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专访】《脱口秀大会3》总导演小红:好看的综艺节目要有呼吸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脱口秀大会3》总导演小红:好看的综艺节目要有呼吸感

“这一季谁夺冠都可能会被骂。”

9月23日,《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总局赛落下帷幕,背着吉他唱着歌的王勉夺得冠军。在这个总共10期的节目中,50位参加的脱口秀演员都获得了出场机会,让观众看到了脱口秀行业在中国经过短短的几年时间发展后,已经获得了怎样的发展。

对这档节目来说,最大的变化和最大的惊喜,是给观众提供了非常多值得认识并记住的新鲜脱口秀面孔。其中包括纯新人杨蒙恩、何广智,都是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第一次被广大观众所认识。深耕线下但第一次参加线上节目的周奇墨,也以一个成熟脱口秀演员的身份和不断被复活的“离奇”经历被观众所记住。除此之外,一些老选手的蜕变也带来非常大的惊喜,曾在《脱口秀大会》第二季表现差强人意的杨笠、颜怡颜悦,也在这一季凭借具有明确主题的表达获得了非常多观众的喜爱,屡屡登上热搜。而最终获得冠军的王勉,其实也是一位从《脱口秀大会》第一季就参加的“老”选手,本季也是他第一次以单人唱歌的方式参赛。

弹唱的王勉获得了《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总冠军

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总导演小红看来,这一季的节目之所以能做到这么好看,“残酷”的赛制也起到了不小的原因。在节目组原本的规划中,只有一开始的突围赛是直接的PK,之后还是会采取前两季的积分赛的形式进行,直到半决赛、决赛再进行PK。但由于突围赛的效果太好,每位演员都被调动起来,也让节目组和笑果文化看到了脱口秀演员在一定的晋级压力下能够被鼓舞出的斗志,以及这种斗志所激发出的优质作品。在此前的采访中,王勉也透露,比赛中绝大部分演员的作品,都是在录制期间编写的,很多人都没选择过去的老段子。于是,节目组临时改变赛制,让后面的比赛都带有PK和淘汰的元素。

虽然节目非常精彩,而且非常多的观点表达都获得了全网的热烈讨论,出圈明显,但还是有一定的遗憾。小红认为,她没有帮助周奇墨走到应有的位置,作为总导演,她一定程度上应该更加主动地让周奇墨表演更尖锐的、更具现场感的段子,而不是现在表现出的比较温和的感觉。

节目中最大的惊喜则来自于李雪琴。原本是一名短视频网红的她,到了《脱口秀大会》第三季之前的衍生节目《脱口秀大会云海选》才第一次正式说脱口秀,没想到上台后的发挥一次比一次好。小红表示,李雪琴是真的会在每一期节目前的创作中进入瓶颈,节目前的读稿会中常常只有一个概念或者一个段子,一度因为写不出稿子而想退赛。但正是在一次次的表演中,她也得到了非常明显的进步,用小红的话说,“她后面像一个不断迭代的AI的感觉越来越强。”

李雪琴

在总决赛的第一轮,每一位选手可以说都拿出了自己最好的实力,小红认为,在当时节目组的推算已经没有价值,根本无法预料谁会进入第二轮,所以将决定交给了观众,“其实这一季谁夺冠都可能被骂,因为每一位演员爱他们的人都足够多了。”最终王勉获得冠军,也算是在节目组的预料之中,赛程过半时他就已经成为热门人选之一。“差不多到中后期大家都预感到可能是他了,因为这一季他真的是势不可挡的感觉,所有演员都不敢接在他后面,这个人不是冠军谁是冠军呢?”

《脱口秀大会》第三季总导演小红

界面文娱对话小红:

界面文娱:《脱口秀大会》第三季开篇的火药味就很浓啊,相比起来第一季就像过家家,第二季也就是排练,你们是怎么考虑在第三季的时候进行升级的?

小红:第一季更像一个综艺,游戏感比较重,第二季我们尝试引入积分赛制,但非常温和。我们内部一直在思考和消化,脱口秀到底适不适合作比赛,或者喜剧适不适合赛制。我们接受起来也需要过程。第三季我们本来还是想要比较温和,能少给演员压力就少给压力,所以本来我们只有突围赛是PK的。我们的想法非常简单,希望有最多的新人能上台,起码有个亮相的机会。本来后面我们还是积分赛的方式,最后再半决赛、决赛。但突围赛之后,我跟李诞、叶老师(笑果文化董事长叶烽)商量,觉得突围赛真的很激发大家的状态,就像你看到呼兰跟周奇墨PK的时候,我们导演组事先可能大概知道场上会发生多少情况,但当时那个振奋地大家站起来的感觉,让我们觉得脱口秀是可以做比赛的。所以在那天录完之后,把后面的赛制全改了。

界面文娱:原来是临时改的,所以在最初设想中并没有这样。其实在第二季的时候赛制就让一些脱口秀演员有一些情绪,这个临时更改是怎么通知他们并进行备稿的?

小红:其实过程是很漫长的,我们很早就让他们开始在准备主题赛的稿子,但会怎么比、怎么淘汰,一直没有跟他们公布,可能在录制前一周或两周才告诉大家后面的赛制是什么样的。是在保证他们创作能力的基础上,告诉他们赛制是临时有变化的。

第一期突围赛,周奇墨PK呼兰

界面文娱:他们知道这么多次PK后是什么反应?

小红:比如像呼兰,突围赛他很开心能跟周老板有世纪一战,但到了第八期,在一场现场PK的时候,呼兰就说为什么这会儿还是要PK,情绪也会有变化,而且他已经是当中很能比赛的了,也终于有一点点崩溃。第八期是他最痛苦的一期,有这个情绪在,但也是他表现最好的一期。

界面文娱:其他老选手看到这个规则是什么感受呢?

小红:因为这一季开始,我跟李诞一起给所有演员开了一个动员会,李诞在黑板上写了四个字:节目第一。我们不会特别强化赛制或者真人秀里做一些改变结果的东西,但我们肯定是要以好看作为优先级,所以肯定会有赛制。大家达成共识之后,宣布什么赛制大家也都是接受和认可的。

界面文娱:你最满意节目中的哪个赛段?

小红:突围赛,跟三分之一抢位赛。突围赛是大家没见过,三分之一抢位赛就是像建国输给豆豆30多票,何广智赢了呼兰和周奇墨,很精彩。当时我们掌控了一下合理性,觉得1 VS 1有时候有点过于激烈,对喜剧节目来说有点严格,三分之一抢位赛是只淘汰三分之一,一进、一待定,松紧的程度在我心中比较合适。

三分之一抢位赛中,何广智赢了周奇墨与呼兰

界面文娱:出来的节目确实好看,除了PK之外,是怎么做到的?

小红:我觉得一个好看的综艺节目是要有呼吸感的,去年我们第二季,虽然豆瓣评分来说更高,现在观众也在接受喜剧节目到底能不能做比赛的事,但以我自己的标准来看,我觉得这一季是有呼吸感的。虽然我们没有很重真人秀,但一些演员的PK,包括赵有成和江梓浩的真诚,都是赛制带来的一些很细节的东西,杨笠她们的成长也有受这个框架启发。

去年的筛选逻辑很简单,30个人不管多烂多好,最后只选最好的7个上台,今年就是,大家在台上都快疯了。比方说为什么庞博淘汰了大家这么心疼,就是如果极端一点按照去年的选拔的话,他可能都没办法上台。不一定赢了是好的,赢得漂亮是好的,输的漂亮也是好的,这是一个节目的呼吸感。

界面文娱:如果去年的赛制,赵有成、江梓浩他们这样的表现可能就不能登台被观众看到。

小红:对,去年他们肯定上不了台,但今年大家也看到,虽然来这个节目是看段子和好笑,但一个演员的魅力是很复杂的,也可能看到他的真情实感,反而因为这个点喜欢上他,我们只是想探索一下更多的可能性。不希望大家一站上来就看到完整的密不透风的段子,很难看到他的真实情绪。今年可以看到他这个人,看到他们的选择,以及他面对事情的反应。

界面文娱:那像中间的复活环节,是不是也算临时加的?

小红:那个是我们之前想到过。我跟李诞说,我们是允许复活的,因为赛制我们会推演地非常细,就像是做算术题,比如这个人演完了可能几灯,然后50个选手,我们大概做出几百种排列组合。很复杂,我们大概节目前几个月就在做这些排练,因为现场可能会发生很多情况,复活是一定要的,但就是大概复活几个人,我们跟李诞是有交底的。

界面文娱:你们的这个推演是怎么做的?

小红:我们初始会大概预判演员得到几等,比如零灯或三灯是很极端的,所以有几个人呢我是预判铁定能进的,有一个幅度范围,然后有几个人是可能一灯到二灯,在这个PK的领域大会会产生多少PK。以及哪几个演员可能没有PK的机会直接淘汰了。我们都会大概做个推演,包括最后晋级人数多少才是合理范围,有可能一些没那么强的选手进去,容错率大概多少。因为我们对演员本身比较了解,看了他们线下很多年,肯定会有给我们惊喜的,但大概每个演员能有几场是有保证的输出,心里还是比较有底。

界面文娱:哪几位在今年给到你们惊喜?

小红:今年杨笠是惊喜,但也在意料之中,去年我就觉得她应该这么好了,去年她有点乱,但她线下演出依然是锐利的。所以她的锐利不是今年突然开窍,之前线下就是这样。今年还有杨蒙恩也很惊喜,还有就是王勉,之前肯定没有想到王勉这一季有这么强,虽然他去年上过很高的分,但他好像没有给大家留下特别深的印象。今年他演了几次就炸场了几次,印象还挺深的。

界面文娱:那会有遗憾吗?我觉得还是有些选手没有达到我的预期。

小红:可能周奇墨吧,虽然他已经走到很后面了,但我很遗憾没有把他做出来,我觉得是我的失职。因为我们节目录完后,我就去北京看了他的线下,依然是包括我们很多演员在内中演得最好的,特别炸。我看到很多评论说节目组在消费他或者怎么样,我就觉得很难过,他肯定收获了一批喜欢他的观众,但他的魅力是可以更尖锐的、绽放的,大家在台上看到的他是非常稳重、非常温和的。其实跟他对段子的选择还有他那时候的状态有一定的关系,他线下有很多段子是特别特别好的,但跟他想在节目中表达哪些有关系,所以我挺遗憾的。我希望周奇墨可以写一些偏现场的,比如“用呼兰”那个是我逼他写的。因为他很有艺术追求、匠人精神,希望自己台上5分钟的段子是一篇完整的作品,很排斥写一些跟比赛进程相关的发生变化的东西,这是他的坚持。但可能会没有呼吸感,就是世界已经发生这么多事了,你假装他没发生,就不太行。我们聊了之后,他写出“用呼兰”的段子,依然很好,包括总决赛他在场边,反应也是非常快的,他其实写这种段子也很好。但他有自己的坚持,我也没有太强迫他。大家在线下看到他的话,会觉得他比节目里更迷人。那天在北京演完,我跟观众一起散场往外走,就听到旁边几个人说,节目里他复活了那么多次,觉得这人有什么好复活的,今天终于觉得是错怪他了。听到这个我就觉得又遗憾,又确实是自己没有做好这份工作。如果当时再坚持一点,或者再跟他充分讨论一点(可能会更好)。

从突围赛就开始复活,周奇墨是节目中复活次数最多的选手

界面文娱:感觉中后期的李雪琴也是节目中的一大亮点,她的段子越来越好。

小红:她也是我们通过云海选的节目找来的,云海选那次算是她第一次写脱口秀,当时交上来我就说这个人真的很聪明,因为写出来的稿子结构铺垫已经很像脱口秀了,学得很快。其实她也不算中后期,第二场主题赛就拿了爆梗王,但我觉得人要转变观念是一个慢慢的过程,开始我们心里会觉得她是偶然得了爆梗王,碰上的感觉,但她后面像一个不断迭代的AI的感觉越来越强,直到第八期,觉得“哇塞”真的小看李雪琴了。她半决赛也很炸,我们觉得她天生就有喜剧的感觉,文本时、思想性上,大家真的对她都慢慢认可了。我们觉得她很聪明,但一开始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好。

界面文娱:云海选能发掘出李雪琴其实很不错了,这个节目也算是你们在疫情期间的一个创新吧?

小红:对,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我们本来准备去全国各地脱口秀俱乐部,看他们真是的演出状态,挑好的演员,但因为疫情哪里也去不了。本来还有海外,甚至想做一个全球的选拔,但也去不了,只能做云海选。很多选手因为面对机器,太难讲段子了,我们几个又不一定笑,可能也会有错漏吧。

界面文娱:没想到能把这个海选过程做成一个节目。

小红:既然能卖钱就拿去卖吧(笑),其实这就是第二季《脱口秀大会》节目好,附属节目就有商业价值了,我也没想到竟然做了。包括《脱口秀小会》,以及我们商业化部门,商演现在都很好。更大的包括线下演出,去做大的剧场或者巡演,也会因为节目播出后受益很多。

界面文娱:整体驱动拉新的核心,还是在节目本身。

小红:对,线上节目可能不一定有线下或者商业化的利润率那么高,但我们每年一定要做线上的节目,让更多人知道、喜欢这个行业,有更多演员加入,这才是一个可持续性的发展。

而且我们在《脱口秀大会》第三季的后半期就已经开始《吐槽大会》的研发了,真的是无缝链接。《脱口秀大会》总决赛录制的时候,已经紧急开《吐槽大会》的会了。《吐槽大会》其实到了一个不升级不行的时候了,虽然我知道不升级观众会骂,升级后观众依然会骂,但必须升级迭代,所以今年《吐槽大会》可能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可能新一季《吐槽大会》上的话,要明年元旦之后了,因为要做一个比较大的改变,工作量比较大。

《脱口秀大会云海选》海报

界面文娱:相对来说,《脱口秀大会》每一季都是向上走的,《吐槽大会》并不一定,容易被人骂。

小红:对,因为《脱口秀大会》还是第三季,往上走还没那么难,《吐槽大会》因为模式非常强,看了四季,娱乐圈的明星对吐槽的接受程度也到了一个天花板,必须打破这个天花板《吐槽大会》才有新的生机。《脱口秀大会》一直有新鲜人加入,他们的创作也一直在提升,节目组的处理手法也变得更加细腻。

界面文娱:《脱口秀大会》跟《吐槽大会》的联动也会更紧密吗?

小红:这一季《吐槽大会》玩法会变,(联动)会加强。《脱口秀大会》已经做得很好很出圈了,我不能当这个变化没有发生,变化一定会反映到《吐槽大会》里的,顺势而为吧。

界面文娱:这一季节目能这么出圈,观点输出也功不可没,很多热搜都是选手的观点。从节目组的角度出发,你们会进行一些指导吗?

小红:因为脱口秀除了笑点,更重要的是自我表达。我们看国外脱口秀演员,除了我点开知道他一定好笑之外,更多的是想听他对这个事怎么说。自我表达是脱口秀特别重要的一部分,而且随着节目播出,演员自己也可能会成长,慢慢不满足于只逗大家笑。节目组我们肯定也是会从他的观点和传播度是哪个给一些建议和指导,他们的观点出来后会给他们反馈意见,但这个手段也是比较靠后的,主要是靠演员的意志,自己倒了想说什么的地方。

界面文娱:其实你们不止会给出观点的反馈意见,在录制前,你和总编剧程璐、王建国都会对整篇稿子提出很多修改吧?

小红:对,读稿会一般是我跟程璐、建国一起把所有演员的稿子过一遍,他们会帮忙想一些梗密不密、够不够爆。我们读稿会很随意的,坐着、躺着就开了,主要是大家互相碰一下心里有底,我主要是给结构上、观点上、表演上的建议。

界面文娱:读稿会对段子的判断和现场表演之间差距大吗?

小红:差距不大,但有时候反馈没办法预判那么准,比如我们觉得很熟悉了,大概观众会给什么反馈,但依然会有,我们觉得没那么好的在现场特别炸,或者我们觉得特别好的观众不接,还是会有误差,但基本盘还是在的。

也有人在读稿会后再给我们惊喜,李雪琴每一次都是。她每次说我第二天能不能不参加读稿会,一个字都没有,我们还是让她来,说聊一聊给你一些想法。中间她还跟我说过能不能退赛,真写不出来。虽然真人秀里为了逗大家,可能说她是”学婊“,但她真的(很难写出来)。每次来读稿会就一个段子,或者说说想写什么,我们一块商量顺着写一写,第二次她就能带来一篇特别好的稿子,每次都这样。其实给他时间(就行),不一定是我们的意见。

领笑员罗永浩

界面文娱:节目中几位领笑员的表现你们觉得如何?跟你们预期的差别大吗?

小红:我们一直在想,哪些倒是是跟脱口秀有关系的,罗永浩老师是最名副其实的,他私下也很爱看脱口秀,他之前的很多发布会就像单口一样。他也很爱这些演员,去年很多都看过,北京的演员也熟悉,所以罗老师能来我们很惊喜。突围赛录完我们像挖到宝,因为他综艺效果太好了。

张雨绮也是本身很爱脱口秀,会飞着到处去看线下的。我们一起看过线下开放麦,本人也想做麦瑟尔夫人。去年我们找过雨绮了,那会还说节目做完没准可以一起做麦瑟尔夫人什么的,但去年时间没合上,今年也只有前两期合上。

杨天真的特点是特别洞察这些演员,我跟她当面聊了后发现她看人特别准,这些演员她看了后就说他生活里是不是这样的,我就说你太准了,算命那种准。从经纪人的角度看这些演员有没有成为艺人的价值肯定是跑得通的。

大张伟就更不用说了,可能很多人觉得在综艺里见到他太多,他来了会不会不那么精细,但大老师依然有这么节目上,肯定是他太好了,绝对是国内综艺反应、现场把控、信息判断最好的艺人,我觉得所有节目都应该请大张伟老师去。

界面文娱:今年还有个感觉,就是李诞特别投入。

小红:对,他很投入,包括庞博半决赛淘汰了那会儿他真的在现场流眼泪,很难过。大家可能很少看到他(站起来),但包括呼兰PK周奇墨,思文PK House,王勉炸场,真的是(情不自禁)。在我们这个行业,想站起来的冲动是难以克制的,真的很难压抑。

这一季开始之前,我们都很纠结,这个节目做不做呢?因为之前公司发生了很多事,行业也受到了很多震荡,受到了很多阻力和外界的质疑,会觉得这帮人到底怎么回事。压力无时无刻不在,我真的很担心这一季节目能不能做起来。等真做出来那一刻,6月10日录突围赛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这口气终于出来了。在录之前,我们都不知道观众听我们讲段子会不会笑,但录的时候都很开心,他们依然很爱演员,演员也全情投入。我觉得这就是我们的背水一战,今年如果没有这个节目,就不知道有没有以后了,所以当时我们特别受鼓舞,所有人的情绪都随着节目起伏,背后有太多我们的期待在。

说公司可能小了,真的是对这个行业很重要。如果今年节目没做好,很快大家就去(别的地方),因为行业太多了,脱口秀哪怕做成这样,依然是一个很小众的行业,跟嘻哈、说唱、选秀是没办法同日而语的。如果今年做不好,可能行业就被大家慢慢淡忘了。

李诞

界面文娱:总决赛的6个人表现都非常精彩,这也是符合推演中的一部分吗?

小红:一般我们心里比较安全,把所有可能遇到的情况都推演一遍,但这一季总决赛里6个人谁能进第二轮,真的太难了,完全无法预测,只能都交给现场观众吧。杨笠没有进第二轮我是特别意外的,因为现场效果很好,我是很少跟着节目录制有情绪起伏了,但杨笠淘汰的时候一下就非常难受,意难平。其实这一季谁夺冠都可能被骂,因为每一位演员爱他们的人都足够多了,对节目可能是好事吧,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笑)。

界面文娱:你怎么看最后王勉用唱歌的形式夺冠?

小红:他的形式毕竟新,但我们后期处理上能看到,我们把他的音乐声音压得很小,所以他的创作、思维整体都是脱口秀。而且他的节奏和结构的要求,是比一般的脱口秀演员还高的包括他半决赛和总决赛的作品,可能整篇的第一段就开始铺垫了,他对自己的文本要求特别高。每年的冠军,差不多到中后期大家都预感到可能是他了,因为这一季他真的是势不可挡的感觉,所有演员都不敢接在他后面,这个人不是冠军谁是冠军呢?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