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智能时代新闻传播教育将走向何方?30位新传学院院长齐聚云端探讨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智能时代新闻传播教育将走向何方?30位新传学院院长齐聚云端探讨

智能时代的新闻传播教育发生了哪些变化?如何培养新闻传播人才?

图片来源:图虫

10月24日,由上海交通大学媒体与传播学院与国际传播学会(ICA)共同主办的2020新媒体国际论坛在上海交通大学开幕。

在全球新冠疫情蔓延的背景下,本届论坛以“在线会场 + 线下会场”联动的方式进行,包括ICA前主席、澳大利亚昆士兰科技大学Terry Flew教授,ICA 候任主席、美国西北大学Noshir Contractor教授,ICA前主席、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Ang Peng Hwa教授,ICA前主席、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帕Patrice Buzzanell教授和ICA现任主席、阿姆斯特丹大学Claes De Vreese教授在内的海内外专家学者、以及国内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和业界嘉宾及新闻学子1500多人共聚云端,分享观点。

论坛特设“院长论坛”,来自中国传媒大学、上海交通大学等近30家新闻传播学院的院长、所长齐聚一堂,共同研讨智能时代新闻传播教育创新。上海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严三九、重庆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董天策主持“院长论坛”。

智能时代的新闻传播教育发生了哪些变化?

上海外国语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郭可发表了题为《融媒体背景下国际新闻教学模式思考》的主题演讲。他以“‘多语种+国际新闻’特色班”与“上外-松江全球传播实训基地”的建设为背景,分享了上海外国语大学在国际新闻学科建设的做法与成果。通过跨学科融合,推进合作共赢,国际新闻学科教育的品质有了较大提升,借助学院搭建的媒体平台进行实战,学生学习兴趣亦有显著加强,证明了实战在新闻教育中的必要性,只有强化实战才能孵化和培养优秀人才。

同济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院长李麟学就全媒体视野下传播学教育分享了同济大学基于马新观研究、城市传播、智能传播三大前沿方向的学科建设理念,希望在“能说、能写、能做”三个层面,打破原有学科边界,推动全媒体时代下学科协同发展。

李麟学同时指出全媒体时代的技术应用改变了传统的信息生产方式,给媒介变革带来新的思考,习总书记提出的“四全媒体”概念也在实践层面对媒体提出了新的要求。因此,新闻传播学科建设应当关注主流意识形态,媒介场景变化、智能技术前沿三个方面。

西南交通大学人文学院院长石磊从当下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新发展格局谈起,认为消费具有重大作用,今年的新冠疫情推动了线上消费、媒介消费的新形态的形成。如今消费在媒体的助推下不仅仅只是物质消费,更是意义与快感的消费,出现了新技术、新消费、新场景、新体验的新特点,但同时也出现了消费陷阱等负面问题。在此挑战下,石磊教授指出要从预防接种式和超越保护主义两方面加强媒介素养教育。

上海体育学院传媒与艺术学院院长杜友君指出,在上海积极打造“电竞之都”的背景下,学院结合自身在体育传播的优势,开创“电竞解说”的专业方向,为学生拓展新的就业渠道。同时,学院也积极与企业共同打造新媒体平台,致力于体育传播和纪录片制作,开创与体育项目相关的网络课程。

南昌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陈信凌指出,当下媒体发展中大破大立,地市一级媒体跨部门体系重组,以及广电和报业频频整合的现象。由于市场诱导和政策的高位推动,业界聚焦移动终端,短视频一马当先,在此大环境下,陈信凌指出,当代新闻教育可以从介入变局、融入媒体、追踪前沿三个层面出发,把握主动权,并介绍了南昌大学在上述三个层面的实践平台即江西省融媒体发展中心及江西媒体融合发展研究中心。

上海交通大学中国城市治理研究院副院长、文化创新与青年发展研究院首席专家徐剑认为,高校智库性质不同于政府、社科院的智囊型智库,高校智库更应成为思想库,以独立的见解为民众发声。同时,徐剑以城市治理研究院对疫情期间各类问题的研究为例,分享了在多年智库研究中的心得体会,提出高校智库在实际研究与应用中应当发挥多学科交叉人才优势。

暨南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院长汤景泰展示了暨南大学探索建设数据中台的成果,通过培养学生计算思维与数据驱动技术能力,结合业务价值和技术价值,将多元异构数据平台、云协作平台、网络调查平台、教学实验平台四个平台进行整合,帮助学生学习可视化操作和进行自主研究,提出未来共同协作推进科研创新的愿景。

目前数据新闻教育的现状与经验探索如何?

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苏宏元结合国内外的调查机构数据展示了数据新闻课程的发展历程,面对目前高校数据新闻教育在课程体系和师资力量的核心难点,认为高校应共同积极拥抱技术变革,探索数据新闻教育的新路径和新方法。

安徽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姜红提出,受到第三次技术革命的影响,新闻学在数字化时代已然发生了转向,新闻教育观念也随之发生变化。具体而言,新闻学在行动者、用户、媒介、新闻、新闻生产、内容等多个概念上都进行了重建,以适应数字化与新闻学之间立体化矩阵的关系。

上海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所长徐清泉将媒体分为三个层级,分别阐释其优势和劣势。首先,在媒体深度融合方面,地方主流媒体转型难度最大,并提出应推进最接地气的“新闻+”战略,媒体深度融合的突破口在机制再造。此外,他发现目前的全媒体传播体系建设局限在体制内,没有真正覆盖到社会上的媒体化平台,因此他呼吁全媒体体系建设应跳出圈外,拓宽视野。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学院院长隋岩强调,当下传播总体趋势实际上未变,仍是用传播的时间征服传播的空间,但会被智能媒体推演得更强烈。智能媒体让传播主体极端且多元化,加快传播时效和扩大信息跨越空间,导致学科空间不断被压缩。因此,他认为应和其他学科进行交叉,拓宽研究领域,同时也需警惕随之而来的学科自我迷失问题。

如何培养新闻传播人才?

上海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院长严三九从五个方面探讨了如何构建卓越的新闻传播人才培养体系:一是以智能媒体为主导,用“新闻+智能技术+艺术”的方式来构建教学人才培养体系;二是推进打造智能媒体实验中心;三是加强师资队伍的建设;四是加强第二课堂的教育教学;五是深化对智能媒体的学术研究。此外,严教授指出应该用科研反哺教学,强化新闻传播人才培养体系,并表达了一同探索和推进智能媒体人才培养的愿景。

宁夏大学新闻传播学院院长李世举以宁夏大学人才培养的三个阶段为例,介绍了宁夏大学的典型经验:与传统媒体时代不同的培养方案;增设的实践环节和联合培养;用媒体标准进行的教学设计。针对西部地区媒体资源不丰富但需求旺盛的现实情况,李院长强调了强基础,补短板,明确定位,错位发展,部校共建的多重人才培养对策。

智能传播时代的新闻传播教育如何从本科抓起?华东师范大学传播学院院长吕新雨在的演讲中从基本情况、师资力量、培养方案与条件保障几方面,介绍了今年开展的新闻学专业联合数据科学与大数据技术专业双学士学位人才培养项目。她表示,要培养主动适应信息社会深刻发展和媒体融合深度发展趋势的全媒化复合型新闻传播人才,探索“新文科”发展、文工交叉的新模式。

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副院长陶建杰教授分享了在新媒体时代人才培养的教学改革:一是在培养体系方面,基于培养融媒体时代公共传播人才的定位,全方位调整培养体系和修订培养方案;二是在教师建设方面,不断引进新教师,提升教师的实务素养;三是在课程方面,开设实践课程,扶持特色课程,开展MOOC线上课程等来提升人才培养质量。

华东政法大学传播学院院长范玉吉谈及智能传播背景下的法治传播教育,从传播渠道、内容、受众的三个方面论述了法制传播的现实困境。他认为要形成法治传播教育的基本格局,需要在人才培养基本构成和课程结构的基础之上,推进人才培养实践实训平台的建设,以达到建设优质法制传播教育的目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