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东航打头阵,国企混改再次吹响集结号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东航打头阵,国企混改再次吹响集结号

作为国企改革的重要一环,国企混改成为市场关注热点。借着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落地,国企混改声浪和力度热度达到一个新高点。

文|港股解码 李莹

编辑|彭尚京

国企混改一浪高过一浪。

《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已经下发,近日国资委对中央企业改革三年行动工作进行动员部署。

与此同时,在10月12日举办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务院国资委高层介绍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有关情况。

作为国企改革的重要一环,国企混改成为市场关注热点。借着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落地,国企混改声浪和力度热度达到一个新高点。

第一,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已经下发:混改依旧是热议重点

国企改革重要里程碑《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以下简称《行动方案》)已经下发,国企改革进程将进一步提速。

本次国企改革再上议程的大背景是,国家高层对国企改革作出一系列新的重要指示,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国企改革作出新的重大部署。

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

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是未来三年进一步落实国有企业改革“1+N”政策体系和顶层设计的具体施工图,有项目、有完成的时间节点,也可衡量、可考核。

也是对党的十八大以来各项国企改革重大举措的再深化。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央出台了国企改革“1+N”政策体系,为国企改革搭建“四梁八柱”。

《行动方案》聚焦八个方面的重点任务,其中之一就是积极稳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获得很高的关注度。

9月27日,全国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行动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上提出,国企民企要相互配合,推进兼并重组和战略性组合。市场认为此举将打破兼并重组和战略性整合国企与民企之间的界限。

对此,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表示,国资委从来没有在国企和民企的兼并重组和专业化整合方面设置界限。

国资委理所当然支持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兼并重组,也同样支持中央企业和中央企业之间兼并重组,支持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兼并重组。

只要兼并重组能够提升企业的竞争力,能够避免企业之间的无序竞争,能够比较好地提升产业的集中度,提升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同时,《行动方案》明确提出要通过推动国有企业的上市以及围绕上市进行的各种改革。

无独有偶,近日国务院对外印发《关于进一步提升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其中也明确指出鼓励混改试点企业上市,支持国有企业依托资本市场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

截至目前,各级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超过1000家,占A股市场的26%左右,市值大概占32%左右。

两个重磅方案都为国企混改指明方向,通过与各类所有制企业合作进行股权改革,以创新之效推动企业上市或分拆上市;上市公司体外优质资产继续注入上市公司;充分利用上市公司本身的并购重组功能,推进各方通过这样的平台去共同发展等。

翁杰明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它不是全部。不存在“一混就灵”,不能够“一刀切”,一窝蜂而上,而是要根据企业的实际,根据工作的成熟度,“一企一策”来加以推进。

第二,混改引入社会资本超1.5万亿,世界级龙头徐工混改成标杆

近年来,国企混改实现一系列重大进展。

据国资委统计,从2013年以来,中央企业推进的混改事项达到4000项,引进各类社会资本超过1.5万亿元;

按照统计口径,混改企业的户数已经超过中央企业法人单位的70%以上,上市公司已经成为混改的主要载体。统计数据表明,上市公司的总资产占到中央企业整体的68%,利润占到86%。

即使在新冠疫情“黑天鹅”突袭的2020年,世界经济发展面临各种不确定性,混改依然稳步推进,并得到众多战略投资者积极认购。

2020年前8个月,中央企业通过投资入股、并购重组、增资扩股等方式,依然引进超过1700亿元社会资本,同比增长28%。

一直以来国资委积极推动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成就了多个徐工集团、海康视威等几十个国企混改标杆。

作为2020年全国混改第一大单,9月22日,徐工机械(000425-CN)控股股东徐工有限通过股权转让和增资扩股的方式,合计引资约210.6亿元。

徐工有限是徐州市国资委管辖的二级企业,公司持有上市公司徐工机械38.11%股权。徐工机械是世界级起重机装备龙头,国内汽车起重机市占率为40%;国外,公司整体移动式起重机市占率稳居全球第一。

借助混改,徐工有限控股股东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徐工有限18.41%、8.59%、6.14%的股权分别转让给江苏国信、建信投资、交银投资。

徐工有限增资项目共引入12名战略投资者参与,投资总额达到147.9亿元,其中徐工金帆作为员工持股平台,向徐工有限投资8.685亿元,占比 2.72%。

徐工有限自2018年8月被纳入“双百行动”改革试点企业,用时2年完成混改落地,混改效率有目共睹。

混改后,公司也将在机制上做重大调整,在管理层面进行市场化重新选聘,在决策过程中,内部和市场化的战略投资者在未来的董事会席位中各占3席,能够保证相互制衡,使决策更加市场化。

此次混改靴子落地,长期将有利于公司优化资本结构,提高运营效率,使股权结构更加多元化,决策机制更加灵活高效。

如果说徐工混改是近三年装备制造业第一大单,那么东航混改预示国企混改正在有序探索电力、电信、军工、民航等重要领域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第三,东航310亿混改,拉开三年混改大幕

伴随着《行动方案》落地,国企混改再次掀起巨浪。

10月12日,东方航空公告,为贯彻党中央和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深化改革有关要求,公司控股股东东航集团引入国寿投资控股、上海久事集团、中国旅游集团及中国国新资管推进东航集团股权多元化改革。

上述四家企业分别增资110亿元、100 亿元、50亿元、50亿元,本次增资合计310亿元。

这意味着东航正式实施股权多元化改革。东航混改也成为《行动方案》审议通过后,央企集团层面股权多元化改革“首单”。

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航空业成重灾区,东方航空也受到很大冲击。2020 年上半年,公司客运收入为203.17亿元,同比下降62.03%,占公司航空运输收入的84.88%。

航空客运需求大幅萎缩,航班生产量大幅下降,导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7.20亿元,同比减少194.71亿元。

东方航空上半年业绩也跌入冰点:营业总收入约251.29亿元,同比下滑57.25%;归母净利润约-85.42亿元,同比下滑539.63%。

为储备现金过冬,公司资产负债表压力陡增。

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负债总额为2244.70 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973.18亿元,占负债总额43.35%;非流动负债为1271.52亿元,占负债总额的56.65%。

流动负债中,带息负债(短期银行借款、超短期融资券、一年内到期的长期银行借款、一年内到期的应付债券以及一年内到期的租赁负债)为698.66亿元,较 2019年末增加71.16%

借助混改现金增资,有助于缓解东航现金流压力,修复资产负债表,并为为后疫情时期东航的发展提供有力的资金保障。

本次东航集团混改很好诠释了国企混改中,中央企业和中央企业之间兼并重组。混改之后,东航集团将成为多元股东的央企集团。

此次参与东航混改的中国人寿资产,是混改活跃元素。此前其还参与过中国联通、中粮集团混改。在这些富有实战经验的混改“老将”参与下,国企混改也将效率、质量双管齐下,呈燎原之势。

在政策催化下,国企混改再次吹响集结号。但我们仍要认清,国企混改是起点而非终点。

混改之后,企业内部治理、组织架构调整、业务调整、并购等公司管理和经营层面的运作,是牵制各方股东重点所在。

另外,混改之后进行后续融资、并购、上市抑或拆分上市等资本层面的继续运作,也是混改一个重要价值延伸,成为股东们的大挑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中国东航

3.1k
  • 中国东航与上海临港新片区启动7大项目,总投资超220亿元
  • 香港证监会:东金香港因管理私募基金有缺失被谴责及罚款320万港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东航打头阵,国企混改再次吹响集结号

作为国企改革的重要一环,国企混改成为市场关注热点。借着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落地,国企混改声浪和力度热度达到一个新高点。

文|港股解码 李莹

编辑|彭尚京

国企混改一浪高过一浪。

《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已经下发,近日国资委对中央企业改革三年行动工作进行动员部署。

与此同时,在10月12日举办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国务院国资委高层介绍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推动国有企业改革发展有关情况。

作为国企改革的重要一环,国企混改成为市场关注热点。借着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落地,国企混改声浪和力度热度达到一个新高点。

第一,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已经下发:混改依旧是热议重点

国企改革重要里程碑《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方案(2020-2022年)》(以下简称《行动方案》)已经下发,国企改革进程将进一步提速。

本次国企改革再上议程的大背景是,国家高层对国企改革作出一系列新的重要指示,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国企改革作出新的重大部署。

基于两个方面的考虑,党中央、国务院决定实施国企改革三年行动。

国企改革三年行动是未来三年进一步落实国有企业改革“1+N”政策体系和顶层设计的具体施工图,有项目、有完成的时间节点,也可衡量、可考核。

也是对党的十八大以来各项国企改革重大举措的再深化。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央出台了国企改革“1+N”政策体系,为国企改革搭建“四梁八柱”。

《行动方案》聚焦八个方面的重点任务,其中之一就是积极稳妥推进混合所有制改革,获得很高的关注度。

9月27日,全国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行动动员部署电视电话会议上提出,国企民企要相互配合,推进兼并重组和战略性组合。市场认为此举将打破兼并重组和战略性整合国企与民企之间的界限。

对此,国务院国资委副主任翁杰明表示,国资委从来没有在国企和民企的兼并重组和专业化整合方面设置界限。

国资委理所当然支持国有企业和民营企业兼并重组,也同样支持中央企业和中央企业之间兼并重组,支持中央企业和地方国有企业兼并重组。

只要兼并重组能够提升企业的竞争力,能够避免企业之间的无序竞争,能够比较好地提升产业的集中度,提升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同时,《行动方案》明确提出要通过推动国有企业的上市以及围绕上市进行的各种改革。

无独有偶,近日国务院对外印发《关于进一步提升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其中也明确指出鼓励混改试点企业上市,支持国有企业依托资本市场开展混合所有制改革。

截至目前,各级国有控股的上市公司超过1000家,占A股市场的26%左右,市值大概占32%左右。

两个重磅方案都为国企混改指明方向,通过与各类所有制企业合作进行股权改革,以创新之效推动企业上市或分拆上市;上市公司体外优质资产继续注入上市公司;充分利用上市公司本身的并购重组功能,推进各方通过这样的平台去共同发展等。

翁杰明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是国有企业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它不是全部。不存在“一混就灵”,不能够“一刀切”,一窝蜂而上,而是要根据企业的实际,根据工作的成熟度,“一企一策”来加以推进。

第二,混改引入社会资本超1.5万亿,世界级龙头徐工混改成标杆

近年来,国企混改实现一系列重大进展。

据国资委统计,从2013年以来,中央企业推进的混改事项达到4000项,引进各类社会资本超过1.5万亿元;

按照统计口径,混改企业的户数已经超过中央企业法人单位的70%以上,上市公司已经成为混改的主要载体。统计数据表明,上市公司的总资产占到中央企业整体的68%,利润占到86%。

即使在新冠疫情“黑天鹅”突袭的2020年,世界经济发展面临各种不确定性,混改依然稳步推进,并得到众多战略投资者积极认购。

2020年前8个月,中央企业通过投资入股、并购重组、增资扩股等方式,依然引进超过1700亿元社会资本,同比增长28%。

一直以来国资委积极推动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成就了多个徐工集团、海康视威等几十个国企混改标杆。

作为2020年全国混改第一大单,9月22日,徐工机械(000425-CN)控股股东徐工有限通过股权转让和增资扩股的方式,合计引资约210.6亿元。

徐工有限是徐州市国资委管辖的二级企业,公司持有上市公司徐工机械38.11%股权。徐工机械是世界级起重机装备龙头,国内汽车起重机市占率为40%;国外,公司整体移动式起重机市占率稳居全球第一。

借助混改,徐工有限控股股东徐州工程机械集团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徐工有限18.41%、8.59%、6.14%的股权分别转让给江苏国信、建信投资、交银投资。

徐工有限增资项目共引入12名战略投资者参与,投资总额达到147.9亿元,其中徐工金帆作为员工持股平台,向徐工有限投资8.685亿元,占比 2.72%。

徐工有限自2018年8月被纳入“双百行动”改革试点企业,用时2年完成混改落地,混改效率有目共睹。

混改后,公司也将在机制上做重大调整,在管理层面进行市场化重新选聘,在决策过程中,内部和市场化的战略投资者在未来的董事会席位中各占3席,能够保证相互制衡,使决策更加市场化。

此次混改靴子落地,长期将有利于公司优化资本结构,提高运营效率,使股权结构更加多元化,决策机制更加灵活高效。

如果说徐工混改是近三年装备制造业第一大单,那么东航混改预示国企混改正在有序探索电力、电信、军工、民航等重要领域的混合所有制改革。

第三,东航310亿混改,拉开三年混改大幕

伴随着《行动方案》落地,国企混改再次掀起巨浪。

10月12日,东方航空公告,为贯彻党中央和国务院关于国有企业深化改革有关要求,公司控股股东东航集团引入国寿投资控股、上海久事集团、中国旅游集团及中国国新资管推进东航集团股权多元化改革。

上述四家企业分别增资110亿元、100 亿元、50亿元、50亿元,本次增资合计310亿元。

这意味着东航正式实施股权多元化改革。东航混改也成为《行动方案》审议通过后,央企集团层面股权多元化改革“首单”。

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航空业成重灾区,东方航空也受到很大冲击。2020 年上半年,公司客运收入为203.17亿元,同比下降62.03%,占公司航空运输收入的84.88%。

航空客运需求大幅萎缩,航班生产量大幅下降,导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67.20亿元,同比减少194.71亿元。

东方航空上半年业绩也跌入冰点:营业总收入约251.29亿元,同比下滑57.25%;归母净利润约-85.42亿元,同比下滑539.63%。

为储备现金过冬,公司资产负债表压力陡增。

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负债总额为2244.70 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为973.18亿元,占负债总额43.35%;非流动负债为1271.52亿元,占负债总额的56.65%。

流动负债中,带息负债(短期银行借款、超短期融资券、一年内到期的长期银行借款、一年内到期的应付债券以及一年内到期的租赁负债)为698.66亿元,较 2019年末增加71.16%

借助混改现金增资,有助于缓解东航现金流压力,修复资产负债表,并为为后疫情时期东航的发展提供有力的资金保障。

本次东航集团混改很好诠释了国企混改中,中央企业和中央企业之间兼并重组。混改之后,东航集团将成为多元股东的央企集团。

此次参与东航混改的中国人寿资产,是混改活跃元素。此前其还参与过中国联通、中粮集团混改。在这些富有实战经验的混改“老将”参与下,国企混改也将效率、质量双管齐下,呈燎原之势。

在政策催化下,国企混改再次吹响集结号。但我们仍要认清,国企混改是起点而非终点。

混改之后,企业内部治理、组织架构调整、业务调整、并购等公司管理和经营层面的运作,是牵制各方股东重点所在。

另外,混改之后进行后续融资、并购、上市抑或拆分上市等资本层面的继续运作,也是混改一个重要价值延伸,成为股东们的大挑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