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车险综合改革大幕拉开影响几何?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车险综合改革大幕拉开影响几何?

消费者给爱车上保险面临哪些改变?改革之后,近万亿车险市场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文|江北嘴财经

车险改革终于来了。江北嘴财经获悉,近日,中国银保监会发布《关于实施车险综合改革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这标志着我国机动车保险的改革和发展将进入一个新的重要时期。

那么,车险综合改革怎么改?消费者给爱车上保险面临哪些改变?改革之后,近万亿车险市场将发生怎样的变化?

保费下降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截至2019年年底,我国民用汽车保有量已达26150万辆,其中民用轿车14644万辆,保费收入8189亿元,占财险保费的63%。持有驾照的人数已经超过了4亿人。可以说,机动车保险也是和广大人民群众日常出行及经济发展关系最为密切的险种之一。

按照《指导意见》,业界和消费者最关心的问题之一就是车险价格会如何变化。业界人士分析认为,车险保费下降是较为确定的趋势,将直接让利于消费者。

银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表示,根据主要测算数据,预计改革实施后,短期内对于所有消费者可以做到“三个基本”,即“价格基本上只降不升,保障基本上只增不减,服务基本上只优不差”。

此次改革根据实际风险重新测算了基准纯风险保费。《指导意见》明确,引导行业将商车险产品设定附加费用率的上限由35%下调为25%,预期赔付率由65%提高到75%;适时支持财险公司报批报备附加费用率上限低于25%的网销、电销等渠道的商车险产品。分析人士认为,改革后,附加费用率下降幅度较大,车险手续费水平将得到明显压缩,行业顽疾有望得到根治,在纯保费不变的静态测算下,车均保费将下降13.3%。

此外,根据《指导意见》,交强险总责任限额将从12.2万元提高到20万元,支持行业将示范产品商业三责险责任限额从5万—500万元档次提升到10万—1000万元档次。这些改革都将更好地保护消费者权益。

强者恒强

据悉,车险是财产险业务的大头,从国际经验看,大多数市场头部前五名保险公司的车险市场份额均超过50%,对比我国车险市场,数据显示,财险“老三家”(人保财险、平安产险和太保产险)的合计保费规模为5500多亿元,占全市场车险保费收入的67%,另外55家经营车险业务财险公司的市场份额不足四成。我国共有87家财险公司。其中,2019年保费规模在100亿元以下的中小公司占了75家。从目前我国市场的现状来看,部分中小财险公司经营状况并不理想。

那么,车险改革实施后,险企面临怎样的影响?

西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重庆市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委员,中国保险学会理事谢家智认为,本轮车险改革给保险公司带来更大的压力。

他指出,本轮车险综合改革明确“降价、增保、提质”的具体要求,以“保护消费者权益”作为主要目标。在现有保险经营环境条件下,对保险公司的经营成本、保险服务、保险经营效益等方面都会带来新的压力和挑战。

“特别是较长时期以来车险存在‘高定价、高手续费、经营粗放、竞争失序、数据失真、效益不佳、消费者满意度不高’的矛盾。”他提到。

江北嘴财经了解到,在压力之下,史带财险、美亚财险等合资险企选择退出车险市场。业内人士指出,此次车险综合改革可能让市场重新洗牌,迫使一些中小险企退出。

谢家智提到,中国车险市场早已经形成“垄断竞争”的市场格局,强者恒强的局面将可能长期存在。

“中小保险公司资本实力弱小,特别是缺乏品牌优势、规模优势、成本优势,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劣势,相当一部分保险公司车险业务持续亏损。更为重要的是,相对大型保险公司,中小保险公司大多对车险业务的依赖度更高。

因此,对车险市场和政策的敏感度更高。本轮政策出台,对中小保险公司将在短期带来更大的挑战。而车险责任放宽,保费价格降低,保障程度提高的同时,还要求保险公司的风险管理加强和保险服务提高。不难看出,以传统的思维经营车险,必将面临淘汰!”谢家智认为。

如何应对?

“由于车险是一个风险分散、充分大众化的产品,在市场机制的作用下,它处在盈亏平衡点附近是比较常见的。从国际市场视角来看,有些国家在实施车险改革过程中,也出现了阶段性的亏损,甚至时间比较长,如德国、英国以及亚洲地区的韩国、日本等。”近期,在银保监会举行的媒体通气会上,针对车险综合改革文件中提到的可能会出现的行业性短期内亏损的问题,银保监会财险部相关负责人如是谈到。

目前,我国车险业务经营的主要痛点为产品同质化、服务同质化、竞争手段同质化,行业费率竞争激烈,渠道费用居高不下,这也是导致中小财险公司车险业务盈利压力较大的原因。

《指导意见》明确,鼓励中小财险公司优先开发差异化、专业化、特色化的商车险产品,优先开发网销、电销等渠道的商车险产品,促进中小财险公司健康发展。对此,谢家智认为,在本就面临竞争压力加剧、成本风险加大的背景下,要求保险公司向消费者提供更高的保险保障权益和更优质的保险服务,这将在一定程度上加大险企的压力,中小公司也应该根据区域保险市场的需求积极开发非车险产品,减少对车险市场的过度依赖。

“解决这一矛盾的有效手段是加快保险的创新发展进程。这包括保险产品的创新、保险服务的创新、保险科技的创新。尤其是在车联网、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等领域,积极适应汽车市场发展开拓创新产品;通过大数据、区块链和人工智能技术加快车险市场的服务与营运创新。”谢家智解释道。

据悉,《指导意见》进一步强化对保险公司车险业务的风险监管,凸显了强化对机构车险风险管理的重要性。包括完善车险准备金监管制度、加强准备金充足性指标监测、强化偿付能力监管刚性约束,以及强化中介监管等政策规定。对此,他提到,市场化进程、市场秩序、风险监管始终是车险市场规范发展和健康发展的重点,也是痛点。而实践表明,这是车险可持续发展的必备条件。

此外,以科技赋能的手段提升车险运营效率、降低成本、提升利润,可以成为中小财险公司差异化竞争的重要手段。《指导意见》中,基于驾驶行为定保费的“UBI车险”首次作为未来新能源汽车和传统汽车领域的创新型险种被提及。从海外的经验来看,美国和英国都有专业的UBI产险公司。

调查表明,我国目前在研发UBI车险的公司多以小公司为主,大型公司反而会因为一些因素束手束脚。因此,小型车险公司可以依靠UBI车险这种不同驾驶行为,采取不同费率的商业模式,降低自身的出险成本,提升利润率,实现弯道超车。有预测显示,未来我国成功应用UBI模式的车险公司,或将在“非主流”保险公司中出现。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