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400亿美金,Arm“卖身”英伟达,最大的变数会是什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400亿美金,Arm“卖身”英伟达,最大的变数会是什么?

企业并购背后,是大国间的博弈。

文|BT财经

今年全球芯片产业可谓大事不断,除了美国疯狂打压华为,触动多家相关企业利益外,行业的并购整合也在加速进行,先后出现德国英飞凌90亿欧元收购美国赛普拉斯半导体,以及美国模拟芯片公司亚德诺半导体(ADI)210亿美元股票收购同业厂商美信 (Maxim Integrated)的收购案。

日前,绘图芯片制造商英伟达(Nvidia)又宣布,将斥资 400 亿美元收购软银旗下半导体设计公司Arm,创下芯片业史上最大并购金额记录。

有分析指出,一旦该交易达成,不仅半导体行业将诞生一头“超级巨兽”,还将改写整个芯片产业的格局。

孙正义卖“宝”解困

Arm是全球著名的芯片架构设计商,通过独特的IP授权模式占据着移动终端芯片90%以上市场份额,全球大多数安卓手机和苹果手机的高通芯片,都使用Arm的芯片架构,苹果、高通、三星、华为均是其客户。

Arm芯片还涉足PC、数据服务器等原本英特尔x86系列芯片的传统领地。近日,苹果宣布在其Mac电脑上专用Arm架构的自研芯片,就是这一趋势的表现。

2016年,软银斥资310亿美元买下Arm,是当时半导体行业最大一笔交易。

孙正义对买下Arm野心十足,认为掌握了Arm就掌握了未来物联网的核“芯”,未来有望一统物联网江湖,并想借助Arm实现软银的科技转型。

但四年来,Arm表现不佳,虽然不计成本地扩展业务线外,但营收几乎没有增长,根本无法达到孙正义当初设想的10年10倍的业绩目标。

数据显示,被软银收购后,Arm在2017-2019年的营收分别为18.31亿美元、18.36亿美元和18.98亿美元。其中,从2018年开始,Arm与半导体业务相关的收入速度开始下降,2018年和2019年ARM的净销售额同比增长分别为0.3%、3.4%。2018年,Arm的专利授权收入下降了11.5%,2019年的专利授权收入也没超过6亿美元。

由于一系列糟糕的投资和疫情的冲击,软银今年出现上百亿美元的巨额亏损,仅2020上半年,他投资的公司就有三家宣布。

破产急需补血的孙正义除了通过出售阿里的股权来还债,还不得不出售一些资产,其中就包括Arm,孙正义甚至专门聘请高盛帮他给Arm物色买家。随后,高盛与苹果、高通、三星、英伟达等多个潜在买家进行了接洽,其中英伟达兴趣最大。

有知情人士向《华尔街日报》透露,Arm和Nvidia已经进行数周的独家谈判,若无意外,双方最快可能在本周达成协议,预计采用“现金+股票”的方式交易:

Nvidia支付215亿美元的股票(包括向Arm员工支付15亿美元的Nvidia股票)和120亿美元的现金,其中包括20亿美元的签约金;如果Arm的业绩达到特定目标,软银可能还会额外获得50亿美元的现金或股票。交易完成后,软银预计将拥有Nvidia不到10%的股份。

英伟达志在必得

在外界看来,英伟达收购安谋的意愿最为强烈,而且也有这个财力。

Arm掌握着全球90%的智能手机CPU,被认为是英国最具创新力的公司,是英国技术“皇冠上的明珠”。

英伟达的产品则主要集中在高端芯片市场,特别是它的图形处理芯片(GPU),广受PC游戏玩家、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开发商以及加密货币“矿工”欢迎。

收购Arm,相当于收购了移动端的英特尔,可以巩固英伟达在芯片行业的地位,并极大丰富英伟达的产品阵容。

从战略上讲,收购安谋后英伟达可以利用Arm在移动端芯片领域的技术造出更高性能的芯片,与英伟达的GPU产品形成技术互补,打造一个“CPU+GPU”的双核心的超级芯片平台,提供更为先进、灵活的一站式芯片解决方案。

其次,英伟达之前已经开始布局Arm生态,推动向Arm生态系统提供高性能计算((High Performance Computing,HPC)软件,开发Arm架构的高性能服务器。收购Arm之后,英伟达有望在超级计算机领域与英特尔一争高下。

此外,英伟达首席执行官黄仁勋(Jensen Huang)对小型联网传感器和联网设备无处不在的物联网的普及前景十分看好,而Arm设计的芯片能效高、体积小,正符合他的设想。

可以说,这笔收购特别对黄仁勋的胃口。

重要的是,英伟达也买得起Arm。

2016年软银收购Arm时,英伟达的市值与Arm旗鼓相当,但四年来,这家GPU巨头的股价上涨了10多倍,特别是今年公司市值飙升了80%,目前已经达到3000亿美元,超过芯片老大英特尔,成为全球市值最大的芯片公司。

而且就在今年上半年,英伟达刚刚完成69亿美元对以色列网络设备商迈络思(Mellanox)的收购。

总之,在业内看来,如果英伟达最终成功收购Arm,它将成为一家业务布局涵盖 IP 授权和设计、数据中心、游戏、移动、PC 与服务器,自动驾驶、AI、5G 与 IoT 等多个领域的超级半导体企业,改写整个芯片产业的格局,并给高通、三星、苹果、英特尔、AMD、华为等所有芯片巨头带来不同程度的冲击。

交易存在被否决的可能

虽然英伟达对Arm志在必得,但真要吞下它阻力也不小。

当初软银之所以比较顺利收购Arm,一个原因是它自身没有半导体业务,只是作为一家科技投资公司进行战略并购。

但英伟达的情况就不同了,它本身就从事芯片的设计和制造,而且不断扩大其半导体产业线,与英特尔、高通、苹果、三星、华为等公司在PC、服务器、移动终端、AI、自动驾驶和物联网等所有领域都存在竞争关系。

业内担心它一旦吃下Arm,不仅会进一步蚕食英特尔的市场,也会对ARM生态中的同行形成威胁,比如利用对Arm的掌控,提高某些竞争对手的IP授权费用,甚至禁止为某些企业提供新的Arm架构,导致苹果、高通等IC设计厂商失去架构授权,无法生产自己的产品。

除了同行,这笔交易的阻力还来自各国反垄断机构。

首先,不少英国人就反对这笔并购。Arm创始人豪泽(Hermann Hauser)表示,软银将ARM作价400亿美元卖给英伟达的交易是一场“灾难”,将摧毁其商业模式,ARM的商业模式是半导体行业的瑞士,与500多个被授权方打交道,其中大多数是英伟达的竞争对手。

路透社称,将总部位于剑桥的ARM出售给英伟达,可能会对英国利益造成更大的损害,因为那相当于把移动端处理器和自动驾驶领域的相关知识产权移交给一家美国公司,这会伤害到英国的“技术主权”,并且让ARM深陷中美之间日益激烈的“技术冲突”之中。

《金融时报》则指出,包括谷歌、亚马逊和微软在内的美国科技巨头,已经控制了世界上大部分关键数据,而这些数据是现代经济的命脉。在20世纪,国家主权的强大与否取决于坦克、战舰或核力量。但在21世纪,知识产权、数据和计算机代码,则是影响国家主权强大程度的最主要因素。欧盟已经认识到重新确立“数字主权”的紧迫性和重要性,而英国似乎已经落后。

豪瑟还签署了一封公开信,呼吁英国政府拯救Arm:

“Arm是仅剩的英国科技公司,并在手机微处理器领域占据主导地位。公司的市场份额超过了95%。……苹果、三星、索尼、华为等世界上几乎所有品牌的智能手机都使用Arm的芯片,这是我们施加影响力的优势所在。……将Arm出售给英伟达意味着,Arm将受到美国OFAC法规的约束。”

也正因此,除了英国,中国的态度也有些微妙。

英伟达是一家典型的美国企业,在当前日益激烈的中美博弈下,中国方面自然担心未来Arm的中立性。之前,受美国的长臂管辖的影响,Arm已经宣布终止对华为进行新架构的授权,未来被英伟达收购后,这一授权禁令将更难改变。因此,中国政府不会不否决这笔交易,存在很大变数。

毕竟,2016年美国芯片商高通试图收购全球最大的汽车半导体厂商恩智浦,交易达440亿美元,就因未能通过中国政府审批,最终在2018年放弃。

为了安抚Arm的客户并消除各国监管的担忧,英伟达在声明中表示,Arm将“继续其开放许可的运营模式,同时保持对全球客户的中立性,这是其成功的基石。”

该公司承诺,继续将Arm总部设在剑桥,并将再次建造由Arm CPU驱动的最先进的AI超级计算机,支撑Arm剑桥总部将成为世界一流的技术中心。另外,Arm的知识产权也将继续在英国注册。

黄仁勋强调说,英伟达为此次收购花费了大量资金,没有动机做任何会导致客户背离的事情。

但即便有这些表态,各国监管部门能否放行,还存在很多变数,无论是英国还是中国、欧盟,任何一方说不,这笔交易都可能流产。

因此,Arm现在还并非英伟达的囊中之物。接下来,也许还会上演一系列大国间的博弈。

本文来源第三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