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辽阳银行8000万股股权变卖无人问津,中小银行股份司法拍卖为何这么难?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辽阳银行8000万股股权变卖无人问津,中小银行股份司法拍卖为何这么难?

辽阳银行上半年三项资本充足率均逼近监管“红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见习记者丨刘晨光

又一家城商行面临股权变卖困境。

近段时间以来,辽阳银行合计高达8000万股股权正在司法拍卖平台进行变卖,但始终无人问津。

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信息显示,太原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于今年8月1日至10月9日对辽阳银行平均分拆成10份合计高达8000万股股权进行公开变卖,按最新变卖每份1312万元的价格计算,这笔股权合计起拍金额超1.3亿元。

实际上,本轮拍卖已经是辽阳银行相关股权第三次在司法拍卖平台上进行处置。今年5月19日,该笔股权进行第一次股权拍卖,当时每份股权评估价2333.56万元,起拍价1640万元。

一个月后,辽阳银行股权被第二次进行拍卖,虽然第二次拍卖已经将起拍价下调至1313万元,但依然无人问津。

8月1日起,辽阳银行该笔股权进入变卖阶段。截至9月28日,界面新闻记者发现,每份股权拍卖项目围观人数都在7000人以上,但是截至目前未有一人报名,距离结束时间也仅一天有余,能否成交不容乐观。

无独有偶,根据阿里司法拍卖网消息,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对东兆长泰集团有限公司持有的大连银行1亿股股份进行公开拍卖,这1亿股份被分割为5份进行拍卖,每份2000万股,也始终无人问津,当前相关股份已经进入流拍阶段,即将进入第二轮拍卖。

北京市康达(广州)律师事务所李华权律师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按照《关于人民法院网络司法拍卖若干问题的规定》,网络司法拍卖竞价期间无人出价,本次拍卖流拍。流拍后应当在三十日内在同一网络司法拍卖平台再次拍卖。再次拍卖起拍价降价幅度不得超过前次起拍价的百分之二十。再次拍卖流拍,可以依法在同一网络司法拍卖平台变卖。

李华权介绍,应拍卖的财产两次流拍后方可以进行变卖。变卖的财产无人应买的,法院可将该财产交申请执行人或者其他执行债权人抵债,申请执行人或者其他执行债权人拒绝接受或者依法不能交付其抵债的,人民法院应当解除查封、扣押,并将该财产退还被执行人。“也就是说,如果变卖不成,则意味着该财产本次执行无法变现,只能退还被执行人。”他强调。

界面新闻记者以“银行股权”为关键词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上搜索发现,开年至今共有1599笔银行股权被拍卖,处于变卖阶段的有124件,所涉及金额从几十万到上千万不等,大多无人问津,即便是变卖成功也仅有一两个报名。经统计发现,相比于去年同期,变卖数量大幅减少,去年同期相关数据为3277,进入变卖的有462件。

从搜索的情况来看,被拍卖的银行股权大多数为中小银行,其中城商行、农商行、农村信用社以及村镇银行居多,搜索的情况也不乏已经上市的股权标的,如江阴银行。

然而,也并不是每家银行股权都那么“难卖”,如江阴银行今年1月初的一次60万股股权拍卖,就有16个人报名,一日时间就顺利拍出。

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董希淼接受界面记者采访时表示,银行股权拍卖近几年一直比较多。拍卖情况的好坏,与银行分化有较大相关,每家银行的发展模式和未来潜力都不一样,好的银行比较受青睐,股权就相对容易拍卖成功。

董希淼进一步指出,银行股权转让拍卖不成功,主要有三方面原因:银行股体量大,哪怕百分之一的股份可能就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在经济下行周期下,企业经营的状况不是很理想,而且购买银行股需要实缴,即一次性拿出,有的企业并不能一下子拿出这么多钱。

此外,董希淼认为,企业光有钱买银行股还不够,还需要符合一定的股东资质,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

第三方面,在董希淼看来,当前经济下行压力较大,银行经营压力大,资产质量反弹压力加大,有一部分企业认为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的未来发展不确定性强,也影响参与银行股权拍卖的积极性。

具体到辽阳银行,数据显示,其上半年的整体情况并不是十分乐观,三项资本充足率已逼近监管“红线”。根据中国货币网公布的该行半年报,辽阳银行合并口径下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49%、8.67%和8.67%。监管标准上,辽阳银行合并口径下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49%、8.67%和8.67%。

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辽阳银行实现净利润7838.84万元,而去年同期辽阳银行净利润为6.90亿元,同比大幅下滑超过80%。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