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Facebook在印度麻烦大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Facebook在印度麻烦大了

印度军方过去也曾多次发布关于使用Facebook的指令,去年11月,印度军方要求所有人员在工作场合避免使用WhatsApp,但本次指令涉及的应用范围更广。

文|志象网

Facebook在印度卷入一场政治风波。

8月14日,《华尔街日报》报道,印人党(BJP)政治家因对罗兴亚穆斯林移民发表仇恨言论,而遭到国大党的投诉。随后,印度议会信息技术常设委员会开始调查,Facebook是否撤下BJP议员发布的仇恨内容。

国大党指责Facebook站队BJP,因为这样平台就能从莫迪政府获益。媒体报道一经发布,Facebook就撤下了引起争议的帖子。但风波并未就此平息。前职员爆料,Facebook负责公共政策的Ankhi Das曾表示,惩罚总理莫迪同党的违规行为,会损害Facebook在印度的商业前景。

尔后,Ankhi Das就遭到“暴力威胁”,并于近日向德里警方提出了申诉,Das称:“自8月14日以来,我的生命一直受到暴力威胁,因为一篇新闻报道的诋毁,我在网上受到辱骂和网络欺凌。”

Facebook拥有超2.9亿印度用户,是其用户量最大的海外市场。Facebook在中国受阻的情况下,印度市场就变得尤为重要。

今年4月,扎克伯格宣布对Jio投资57亿美元,之后又宣布了一系列举措,将Jio的小企业计划JioMart与WhatsApp进行结合,大力推广其支付功能。

印度封禁中国59款App,Facebook是最大获益者。不过,突然而到的幸福后,麻烦也接踵而至。

Facebook站队BJP?

此前,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在Facebook的帖子中,印度政治家T.Raja Singh对罗兴亚穆斯林移民发表了仇恨言论,而Facebook据称未能对这位来自特伦甘纳邦的BJP领导人,以及其他三名党派领导人的帖子采取仇恨言论规则,而遭到了大众的非议。媒体称,Facebook的不作为是该公司对BJP执政党的偏袒。

“我们禁止仇恨言论和煽动暴力的内容,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执行这些政策,无关任何人的政治立场或党派。虽然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我们在执行方面取得了进展,并定期进行审核,以确保公平和准确”,Facebook发言人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并删除了相关的帖子。

据Facebook现任和离职员工对媒体透露,Facebook印度最高公共政策执行官Ankhi Das,并不想对Singh和其他三名党派领导人采取平台的反仇恨原则。Das对工作人员说,惩罚总理莫迪政党官员的违规行为,会损害Facebook在该国的商业前景。

据公司的离职员工表示,Das还在选举相关问题上为BJP提供了有利的待遇。去年4月,在印度大选投票开始前几天,Facebook宣布已经删除了与巴基斯坦军方,以及和BJP主要竞争对手国大党有关的不实信息。但据Facebook前员工透露,Facebook同时也删除了和BJP相关的不实信息,但并未披露这一行为。

印度国大党的喀拉拉邦议员、IT委员会主席Shashi Tharoor表示,会彻查该问题。虽然Shashi Tharoor决定传唤Facebook代表,但国大党委员会传唤包括Facebook在内的社交媒体巨头代表接受审查的先例已有很多。

几个月前,Facebook的印度代表Ankhi Das就被传唤,出席了两场国大党委员会,其中就包括Tharoor领导的委员会。

去年12月,Facebook印度团队在同一国大党委员会上遭到对“WhatsApp窥探”的指控,媒体报道称,WhatsApp会窥探记者、律师和激进人士 ,大会称,莫迪政府是WhatsApp监控这些人的幕后黑手。大会寻求最高法院干预,敦促其就这一问题追究主要责任。

彼时,国大党的首席发言人Randeep Surjewala还表示,莫迪政府窥探国民虽然令人震惊,但并不奇怪,因为BJP反对隐私权。但Ankhi Das否认了对WhatsApp的指控。

补救:成立监督委员会

此后,BJP和国大党委员会就社交媒体的行为和道德问题进行了一场口水战。

对于网络口水战和印度国大党的指控,Facebook的对策是加速成立监督委员会,并表示将在未来几个月内开始运作。

2018年11月,Facebook曾承诺成立一个独立的监督委员会(Oversight Board),负责审查删除或保留平台内容的决定。

该监督委员会是在包括剑桥分析公司在内的多个争议之后成立的。2018年3月,Facebook被《纽约时报》等媒体爆出泄露用户数据的问题。一家名为”剑桥分析“的数据公司及其关联公司SCL私自抓取并保留5000万Facebook用户数据,而Facebook被爆出默许这种数据泄露行为。

“Facebook如何对待公众人物发布的可能违反社区标准的帖子,都在委员会的范围内。仇恨言论也包含在其中,我们不会回避棘手的案件,也不会追究Facebook的责任。”该委员会发言人说。

“监督委员会有权对Facebook和Instagram上许多最具挑战性的内容问题,做出具有约束力的独立决定,我们致力于保护用户并让Facebook承担责任。”该发言人补充道。

今年5月,Facebook任命了20名委员会成员。印度大学国家法学院副校长Sudhir Krishnaswamy是董事会的审查小组成员。董事会成员包括丹麦前首相赫勒·托宁·施密特、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宪法中心主任迈克尔·麦康奈尔、来自也门的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塔瓦库勒·卡曼、《卫报》前主编艾伦·鲁斯布里杰、以色列司法部前总干事埃米·帕莫尔。

监督委员会的运作由一个1.3亿美元的信托基金提供资金,该信托基金完全独立于Facebook,董事会成员的任期为三年,最多为三个任期;成员直接与监督委员会签约,无法被Facebook开除。

Facebook发言人表示,委员会成员目前正在接受培训,内容涉及社交媒体平台的社区标准、政策制定流程和执行框架,以及委员会职权范围内的内容决策类型。

“成立委员会的准备工作意义重大,包括为委员会配备行政管理人员,制定审议和决策流程,让成员以安全和保护隐私的方式开展工作”。Facebook发言人透露,今年晚些时候还将宣布新一批监督委员会成员。

印度式麻烦

Facebook在中国无法运营,印度就成了Facebook重要的市场,也是除中国外唯一一个拥有超10亿人口的国家。

在印度,Facebook和WhatsApp用户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要多,Facebook选择印度在市场推出支付、加密和其他将新方式将其产品捆绑在一起销售。扎克伯格表示,这些新举措将在未来十年成为Facebook的重心。

今年4月,Facebook表示将斥资57亿美元与印度电信运营商Jio建立新的合作关系,以扩大在该国的业务,这也是Facebook迄今为止最大的一笔对外投资。

不久前,抵制中国产品的浪潮给了其他同类产品发展机会,Facebook旗下的Instagram趁势推出了新功能Reels,该功能和TikTok类似,鼓励用户发布15秒短视频,吸引TikTok流失的用户。

2016年,Facebook想要以自己的产品为中心,在印度提供免费电信服务“Free Basics”,但该提议被拒,因其违反了印度网络的中立性。

Facebook在该国想要全面推行WhatsApp Pay的计划也已停滞了两年,等待当地政府的批准。2018 年,Facebook 向印度 100 万用户推出了移动支付服务 WhatsApp Pay。但在这一过程中,Facebook 却遭到了监管方面的阻碍。扎克伯格此前曾表示,WhatsApp Pay 将于 2019 年年底在全印范围推广,但该公司尚未通过全部审批。

在印度政府禁止和中国相关的59个应用后,为了防止数据泄漏,7月,印度军队要求士兵和军官从手机上删除89个应用。据The Hindu援引军方消息人士称 ,除了此前政府下令禁止包括TikTok在内的59款中国应用外,Facebook、Tinder、Snapchat和Instagram等美国应用也上了名单。

印度军方过去也曾多次发布关于使用Facebook的指令,去年11月,印度军方要求所有人员在工作场合避免使用WhatsApp,但本次指令涉及的应用范围更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