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孙正义卖出十年挚爱,断臂套现5400亿求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孙正义卖出十年挚爱,断臂套现5400亿求生?

算上Arm的400亿美元,软银今年就将套现5400亿人民币,孙正义顶不住了?

文|易简财经 

400亿卖出十年挚爱

9月14日,日本软银集团宣布:将向美国芯片巨头英伟达出售英国半导体公司Arm,作价400亿美元(约2733.2亿人民币),双方已达成最终协议。

交易预计将在18个月内完成,并且需要得到英国、中国、欧盟和美国的监管批准。若交易最终成功,将成为半导体行业有史以来最大并购案。

Arm作为全球最大的芯片IP(知识产权)供应商,其Arm CPU架构几乎支持着全球九成以上的手机芯片,包括苹果、高通、三星、联发科和华为在内芯片和智能手机巨头。

2016年,软银孙正义用320亿美元买下Arm时,曾高兴地表示,“这个公司我已经看好了10多年,一直以来就想将其纳入软银麾下,我实在太高兴了。”

短短4年,孙正义竟然就要把昔日的宝贝再卖出去了。而更奇怪的是,这已经不是软银今年第一笔巨额卖出了。

截至今年8月初,软银以2.4万亿日元出售了部分T-Mobile股份,1.6万亿日元出售阿里巴巴股票期权,3千亿日元出售旗下电信子公司,合共4.3万亿日元(折合人民币2772亿元)。

一年套现2700亿元,如果算上Arm,这个套现额还将直接翻倍,软银这是顶不住了?

15年来首次巨亏

5月18日,软银集团发布2019财年(2019年4月至2020年3月)业绩财报,营利亏损1.4万亿日元,录得了15年来第一次亏损。

此后,软银开启了 “卖卖卖”模式,并成功让新一份报表“翻盘成功”。

8月11日,软银2020财年第一季度的业绩显示,净利润扭亏为盈至1.255万亿日元(约合人民币822亿)。可孙正义在业绩会上依然表示:“鉴于疫情仍然充满不确定性,所以我不能保证未来能够持续盈利”。

多位业内人士指,软银2019年财报巨亏源自其愿景基金的一系列投资失败。软银也解释,愿景基金2019财年亏损的主因是WeWork估值大幅缩水。

WeWork,是一家做共享办公室的公司。说白了,其模式就是租下办公室,然后再出租给公司和个人,是一门“二房东”的生意。孙正义非常看好,2017年,即通过愿景基金成为WeWork最大金主,两年投资超80亿美元。

钱是烧了,规模是增加了,但WeWork利润却没有起来。归根到底,就是其成本太高了。2018年和2019年,WeWork营业成本均是营收的两倍,即使营收翻番,利润也没增加。

2019年,Wework冲刺IPO失败,原因就是难以解释六个月亏损九亿美元、创始人管理无方等问题。这些问题更是直接导致其估值大幅缩水,从470亿美元迅速跌至约80亿美元。

与此同时,被认为是风投机构的软银,投下的项目估值正直线下滑。

这还是那个商界传奇孙正义吗?

昔日商界传奇

软银集团,其因为投资了当时还小的阿里巴巴而在中国家喻户晓。作为一家日本巨头,其拥有日本最大的网站、最大的电子商务市场和第三大移动通信公司。

软银今天的辉煌与挫折,都与其董事长孙正义的传奇经历,密不可分。

1957年,孙正义在日本九州出生,在他青年时,他的父亲已在日本打拼出一些资本。

1975年,18岁的孙正义已在美国上大学。他发现美国夜店文化正盛,同时日本弹子游戏机正火,于是依靠父亲做起了“搬运工”,把日本弹子游戏机运到美国卖,赚到了人生中第一个100万美元。

之后,开发语音翻译机器卖专利、创立软银、占领日本软件市场,他几乎一路顺风顺水。1994年,日本经济正处在崩盘阶段,软银却逆势上涨,成功上市,孙正义成为10亿美元富豪。

1999年,孙正义遇到了马云,6分钟后拍板投下2000万美金。后来,当阿里登陆纽交所时,孙正义手里的股权价值一举冲上了580亿美元,是当初投资的2900倍。

2001年,软银遭遇大危机,孙正义决定领导软银转变宽带服务。他回忆称,曾手持汽油和打火机,闯进日本总务省,对总务省官员说:“如果你不让我的方案通过,我就把自己烧死在你面前”,奇迹的是,他竟然还成功了。

早年的孙正义,像是开了“上帝之眼”,稳准狠地踩中一条条前排赛道。但那之后,孙正义好像就失去了这种商业触觉。

2010年至2015年,移动互联网最昌盛的5年里,软银在中国没有捕获一只独角兽。这期间,软银中国还涉足P2P,曾在三家P2P平台上交了超过1000万美元的学费。时至今日,三家已有两家暴雷。

再之后,就是现在Wework所累的软银巨亏。去年年末,软银季报出来显示亏损时,日本舆论圈已一度传言,软银这是要破产了?

2019年末日本舆论界开始讨论软银失败在未来“倒闭”的可能性

1月8日,有日本前券商人士分析,软银的CDS(信用违约掉期)很高,远远高于其他公司。CDS是一种金融衍生产品,买了这种产品,则在公司或国家破产后可以获得赔偿。当该CDS值变高时,可以判断市场认为破产的可能性很高。

疫情重创软银?

2019年末对软银破产的讨论,还仅基于业绩不好,来到2020年,在新冠肺炎这只全球黑天鹅面前,软银的处境更难了。

有机构统计,软银前3大投资项目,分别是WEwork、Uber、滴滴。

三家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点,都在疯狂烧钱。

一位与孙正义相熟的股权投资经理说,“一直以来,孙正义秉承着逆势出奇制胜的投资策略,敢于大手笔投资那些一度不被市场看好的新经济新技术企业,鼓励这些企业不惜成本地扩大市场份额,迅速蜕变成行业翘楚,为自己赢得巨额回报。”

传统经济理论里,一统市场后企业就能靠垄断来赢得利润。但就拿滴滴来说,统一中国市场这么久,滴滴却发现没了烧钱补贴后,平台优势不再,用户数量和司机数量都在下降。

新冠肺炎之下,这三家公司只会更严峻。在这场疫情里,受隔离等因素影响,全球商业活动频率大幅降低,相应的出行、旅游、创业等活动均减少。

受疫情影响,WeWork已宣布关闭数家联合办公地点。Uber警告投资者称,其平台的用户数量会因流行病的爆发大幅下滑。第三方统计显示,滴滴App周活跃用户数从5000w跌落至1000w,活跃用户数跌幅近80%。

孙正义投的项目,都带着鲜明的个人风格,常常不是大赢就是大输。投下阿里是大赢,但这三家公司已隐隐有着要输的色彩。

祸福相依

《财经》曾报道,孙正义与公司创始人会面,时间基本控制在半个小时之内,出手至少1亿美元。如果创始人拒绝,孙正义会祭出他的“招牌武器”:“如果你不接受我的投资,我就把钱砸向你的竞争对手。”

有创始人曾经找孙正义融资,本来想融1亿美元,结果孙正义听了五分钟说,我给你7亿美元,但代价是有着高昂的扩张要求。剩下的半个小时都是创始人在砍价,能不能少给一点?

这种风格非常孙正义,但同样带来了巨额隐患。

截至自然年2019年年底,软银负债已达1730亿美元(约1.2万亿人民币),信用评级也常年在“垃圾级”区间徘徊。3月25日,穆迪将软银的信用评级从投机级类别(垃圾级的)最高级Ba1下调两档,降至Ba3;6月,穆迪还继续对软银的前景展望从“观望”下至“负面”。

今年3月,孙正义接受《福布斯》采访时透露,受疫情影响,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阵亡率高达17%。此前,美国知名电商平台Brandless宣布倒闭,美国卫星运营商OneWeb也宣布申请破产重组,都让软银的投资打了水漂。

2020年整个上半年,软银与孙正义一直陷入破产争议中。但来到三季度,孙正义通过各种卖卖卖,如今又再出售Arm,几千亿现金在手,可算是度过一劫。但是,这位商界传奇在投资一途,能否为软银再开“上帝之眼”,走出困境,仍是未知之数。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