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动保困局:中国海洋公园行业高速成长的背面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动保困局:中国海洋公园行业高速成长的背面

伴随着中国消费者动物保护意识增强,和日益加剧的同质化竞争使得海洋公园产业的经营效益越来越差,早已不是好生意。

文|新旅界 洪丽萍

如果你知道,海豚辅助治疗并不能给自闭症儿童带来益处,反而是让孩子身陷被巨大的鲸豚袭击,感染皮肤病等风险,您还会去体验“鲸豚辅助疗法”、“一日驯养员”、“与鲸豚共游”等项目吗?

如果你知道,去海洋馆亲眼看到海洋生物,并不能保护它们,反而是间接谋杀,你还会带你的孩子去参观海洋馆吗?

“部分海洋馆开业一年以内第一批海洋生物全部死亡,大部分损耗都在一半以上。”亚洲水族馆技术研究院联合创始人师哲告诉新旅界(LvJieMedia),“因为不少养殖员非科班出身,属临时招聘员工,无任何养殖基础,专业技能不足。”另据匿名资深从业者透露,中国附近海域,尤其是海南岛海域的珊瑚、海洋生物随着经济鱼类捕捞和海洋馆的消耗受损严重。

很可能你与笔者一样,原来并不知晓以上种种,才会无知地为那些不合格的海洋馆买单,参与对海洋生物的虐待,这在某种程度上甚至比杀戮更加残忍。北京海洋馆总经理胡维勇先生曾表示,中国海洋馆开放建设速度过猛过快,中国水生保护动物进口处于全球第一状态,引起国际环保组织,对海洋馆行业形成巨大的经营压力。

前中国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处长郭睿女士亦表示中国海洋馆行业发展得太快,依赖于野捕动物进口,而技术和管理水平跟不上,导致大量海洋保护动物死亡和受伤。

全球范围叫停鲸豚圈养

好消息是,欧美发达国家的民众因为越来越知道海洋馆的不道德,伴随着动物保护者的不断抗议所带来的舆论压力,在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多的动物保护条例和相关法律法规被各国政府颁布和实施。

2013年发行的《黑鲸》纪录片,通过采访驯鲸员和专家揭秘了美国海洋世界(NYSE:SEAS)圈养虎鲸的残酷真相。开演于上世纪60年代的虎鲸表演曾是美国海洋世界的招牌动物表演,虎鲸的神奇之处在于它们虽然体型庞大,但在水中动作灵敏,而且非常通人性,至今观看过的游客达4亿以上。实际上,号称带领观众走进神秘海底世界的虎鲸精彩表演,背后是日复一日对虎鲸的深度虐待。

《黑鲸》揭露了世界最著名虎鲸提里库姆(由美国海洋世界圈养)36年的囚笼生活:自2岁被人类捕获,被强迫1小时接1小时的表演,每天8次,每周7天;因为训练不达标,致使其他虎鲸一起受罚,而被它们攻击,很长时间提里库姆满身齿痕和血印;被多次单独囚禁在狭小的游泳池(相当于1个人被囚禁在浴缸里)一天活动不及自然界的万分之一,虎鲸在野外每天平均出游40-150公里,游速在5-50千米/小时,时常下潜至水下10-300米,而圈养池平均水深6米,宽15米,长20米。正是因为长期虐待,提里库姆曾在训练中先后杀死3位驯鲸员,该类消息曾先后被海洋公园所隐瞒,谎称驯鲸员意外死亡。2017年,提利库姆死于肺炎。

研究显示虎鲸平均寿命50-90岁,而被圈养的虎鲸多在10多岁时就死亡。多方面原因造成圈养虎鲸短命:虎鲸是高度社会化动物,虎鲸家族由20~50个成员组成,对被捕的虎鲸而言离开群体违背生物习性,它们有自我意识,心理创伤巨大;日常表演和训练量过大带来巨大身体伤害;以人工授精方式近亲繁殖致使许多先天性残疾虎鲸在年幼时就死亡。《黑鲸》上映后,美国海洋世界公司股票应声下跌一半。

驯养员踩在虎鲸背上”冲浪”(图片来源:中国鲸类保护联盟微博)

虎鲸拥有高度发达的大脑,自我感知和社会联系,每个鲸群都拥有自己的语言系统。有科学家称鲸豚的“高智慧”表现足以让它们被称作“非人类的人”,并应享有权利。1993年,英国关闭最后一家圈养鲸豚的海洋馆;2013年,印度环境和林业部颁布圈养鲸豚禁令;2014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议员提出《虎鲸安全与福利法案》;2017年,法国环境部通过一项革命性法案,禁止一切圈养海豚和鲸的行为;美国海洋世界于2016年3月宣布,将从2017年至2019年逐步淘汰虎鲸表演,并在当年终止圈养繁殖虎鲸,美国境内3个主题公园内现有虎鲸将是最后一代。

伴随着鲸豚类高智商海洋生物表演类产品的日渐萎缩,在全球范围内各大海洋公园生意下滑明显。2016年美国海洋世界营业总额为13.44亿美元(2015年为13.7亿美元),净亏损1250万美元(2015年为净利润4910万美元)。自2013年美国海洋世界上市以来,黑石集团一直减持其股份,直到2017年将大部分股份出售后(中国房地产公司中弘股份购入21%股份,成为最大股东),不再拥有海洋世界娱乐公司的任何权益或董事会席位。

行业高速增长,人才奇缺、素质低下

然而与全球相反,近5年伴随着消费升级,似乎中国公众对于参观圈养鲸豚(国家级保护动物)的愿望却愈发高涨。中国鲸类保护联盟发表的《急速发展的海洋公园产业(2019年)》报告显示,截至2019年4月中国大陆海洋馆圈养了1001余头鲸豚,其中绝大多数是从俄罗斯、日本和所罗门群岛沿海水域,通过侵入性野捕而获得,在这个过程中鲸豚遭遇压力巨大,甚至有致命威胁。

俄罗斯纳霍德卡海域附近100多只鲸鱼被圈养在6个狭小水牢,它们的下一站是中国海洋主题公园,每条鲸鱼被支付高达600万美元甚至更多(动图来源:公众号“呼吁动保立法”)

该报告还显示:早在2015年中国大陆有39家运营中的海洋主题公园圈养了鲸豚,另外14 家在建的场馆计划圈养鲸豚。而仅过去四年,至2019年4月又有 41 家场馆开门营业,27家正在新建。

在这波增长潮中,海洋主题公园日渐成为房地产项目的典型配套设施,购物中心的海洋主题公园越来越多。2016年万达集团在江西省南昌市开设了第一家海洋主题公园( 2017年7月起易主为南昌融创乐园)。中国第二大房地产开发商恒大集团,也正在海南岛开设恒大海洋花岛。而国内以海洋主题公园为主营业务上市的海昌海洋公园(02255.HK)和大连圣亚(600593.SH)背后都有房地产公司的影子,前者母公司本就是房地产集团,后者在全国各地与房地产公司合作建设运营海洋馆。

房地产公司的主业是地产,海洋馆则扮演低价拿地、增加短期体验性以助推房价的短期工具,而非可持续发展业务来经营,所以房地产公司在开展海洋馆业务时无论是在“软件”海洋馆高管人才引入,还是海洋馆硬件设计上都较为短视且平庸。

“90年代成立的第一批海洋馆的馆长是真正有实力,符合该岗位的技术型管理型人才,他们大多是鱼痴,繁育鱼类经验丰富,有在鱼类繁育场、科研院所等多年工作经历。这样的经历与日本海洋馆馆长选拔很相似,符合馆长身份。科技公司由没有技术背景的管理者带领走不长久,而海洋馆由没有生物饲养背景的馆长带领是难以想象的糟糕。”师哲表示,鱼类是非常难养的生物。而据新旅界调研发现,目前不少海洋馆主管不但养殖技术不过关,而且整体文化素养不足,这源自多方面原因:

首先,海洋生物养殖员并非普通工人,而是高难度技术工种,成长周期长,即使是悟性好的新手也需要3年左右学习成长才能达标。

其次,一直以来海洋馆养殖人员薪资待遇较低,很难留下水产养殖、海洋专业、水族专业毕业的大学生,而留下的多是潜水员和学历较低的工人,其视野,养殖意识有限,其实很难胜任海洋馆高管职位。《急速发展的海洋公园产业(2019)》报告显示,中国鲸类保护联盟在与成都海昌极地海洋公园等多家场馆的驯养员对话显示,中国海洋主题公园产业并未按行业职业标准对驯养有资质要求,并未持有水生哺乳动物驯养师资格证,只需潜水证就可在场馆里工作,迄今为止这是行业常态。

其三,伴随着房地产资金涌入带来的海洋馆建设如火如荼,以上两类海洋馆高管成了行业香饽饽,供不应求,他们不断跳槽至新建海洋馆以在场馆建设中获得好处,“他们没有把心思用在如何把海洋馆设计好、运营好、人员培训好。”有业内人士对新旅界透露,“目前行业充斥着这样一群素质不高的管理人员,其能量甚至可以把控整个行业。”

海洋生物被变相谋杀,产业经营收益走低

正是这样一群管理者,使得国内不少的海洋馆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因为都是照搬照抄别的海洋馆,在海洋生物上主要以海象、海狮、海豚和海豹等容易养活的水哺乳动物为主,在硬件上甚至没完善的维生系统,仅装有水泵,氮化器和杀菌灯,致使不少动物得皮肤病、白内障、内脏受损。

实际上海洋馆设计颇为复杂,须先由海洋生物学家和海洋馆维生系统专家进行海洋生物统筹和维生系统设计,随后建筑学结构设计师和软装设计师进场,四类人才紧密配合才可能设计科学。

据透露,为了早开业早盈利,不少海洋馆甚至跳过至少两个月的养水周期,直接用人工调配的海水循环两三天就开始放海鱼,结果一周死亡80%以上,死了再买,买了再死。正是因为这样的业务水平,中国附近海域海洋生物受损严重,传言海南水域的大量的瑚、海鱼被高速增长的大陆海洋馆消耗,大连渤海湾的斑海豹(国家一级保护动物)也已由2000只降至400余只。

而海洋馆日常对鲸豚等高智商动物的 不友善对待更是习以为常,远远不足以保障圈养鲸豚的福利。在对工作人员的考核评估中,动物训练和动物表演的部分占到最大考核比重,比饲养和护理技能重要。“因为做好市场推广和海洋动物表演就能直接提高收入,而鱼类养殖好坏难以带来收入的明显变化”师哲指出,中国海洋馆亟需从水产养殖和观赏鱼细分市场引进专业技术人才并加以培养,并建立良好的培训机制。

某海洋馆用活体海洋哺乳动物和企鹅营销(图片来源:中国鲸类保护联盟微博)

中国鲸类保护联盟调查显示:蓬莱极地海洋世界的工作人员直接拍打玻璃和对鲸豚吼叫以吸引其注意力;成都海昌极地海洋世界的一名驯养员直接用长棍去戳刺一头不想做出规定表演动作的白鲸;在珠海长隆海洋王国,一头瓶鼻海豚的牙齿破损腐烂,这种破损极可能导致牙周病和健康的严重恶化。

而在半岛电视台的调查中摄影师拍摄到珠海长隆海洋王国演出结束时,一名驯养员往白鲸嘴上踢;该电视台还采访到一位前海洋哺乳动物驯养员揭露,场馆会通过限制食物供应,来强迫动物表演那些在肢体上很严苛很勉强的动作;而杭州长乔极地海洋公园兽医透露,该馆的一台冰箱里存放了几头海豚尸体,该馆员工被要求对动物的高死亡率守口如瓶,以防止外界审查和批评。

《中华人民共和国野生动物保护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水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为野外栖息地、野生动物和中国大陆海洋主题公园所圈养的野生动物制订了保护性条款。《保护法》第三章第二十六条显示:海洋馆应该根据野生动物习性确保其具有必要的活动空间和生息繁衍、卫生健康条件,具备与其繁育目的、种类、发展规模相适应的场所、设施、技术,符 合有关技术标准和防疫要求,不得虐待野生动物。《实施条例》第三章第二十四条显示:利用水生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举办展览等活动的经济收益,主要用于水生野生动物保护事业。

按照以上法律,中国不少海洋主题公园涉嫌违法,行为不道德。伴随着执法力度的逐步加大,中国相关公司和个人将受到法律制裁。国际海洋动物保护组织的舆论压力也越来越大,珠海长隆海洋王国和海昌海洋公园圈养虎鲸遭遇舆论声讨:“虎鲸不该被圈养,请长隆海洋王国停止购买野捕虎鲸,并野化放归已经购买的虎鲸”、“有90%以上游客均是为了观看虎鲸表演才选择海昌,其他真是烂得一塌糊涂,虎鲸表演固然精彩但足以说明海昌对虎鲸无情的虐待。”

2017年2月,中国珠海长隆虎鲸繁育基地揭幕,展示了9头野捕于俄罗斯鄂霍次克海的虎鲸,至今尚未对公众公开展示;2018年11 月上海海昌极地海洋公园首次对公众展示了4头虎鲸。目前大陆只有上海长风水族馆,承诺将逐步停止圈养展示鲸豚。该水族馆圈养了两头白鲸,为英国默林娱乐集所有和运营,已计划将这两头白鲸转运到经过专门设计的冰岛海滨的保护区。

伴随着中国消费者动物保护意识增强,和日益加剧的同质化竞争使得海洋公园产业的经营效益越来越差,早已不是好生意。即便是已走上轻重资产结合道路的海昌和大连圣亚,都已陷入负债率和质押率高企,营收增长下滑,低净资产资产收益率的困境。财报显示:2018、2019年海昌负债率高达72.27%、73.45%,净资产收益率低至0.91%、0.57%;而大连圣亚日子也很难过,2018、2019年该公司负债率高达56.01%、60.67%,营收增长率仅为0.84%、-8.32%,净资产收益率低至12.34%、7.86%,最新质押率高达24.03%。

此前香港海洋公园更是传言要破产,2019年已欠政府附属贷款及商业贷款高达50.9亿港元,应付利息接近12.8亿港元,年营运现金赤字将超过6亿港元。5月21日香港特区政府商务及经济发展局局长邱腾华表示,香港海洋公园拟将脱离传统主题公园模式,减少兴建或投资机动游戏等设施,转变为以教育、保育功能为主的度假胜地。

大陆海洋主题公园产业更是亟需回归文化和教育功能,逐步脱离动物表演盈利模式,转变为展示海洋生物多样性,提升民众海洋动物保护意识为主的商业价值上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