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科技达人郭晓群带领佳兆业冲千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科技达人郭晓群带领佳兆业冲千亿

想搞科技的郭晓群并没有抛下“砖头”。

郭晓群(左)

记者 | 陶婷

在两位职业经理人翁昊、郑毅递交辞呈后,年轻二代郭晓群被推到台前。

原来那个想“搞科技”的90后“小孩”,如今站在了而立之年的门口,拿到了佳兆业接班人的钥匙,和父亲一起冲刺在佳兆业的千亿道路上。

低调蓄力

1991年出生的郭晓群在“地产二代”中是个年轻的面孔。在英国拿到埃塞克斯大学财务管理学本科学士学位和伦敦大学社会学研究生学位后,郭晓群便慢慢在父亲的培养下蓄力接班。

2015年,佳兆业深陷“锁盘风波”。也在那年,郭晓群的名字首次进入大众视野。

当年9月,郭氏家族以家族信托瑞信信托(Credit Suisse trust limited)所持有的佳兆业股权发生变更,郭英成兄弟郭俊伟将原本持有的16.42%股份转让给郭晓群。郭晓群持有佳兆业股东“大昌投资”12.19%的股权。

直面接班问题还要等到两年之后。2017年,郭晓群和妹妹首次出现在业绩会现场观摩学习。尽管郭英成回应媒体称“小孩有小孩的爱好,小孩想搞科技;我们是搞砖头、搞房地产,还是有些不同”,但二代培养计划已经开启。

2017年8月,郭晓群正式加入佳兆业,从深圳总部做起,开始在多个基层岗位锻炼。中期业绩会后,郭晓群以佳兆业董事的身份,代表父亲前往南京工业大学考察交流,商谈开发建设土地面积近万亩的安徽滁州高教科创城。

一年后,郭晓群进入佳兆业体系内,任职佳兆业上海财富管理集团总裁助理、佳兆业地产集团上海区域总裁助理等多个高管职务,重点工作内容则在于主管两家公司的投资部及融资管理部。

2019年,郭晓群参与到上海城中村徐行镇项目的开发中,不断积累实操经验。该项目是上海市目前占地最大的“城中村”改造项目,也是佳兆业在沪首个实现可售供地的城市更新项目。

今年3月,郭晓群出任佳兆业上海区域主席、总裁,全面负责佳兆业在长三角的战略布局和业务发展。

以地产为圆心,郭晓群在毕业后几年中也横扫了资本市场,尝试了热衷的科技。

搞投资的“小孩”

诚如郭英成当年所言,年轻人想搞科技的心挡也挡不住。父子两辈间差异虽然存在,但此后郭英成放手让儿子在投资场上碰壁锻炼,实则都是为其未来的接班铺路。

2017年底,郭晓群耗费近8亿港元扫入康宏环球,以29.91%持股量成为单一最大股东。紧随其后的是罢免8名董事的股东特别大会,试图夺得公司控制权。尽管重组董事会仍悬而未决,康宏环球也仍在停牌中,但这番折腾也被为外界视为接班路上的练手作。

在资本市场不尽如意的郭晓群,在科技领域倒是风生水起。

三年前佳兆业全资附属公司佳速网络购入明家联合1.35亿股,公司的实控人也变更为郭英成和郭英智。当时佳兆业也已经提出“互联网+”的战略,企业内部也成立了“互联网+”事业部。

2019年年底,郭晓群接过佳云科技董事长一位,父亲还为其配了孙越南和翟晓这两名老臣担任非独立董事,辅助郭晓群的科技业务。

上任两个多月后,郭晓群在今年2月召集佳云科技九名董事开会,紧接着一连发布18个公告,披露定增预案——拟以不低于3.54元/股的价格,向佳速网络、董事张冰发行不超过1.90亿股股份。

郭晓群和父亲两人在此时启动定增方案,募集的资金全部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对佳云科技的经营情况及股价等都是利好。

郭晓群的统领,加上佳兆业资深管理团队介入,佳云科技经营水平逐渐步入正轨。前两年总体营收上升的同时,净利波动较大,而今年1月佳云科技预计2019年盈利在800万至1300万之间,业绩扭亏为盈。

从业绩发布会观摩到扫入资本试错,再到正式进入佳兆业体系内部,郭晓群涉足领域细分至金融、地产、科技等诸多,郭英成为儿子铺的接班路逐渐明晰。蓄力良久,郭晓群逐渐在佳兆业和外界公众中有了声响。

千亿门槛

紧随步入正轨的科技业务,郭晓群的地产圆心也渐渐明朗。一手科技,一手地产,郭晓群双管齐下,两边都没耽误。

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时间终于行至接班的日子。老将退后,新生力量注入,郭晓群担当起更加重要的角色。

2020年4月6日,在佳兆业干了17年的老将翁昊离开了自己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郑毅也递交了辞呈退居幕后。佳兆业一纸任命,宣告郭晓群出任执行董事,标志着其正式进入集团核心管理层,与之一同出任的还有地产老将李海鸣。

与此同时,佳兆业健康的董事会主席席位从郭英成交到张华纲手中,佳兆业美好集团的执行董事也变更为郭晓群的妹妹郭晓亭和李海鸣。从此郭晓群负责地产板块,郭晓亭负责物业板块。

短短几天内佳兆业人事变动频频,不难看出郭英成为儿女铺路的苦心。为冲刺千亿,郭英成安置好儿女,配置好人手,少帅老将一同上阵。

对郭晓群而言,2020年是接班的起点,也是带领佳兆业跨进千亿、实现第二轮辉煌的转折点。

五年前,佳兆业遭遇风波,2016年至2018年,公司净负债率也高企——分别为308%、300%和236%,“降负债”成了历年业绩会上的关键词。

去年佳兆业迎来了新一轮转折——销售业绩达881.2亿元,同比增长近26%,两年时间内翻了一番。旧改、招挂拍、收并购三举并进,土储面积近2700万平方米,并发展科技、教育、文体等多元业务与地产主业形成协同效应。

同时净负债率与上年相比大降92%至144%,完成了郭英成一年前立下的“净负债率降至200%以下”目标。且郭英成继续将降负债作为努力的方向,努力将之降低到120%以下,往行业看齐。

至于2020年的业绩,佳兆业依然保持既定的千亿目标。佳兆业首席执行官麦帆表示,其对于这个目标的完成充满信心——“2020年佳兆业整体可售货值约1800亿元,销售一半以上,即可完成年度目标”。

逐年的正常运转、人事的调度,再加上佳兆业的信心,郭晓群正越来越多的参与公司运营决策。接下来,这位90后新董事面临的考验就是如何纾解债务压力,与父亲一起冲破千亿。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