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格兰仕欲收购惠而浦,贴近资本市场转型或由家族第三代主导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格兰仕欲收购惠而浦,贴近资本市场转型或由家族第三代主导

是什么推动格兰仕加快了贴近资本市场的转型步伐?

文|家族企业杂志

作为当下“微波炉销售全球第一”的企业,格兰仕每年的营收稳定在200亿上下,这家一直没有上市的家族企业略显低调,除了日常的产品宣传,很少有其他讯息闯入公众视野。

因此,日前传出的收购惠而浦(中国)讯息在大众看来略显突然。

2020年8月25日,惠而浦(中国)股份有限公司(600983.SH)发布公告称:收到要约收购报告书,要约方广东格兰仕家用电器制造有限公司,将斥资24.45亿元,以5.23元/股的要约价,收购惠而浦(中国)61%的股份,获得公司控制权。

四年前,格兰仕总裁梁昭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明确表示,企业将专注自家实业发展,不涉足资本市场;两年前,梁昭贤在采访中有所松动,表示上市会很难平衡股东,“但是如果有适当机会,我们会做出一些资本市场的安排”。

那么现在是这个恰当的时机了么?又是什么推动格兰仕加快了贴近资本市场的转型步伐?

态度坚定,道路曲折

“时机”是否准确很难评定,需要更长的历史去检验,但仅看刚刚步出的“收购之路”,格兰仕走得并不平坦。

格兰仕与惠而浦都是家电品牌,这起并购案的规模在传统行业里也并没有过于出挑,之所以引人关注,首先是格兰仕即便日常低调,但仍旧是行业头部品牌,自带热度;其次就是收购要约发布后的一系列走向……略显热闹。

自公告发布后,惠而浦(中国)迎来6个涨停板,股价一度冲到12.29元/股,虽然自9月4日开始回调,截至9月16日收盘已至7.56元/股,但依然超出要约价5.23元/股近45%。很明显的道理,股价如果超出要约价太多,股东们就不愿意卖了,格兰仕要完成收购不仅要提价,还要更多的沟通。

据媒体报道显示,在惠而浦股价有所和缓后,9月10日,格兰仕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梁昭贤一行前往合肥产投集团交流调研,合肥市发改委、市投促局领导,合肥产投集团董事长雍凤山出席交流座谈。一条看似企业交流的新闻,在细究惠而浦(中国)股权构架后,能够发现更多深意。

惠而浦(中国)总部位于安徽合肥,其母公司惠而浦(纽交所上市)是美国最大白电品牌,创立于1911年,是惠而浦(中国)的第一大股东,而第二大股东合肥国有资产控股公司,则正是合肥产投集团的全资子公司。

事实上,合肥市国资控股有限公司在回复上市公司问询时已公开表示,对格兰仕本次的要约收购表示欢迎,并看好格兰仕与上市公司的潜在协同效应,并希望通过本次要约收购开启与格兰仕的战略合作关系。

虽然目前美国惠而浦公司作为第一大股东持股为51%,格兰仕想要获取惠而浦(中国)的控制权,还有很多不确定性,但随着梁昭贤前往合肥产投集团交流,显然格兰仕并没有被暴涨的股价吓退,要约收购决心并未动摇,而且相关步伐明显在提速。

家族第三代走上台前,或将主导企业资本布局

事实上,格兰仕在收购上的坚定表现,并非无迹可寻,而24.45亿的预计投入,乃至于未来可能的增加投入,也并非这两年来格兰仕的“大手笔”。

一改往日风格,开始明显涉足资本市场、参与高科技转型,格兰仕是从2019年开始。首先格兰仕从2019年开始增持日本象印魔法瓶公司的股票,并低调地成为其大股东。后者的总部位于日本大阪,主要生产销售保温瓶、电饭煲、电热水壶等。同样是在2019年,格兰仕宣布转型科技企业,从研发芯片、边缘计算等前沿科技方面入手,迈出从一个传统家电制造企业转型高科技企业的步伐,在业界引起广泛轰动。

在这转型的一年当中,格兰仕在高科技领域动作不断。2019年底,格兰仕在与顺德区政府、恒基(中国)签订合作协议,三方共同在顺德建设开源芯片基地,打造世界级芯片产业生态链。2020年初,格兰仕发起成立广东跃昉科技揭牌,宣告世界级开源芯片基地正式落户顺德。2020年上半年,格兰仕高调宣布拟投资百亿打造工业4.0智能家电智能制造示范基地,其中一期工程在顺德建成投产。

业务上的转型只是格兰仕迎合市场求变的表象,往更深入的层面观察可以发现,格兰仕的经营格局也在过渡、改变——格兰仕一系列谋变都与一个时间点契合,梁昭贤之子梁惠强于2019年正式出任集团副董事长,家族第三代开始走入台前。

同时,这一系列的变化也很容易让熟悉格兰仕的人联想到20年前,梁昭贤刚刚接管格兰仕的场景。2000年9月,梁昭贤说服父亲,力排众议,宣布斥资20亿元进军空调业,并扬言要用3~5年的时间使其空调销量达到全球第一。当然,时过境迁后我们也看到,格兰仕的空调业务表现平平。

格兰仕由梁昭贤的父亲梁庆德创立于1978年,早期的主业是纺织品。与多数本土成功家族企业发展略有不同的是,梁庆德和梁昭贤父子二人不完全是“创一代与创二代的关系”,他们更多的是共同创业。今天我们看到的白电龙头是从1992年格兰仕转型主打微波炉开始逐渐成长起来的,而彼时梁昭贤即深度参与了公司管理与产品研发工作。

今天更趋向于我们认知范畴内“创二代”企业家的梁惠强,正在被格兰仕有意推向外界。今年年初,梁惠强前往日本象印魔法瓶公司参加会议,向董事会提名独董,并接受日本媒体的采访;格兰仕新成立的芯片公司,由他担任法定代表人;对惠而浦(中国)的收购完成后,他将与父亲一同成为惠而浦(中国)的实际控制人。

在格兰仕内部,有人认为这是梁惠强带给格兰仕的变化,也有人认为这是格兰仕对梁惠强的锻炼。据媒体公开报道显示,梁惠强是一位95后,多年前,还在上大学时就进入格兰仕车间、部门轮岗见习。在担任格兰仕副董事长之前,他还担任过总裁助理,受到了父亲梁昭贤手把手的指点。

但实际上,并不是每个家族企业都能如格兰仕这般有规划的顺利过渡。格兰仕的总部位于佛山市顺德区,那里有不少家族企业,如今随着第一代创业者年岁渐长,企业的传承问题受到广泛关注。2019年,据顺德区工商联发布的调研报告显示,95.53%的顺德创一代希望子女继承企业。

面对创一代企业家迫切的传承需求,相对可喜的数据是,据《家族企业》杂志发布的《第三届中国新生代企业家生涯矩阵调研白皮书》显示,二代企业家有意愿接掌家族企业的比例正在呈上升状态,同时已经接班企业的占到调研样本的64%,明确表示不会接手家族企业的仅占10%。

事实上,通过调研数据我们发现,在接班意愿逐渐提高的同时,中国民营家族企业面临的最大问题,实际是两代人之间的沟通困局乃至理念矛盾——23%的新生代企业家认为自己在家族企业内遇到的最大问题是与父辈经营理念的不同。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格兰仕

3.2k
  • 工人短缺工价高涨,珠三角工厂主加速“机器换人”计划
  • 收购惠而浦中国、发力综合家电,格兰仕能“再造一个中国市场”吗?

惠而浦

3.2k
  • 科技早报|国美CEO王巍回应惠而浦指控 马斯克收购Twitter交易暂时搁置
  • 【独家】国美CEO王巍回应惠而浦指控:对方刻意歪曲诋毁,不排除提起反诉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