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专访】《平凡的荣耀》导演吕行:这部剧不算最大众化的那类作品,创新要冒巨大风险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平凡的荣耀》导演吕行:这部剧不算最大众化的那类作品,创新要冒巨大风险

《平凡的荣耀》作为一个卖给网络平台和电视台的电视剧,只要从发行上来讲不存在风险,那么创新的风险其实约等于不存在了,唯一的谜底就是将来再推出给观众的时候,观众会反馈怎样的口碑。

图片来源:《平凡的荣耀》截图

记者 | 刘燕秋

2017年《无证之罪》播完之后,大量悬疑罪案剧找到导演吕行,但他没有选择继续拍这个类型,因为他没有从中看到新的可能性。

“《无证》那时候算是一个很有创新性的剧,之前的悬疑罪案剧大都是单元剧的形式跟结构,会比较多地展现各种犯罪奇观,但《无证》一开篇就告诉观众凶手是谁了,故事偏向于社会派推理。我们在那个时间点做了一定程度的创新以后,其实找不到在这个类型里继续创新的途径了。”那时刚好剧酷的一部职场剧找到吕行,提出想做一个真实职场的故事,吕行觉得这种尝试很有意义,再加上他本人对投资行业的好奇心,他便接手了这个项目。

提起投资行业,吕行的第一印象来自于影视作品——一群高大上的精英,出入各大写字楼、酒店,没事儿端着杯红酒,说着英文,飞到全球各地开会,身边都是美女帅哥。经过长达七八个月的调研了解之后,吕行发现,做投资的人其实跟搞影视的人很像,都是外表光鲜亮丽,但实际上工作也很辛苦。

《平凡的荣耀》核心刻画了孙弈秋和吴恪之一对师徒、两个大家眼中的失败者在职场上绝地重生的故事。从剧中角色的人设来看,几乎没有主角拥有金手指,这部剧正是以普通人的视角演绎如何面临生活的挫折与职场的失意。

吕行告诉界面文娱,拍这部剧一方面希望能够鼓舞人,让大家了解到作为一个平凡的人,即使没有升职加薪,没有走上人生巅峰,但依然可以有所收获,另外一方面,他也想探讨一下所谓的成功对于一个人来讲到底意味着什么?获得了什么样的成就才能算是成功?为了成功你到底要付出多少?或者说你如果坚守自己的话,成功这件事情到底会以什么样的方式来临?

不同于以往的职场戏掺杂大量爱情元素,《平凡的荣耀》力图展现真实职场生态,为了对剧中的金融投行职场叙事有一个真实的描摹和切入,主创团队在前期对在剧本创作过程中参考了当下国内餐饮、食品、TMT等各领域共20多个投资案例,对金融行业100多位从业者做了深度的调研与走访,同时邀请多位投资公司高管人员担任专业顾问。

尽管做了扎实调研,免不了有观众认为不真实。对此,吕行倒是很坦然。“这种现象很正常,因为每个人所接触的现实世界都不一样,而且即使你把现实世界放到了一个故事里也不一定会符合戏剧真实,所以我们只能选取一些既有真实感,同时又能符合戏剧需要的人物跟事件,很难确保所有的观众都会觉得真实。”

关于首度操刀职场剧的心得体会,界面文娱和导演吕行聊了聊,以下是对话部分内容,界面文娱略作编辑。

右三为导演吕行 图片来源:《平凡的荣耀》微博

界面文娱对话导演吕行

界面文娱:在接到这样一个职场剧之后,你们对这个行业做的了解都有哪些?

吕行:我们采访了一大圈,了解了不同的人,包括中层、基层、新入职的员工等,还拜访了几个大佬,跟他们在一起聊了聊,一方面了解一下这些人物,另外也听听他们所经历的各种投资案,找一些细节,大概是这么一个过程。

界面文娱:这个过程花了多长时间?

吕行:持续了有七八个月差不多。

界面文娱:在编剧层面上,你主要提了哪些建议?

吕行:主要是基于这个题材和卖点,我会看有哪些跟它是不匹配的东西,然后进行调整,在最终的表现形式上,我会给出一些建议。对于一个导演而言,剧本很像一个施工图,将来我得带着大伙拿着施工图去把这个房子给修了,所以我还得考虑到修完以后,将来住这的人有什么样的空间需求,我会把这个反馈回设计师那里,然后跟他一起确定这个施工方案。其实在开机前跟编剧进行剧本方面的讨论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你看之前有段时间大伙老说现场改剧本嘛,其实归根到底就是前期没有充分沟通。

界面文娱:你都提了哪些建议?能举一个例子吗?

吕行:比方说吴恪之陪严总去喝酒,恪之在戏里穿了一件酒红色很骚气的衬衣,当时我也很困惑,问造型老师,你给吴恪之弄件这儿是干啥?啥时候穿?但我后来我看他穿上还挺帅的,而且大伙天天看吴恪之穿着那些黑白灰的衣服,很容易看烦了,我就想,那我们给他搞个这个造型好不好?但是你不能只为了搞这个造型而搞,对于人物来讲,他也不太可能在常规环境下穿这么一件衣服,不然这就像我们在职场里,忽然有一天发现有个人穿了一件燕尾服来上班了。我们正好有一个案件卡壳了,不知道该如何往下进行,当时需要让吴恪之做一件他不太想做的事情,就加了陪客户喝酒的那场戏。

界面文娱:那个地方其实有一些喜剧色彩。 

吕行:对,包括兰芊翊跟他们在一起准备的时候,当时我们进了一段小剧场,进入了他们的脑洞世界,呈现了一段cosplay的东西,那个也是当时我提的建议。

图片来源:《平凡的荣耀》剧照

界面文娱:你会不会觉得这种喜剧感会冲淡这个剧本身的气质? 

吕行:还好吧,包括在做农业案时候有一段孙弈秋模仿余雯丽,林宇明模仿曲中辉的戏。其实在我们进入职场,大家相处一段时间之后,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会融洽,人情是会放松下来的,你看故事后面也不像开篇感觉那么压抑,那么紧张了。我觉得它实际上是取决于我们的主人公在这个剧当中所处的环境,他的心理变化带来了观众观感上的变化,以及由于人物的变化,从表现形式上也可以进行变化。

界面文娱:之前有采访过白敬亭,他说拍这个戏的过程中你教给他很多东西,你对于他来说就是吴恪之一样的存在,能讲讲他从刚进剧组到最后状态的转变吗?

吕行:小白这么说其实是谦虚了,因为我觉得一个演员跟一个角色之间本身也有缘分。我们杀青那天小白正好过24岁生日,在那个时间点上,小白作为一个非科班出身的演员,他也希望能够通过一部作品让观众了解到他是一个什么样的演员,这点其实是需要确认的,因为演员需要作品,这跟你本身的流量、话题这些其实都没有关系,一个作品一个角色摆在那,这是他作为演员能够立在这个行业里最重要的东西。

小白也希望去塑造一些有现实感的人物,所以在我们做这个戏的时候,聊的比较多的是他对于这个角色的理解,以及我对这个角色的理解。我觉得我可能更多时候像一面镜子,让他照着镜子,回想自己的生活,自己的经历,调动自己能够理解的这部分情感去演孙弈秋,同时在现场的时候,关于他所有表现出的这部分,我会跟他一起去分析。我们这个戏的出品方当时对我们的支持很大,我们的拍摄周期没有那么紧,所以可以不断调整,让他找到一个他最能够理解同时外人也能理解的方式,这点挺重要的。

界面文娱:你们整个拍摄周期是多长时间? 

吕行:我们A组拍了138天。

界面文娱:那还挺长的。

吕行:对,因为我们的戏太集中了,主线主要集中在他们四组那哥仨的身上了。后来还来了一个丁利波,四个人。

界面文娱:整个的都是实拍吗?

吕行:我们基本上是以实景拍摄为主,其实因为这个故事的核心场景就是在金宸的写字楼里,所以我们受日照、天气的影响还挺大的。有过两次拍到一半开始刮台风,下大雨,只能调整拍摄计划。

界面文娱:你在拍这个剧的过程中会觉得这种职场环境有一些压抑吗?

吕行:我在拍一些段落的时候会觉得压抑,而且这种压抑确实也是我们想要带给观众的,因为任何一个人进入到职场环境,都会在一开始有不适应的感觉,紧张、压抑、焦虑、然后他需要去适应这个职业环境和周边的人际关系,他需要进行自我调整。你加入任何一个组织机构,实际上都很像一个机器当中的一个零件,你只有匹配上了这个机器,你才能跟这个机器一同去工作,这是一个最基本的社会规则,所以这部分是我觉得压抑的点,其实我们也是有意识地把这个氛围给做足。

界面文娱:之前国内都没有什么特别成功的职场剧,你一开始希望这个剧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

吕行:我觉得这个问题主要是出在定位不准上,因为之前大伙说的那些职场剧的主类型并不是职场,而是一个爱情剧,虽然往往会以职场作为背景,实际上还是在职场当中讲了一个爱情故事,所以大家如果按照职场剧的标准去要求的话,或者是他们在营销上贴了一个职场剧的标签,那实际上就会受到很多质疑。对于我们而言,我们这个戏的主类型就是职场,故事的主场景放在办公室里,以他们日常在职场当中的生活作为故事的主线,职场当中的这几个人作为故事的主要人物去塑造。

界面文娱:虽然是以投资为背景,但是我觉得《平凡的荣耀》倒没有特别深入去讲这个行业,核心还是在讲职场人际关系一类东西。 

吕行:对,你写一个电视剧写到最后肯定核心要落在人物关系里。其实后来我在网上也会看评论,我发现即使我们用一些很浅显的方式去向观众讲述行业逻辑,希望大家理解,但是在某些点上人家其实也并不完全理解这个案件背后的逻辑到底是什么,所以我们会希望把这些案件更多的作用于人物关系,这样的话即使观众对这个案件看的没有那么的透彻,但是你会理解这件事对于这哥几个意味着什么,我觉得只要做好这一点,对于电视剧来讲就够了。

界面文娱:你们之前考虑过这一类相对来说比较纯粹的职场剧的受众可能会是什么样的?

吕行:我们觉得他会是那部分喜欢看国外的职场剧,但是在国内的作品里面又比较难找到这一类作品的观众。

界面文娱:那你们会觉得这个题材小众吗?

吕行:肯定不属于最大众化的那类作品,对此我们是有心理预期的。你想想看,在一线城市这些高楼大厦里朝九晚五的人,他们的喜怒哀乐到底能牵动全国多少观众的心呢?我其实对这件事也是抱有疑问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不服务于这部分人。我觉得一线城市的观众喜欢看的会多一点吧。

界面文娱:这个剧里面其实还是包含了很多这种话题的元素,包括像女性在职场中的遭遇嘛。

吕行:对,这个我觉得只能看个人对于它的理解了,包括观众有没有察觉到它的存在,观众对这个有没有感受,有没有表达欲。在有了表达欲并跟别人观点相左的时候,他们愿不愿意互相探讨,这是由观众作为主体去选择的,所以从我的角度来讲,不太知道应该如何以做出话题为目标来制作一个电视剧。

界面文娱:我觉得很奇怪,一方面大家都会去骂一些剧,觉得它们不够职场,但是另一方面这些剧又播得还挺好的。

吕行:对,这很正常啊,因为对于一部电视剧而言,观众是赞扬他还是骂他,其实并不在一个电视剧的出品方或者播出平台最主要的诉求里,只要大伙喜欢看,有了收视率,有了流量,也就获得了商业意义上的成功了,那么从这个角度来说,称赞它还是骂它,可能就显得没有那么重要吧。

界面文娱:那你们觉得重要吗?

吕行:我们主打的卖点就是真实职场人的喜怒哀乐嘛,所以我们对于观众觉得这部剧有没有真实感,有没有共鸣还挺看重的。

界面文娱:我看到你还在豆瓣上加入了这个剧的小组,根据你现在的观察,你觉得大家的反馈和你们之前的一些设计在哪些地方有比较大的出入? 

吕行:每天等网络更新完了以后,过个一两个小时,我会去看看大伙有啥说法,然后自己去琢磨琢磨。会有人觉得孙弈秋这个人很憋屈,说他为什么一直不反抗,一直说想要逆袭逆袭逆袭。从我的角度来讲,我很好奇,生活里到底有多少人面对着自己的领导的时候,直接就路见不平拔刀相向了?有多少人能在职场当中没干两天直接就逆袭上位了?我可能见到的比较少。

界面文娱:通过这一次的操作,你觉得怎么样在中国定义职场剧?

吕行:首先,故事发生的主场景肯定是要在一个职场环境里,是个公司也好,是个机关也好,既然是一个职场剧,那它就限定了你发生的主场景肯定是在一个职场的环境里,然后,故事主线人物关系肯定是要以在职场当中的这些人为主,其实守住了这两点以后,你会发现叙事的一些限定条件就已经被框的很严格了,剩下的就是要找一些关于这个职业背景下比较有典型性同时又能让观众好奇的案例。大概是这样。

界面文娱:之前国内有这种可以借鉴的剧吗?

吕行:电影版《杜拉拉升职记》,其实《潜伏》也是个很典型的职场剧,只不过是把职场和谍战结合到一起了,你看他办公室的戏就写得很有意思。

图片来源:《平凡的荣耀》微博

界面文娱:之前的《无证之罪》也好,现在的《平凡的荣耀》也好,你更愿意拍这种带有一些分众特性的剧吗?

吕行:当然,因为电视剧肯定是拍给某一类人群去看的,都会有一个目标群体,无非就是你的目标群体有多大的问题,你放到一个电视剧的制作过程当中,这个群体有多大实际上也是一个很模糊的概念,对吧?你说爱看职场剧的观众和爱看爱情剧的观众,范围到底有多大,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标准。只是说我们一想,拍一个爱情剧和偶像剧,就觉得可能是更大众化的产品。我当然愿意服务于特定的目标观众,因为这部分观众可能在看了几部剧以后又变成大众,就像今年爱奇艺的迷雾剧场,从2017年的《无证之罪》过去两三年了,当年的小众的观众现在变成了大众,就是这么来的。 

界面文娱:今年迷雾剧场的反馈还挺好的,在你看来跟市场培育有很大关系吗?

吕行:我觉得肯定有一定的关系。因为在《无证之罪》那个时候,做短剧集实际上是非常大的风险跟挑战,12集的规格,单集时长超过60分钟,甚至更长,在那时候这是很另类的产品。在市场推出了以后收到了一定的反馈,后面平台也愿意继续投入做这样的产品,创作者愿意进行这方面的创作,肯定在一些层面上会有帮助。当然也是因为人家后期的作品做的足够好,要不然在这条路也走不通。

界面文娱:那这部剧可能就是培养国内职场剧的源头了。

吕行:希望能够做成这样,你做有创新性的工作,一定是要冒巨大的风险,这是毫无疑问的,没有这种心理准备,压根就不要做。

界面文娱:那现在找你的很多都是类似于《平凡的荣耀》这种纯职场剧吗?

吕行:不一定,现在其实做类型叠加的剧会比较多,比方说职场加悬疑,职场加复仇,职场加励志,职场加情感,其实单一类型的剧越来越少了。

界面文娱:是原创为主吗?

吕行:原创跟小说改编的都有。

界面文娱:你是电影学院博士毕业的,之前拍悬疑短剧,大家会觉得短剧更接近于电影,后面拍的《平凡的荣耀》反倒更接近于传统意义上大家认知的电视剧了,你在这个事情上的考虑是什么呢?

吕行:因为我后面做的两部剧集都要在电视台播出,电视台的观众有自己的收视习惯,有一些人是以听为主的,可能一边做着家务,一边就把这个剧给看了。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你注定是要减弱视听语言的叙事功能,依靠台词的这部分就会更多,大家的感受就是会更像一个电视剧。我觉得这很正常。因为本来我拍的就是电视剧嘛,你说更像个电影,我也不觉得是在夸我,从我的主观角度来讲,我也没觉得电影比电视剧更好,因为我这些年一直在看各种各样的电视剧,反而进电影院的次数会越来越少,我感觉好看的剧越来越多,特别是欧美日韩的剧做的都很棒。你要让我列出来好看的剧,我能列出来太多了。

界面文娱:那你说几部推荐的吧。

吕行:《坡道上的家》,美剧里面的《风骚律师》、《傲骨之战》、《去他妈的世界》做的都很好,他们的剧集都做的很有创意。 

界面文娱:那你觉得国产剧要怎么样才能达到那个程度?

吕行:这就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了,因为它不单单是拍什么剧的问题,它也涉及到观众如何去培养、电视剧的监管审查机制如何跟时代之间同步调整,这实际上是创作者、观众和作品之间不断进行互动的一个过程。

那对于我而言,可能我们最开始做一些有探索性的电视剧,这一部分东西假如被市场接受了,后面有越来越多的人做,可能过两年就变成了一个主流的题材或者类型,然后我们就可以尝试着做其他的剧,然后你就会发现,我们国内的观众可选择的母语剧就越来越多了。前几年我们要看犯罪悬疑剧,你只能看国外的,比如《越狱》、《真探》、《冰血暴》,这两年你会发现国产剧里可选择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将来可能爱看职场剧的观众也会开始看国内的职场剧,然后慢慢地我们就把观众拉回国产剧了,我觉得这对于国产剧来说肯定是件好事,因为谁都更愿意看自己的母语剧。

界面文娱:现在国内电视剧市场可以说是在一个类型培育的阶段吗?

吕行:类型的选择跟培育,决定的主体其实还是市场和观众,所以我很难讲我们有没有培育到这个东西,只是我们做了一次尝试,然后把它放到市场上去经受观众的检验,后面其他的创作者依据观众的反馈和自我的诉求进行选择,相当于大家都多了一种选择的可能性,但是至于它将来是什么样的,这点其实很难讲。

界面文娱:你们一开始的时候会担心创新的风险吗?

吕行:我们的诉求不同,最后大家当然想做一个好的产品,但是对于出品方而言,创新最大的风险在于能够获得什么样的收益,而《平凡的荣耀》作为一个卖给网络平台和电视台的电视剧,只要从发行上来讲不存在风险,那么创新的风险其实约等于不存在了,唯一的谜底就是将来再推出给观众的时候,观众会反馈怎样的口碑,所以我们在这个问题上实际上没有那么纠结。

界面文娱:因为出品方剧酷本身是一个非常成熟的电视剧公司,所以并不会有太多创新方面的顾虑?

吕行:其实无论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你拍一部戏都要投入成本和消耗时间,将来再推向市场的时候,面对的压力跟阻力是相似的,但是可能作为一个成熟的公司,创新的勇气跟底气可能会更大一点。我觉得基本上就两类公司可能做创新题材会更普遍一点,要不然就是比较成熟的商业剧出品公司,要不然就是一个很新的团队,一个是独孤求败,一个是想一战成名,简单粗暴的理解就是这样。

界面文娱:您觉得现在网剧和电视剧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因为今年白玉兰奖也有视频网站出品的剧获奖。

吕行:网剧现在已经变成主流了,这点还挺好的,因为以前网剧实际上是一个并不大众化、并不主流的产品,主流之后一方面和传统电视剧之间的边界已经不像以前那么清晰了,另一方面,网剧现在制作的水准都很高,会更倾向于寻找独特性的故事,这点我觉得可能跟电视剧差别会稍微大一点,电视剧还是更强调大众趋势,要求服务最广泛观众,所以可能从产品定位和目标诉求上还是会有差别。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