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IPO雷达| “洁尔阴”营收连年下滑,生产劣药多次遭罚的恩威医药冲创业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IPO雷达| “洁尔阴”营收连年下滑,生产劣药多次遭罚的恩威医药冲创业板

“洁尔阴”系公司独家品种。

图片来源:摄图网

记者 | 赵阳戈

9月30日,“洁尔阴洗液”生产商恩威医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恩威医药)IPO获创业板受理。据介绍“洁尔阴洗液”乃恩威医药的独家品种,该产品也占到了恩威医药营业收入的半壁江山。恩威医药在融资计划中还打算进一步改造分装车间洁尔阴洗液5条自动灌封包装生产线和2条装盒生产线。

不过从公开信息可以看到,“洁尔阴洗液”在报告期内的收入也呈现逐年下滑的趋势,在众多竞品中公司要如何加强市场竞争力还有待观察。另一方面,恩威医药大毛病没有,小毛病却不断,在报告期内多次被行政处罚,涉及的问题包括生产劣药、使用不符合药用要求的原料生产药品、产品经监督抽验不符合产品备案技术要求、取得不符合规定的发票等等。

“洁尔阴洗液”占了半壁江山

资料显示,恩威医药成立于2005年5月19日,注册资本5259.8359万元,公司主要从事中成药及化学药的研发、生产及销售,专注于妇科产品、儿科用药、呼吸系统用药等领域。

恩威医药在妇科产品领域深耕多年,米内网数据显示,2015-2019年,核心产品“洁尔阴洗液”在中国城市零售药店妇科炎症中成药领域的市场份额连续排名第一。公司拥有包括洁尔阴洗液、洁尔阴软膏、洁尔阴泡腾片、山麦健脾口服液、清经胶囊、丹芎通脉颗粒等17个独家品种,且独家品种报告期内的销售收入合计占主营业务收入在60%以上。

恩威医药主要产品为OTC药品,公司自有团队维护的药店已达到6万余家。2017年至2020年一季度,恩威医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5939.89万元、59252.01万元、62067.02万元、13648.75万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6443.2万元、8624.87万元、8259.2万元、925.17万元。

恩威医药的核心产品“洁尔阴洗液”,在报告期内的收入分别为33748.88万元、32316.73万元、31429.35万元及6499.49万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0.33%、54.54%、50.64%及47.62%,这已经是半壁江山了。

值得一提的是,此核心产品的收入呈现逐年下滑的趋势,恩威医药也直言,如果不能在品牌升级、推广策略等方面持续提升或公司核心产品收入持续下滑,将对公司的市场竞争力、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不仅如此,虽然有数据显示“洁尔阴洗液”市占率第一,但竞品也不少,诸如“保妇康栓”、“妇科千金片”、“妇炎康片”、“红核妇洁洗液”等等。这其中也不乏有涉及到现在的上市公司,比如“妇科千金片(胶囊)”就来自于上市公司千金药业(600479.SH)。

来源:说明书

此番恩威医药拟募约7亿元,其中“恩威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恩威制药扩建项目”的计划投入额达6.2亿元,项目选址位于恩威制药的现有用地内。

该项目分新建和改建,新建包括106综合制剂车间、生产用地埋式乙醇贮存库、第二污水处理站。新建106综合制剂车间设计生产颗粒剂、片剂、胶囊剂、合剂,其中新增颗粒剂生产线8条、新增片剂及胶囊剂生产线7条、新增口服液及合剂生产线6条。

改建则均在原有车间和仓库内部进行。其中,改造分装车间洁尔阴洗液5条自动灌封包装生产线和2条装盒生产线,日化车间改造草本抑菌洗液及护理液1条生产线;改造108车间3条颗粒自动包装线、片剂及胶囊泡罩自动包装线4条;改建107智能化高架立体仓库;改造101中药材仓库;同时新增其他配套设施。

项目预计建设期为2年,生产期13年,其中生产期第一年达产40%,生产期第二年达产60%,生产期第三年达产80%,生产期第四年及以后年达产100%。投资回收期(含建设期、税后)为6.5年,税后内部收益率为21.27%。

来源:说明书
来源:现场

“薛氏家族”控制着89.6521%的股权

恩威医药有着家族企业的气质。持股结构来看,恩威医药控股股东为恩威集团,持有恩威医药200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38.1951%。实控人为薛永新、薛永江、薛刚、薛维洪 ,他们通过恩威集团、成都杰威、成都泽洪、成都瑞进恒、昌都杰威特合计间接控制公司89.6521%股权,掌握着绝对的话语权。

其中,薛永新,1952年3月出生,1983年至1985年,担任成都双流团结木材厂厂长;1985年至1986年,担任成都双流实验化工厂厂长;1986年至2013年,先后担任成都恩威化工公司、成都恩威化工有限公司、恩威集团执行董事、总经理;2010年至2020年6月,担任恩威制药执行董事、总经理;2014年至今,担任恩威集团总经理。薛永江,1971年3月出生,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工商管理硕士。薛刚,1973年10月出生;薛维洪 1977年6月出生。根据公开信息,薛永新与薛永江系兄弟关系,薛永新与薛刚、薛维洪系父子关系,薛刚与薛维洪系兄弟关系。从天眼查可以看到,除了恩威之外,“薛氏”还手握不少其他资产。

百度百科显示,薛永新出生于重庆一农民家庭,只读了六年书便辍学务农。从15岁起,就学会了篾匠、石匠、木匠等技术。18岁又开始背井离乡,带徒弟流浪江湖,下湖北,走云南。1979年,薛永新有幸结识了道家奇人李真果大师,并拜之为师,潜心修研道学。1983年,薛永新在成都红牌楼开办了一家木材加工厂,生产木制门窗。其间,薛永新曾随同师傅多次到青羊宫为群众诊病配药,分文不取。他们师徒俩,只求劝救行善、广施仁爱。再后来的1986年,恩威问世,“恩威牌”干洗剂的命名,也是遵照其师傅关于“天恩地威”的教导而取名的。不过后来由于进口干洗剂的冲击,“恩威牌”干洗剂就此被淘汰。直到1988年,薛永新终于研制成功一种对妇科病、性病、皮肤病具有很好疗效,而且使用十分方便的纯天然中草药液,他给这种药液取了一个贴切而含蓄的名字——“洁尔阴洗液”。这才有公司一路发展至今,并且踏上了IPO之路。

另外在股东名单中,中证投资持有恩威医药1.6%的股份,系这次发行的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中信证券的全资子公司;金石翊康持有公司1.4%的股份,其执行事务合伙人金石沣汭和基金管理人金石灏汭系此次发行的保荐机构和主承销商中信证券的全资子公司。

小毛病屡犯9次

绕不开的是,恩威医药在报告期内还是吃到不少行政处罚。

2017年3月9日,吉安市食药监局出具《食品药品行政处罚文书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据当时有效的《药品管理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对江西恩威生产劣药予以如下行政处罚:(1)没收违法所得;(2)处以货值金额1倍罚款,合计罚没款37392元。江西恩威已缴纳相关罚款。

2017年6月26日,吉安市食药监局出具《食品药品行政处罚文书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据当时有效的《药品管理法》第七十四条规定,对江西恩威生产劣药予以如下行政处罚:(1)没收违法所得12305.5元;(2)处货值金额1倍罚款,罚款12305.5元;合计罚没款24611元。江西恩威已缴纳相关罚款。

2017年9月4日,成都市食药监局出具《成都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依据当时有效的《药品管理法》第七十八条规定,对恩威制药使用不符合药用要求的原料生产药品予以警告的行政处罚,并责令恩威制药立即改正。

2017年10月2日,永丰县市监局出具《永丰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行政执法文书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江西恩威未按照规定实施《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情形,责令江西恩威改正违法行为,并予以罚款2万元的行政处罚。江西恩威已缴纳相关罚款。

2017年10月25日,永丰县市监局出具《永丰县市场和质量监督管理行政执法文书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江西恩威未按照规定实施《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的情形,责令江西恩威改正违法行为,并予以罚款2万元的行政处罚。江西恩威已缴纳相关罚款。

2018年12月3日,成都市食药监局出具《成都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恩威制药生产医用阴道冲洗器(货值29184元)经监督抽验不符合产品备案技术要求的行为,责令严格按照已备案的产品技术要求组织医疗器械的生产,并给予如下行政处罚:(1)没收违法生产的医用阴道冲洗器(180101)24530套;(2)罚款48153.6元。恩威制药已缴纳相关罚款。

另外,税收方面,2017年6月7日,昌都市国家税务局直属税务分局出具的《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对恩威医药取得不符合规定的发票予以处罚,罚款金额为人民币1500元。公司已缴纳上述罚款。

2018年12月20日,国家税务总局成都市双流区税务局第一税务所出具《税务行政处罚决定书》(双税一税简罚〔2018〕435号),因旷达药业于2018年10月1日至2018年12月31日未按照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对旷达药业处以50元罚款。旷达药业已按期缴纳上述罚款。

旷达药业曾系恩威医药的控股子公司,已于报告期内注销。另外根据双流区税务局出具的《涉税信息查询结果告知书》,旷达药业2018年7月1日至2018年7月31日未按照规定期限办理纳税申报和报送纳税资料。 经双流区税务局工作人员访谈确认,上述税务违法行为不属于重大违法违规行为,该局未对其进行行政处罚。

不过上述皆非重大违法违规的行政处罚。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