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金螳螂在手订单近650亿,家装业务面临转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金螳螂在手订单近650亿,家装业务面临转型

金螳螂·家门店全面撤退,未来或转型“家装企业平台”。

记者 | 孙梅欣

金螳螂近期公布的中期业绩显示,上半年公司营收132.15亿元,同比下降4.2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06亿元,同比下降9.17%;每股基本收益0.3725元,同比下降10%;总资产402.32亿元,同比微升1.92%。

金螳螂是以室内装修为主体,融幕墙、景观、软装、家具、机电设备安装等为一体的综合性装饰集团,主要承接的项目包括酒店装饰、 文体会展建筑装饰、商业建筑装饰、交通运输基础设施装饰、住宅装饰等业态。

虽然营收、利润有所下降,不过相较于大部分依赖C端市场的家装企业,金螳螂相对稳定的B端市场,为上半年市场“黑天鹅”所可能造成的更大幅度下滑兜了底。

公告称,上半年建筑转世行业一季度生产经营一度停止,但随着二季度出现的快速复苏,尤其是一批重大基建项目陆续出台,各领域装饰新需求持续恢复,整个上半年呈现前低后高的发展态势。尤其是消费升级和政策引导作用下,公装市场在酒店、交通、文体、医疗等细分市场有着较快的增长。

中报显示,上半年金螳螂新签合同额142.61亿元,同比减少36.53%,其中二季度新签合同额82.15亿元,虽然同比减少30.18%,但占上半年总合同量的57.6%。至期末公司已签约待实施合同额647.76亿元,约为2019年营收的2.10倍。

事实上,金螳螂二季度的恢复能力很可能比预计的还要快。一季度时公司营收降幅接近3成,归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降幅还达到44.27%,总资产还一度缩水,然而到二季度末,上述重要的营收指标已经明显收窄。

但相较于更容易拉动的工装业务,曾是金螳螂大力开拓的家装市场,则遭受了更大的打击。

在金螳螂公布的上半年营收产品中,互联网家装是营收降幅最大的类别,同比下降32.84%,收入仅为11.21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也降为8.48%,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约4个百分点。

以工装业务起家的金螳螂,2015年8月宣布投入2.7亿元,正式进入家装业务市场。重金投入之下,扩张也起到一定成效,主做家装业务的金螳螂·家在全国门店数量一度也达到180家左右。然而,近年来在,家装业务营收的比重持续递减,去年全年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就将为12%,较2018年同期出现下降。

同时,去年金螳螂·家就已经开始大规模关店。2019年年报显示,去年末金螳螂·家门店约为120家,意味着当年关店40多家,而在去年年底,长期负责金螳螂·家业务的杨鹏离职,也让金螳螂·家业务的走向变得更加不明确。

就在今年4月,有消息称,金螳螂内部要求通知剩余的93家金螳螂·家门店从直营店转为加盟,只留下位于总部苏州地区的2家门店。另外在今年7月,将金螳螂家装电商下6家公司的股权全部转让,铺设多年的金螳螂·家门店扩张计划遭遇全面溃败。

尽管如此,金螳螂董事长倪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金螳螂·家不可能退出家装市场,仍看好家装乃至整个住宅产业的巨大市场,家装是公司业务版图中的长期战略。但他也承认原有的经营模式,让公司精力过度牵制在门店运营和C端客户服务上。这显然不是长期做工装的金螳螂所擅长的领域。

因此,倪林表示,会把家装电商业务“回归到原有To B服务的优势上”,今后金螳螂·家会从“一站式服务的家装企业”转型为“家装企业的赋能平台”。

这似乎意味着金螳螂的家装业务将再度转型,并且是从企业端转向平台端,面临更大的挑战。不难看出,金螳螂仍未放弃广阔的家装领域,不过这样的转型,是否能让企业准确找到在家装领域上的方向,能否让工装业务“乘风破浪”的金螳螂,在家装业务上还能持续推进,还是一个未知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金螳螂

3k
  • 去年营收254亿,金螳螂业务重点转向基建、城市更新
  • 今年门店要开到200家,金螳螂扩张家装业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金螳螂在手订单近650亿,家装业务面临转型

金螳螂·家门店全面撤退,未来或转型“家装企业平台”。

记者 | 孙梅欣

金螳螂近期公布的中期业绩显示,上半年公司营收132.15亿元,同比下降4.21%;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0.06亿元,同比下降9.17%;每股基本收益0.3725元,同比下降10%;总资产402.32亿元,同比微升1.92%。

金螳螂是以室内装修为主体,融幕墙、景观、软装、家具、机电设备安装等为一体的综合性装饰集团,主要承接的项目包括酒店装饰、 文体会展建筑装饰、商业建筑装饰、交通运输基础设施装饰、住宅装饰等业态。

虽然营收、利润有所下降,不过相较于大部分依赖C端市场的家装企业,金螳螂相对稳定的B端市场,为上半年市场“黑天鹅”所可能造成的更大幅度下滑兜了底。

公告称,上半年建筑转世行业一季度生产经营一度停止,但随着二季度出现的快速复苏,尤其是一批重大基建项目陆续出台,各领域装饰新需求持续恢复,整个上半年呈现前低后高的发展态势。尤其是消费升级和政策引导作用下,公装市场在酒店、交通、文体、医疗等细分市场有着较快的增长。

中报显示,上半年金螳螂新签合同额142.61亿元,同比减少36.53%,其中二季度新签合同额82.15亿元,虽然同比减少30.18%,但占上半年总合同量的57.6%。至期末公司已签约待实施合同额647.76亿元,约为2019年营收的2.10倍。

事实上,金螳螂二季度的恢复能力很可能比预计的还要快。一季度时公司营收降幅接近3成,归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同比降幅还达到44.27%,总资产还一度缩水,然而到二季度末,上述重要的营收指标已经明显收窄。

但相较于更容易拉动的工装业务,曾是金螳螂大力开拓的家装市场,则遭受了更大的打击。

在金螳螂公布的上半年营收产品中,互联网家装是营收降幅最大的类别,同比下降32.84%,收入仅为11.21亿元,在总营收中的占比也降为8.48%,比去年同期下降了约4个百分点。

以工装业务起家的金螳螂,2015年8月宣布投入2.7亿元,正式进入家装业务市场。重金投入之下,扩张也起到一定成效,主做家装业务的金螳螂·家在全国门店数量一度也达到180家左右。然而,近年来在,家装业务营收的比重持续递减,去年全年在总营收中的占比就将为12%,较2018年同期出现下降。

同时,去年金螳螂·家就已经开始大规模关店。2019年年报显示,去年末金螳螂·家门店约为120家,意味着当年关店40多家,而在去年年底,长期负责金螳螂·家业务的杨鹏离职,也让金螳螂·家业务的走向变得更加不明确。

就在今年4月,有消息称,金螳螂内部要求通知剩余的93家金螳螂·家门店从直营店转为加盟,只留下位于总部苏州地区的2家门店。另外在今年7月,将金螳螂家装电商下6家公司的股权全部转让,铺设多年的金螳螂·家门店扩张计划遭遇全面溃败。

尽管如此,金螳螂董事长倪林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金螳螂·家不可能退出家装市场,仍看好家装乃至整个住宅产业的巨大市场,家装是公司业务版图中的长期战略。但他也承认原有的经营模式,让公司精力过度牵制在门店运营和C端客户服务上。这显然不是长期做工装的金螳螂所擅长的领域。

因此,倪林表示,会把家装电商业务“回归到原有To B服务的优势上”,今后金螳螂·家会从“一站式服务的家装企业”转型为“家装企业的赋能平台”。

这似乎意味着金螳螂的家装业务将再度转型,并且是从企业端转向平台端,面临更大的挑战。不难看出,金螳螂仍未放弃广阔的家装领域,不过这样的转型,是否能让企业准确找到在家装领域上的方向,能否让工装业务“乘风破浪”的金螳螂,在家装业务上还能持续推进,还是一个未知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