年,宝贝王乐园已在全国开业251家,宝贝王早教开业100家。

王健林下达过任务:2019年宝贝王公司收入31.3亿元,新开业宝贝王乐园132家,早教中心134家。

他曾许下的目标是2020年开业800家宝贝王。如果2019年完成任务,且计入乐园和早教中心,这个目标在疫情前不难实现。但疫情+早教业务出售,这个目标有渐远之势。

早教业务的出售对宝贝王业务影响可能有多大?

有知情人士透露,乐园、早教和IP三个业务独立在各自领域运营,其中IP是乐园和早教业务的内容赋能提供方。

直接来说,早教业务的出售,将影响IP的变现。不过该知情人士认为目前影响不大,因为早教只是IP众多变现渠道中的一个。

早教被认为是千亿体量的行业,相比亲子娱乐,早教有着更刚性的市场需求。

而乐园与早教业务的目标客群群体,有区分也有重叠,教育与娱乐的互通性,使得两者之间存在客流打通、业务串联的较直接路径,诸如乐高集团旗下有乐园也有教育板块,是为类同逻辑。宝贝王早教业务的出售,可能将万达期许打造的贯穿线上线下的儿童IP全产业链平台带来较大影响。

宝贝王早教目前采用直营模式,投入较重,分布以三四线城市为主,一来避开竞争更激烈的一二线城市,二来借助万达广场在当地的位置之利和影响力进行渗入扩张,况且三四线城市的早教需求也很旺盛。但早教资产偏重、成本偏高,加上竞争激烈,带来较大的资金和运营压力,与万达的轻资产转型有相冲,加上疫情影响,宝贝王早教业务暂时关停,成本压力上升等,这些或是其被出售的重要原因。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尚不太了解早教业务出售的深层次原因,但和不太赚钱、教育课程开发缓慢、团队人员素质要求高,以及需要潜心耕耘有关。

而延伸到宝贝王乐园,其近两年几十个或100多个的规模扩张,对乐园内容及体验产品的更新有较高要求。一个主打区域乃至城市片区市场的小规模室内主题乐园,可体验产品的丰富度、层级都较有限,要保持客群的较高黏性,内容产品的更新速度要较快。王健林曾提出宝贝王要尽快出新动漫作品,也可能有这个考虑,拍《海底小纵队》电影,在IP变现、提升IP影响力,以及提供新内容等,都藏着意图。

但一方面考验IP线上新内容的创造能力,另一方面考验IP落地线下场景、打造可体验产品的能力,这些都是挑战。

距离成为王健林心中的万达核心企业之一,宝贝王还有较长的路要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