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欧洲疫情汹涌重来,瑞典人暂时“幸免”靠自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欧洲疫情汹涌重来,瑞典人暂时“幸免”靠自觉

“实际上,许多瑞典人都自发减少外出活动。因此瑞典模式更多在于信任。”

斯德哥尔摩街头。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肖恩

第二波新冠疫情来袭,西班牙、英国、法国等欧洲国家确诊病例数再次迅速攀升,此前因坚持不封锁而备受争议的瑞典却交出了一份惊喜答卷。

根据欧洲疾控中心的数据,截至16日,瑞典过去14天每10万人中新增病例共30.4例,在整个欧洲都属于低位,仅高于波兰、爱沙尼亚、冰岛等国家。这一数字最高的是西班牙,共281.6例;法国和英国分别为263.8例和55.6例。

从牛津大学Our World in Data的统计数据中可以看出,瑞典新增病例数量在6月底达到顶峰,随后在7月底有小幅反弹,但涨势迅速被遏制。8月底以来,虽然病例增加的速度有所提高,但远低于英法西三国,相当于该国3月下旬的水平。进入9月以后,瑞典新冠病毒检测阳性率基本保持在1%左右,是疫情爆发后录得的最低比例。

与此同时,西班牙和法国的日新增病例数量已经超过3月底4月初第一波疫情最高峰时期,检测阳性率还在逐步提高。

百万人7天平均确诊病例数。图片来源:Our World in Data

从死亡人数上看,截至9月15日瑞典每百万人7天平均日新增死亡病例仅有0.04例,低于英法西德,其中最高的西班牙达到1.25例。

据英国《卫报》报道,目前瑞典医院重症监护室中仅有13名新冠肺炎患者。

百万人7天平均死亡病例数。图片来源:Our World in Data

瑞典首席流行病学专家泰内尔(Anders Tegnell)表示,瑞典之所以能够避免出现第二波疫情,是因为采取了更可持续的抗疫政策,而不是反复的封锁又开放。

作为瑞典松散抗疫路线的总设计师,泰内尔早在5月就预测,瑞典国内拥有抗体的居民比例高于其他国家,这将减慢病毒传播速度,有效避免第二波疫情的到来。当时首都斯德哥尔摩有约7.3%的人拥有新冠病毒抗体,略高于西班牙的5%,但距离群体免疫的门槛(70%至90%)还很远。

瑞典公共卫生局负责人卡尔森(Johan Carlson)也认为,瑞典政府抗疫策略成功的关键在于,他们向民众传递的信息清晰又始终如一,把重点放在个人责任上。

疫情至今,瑞典从未像其他欧洲国家一样采取大规模强制封锁措施,仅禁止50人以上集会,要求70岁以上高危人群自我隔离,并建议国内近1000万人口尽可能保持社交距离。餐厅、酒吧、健身房等公共场所均正常营业,瑞典政府也从未台强制戴口罩等措施。

《金融时报》这样定义瑞典模式:既要保障医疗系统正常运转,又要从更广泛的意义上对待公共卫生事件,而不是单纯地以降低死亡人数为目标。

早在4月份,世界卫生组织突发事件规划执行主任瑞安(Michael Ryan)就提出,瑞典更多依赖公民的自我调整,这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一种“未来模式”。世卫已多次提出,人类与新冠病毒共存将成为“新常态”。

但居高不下的死亡率被视作是瑞典模式最大的漏洞。截至16日,北欧五国中的芬兰、丹麦、挪威和冰岛死亡率都低于5%,其中最低的冰岛仅0.5%,瑞典则达到6.7%,居欧洲第五位。

首席流行病学专家泰内尔解释称,高死亡率主要源于疫情在养老院内大规模爆发。据法兰西24新闻报道,瑞典有近一半的死亡病例都是养老院中的老人。

与瑞典相反,许多欧洲国家的第二波疫情已经汹涌而至。法国12日单日新增确诊病例达到10561例,是疫情爆发以来的最高值;西班牙在学校复课后病例激增,本月初成为欧洲首个确诊病例突破50万的国家;英国的基本传染数R值也在不断上升。

但这一次,他们决意不重返大封锁。意大利总理孔特表示,如果情况继续恶化,也仅会在部分地区采取限制措施。德国卫生部长斯帕恩(Jens Spahn)也提出政府不会再出台大规模的防控措施。

经济是各国政府最重要的考量因素。夏初的大规模封锁使欧洲经济遭受重创,法国二季度经济萎缩13.8%,创下战后最差记录;西班牙GDP跌幅更是达到18.5%,抹去过去六年全部增长。

瑞典的例子证明,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背景下,宽松防疫不能挽救经济。今年第二季度瑞典经济环比下滑8.3%,是该国1980年以来最大季度降幅,与其他北欧国家相当,但低于欧盟11.9%的平均水平。瑞典经济增长主要靠出口拉动,欧洲和全球其他地区的经济颓势都不免给瑞典经济带来打击。

诚然,“佛系”抗疫并未给瑞典带来灾难性后果,但也未能使瑞典免受疫情侵扰。据欧洲疾控中心的数据,16日瑞典累计确诊87345例,死亡5851例,均居欧洲前十位。

《金融时报》评论称,仅基于现有部分统计数字对瑞典模式作出好或坏的判断都是错误的。2003年非典时期,科学家也是花了多年时间才确定病毒的感染率和发展路径。

美国《国家评论》杂志的评论则指出,瑞典与其他欧洲国家最主要的差别在于,瑞典没有动用立法手段来促使其公民改变正常生活方式。但实际上,许多瑞典人都自发减少外出活动。因此瑞典模式更多在于信任。

“正如当初人们因为艾滋病而普及避孕套一样,现在轮到口罩了。”比利时安特卫普大学微生物学家古森斯(Herman Goosens)进一步解释这种自发行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