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融新大深陷债务危机,中华联合财险1.15%股权底价2亿被拍卖偿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中融新大深陷债务危机,中华联合财险1.15%股权底价2亿被拍卖偿债

受债务影响,目前中融新大所持有的中华联合财险7.79%股权已被数家法院轮候冻结,或面临陆续被拍卖处置的境况。

蓝鲸保险关注到,近日,司法拍卖平台“上新”待拍卖的保险公司股权。中融新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融新大”)所持有的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华联合财险”)的1.15%股权将于不久后,以2亿元的底价进行拍卖。

受债务影响,当前多家机构通过起诉方式,向中融新大追债,由于该公司名下可供执行财产不多,执行标的纷纷指向包括中华联合财险股权在内的金融资产。目前,中融新大持有的中华联合财险7.7869%股权已被全数司法冻结,或将被陆续执行。收购不足四年,中融新大保险板块布局或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仅如此,业内人士指出,当前金融机构小宗股权转让市场萎靡不振,金融牌照的价值及流动性都有所缩水,变现受阻,出售金融资产能否缓解中融新大的资金链压力,仍是未知。

多家机构密集追债,中融新大变卖金融资产

中融新大所持有的中华联合财险1.15%股权(对应16888万股),将于9月26日正式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开拍,底价2亿元,加价幅度10万元,整体定价较2.85亿元的评估价略有缩水。目前,已有将近9000次围观与12次提醒设置,相比于同平台上部分保险公司小额股权无人问津的情况,热度较高。

事实上,中融新大持有中华联合财险股权的时间并不长,尚且不足4年。

2015年,中华联合财险11.4亿股股权数度在北京产权交易所公开挂牌寻找买家,初期挂牌价19.49亿元,要求受让方应为保险公司且最近三年平均年度盈利不低于30亿元。

高门槛也将不少机构拒之门外。2016年,在受让要求调整后,中融新大成为接盘方,接手中华联合保险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所持的10亿股股份(约占总股比6.8306%),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所持的1.4亿股股权(约占总股比0.9563%)。由此,中融新大晋升为中华联合财险第二大股东,合计持股7.7869%。

还没来得及好好享受持股金融机构带来的收益回报,这部分股权就要拱手相让。中国裁判文书网(2019)京02执1173号执行裁定书显示,中航信托申请执行中融新大公证债权,申请执行标的额为8.45亿元。

北京法院在执行过程中,未发现被执行人中融新大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于2019年9月24日轮候冻结了中融新大持有的中华联合财险7.7869%股权,2019年12月18日下发执行决定书、限制高消费令,将中融新大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并对影响债务履行的直接责任人员采取限制高消费措施。

2020年8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下发最新的执行裁定书显示,2月,中航信托与吉林双阳银行签订《债权转让协议》,让渡所持权利,吉林双阳银行对中融新大质押的16888万股中华联合财险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对照股权数来看,目前阿里司法拍卖平台所拍卖的,或正是该笔被执行的股权。

蓝鲸保险了解到,受债务影响,目前中融新大所持有的中华联合财险股权已被数家法院轮候冻结,多家债务方通过起诉方式,向中融新大追债。譬如,中国外贸金融租赁公司申请执行3.18亿元标的,但由于被执行人中融新大、山东铁雄新沙能源名下财产因涉案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最终执行标的,也是被质押的中华联合财产股权。这也意味着,后续或许还有中华联合财险股权被司法拍卖处置。

“尽管中融新大是中华联合财险的第二大股东,但实际持股比例并不高,并没有深入掌控日常经营,即使该部分股权被处置,发生变动也不会影响到实际控制权,因此中融新大的问题不会波及到中华联合财险的经营方面”,香颂资本执行董事沈萌对蓝鲸保险分析称。

中华联合财险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蓝鲸保险采访时表示,“中融新大因其自身经营行为涉诉,其所持我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拍卖事项均按法定程序进行。后续公司将依据法律、法规和监管规定,开展相关工作,对公司经营没有影响”。

此外,从中华联合财险股权结构来看,大股东中华联合保险集团持股较为集中,达到87.93%外,此外还有10余家小股东,该部分股东是否有增持意向?对此,中华联合财险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公司已按规定程序将中融新大股权司法冻结事宜通报各股东方,暂无新的消息更新”。

小宗股权转让市场萎靡不振,变现受阻、难缓资金压力

实业起家的中融新大,也是山东省焦炭行业的龙头老大。多数企业在壮大的过程中,都面临分岔口,是聚焦主业兼并上下游企业,推进收购整合;还是选择多元化路径朝综合集团发展,通过金融股权投资、资产管理等实现产融结合。

中融新大选择了后一条路。2015年,该公司正式确立金融板块,并在此后两年密集开展股权收购,扩展金融版图,中华联合财险股权正是在此期间被拿下。目前,中融新大主营范围覆盖能源化工、金融投资、物流清洁能源产业、矿产资源开发等,金融板块中,除了持股中华联合财险外,还参股晋城银行、厦门国际银行、厦门农商行等多家金融机构。

按照中融新大的规划,到2020年,集团总资产预计达到3000亿元,年销售收入3200亿元,实现参控股保险、证券、期货、信托、公募基金等10家年营业收入超过50亿元的金融机构。但好景不长,受去产能、降杠杆以及再融资渠道不畅等因素影响,近年来,中融新大融资性现金流持续净流出,净融资规模逐年下降。

2019年,联合信用评级、标普等机构相继下调中融新大的主体信用评级,主要因其融资难度增大,公司融资纠纷较多以及大量资产和股权因质押或冻结受限,偿债能力下降。2020年,中融新大两只债券分别出现场外兑付和实质违约,进一步凸显其流动性的紧张。

根据中诚信国际研报分析,中融新大出现债市违约的主要原因是其业务扩张较快,积累了大量债务。此外,公司盈利稳定性弱,资产流动性差,且受限资产规模较高,资产变现空间有限,自有资金无法为债务偿付提供强有力支持,且涉及多项诉讼及股权冻结,外部融资环境也有所恶化,最终导致公司资金链紧张,无力按期兑付债券回售本金及利息发生违约。

“债务无财产可执行”,也是中融新大当前面临的窘境。蓝鲸保险注意到,多封法院诉讼文书中都提及了这一要点。对于中融新大而言,现有的金融资产给公司造成了较大的资金沉淀,且部分资产未来变现存在不确定,大量资产股权因质押或冻结受限等,均对其再融资造成不利影响。

“当初在信贷宽松以及金融业蓬勃发展阶段,很多原本从事实体经济的企业纷纷大举进军金融业,以‘集邮牌照’为目标,但随着经济环境疲软、金融去杠杆等政策陆续出台,导致信贷环境与金融业都遇到困难,金融牌照和金融机构股权的价值及流动性都有所缩水”,沈萌分析称,当前金融机构的小宗股权转让市场萎靡不振,“这都对于变现造成很大障碍,拍卖金融资产也无法填补缺口,或许难以缓解中融新大资金链的压力”。(蓝鲸保险 李丹萍 lidanping@lanjinger.com)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