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今人该如何欣赏文人画?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今人该如何欣赏文人画?

文人画,顾名思义,文人在先,画在后。

自古中国的读书人“学而优则仕”,而科举选拔的考题是儒学,儒生的理想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而入仕不成的那些读书人,多数醉心于诗文或书画,归隐田园是不二之选。

文人画并非深不可测、不可言说,而是有一条清晰的发展脉络线,其评判标准也随时代的发展不断调整。

王之鏻 行书 张载语录 33x68cm

苏东坡首提 “文人画”

宋代大文豪苏东坡最早提出“文人画”的概念,他倡导以士大夫阶层为主体的士人画,也就是文人画,相对于满足帝王喜好和宫廷装修需要的院体画,更倾向于个人性情的抒发。

他推举唐代诗人王维,说“读王维的诗,诗中有画;看王维的画,画中有诗”。于是“诗画结合”成了文人画的标准,除了绘画,还得有与之呼应的诗文。他那经典之作《辋川图卷》是最令历代文人骚客所崇拜的,该画根据其一首七律田园诗《辋川别业》而创作。

只可惜王维的原作只留下了石刻版的明代拓本,而北宋的郭忠恕、赵伯驹,元代的赵孟頫、王蒙,明代的仇英和清代的王原祁等名家都摹画过《辋川图卷》。由此可见,后世文人对于这种田园式的生活都是无比崇尚的。

《辋川图卷》七个不同版本

文人画顶峰 “元四家”

元代,文人的社会地位出现了惊天逆转,蒙古人统治下把“民分四等”(蒙古人、色目人、汉人、南人),按职业又分十等(官、吏、僧、道、医、工、匠、娼、儒、丐),读书人变成了仅高于乞丐的第九等,于是入仕无门的文人只能归隐,寄情于山水,但可入道算卦谋生,同时还能拔高社会地位至第四等。于是,元代的读书人可以很纯粹、很极致地做一个文人,因为别无他法。自此,以“元四家”为代表的文人画成为了中国美术史上的标志,被后世的明清文人所崇尚。元代的画中开始大量出现题诗和记事,既丰富了画面,也表达了个人化的性情。

元四家:黄公望、王蒙、倪瓒、吴镇。黄公望、吴镇归隐,入道兼职算卦;王蒙是艺术大咖赵孟頫的外甥,才华横溢;倪瓒不仅是书香门第,也是富族,生活优越,同时他在生活和精神上有严重的洁癖,这些成就了他在文人画中的最极致。

元 倪瓒 幽涧寒松图轴 纸本水墨

59.7x50.4cm 故宫博物院藏

赵孟頫作为元代承前启后的重要人物不得不提,他是宋代的皇室后裔,在元初“被请去”做官,深受元代四朝皇帝的礼敬,官职翰林侍读学士(就是给皇帝讲经史的)。他在书法、绘画和诗文上都成就显著,但因为“仕元”这事而被排除在顶尖的文人画家行列。个人认为赵孟頫对汉文化的传承和弘扬起到了巨大作用,他在各方面都很优秀,是一位干实事的文人。

元 赵孟頫 双松平远图 纸本

26.7×107.3cm 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

后世在文人的评价体系中,把“人品”作为重要指标,但人品是一个很含糊的标准,立场不同评价的结果就完全相反,个人觉得人品这事只要及格就行。就像明末的董其昌在品行上也是有瑕疵的,因纵容子弟强抢民女引起民愤,火烧董家老宅。尽管如此,也不影响他在艺术圈的地位。

董其昌提 “南北宗论”

董其昌参照禅宗里的南北宗,提出了山水画的“南北宗论”,他推唐代李思训为北宗祖师,自李思训、李昭道父子的重彩着色山水,到宋代的赵傒、赵伯驹、赵伯骕,再到马远、夏圭等人。而南宗是以唐代王维为祖师,他开始采用渲染、淡雅的画风,一改勾斫之法,随后还有张璪创立“破墨法”,历经五代的荆浩、关仝、董源、巨然和宋代的郭忠恕、米芾、米友仁父子,再至“元四家”的黄公望、王蒙、倪瓒和吴镇。南北宗论是指中国画史上文人画家与职业画家两大不同的风格体系。他极力推崇南宗,认为南宗是文人画山水画,有书卷气,有天趣,其创作是“顿悟”式的;而北宗画家主要靠功力,重苦练,其创作是“渐修”式的。具体人物分类上虽有失偏颇,但也有较大的指导意义,对后世影响深远。

明 唐寅 事茗图卷 纸本设色

31.1x105.8cm 故宫博物院藏

明代的吴门画派和江南四大才子(文徵明、唐寅等人)都是极具才情的、诗文俱佳的画家,都是在画外求书卷气和文人修养;清末的吴昌硕,被称为“文人画最后的高峰”。

陈师曾新释 “四要素”

民国时期,文人画受到“美术革命”的冲击。陈师曾提出了文人画的四要素,即“人品、学问、才情和思想”,虽说是四要素,其实就是“人品+才情”,他这一观点的提出也深受西方思潮的影响,文人似乎不符合时代的发展需要了,约等于知识分子,甚至把文人的标准提高到了社会“公知”的位置上,要有社会担当和思想导向作用。按这种高标准的文人,其绘画自然就不那么重要了,绘画只是一个副产品;也容易走向文化名人字画,我觉得会走偏。

文化名人、公知、知识分子、文人

谁是谁?

“新文人画” 是否成立

曾几何时,国人早就不以诗文来抒发性情了,改变了玩法,文人骚客在民国之后就没有了,普罗大众主导下的中国,哪来的文人,更别提文人画了,所谓的“新文人画”,也是只有画,没有文人,更多的是搔首弄姿罢了。如今,画画的不讲诗文,更不提文章,已经被分科成几个不同的职业了。“吃喝玩乐真性情”似乎成了新文人画的标准,比如朱新建、李津等人。我拿着望远镜在找文人。

文人画是绝断了,还是急需重塑新标准?

近日看到一段今人评判文人的标准:“文、史、哲相通,儒、释、道兼修,书、画、论并善”。这标准太吓人了,我还没发现谁能满足这一标准,只能寄希望于未来的AI机器人了。

 

注:文章经作者授权,有部分删减。原标题:评说文人画

 

来源:假装懂艺术

原标题:评说文人画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