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圳私募告别“草莽时代”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圳私募告别“草莽时代”

随着越来越多来自公募、券商的正规军加入,深圳私募正在告别草莽时代。

文|大湾腹地 赵小南

腾讯、华为等高科技公司的成就,很容易让人忽视深圳金融市场的成绩。其中私募基金就是代表行业之一,目前深圳注册的私募基金数量居全国第2,机构资金规模居全国第3。在2010年前,深圳私募疯狂生长,诞生一大批私募机构和民间股神,但随着越来越多来自公募、券商的正规军加入,深圳私募正在告别草莽时代。

那些草莽年代的私募枭雄

私募这个充满活力的行业,从一落地就开始野蛮成长。国内私募基金获得合法地位的时间比较晚。中国私募是起于1990年代,调整于2000年左右,爆发于2010年左右。2014年以前,私募基金长期处于野蛮生长状态,一直游离于法律监管之外,私募基金长期以理财工作室、资产管理公司、投资咨询公司等名义存在。

而在提倡“敢为人先”、 “先行先试”的深圳,由于毗邻国际金融中心的香港,是最早接触到国际金融的城市,又是国内外资金的汇集交叉地,民间资本活跃,自然是国内私募的前沿重镇。

对于深圳私募的特点,私募排排网资深研究员刘有华,对虎嗅大湾腹地(公号:dawanfudi)表示,深圳券商和民间背景私募偏多,上海海归背景偏多,北京则以公募背景居多;在操作风格上,深圳私募普遍偏激进;历年来看,高收益私募中深圳私募占比最高,上海则在量化投资领域优势明显,国内多数知名的规模较大的量化私募主要集中在上海。

总结下来就是,深圳的私募特点就是:政策宽松包容,人员参差不齐,打法野蛮激进,成绩两极分化。深圳相当多的私募基金就是在灰色地带成长起来的。实际上,深圳私募以草莽英雄见长。

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就是深圳林园投资的老板林园,这家在今年7月管理资产规模进入百亿俱乐部。林园投资是目前百亿私募中非科班出身、且唯一带有“民间实战派”标签的私募管理人。

公开资料显示,陕西人林园曾是一名医生,1989年以8000元进入股市,2006年10月底,林园持有股票市值达到20亿元,正是在2005和2006年那波遥远的牛市中,林园被称为“民间股神”。

“白手起家”的林园堪称一个传奇,在深圳私募圈他同样是一个特立独行的存在。近期,在某媒体的直播上,林园表示:“在牛市真正来临的时候,有更高的安全垫,能够更大胆地操作,‘牛市中比拼的就是胆子’。”显然,“牛市中比拼的就是胆子”这类话是不会从一个公募派或券商派私募基金经理嘴巴中说出来的,后者有着各种科班和行业的约束。据林园自己透露,在他的投资公司中,真正能操盘的只有他自己一个人。这在公募看来显然是不可思议的。

除了林园,深圳类似的“民间股神”并不少。比如近两年一直高居私募收益排行榜前列的赛亚资本董事长罗伟冬。罗伟冬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我刚拿到高考状元奖学金马上就开户入市开始学习股票投资。1996年,我大二的时候来深圳玩,看到了深南玻、深宝安、深发展、深康佳、深纺织等很多上市公司,像进入了股市万花筒,进入了我最喜欢的童话世界,于是超级喜欢这个城市。刚好大三的时候成功投资深科技,赚到了不少钱,就全款在深圳买了房,毕业后也就如愿来到了深圳。”

再如极具个人特色的彭大帅,同样是一位“民间股神”。彭大帅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2006年他在东方财富开设新股淘金博客,并在博客上分享自己的操盘看法,个股观点,并应网友要求建立了股票QQ群,为他们分享股市观点,因为很受欢迎,所以QQ群越建越多,最多的时候建了近20个。

彭大帅在“吉峰农机大捷”中一战成名。2009年11月初,彭大帅以32元拿下吉峰农机,一个月后以88元卖出,获利超175%。其中有一个群里的一个粉丝听了彭大帅的观点,500万元买入吉峰农机,15个交易日后资产变成了1000多万元。

深圳的民间股神大多诞生在2010年之前,他们抓住了私募早期的行业红利,和资本市场爆发的行情。但是随着行业的发展,从业人员开始规范。逐渐一些来自公募和券商资管等持牌机构的“正规军”也开始在深圳耕耘,创立自己的私募品牌,“公奔私”也成为潮流。2012年,曾任中国国际期货农产品部经理、中信期货总经理助理的吴星创办凯丰投资,2013年,曾任职于国泰君安(香港)研究部、国泰君安研究所、银华基金等机构的金斌创立丰岭资本;2014年,原景顺长城基金副总经理王鹏辉创立望正资产······

民间投资人、公募、券商等机构大佬们,构成了深圳私募最初的基石。随着2014年2月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正式依法开展登记备案,私募开始走向阳光化,2014年被认为是私募基金大发展的元年,备案制的实施让私募基金迎来了爆发式的增长。

小而散的深圳私募

现任广州市量化基金管理公司执行总裁的成书新,在深圳私募圈打拼多年,在他看来,相较于上海、宁波和杭州,“深圳私募更加活跃,并且以主动管理、大资金抱团的方式为主,很多投资人是从传统实业转型的商人,他们可能去抱团投一两支股票,这点和沪宁杭是不一样的。”在成书新看来,北京、上海的私募出身于正规军的比较多,深圳也有很多正规军私募,“但深圳是私募行业的后起之秀,但另一方面,深圳1亿以下的私募很多,它募资是比较困难的。”

正如成书新所言,深圳私募基金呈现的特点是小而散。一个数据就能说明这个问题:

截至今年7月,深圳注册的私募基金为4493家,仅次于上海,位居全国第2;从机构资金规模来看,深圳为1.90万亿元,仅次于北京和上海,位居全国第3。

乍一看,深圳私募稳稳占据全国私募圈前三强,从私募管理人数量来看,三者相差不大,均是4500家左右,但在管理规模上深圳不足2万亿元,而北京、上海则都是在3万亿元以上。

粗略计算下来,深圳私募的平均管理规模仅为4.21亿元,北京、上海则分别为7.93亿元和7.14亿元。事实上,管理规模10亿元才是一家私募能够存活的生死线,10亿元的管理规模,意味着即使不靠业绩提成、扣除渠道等费用后,1%的固定管理费1000万元刚好可以养活自己。

深圳私募平均管理规模仅在4.21亿元,这也意味着大量深圳私募规模在2亿元甚至1亿元以下,在行情不好、没有20%的业绩提成时,生存都将是一个大难题。

同时,深圳百亿级大型私募的数量也远远低于北京、上海。私募排排网截至今年7月底的数据显示,上海百亿级私募数量最多,达到22家,北京有14家,深圳则仅有6家:

对于深圳百亿级私募数量过少的问题,刘有华认为,北京债券私募较多,债券私募以机构投资者为主,比较容易扩大规模;上海是金融中心,国内外很多知名金融机构的总部集中在上海和北京两地,所以北京、上海私募资源较为丰富,规模起来较快;但深圳私募的优势是高收益高风险,比较适合风险承受能力较高的投资者,可能短期来看,在没有充分证明自己之前,很难获得机构资金的青睐。

深圳一大型私募基金负责人表示,北京、上海有大量银行和券商,私募基金在销售渠道上有天然优势,近水楼台先得月,通过银行募集资金的私募成长速度也更快一些。

“我们最近也是想在上海招聘一个营销总监,负责跟上海的银行、券商渠道进行对接,之前一直都是我们深圳的人过去上海,但一直感觉沟通不畅,还是要找个上海的‘地头蛇’才能切入这些渠道。”这位负责人称。

告别草莽年代的深圳私募

深圳越来越多的私募开始放弃短平快的投资方式,正规化、机构化成为私募们的共识。这就意味着,深圳私募的野蛮生长的打法和成长方式,逐渐成为了过去时,私募创新,与时代接轨,正规化就成了必然。告别野蛮,健康成长。

一方面是现有的问题,在成书新看来,深圳私募在业务创新上略显迟缓。“比如说T+0,最早起源于沪宁杭地区,甚至福建都接受T+0了,深圳私募对它的接受度还是不高,深圳是2019年下半年、2019年年底才逐渐接受T+0的;再比如量化投资,上海、北京对量化投资接受度比较高,深圳接受度比较低。”

成书新称,相较于其它地区,深圳更加注重短期利益,而量化投资是要摒弃短期投资利益的,深圳对此接受度比较低。这还是和基金管理人有关系,深圳的管理人把之前经商的风格延续到了投资上,更在乎短期利益,以短平快为主。

正如成书新所言,深圳私募在当前最热、最火的量化领域是极度缺位的。私募排排网数据显示,当前百亿级的量化私募全部集中在北京、上海和杭州,各占2家,深圳则缺位其中。

但另一方面,私募机构正在进化。成书新同样对于深圳私募未来的发展充满信心:“未来5年,深圳私募机构赶超北京是没什么问题的。以最能量化的数据来看,深圳百亿规模的私募越来越多了,未来深圳私募机构要加强创新。数据显示,2010年以后,散户不管是参与度还是盈利能力都是在走低的,今年行情这么好都有散户赚不到钱,他们会用脚投票,这会倒逼私募机构创新做出改革。”

深圳一百亿级私募负责人也表示,达到百亿规模并不是单纯靠募资去达成的,更多是通过内生增长,是这几年不断赚出来的,这可能是深圳的企业发展的特点。

“深圳各行各业的企业,地产中的万科、银行中的招行、保险中的平安,总的来说都是靠自己奋斗出来的。深圳私募的价值观是比较市场化的,比较接地气的,他可能会走得更远一些。我想未来的深圳私募行业,当前是百舸争流,但未来也会向头部私募集中。”这位负责人表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