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我是奢侈品柜姐:不是和同事“宫斗”,就是被中东客人当佣人使唤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我是奢侈品柜姐:不是和同事“宫斗”,就是被中东客人当佣人使唤

奢侈品柜姐这一职业,它远没有电视剧里展现的那样Drama,却也足够动人。

文|显微故事  小北

编辑|木蒙 小祈amy

她们每日服务着社会最顶流,但自己的薪资其实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每天在两个差异悬殊的社会阶级穿梭,让人们对柜姐的婚恋观、价值观产生了好奇。

他们是嫁给了“顶流”还是最终过着平凡的生活?他们的职场生存是否真的如电视剧里所表演的那样,“晋升如宫斗”?

本期显微故事讲述的是一群柜姐的故事:她们之中,有人当柜姐就是为了嫁给有钱人,最终却选择了离开熟悉的柜台进行转型;有人用8年的时间,从小白变成了奢侈品行业专家,最后选择了同行结婚......

奢侈品柜姐这一职业,它远没有电视剧里展现的那样Drama,却也足够动人。

以下是关于他们的真实故事:

为认识有钱人当柜姐,最后转行到互联网公司

Marry 33岁 品牌已加密 柜姐3年

我毕业于中部地区的一所名校,校招期我拿到过好几份offer,但还是选择了奢侈品牌柜姐。

大学时候我喜欢看时尚杂志,觉得奢侈品是个很高端的行业。毕竟,能买奢侈品的群体都是精英。

但我爸妈非常反对,他们的职业分别是公务员、医生,是大众眼中的“铁饭碗”。他们觉得我既然读了名牌大学,为什么要去站柜台,去当服务员?

为了让他们放心,我常“扮演”出光鲜亮丽的样子,比如用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用一些奢侈品来打造自己的形象,那时候我也和王漫妮一样希望“活得精致”。

刚入行的时候,有钱人的消费观确实会给我带来一些冲击:看到有人带着妻子,来店里,几乎不眨眼睛的花上几十万甚至百万元。

当时我想,未来十年我都不知道能不能赚到这么多钱。

我有过一段“虚荣”期,当时但凡有有钱的客人要我联系方式,我都不会拒绝。多交一个朋友也没有什么不好,如果能成为男朋友我更不排斥。

我曾和其中一个客户谈过恋爱。虽然两年后,我们分手了,但我们依然是好朋友。后来我在职场转型的时候,他还帮了我一把。

大概工作了3年,我离开了柜姐那个行业,让我离开的并不是父母、失恋等,而是那些影响我价值观的客户。

我所在的那个品牌,低调,不怎么营销,来逛的基本都是熟客。

她们并不仅是为了买东西来这里,有时候也会因为情感诉求来这里,找我们说说话,互相谈谈近况,与其说是销售和客户的单纯商业关系,倒不如说更像是朋友。

配图由受访者提供

曾经我跟一个女客户说,“你就是我想活成的样子”。

她和她老公都有着自己的事业,有一个孩子。我有靠运动两个月减肥了15斤的经验,正好她产后也打算减肥,我们就这么因为减肥的话题成了好朋友。

有一天,她一下在我店里买了四个新款包——平常她也就买一个。

当时我还以为她有什么喜事。结账时,她没忍住跟我说“Marry,我离婚了”。说完她就哭了,我给了她一个拥抱。

现在这位顾客也是单身,还把她打网球、舞蹈的兴趣爱好都捡回来了。减肥成功后,身边不乏追求她的人,状态比结婚时好多了,但她还是想一个人过。

受她影响,我很多观念都发生了变化。

以前我想嫁个有钱人,但现在我只想像无论碰到什么情况,都可以和她一样活得很漂亮。

我以前很怕老,现在却不恐慌了。四五十岁也可以很优雅,有自己的事业,也不一定要依附男性。

我也开始思考我的未来。我英文很好,在我前男友推荐下,我跳槽去了一家互联网公司做海外公关。

干了几年后,又有猎头把我挖到了现在的公司,带着差不多有十个人的海外公关团队。

在新公司,我发现柜姐的经验给我带来很大的复利:比如开放包容的心态,稳定的情绪管理,恰如其分的沟通方式,为客户解决困难的能力,这些都成了我新工作的优势。

做柜姐的每一天,我都感到“剑拔弩张”

Monna 品牌名已加密 柜姐5年

我做了一年多的柜姐。

很多人说“柜姐晋升如宫斗”。我觉得还好,奢侈品牌发展至今早就有完善的制度:个人KPI、凝聚力、店铺影响力……

我们会通过多种维度评判对方能否胜任晋升后的工作,透明的很,宫斗也没用。

不过,即便晋升没“宫斗“,但日常的工作里却是剑拔弩张。

客人要换货的时候,就是柜姐们关系最微妙的时刻。如果客人来换货时,最初卖货的柜姐不在,就可能被其他柜姐“抢走”,销售额就算在另一个柜姐的业绩上。

我们店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

那天之前带客人的柜姐不在,这位顾客就由一个新入职的小姑娘服务,最后销售额就算在了那个姑娘身上。

结果这事儿被之前那个柜姐知道。那个柜姐就找到小姑娘,也不明着生气,就各种抱怨那个客户难搞,自己花了多长时间才让对方花钱,其实就是想要小姑娘把这单“吐”出来。

按公司的规则来讲,这个柜姐的做法其实算是“抢单”,是被明令禁止的。但无奈小姑娘是新人,为了长期生存,这些都是她必须经历的事情。

柜姐之间很少有真的友情。明面上礼貌、和气,但背地里老员工是绝不会指导新人的,因为新人的存在就是抢她们的业绩。

新人想要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必须“牺牲”很多利益。比如,哪怕新人很积极、协助老员工做事,但也换不来一句感谢。

只要涉及利益,老员工随时翻脸不认人。

这种利己氛围下,即使是一件小事,也会相互推诿,相互指责,最后几乎所有人都不愉快。

这就是我的日常,就像华丽的袍子上爬满了虱子。就算最后清理干净了,也是如鲠在喉,更不要说它还总是一日又一日地重复着。

中东人不缺钱、英国人看服务,但最让我暖心的是美国人

Tong 30岁 品牌名已加密(英国) 柜姐2年

我硕士读的是奢侈品市场管理,还读了相关专业的MBA。一毕业,我就投递了柜姐的岗位,进入了某奢侈品品牌伦敦旗舰店的工作。

我所在的旗舰店地段很好,店里也很宽敞,共有三层。我每天的工作时间是早10点到下午6点,但我一点也不觉得累。

因为在这里,每天可以接触到不同国家的人,有来自全球各个地方的游客,和他们打交道让我觉得生活的每一天都很有新鲜感。

配图由受访者提供

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中东的客人。他们说话特别直接,语气也比较“霸道”,把柜姐当“佣人”使唤:“我要这个”、“给我那个”。

这倒不是说他们不礼貌,他们的表达方式就是这么直接。如果他们看上什么东西,都会直接付款,甚至不会问你别的问题。

中东的客人也多半花钱好爽,好像买什么、花多少钱都不介意。

比较讲究一点的客人是英国人。他们多半很礼貌,会问我“可以看一下XX吗?”但对产品的细节,则非常讲究,会拿在手里反复的看,并且询问一些特别细节的问题。

英国客人还强调服务质量,进奢侈品店,一定享受整套奢侈品服务:要求有VIP的座位、要喝香槟等。

通常每个款式的包,我们不会把所有的颜色都展示出来。但遇到了印度客人,他们通常就会要求我们展示某款包的多个颜色,还会强调,他们要“一个一个地看”。

配图由受访者提供

但最让我暖心的是个美国客人。

当时我刚入职柜姐,还是个新人。那个客人当天买了很多东西,但我没有给他填写好退税单,导致他无法退税。

我特别惊慌,唯恐这件事情会对我的个人业绩、品牌都带来影响,我就打车把新的退税单送去。路上,我还在想如果他当面训斥我,我应该怎么处理。

没想到,见到他的时候,他先是拥抱了我一下,还对我表示了感谢。他还说,“没关系,你也是刚入职,第一次犯错是难免的”,这让我非常感动。

他是来伦敦旅游的,我本以为以后再也不会见面。没想到,第二年他又出现在我店里,还专门找到我和我聊起了去年的往事,说一直记得我搞的乌龙。

能嫁给有钱人的柜姐少之又少,最终和同行结了婚

Amanda 品牌名已加密 柜姐8年

奢侈品行业自带光环,吸引了不少不明真相的人,我就是其中之一。

大学毕业时,我正好碰上这家奢侈品品牌校招。我喜欢时尚、服装,再加上这公司名气太大,我毫不犹豫就投了简历。

面试那天,有200多个和我一起竞争柜姐的岗位,其中不乏名校毕业生和海归。经过三四轮面试,拿到offer的只有寥寥几人。

我还记得拿到offer那天我有多开心,觉得自己的未来大有可为,光鲜亮丽。

直到进来以后才发现,想象和现实的差距实在太大。刚进来的时候薪资只有8000元,在偌大的城市要过得富足几乎没有可能。

《三十而已》中的王漫妮

柜姐每天要做的事情很琐碎。

除了跟人沟通、教顾客搭配、卖货,柜姐大部分要做的事情跟销售无关。我们需要了解如何沟通货品、货品如何在货架上摆放展示、维护客户关系、调动一切人力来做品牌活动等等。

柜姐和店长,本质上就是稳打稳扎地经营一家店,没有光环加成,每天思考的都是人、货、场的问题。

刚做柜姐的时候,我特别迷茫,每天都在想我是谁、我在哪儿、为什么我要做这样的事情、我要不要转行?

不过这几年熬下来,我忽然发现,有些事情不用这么着急的去想答案,问题会随着自己的经验迎刃而解。

现在我基本把店里所有的岗位都做过:陈列、数据、店务管理、甚至是店长的工作。慢慢的我的薪资也上去了,加上业绩提成能够到2-3万上下。

现在还是回归到做柜姐,走专业岗的方向,每天和客户沟通,跟她们讨论搭配,我觉得跟她们交流本身就是件愉快的事,如果再得到正向的反馈,那这一整天都会变得很开心。

也有人问我,我老公是不是有钱人?其实不是的,我老公是个同行,是个普通人。

能和有钱人结婚,一个行业能数出来就那么几个吧,毕竟能嫁给刘銮雄和C罗的柜姐也是几万个人里面出了一个。

别说有钱人了,就是跟有钱人成为朋友也有很高的门槛。

只有那些情商高、学历不错、本身见识也不错的人可能会跟客户成为朋友,大多数时候我们和客户间还是有着天然的屏障。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均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