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花木兰》首日票房5000万,刘亦菲无法成为迪士尼的“中国公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花木兰》首日票房5000万,刘亦菲无法成为迪士尼的“中国公主”

9月票房市场的命运似乎已经被敲定,奇迹只能降临在国庆档。

文 | 娱乐独角兽 周锐

“《花木兰》首日票房要是能破2亿就好了,不然1.5亿也行。”有真人版《花木兰》的粉丝如此说道。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可能性并不大。

在迪士尼流媒体Disney+线上放映提前曝光《花木兰》内容之后,《花木兰》国内口碑短时间内直线下滑,豆瓣评分从最初的5.9分(9月5日开分)下滑至目前的4.7分,吐槽《花木兰》甚至成为舆论市场上的一种“政治正确”。

而口碑的崩坏直接影响了《花木兰》的票房转化。虽然《花木兰》映前热度一路走高(截止9月10日猫眼想看人数20.4万,淘票票想看人数114万),但是电影预售票房却有些冷淡,中国电影票房数据显示,截止9月11日凌晨,《花木兰》首日预售票房为1300万左右。

今天《花木兰》正式上映,院线排片占比达到42.95%,其零点场票房165万,这个成绩在迪士尼真人童话中并不算最差,165万已经高于2019年《沉睡魔咒2》的105万,而首日单日票房累计达到5118万,综合票房占比42.55%,超过了上映22天的国产片《八佰》,也超过诺兰新片《信条》,但这个成绩显然与“迪士尼首位华人公主”的声势有着相当的差距,截止写稿时间,今日电影大盘还未超过1亿。

9月的电影市场,在《信条》与《花木兰》接连“哑炮”之后,更加冷清。虽然《八佰》获得密钥延长至10月21日,但是对于缺乏新片支撑的票房市场而言,这也只是强弩之末。9月票房市场的命运似乎已经被敲定,奇迹只能降临在国庆档。

“魔幻色彩”+“西方化叙事”,中国公主的“滑铁卢”

目前,《花木兰》在国内舆论市场上的评价依旧不太乐观。微博上搜索#花木兰#这个名字,引擎自动关联的是#花木兰评分##花木兰难看#等话题,而微博、微信、抖音、快手、B站等社交媒体平台上也出现分析《花木兰》口碑为何滑铁卢的稿件或短视频。

这一方面,或许确实是由于迪士尼拍摄的《花木兰》不太符合国内观众的预期。从电影文化元素而言,此前《花木兰》电影预告中隐隐出现的妆容、服饰、建筑等bug,在电影中暴露得更加明显,迪士尼又一次证明了好莱坞无法完全理解东方文化元素与审美理念。

从电影内容上而言,电影中关于“气”的设定,巩俐扮演的女巫仙娘,都让这个东方故事带上了西方魔幻色彩,而人物的价值观念、情感表达、思维方式等依旧是好莱坞的模式,《花木兰》是一个在东方外壳下的西方故事。

实际上,这或许是迪士尼对《花木兰》一贯的处理方式。1998年的动画版《花木兰》出现之时,迪士尼也是首先将故事“魔幻化”,增加了“木须龙”这个角色,一条拥有法力、性格欢脱的萌宠小龙;随后以美国价值观为核心讲述故事,赋予花木兰顽皮、勇敢、敢于追求自我等特性,将她塑造成一个顶着东方面孔的美国女性。

彼时也有人认为,动画版《花木兰》并没有真正理解古代花木兰替父从军这个故事的精髓,魔幻、萌宠、爱情、追求自我价值,动画版《花木兰》是一部带着美国现代价值观的好莱坞商业片。

但动画创作比真人电影拥有更多的空间与包容性,它被允许拥有更多想象空间,况且动画版《花木兰》作为一部商业动画,从剧情、画面到音乐等保持着迪士尼黄金动画时代2D作品该有的水准。木须龙这个添加,更成为动画版里《花木兰》的最大亮点之一。电影上映10年乃至20年,还有人怀着爱意评价“木须龙实在是太招人喜欢了”。

于是国内观众接受了这部作品,并在童年滤镜下将这部动画作品奉为了经典。

但这一套理念放在真人版电影上,就出现了大问题。真人版《花木兰》为了保证故事的现实性,并贴近东方文化背景,真人化的第一件事是去掉了木须龙。因为他们认为“龙在中国人的认知中从来不会被当作一个幼小的吉祥物”。这个顾虑当然也有着一定合理性,但是这也意味着真人版相比动画版,注定削弱了部分喜剧性与魔幻性,将更将偏向真实面。

可迪士尼又不甘于将《花木兰》拍成一部无趣的古装历史片,于是在人物角色上进行附加创作,花木兰拳脚功夫并不够,让她可以用“气”,将巩俐饰演的反派,半张脸涂白,让她会巫术,还能使用幻术,战斗力所向披靡。同时,人物的设计虽然是东方面孔,但行为模式和思维表达依旧是西方化的,以至于国内观众看电影过程里对于一部分人物的行为动机并不理解。

这就让真人版《花木兰》处在现实与魔幻之间,带着一种违和的矛盾感。而对于国内观众而言,花木兰的故事早已烂熟于心,仅靠原版故事内容,没有吸引力,但真人版《花木兰》又缺乏动画版本一样合适的魔幻喜剧元素缓解气氛。于是《花木兰》口碑快速崩坏。

而另一方面,《花木兰》口碑崩坏之后,网络上各类吐槽不断,不管观众是否真的观看了《花木兰》,吐槽两句算是跟上网络潮流,舆论的负面导向破坏了《花木兰》此前的市场好感。

现实里,有相当一部分观众看完《花木兰》后表示,“没有预想的那么差,它只是很普通,一如既往的迪士尼”“刘亦菲还挺适合这个花木兰形象的,相比动画里的机智活泼,真人版花木兰是一个外表看似柔弱内心实则刚强,想要在压抑保守的男权社会里活出自我的角色”。

《信条》《花木兰》接连“滑落”,9月票房爆冷?

而《花木兰》的口碑滑铁卢,票房受到影响,对于整个电影市场而言是雪上加霜。

本来受疫情影响,今年9月的电影市场空前冷淡,除了8月遗留下来的国产大片《八佰》,市场上无一大体量国产片,国产种子选手就卯足了劲奔向国庆档。9月的电影市场只有期待华纳兄弟诺兰导演的《信条》和迪士尼的《花木兰》撑场。

但是天不遂人愿。率先在9月初上映的《信条》,截止目前电影上映8日,国内票房尚未超过3亿,豆瓣评分滑落至7.8分,全球票房1.52亿美元,尚未收回成本。这与公众预想中“诺兰神片燃爆全球票房”的场面大相径庭。

而《信条》在国内的处境像极了2019年李安导演的《双子杀手》,两部电影前者运用了高超的叙述手法,将一个本该传统商业特工片讲得出人意料甚至有些神乎其神;后者则是运用开创式的电影技术试图为电影行业找到通往新纪元的路径。

两部电影票房成绩皆不及预期,既配不上国际大导的名声,也配不上高成本的投入,但是却对电影行业乃至电影从业人员们意义非凡,作品象征着全球一线导演的探索精神——如何以更新、更好、更精彩的方式讲述一个故事?于是它们的票房失败也显得虽败犹荣,甚至时代都有可能给这些电影优待,未来的观众或许会对它们新的评价。

票房市场上依旧也给《信条》保留了空间,虽然电影排片占比在逐渐下降,但是依旧保持在10%以上。或许影院希望《信条》能够爆发更多的长尾价值,影迷对于《信条》的科普与分析层出不穷,即便《信条》的观影门槛阻碍了电影下沉至三四线城市,那么只能期望核心影迷朝圣和解谜心态下的重复观影能为电影增加更多的票房。

而《花木兰》目前票房的走势,首日票房高于2019年上映的《阿拉丁》(首日票房2814万)、《沉睡魔咒2》(首日票房3659万)、《小飞象》(首日票房1289万),在迪士尼真人童话中已经进入上位圈,但是行业期待的“华人公主救市”时刻还未到来。

而周末两天《花木兰》排片依旧在40%左右,市场上可供选择的电影并不多,相比已经上映多时的《八佰》和高冷的《信条》,院线依旧将希望放在《花木兰》身上。截止发稿时间,《花木兰》周末两天预售累计超过1000万,成绩依旧不算太有起色。猫眼预估《花木兰》总票房2.91亿,而灯塔上媒体平均预估总票房4.49亿。

更让人担忧的是9月的下半旬,除了9月25日重映的《菊次郎的夏天》影迷认可度和IP认知度较高,剩下的只有《通往春天的列车》《麦路人》等小体量影片,进口市场上《邻里美好的一天》受限于传记内容,票房体量也会太大。而此前传闻9月将重映的《阿凡达》现在依旧没有音讯。

目前猫眼数据显示,9月累计票房达到10.08亿。近5年来,9月单月票房部分在20亿-30亿左右,按照目前电影市场的定档片单和票房走势,今年9月票房或许将回到2012年左右的体量。8月《八佰》掀起票房热潮《信条》《花木兰》没能延续,冷空气里大家只能等待10月的到来。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