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和平协议”与和平无关,来看看阿联酋以色列建交的赢家和输家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和平协议”与和平无关,来看看阿联酋以色列建交的赢家和输家

急需外交成绩的特朗普、面临困境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正在等待美国批准出售武器的阿联酋成了赢家;已经被边缘化的巴勒斯坦则意识到,阿拉伯盟友已经不会再偷偷摸摸与以色列往来。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自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之后,出台所谓推动巴勒斯坦和以色列和平的“世纪协议”、逼伊朗让步或实现政权更迭就成为其在中东的主要外交功课。

但明显偏袒以色列的“世纪协议”没有得到阿拉伯国家官方响应;一直处于美国极限施压中的伊朗也没有让步的迹象。

终于,在距离美国大选投票不到4个月之时,特朗普在中东取得了罕见的外交胜利:与以色列和阿联酋达成“和平协议”,以阿实现关系正常化。

白宫官员透露,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包括特朗普女婿库什纳在内的美国官员与以色列和阿联酋商谈了一年半。

协议达成后,急需外交成绩的特朗普、面临困境的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正在等待美国批准出售武器的阿联酋成了赢家。

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奥布莱恩认为,特朗普甚至可以因此提名“诺贝尔和平奖”。

已经被边缘化的巴勒斯坦则意识到,阿拉伯盟友已经不会再偷偷摸摸与以色列往来,有了美国的支持,一切都可以放到台面上。

而看似与协议无关的伊朗则成了“红娘”:在美国的计划中,阿联酋与以色列建交将为施压伊朗再添利器。继阿联酋之后,与以色列建交的海湾国家势必将增加。

但这并不代表各国在围攻伊朗上兄弟齐心:被沙特阿拉伯等四国封锁了三年的卡塔尔与伊朗保持密切往来;即便是阿联酋本身,也在8月初刚与伊朗通话。

虽然此次的“和平协议”是历史性突破,但协议实质与和平无关,反而会激化与伊朗的对立和巴勒斯坦的愤怒。该协议更多是外交政治成果,帮助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缓解了部分燃眉之急。

2020年8月13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三位胜利者

和以往的操作一样,阿联酋和以色列取得的“历史性突破”最早是由特朗普在Twitter上公布的。

图片来源:Twitter

8月13日晚些时候召开记者会时,特朗普感叹:“每个人都说这是不可能的。”

奥布莱恩则盛赞特朗普的谈判技能,“非常厉害的谈判能手”,“历史会记住总统是一名伟大的和平缔造者”,“回看总统在和平问题上做出的贡献,如果他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我一点都不吃惊。”

图片来意:Twitter

路透社报道,白宫官员透露,为了促成协议,库什纳、美国驻以色列大使费德曼(David Friedman)、特朗普政府中东问题特使伯克维茨(Avi Berkowitz)、国务卿蓬佩奥和奥布莱恩全程“深度参与”。

除了与阿联酋和以色列谈判,美国官员还就此事与中东地区的其他阿拉伯国家进行了会谈。

库什纳称,美以阿三方的会谈持续了一年半,谈判在过去六周加快进度。一周前,三方原则上达成协议,到本周三协议细节正式出炉。

这份协议也终于为特朗普的中东外交政策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除了成为“和平缔造者”、加固反伊朗联盟,协议的达成还能帮助特朗普巩固在犹太选民和基督教犹太复国主义选民心中的地位。

在白宫椭圆形办公室接受各路官员祝贺时,特朗普开玩笑称,协议可以命名为“特朗普协议”。

而对于身陷政治危机的内塔尼亚胡而言,协议的达成起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就在上周日,他还警告要给以色列联合政府最后机会,避免议会再次解散。

自以色列今年5月组建联合政府以来,政府内斗就一直没有停息。各党迟迟没有就预算案达成一致,而以色列法律要求,新政府上台100天内必须通过预算案。

从去年4月以来,以色列经过了三次议会选举。如果预算案再无果,议会解散将触发一年多来的第四次选举。内塔尼亚胡本人还面临三起腐败案起诉。

但就在阿联酋和以色列的协议公布后不久,以色列联合政府宣布预算案谈判取得进展。

对于以色列国内的极右翼而言,与阿联酋的协议并非好消息。因为按照美国开出的条件,以色列要想与阿联酋关系正常化的前提,是停止吞并约旦河西岸。

去年,在美国宣布承认叙利亚的戈兰高地是以色列领土之后,内塔尼亚胡就提出如果在选举中连任,将把约旦河西岸的犹太人定居点并入以色列。

约旦河西岸生活着近300万巴勒斯坦人,当地的犹太人定居点则违反了联合国决议。以色列吞并约旦河西岸的计划引发了阿拉伯国家的强烈反对。

考虑到美国的条件,内塔尼亚胡没有再提吞并约旦河西岸一事,但他已经强调,目前的停止只是“暂停”。

如果吞并计划成真,对于内塔尼亚胡而言又是一项重要政绩。在他担任总理期间,特朗普先后承认了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和以色列对戈兰高地的主权。

受巴以问题影响,此前海湾地区的阿拉伯国家没有与以色列建交,与以色列建交的阿拉伯国家只有埃及和约旦。

但自2011年叙利亚内战、伊朗势力扩大以来,私底下,以色列与以沙特为主的海湾国家一直保持着联系。情报官员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透露,以色列摩萨德局长科恩常年与沙特、阿联酋和卡塔尔的情报官员会面。

2017年泄密的外交通讯显示,以色列要求其在海外的使馆游说各国政府,支持沙特对黎巴嫩采取的行动。当年,时任黎巴嫩总理哈里里在访问沙特时被扣,后被迫在沙特宣布辞去总理一职。

去年,以色列外长与巴林等三国外长在波兰会面,共同抨击伊朗。而今年新冠疫情期间,摩萨德负责在全球各地采购医疗设备,其中部分设备正是来自阿联酋。

而对于阿联酋而言,与以色列恢复正常关系的最大好处是加强了与美国的关系。由于在也门战争中与沙特的利益冲突,阿联酋开始推行独立的地区政策,包括自行占领也门的索科特拉岛。

如今,阿联酋正在等待美国的新一批军售。

去年5月,以伊朗威胁为名,特朗普宣布紧急情况、允许向沙特和阿联酋出售价值80亿美元的武器。民主党和部分共和党议员因也门战争的平民伤亡坚决反对。

上周,美国务院监察长办公室认定动用紧急情况进行军售符合法律规定。

2020年8月13日,以色列特拉维夫,以色列市政厅点亮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国旗颜色。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与和平无关

在巴以问题已经被边缘化的今天,阿拉伯盟友与以色列建交激起了巴勒斯坦的怒火。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拒绝承认阿联酋和以色列的协议,阿巴斯的发言人控诉此举是对耶路撒冷和巴勒斯坦的背叛。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执行委员会委员艾希拉维(Hanan Ashrawi)则表示,巴勒斯坦当局事先完全不知道阿联酋和以色列的协议,“我们被蒙蔽了,完全被出卖了。”

据预测,内塔尼亚胡将在美国总统大选后重启吞并约旦河西岸的计划。一旦计划重启,势必将引发巴以新一轮暴力冲突。

伊朗议会议长的首席外交顾问阿米拉多拉希安也指责阿联酋背弃巴勒斯坦,警告阿联酋将被“犹太复国主义吞没”,于和平和安全毫无用处。

在美国的计划中,除了政绩,促使阿联酋与以色列关系正常化的目的之一是为了挟制伊朗。接下来,巴林、阿曼都可能与以色列建交。

但并非所有海湾国家对伊朗的态度都与沙特一样。

2017年开始,卡塔尔因被指与伊朗关系密切、支持穆斯林兄弟会,遭到沙特、阿联酋、巴林和埃及的封锁。至今,封锁都未解除

卡塔尔被封锁后,首先伸出援手的就是伊朗和土耳其。2017年,卡塔尔恢复向伊朗派驻大使。

而自2019年沙特油田遇袭之后,出于自身安全考虑,阿联酋开始改善与伊朗的关系,在也门问题上呼吁考虑胡塞武装的诉求。胡塞武装是沙特领导联军的攻击目标。

除了安全考虑,阿联酋的另一个顾虑是土耳其。

从埃及前总统穆尔西下台、卡塔尔断交危机、叙利亚内战到现在利比亚的混战,阿联酋一直站在土耳其对立面,坚决反对土耳其。

两国的关系从2011年开始恶化,矛盾主要集中在穆斯林兄弟会。土耳其是穆兄会的支持者,阿联酋则将穆兄会视为威胁政权和国家安全的恐怖组织。

而对于土耳其而言,阿联酋更有值得被针对的理由。2016年土耳其未遂政变中,阿联酋被指为政变支持方之一。

为对抗土耳其,阿联酋把叙利亚政府视为需要团结的重要伙伴,在叙利亚内战中为阿萨德提供支持。同样支持阿萨德的伊朗也成为了阿联酋合作的对象。

就在本月初,阿联酋外交大臣还与伊朗外长视频通话,就携手抗击新冠疫情和加强合作举行会谈。

出于对自身利益的考量,就算更多海湾国家公开接纳以色列,也不代表各国在伊朗问题上与美国和以色列的立场一致。而在与阿联酋和以色列达成协议之前,美国已经在加码对伊朗的极限施压。

周三,美国驻联合国代表再提对伊朗武器禁运草案,要求联合国无限期延长禁运。

本周,美国政府还首次扣押了四艘原计划前往委内瑞拉的伊朗油轮。与此同时,美国驻伊拉克的军事基地则继续遭到亲伊朗武装的袭击。

阿联酋与以色列实现关系正常化后,特朗普已经开始展望未来。

他相信,一旦自己赢得连任,“我能在30天内与伊朗达成协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