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滑稽剧《陈奂生的吃饭问题》申城上演,观众笑着笑着就哭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滑稽剧《陈奂生的吃饭问题》申城上演,观众笑着笑着就哭了

从9月中旬到11月,将有来自北京、江苏、广东、广西、四川、陕西、上海等地的14台优秀剧目集结亮相申城舞台,涵盖歌舞剧、民乐、京剧、滑稽戏、彩调剧、昆剧、川剧、话剧、歌剧等。

图片来源:上海国际艺术节

“吃饭是个问题,问题不是吃饭,不是吃饭问题……”

9月17日、18日,江苏常州市滑稽剧团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在上海大剧院上演。一开场,晚年陈奂生喃喃自语的三句话一下就将观众带入故事中。

2018年,得知自己身患癌症的陈奂生开始回溯自己的一生。1970年代,“漏斗户”陈奂生偶然遇到从家里逃难出来的傻妹,稀里糊涂地和傻妹成了亲,傻妹给陈奂生带来了三个孩子:陈两、陈斤、陈吨。

《陈奂生的吃饭问题》以陈奂生的生命经历为主轴,讲述了他与三个子女自1970年至2018年,在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取消农业税等各个重要历史节点围绕土地、粮食、吃饭问题所发生的令人捧腹又心酸的故事。

“陈奂生”这一形象取自常州籍著名作家高晓声的“陈奂生”系列小说,2018年,高晓声之子高其格作为父亲著作版权的唯一合法继承人,将小说形象“陈奂生”的改编、新编使用权,无偿赠予常州市滑稽剧团。

《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剧本由原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话剧团团长、一级编剧王宏与常州市文化艺术研究所创作部主任张军联合创作;导演由执导过舞台剧《黄土谣》《雨花台》《白鹿原》等剧目的总政歌剧团一级导演胡宗琪担任。

本次演出的滑稽剧《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对原小说既有继承,也有创新。

张军表示,基于原作《陈奂生上城》《陈奂生出国》等系列小说内容与当下社会有所脱节,考虑到戏剧如何跟当下的观众更好地沟通交流,反复推敲之后,剧本创作中只使用了原作中陈奂生这个名字以及其“漏斗户”的背景,人物性格和特征继承原作;而在剧本创作上拥有更为开阔的历史视野,剧情以及故事进展从“吃饭问题”入手,围绕“民以食为天”这一主题进行了全新创作。

原中国儿童艺术剧院院长欧阳逸冰曾表示,《陈奂生的吃饭问题》这部滑稽戏是当代戏剧和文学的合流,这部戏剧不是简单的照搬陈奂生上城,而是主创人员借助这个文学形象为“陈奂生”创作的一个别传,与高晓声的“陈奂生”相似而不同,相连而独立,相互衬应而自成的。

“这部戏横跨了40多年,期间不断用闪回手法反映中国农村翻天覆地的变化,农村与土地,土地与粮食之间,在各个历史节点的错综复杂关系。”“陈奂生”的扮演者、常州市滑稽剧团团长张怡称,滑稽戏从来没有以小人物,承载过重大的历史题材。

常州滑稽剧有悲喜交融、亦庄亦谐的艺术特征。虽然滑稽有 “笑料”,但剧目本身仍是从人物出发,从剧情出发,让笑料更加合理,更加合乎剧情。

张怡表示,陈奂生身上具有农民的特色,也具备狡黠跟老实的矛盾,但他有一个底线,就是对土地的坚持。

如何用滑稽戏的艺术形式表达厚重的现实题材,尤其是涉及民生的吃饭、土地问题?悲与喜又如何交融?

张军指出,剧本创造中一般是营造一个情境,悲剧剧情使用喜剧表演,这样对比强烈,戏剧张力就出来了。

比如2018年,七旬的陈奂生不再为了吃喝而犯愁的时候,却被诊断出了食道癌晚期,三兄妹哭着说下辈子还要做他的儿女,而陈奂生说自己要“考虑考虑”……

张怡称,这部戏是常州滑稽剧团的里程碑作品,与传统的滑稽戏不同,《陈奂生的吃饭问题》放弃了传统的方言唱腔,改用南方普通话。

2018年,剧团也曾用方言排练,工作人员给编剧、导演把全部剧本都读了一遍,结果编剧看导演、导演看编剧,说“我们基本上看了一台外国戏”。

为适应更广泛的观众群体,剧团决定将平台做高一点,希望走出江苏,因此改用南方普通话。张怡然称,“这个转变是能让这部戏走到今天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改革,也是滑稽剧的一个重要探索。”

这部剧时常两小时,横跨1970-2018年,张怡全程在台上,没有换装休息时间。时间的切换需要通过人物在不同时期的状态、神情、嗓音切换来完成。

“这个角色,是我自己所接触的最重要的一个角色,也是难度最高的一个角色。”张怡称,我从年轻演到78岁,人物状态不是慢慢递进的,而是不断的切换,这对形体、嗓音都是很大的考验,只能控制通过腿部、腰部的弯曲程度,以及嗓子的沙哑状态。

自2018年8月首演以来,《陈奂生的吃饭问题》在全国各地演出近百场,获评第十五届全国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第三届华语戏剧盛典年度最佳剧目等奖项。

获奖颇丰的这部剧也曾面临诸多困难。

创排之初,院团经费捉襟见肘,为节省演出经费,剧团几乎倾全团之力,会计、出纳都上台担起了角色;在巡演期间,为保证演出顺利进行,家庭突发变故的“傻妹”周蕾、饰演王本顺的唐寅和灯光师徐师傅在面临心理上的悲痛和身体上的伤病时都不落一场。

“常州滑稽剧团沉寂了近20年,我们急需这样一部戏体现作为演员的价值。只要戏好,只要戏有内涵,大家都会喜欢。”张怡表示,“如果没有这部戏,我们剧团可能再坚持一年半就差不多了(解散),可以说一部戏一部戏激活了一个团,一部戏救活了一个团。”

据了解,《陈奂生的吃饭问题》是“艺起前行”优秀新创舞台作品上海展演活动中首部亮相的外地剧,此次展演活动也是今年上海举办的首个综合性舞台作品集中展演活动

从9月中旬到11月,将有来自北京、江苏、广东、广西、四川、陕西、上海等地的14台优秀剧目集结亮相申城舞台,涵盖歌舞剧、民乐、京剧、滑稽戏、彩调剧、昆剧、川剧、话剧、歌剧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