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上市三天连遭暴击!厦门银行经营状况并不亮眼,核心基础公司银行收入占比持续下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上市三天连遭暴击!厦门银行经营状况并不亮眼,核心基础公司银行收入占比持续下降

跨区经营能力弱。

文|全球财说  王莉

作为2020年首家实现在A股上市的银行,厦门银行为能实现IPO的幸福感还没持续多久就遭连续暴击。

上市第一天未能成功封板,成为首支上市首日即开板的城商行,这还不是最糟的,第二天更是直接封在跌停板,当然那天的大背景是银行股集体飘绿,第三天没有迎来改善,厦门银行直接低开,以7.7元开盘,以7.79元收盘。

其发行价是多少?信息显示,此次厦门银行发行价6.71元、募资17.7亿元。厦门银行的表现以及银行股整体低迷,给还在排队上市的银行笼罩了一层不安。

上市遭冷遇的背后,也一定程度反映出该行的经营状况未获投资者看好。

公司银行业务收入占比持续下降

厦门银行成立于1996年,由厦门财政局及新老股东集合全市14家城市信用社及市联社创办,最初名为厦门城市合作银行,1998年更名厦门商业银行。2008年引入富邦银行(香港)、佛山照明、江苏舜天、宝安投资及厦门森宝集团后,再次更名为厦门银行。截至2019年底,厦门银行第一大股东为厦门财政局,持股20.21%;富邦金控持股19.95%为第二大股东。

其中富邦金控是台湾企业,厦门银行是国内并不多见的有台资股东的银行,其行长洪主民就是一位台湾人。

不过,厦门银行经营表现在国内城商行中不属于拔尖。其净利润在其招股书的报告期内虽然实现了连续增长,但其营业利润及利润总额却有反复,2019年度出现下降。

数据显示,2017-2019年其营业利润分别为15.47亿元、18.12亿元和17.43亿元。

再进一步看,该行利息净收入近几年都在下降,2017-2019年分别为42.25亿元、41.57亿元和33.83亿元。对此该行的解释为,2017年面对利率市场化宏观大环境,净息差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但由于生息资产规模始终平稳上升,使得该行利息净收入增幅依旧较快。而2018年,由于该行生息资产规模总体保持平稳,所以利息净收入略有下降。2019年,又受新金融工具准则影响,交易性金融资产获得的票息收入不再计入利息收入,该行利息净收入亦有所下降。

从收入结构看,厦门银行公司银行业务收入在营业收入中的占比持续下降,2017年、2018年、2019年、2020年1-6月,其公司银行业务收入在营收中的比重分别为78.24%、71.64%、61.32%和51.45%,即在报告期内,占比从近8成一直退到约5成,下降明显。

是转型到了零售吗?只能说有所转向,报告期内,个人银行业务收入在营收中占比的确在上升,不过其势头比不过资金业务收入。个人银行业务在营业收入中的比重从2017到今年上半年,分别为4.17%、6.4%、19.74%和21.42%。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在其个贷发放结构中,其个人住房贷款占比最高,2020年6月30日,在个人贷款中占比高达52.27%。在个体工商业也相对发达的福建地区,其个人经营贷款、消费贷等发展的确有些滞后。

而资金业务收入在营收中比重平均水平要超过个人银行业务,报告期内,资金业务收入在营收中的比重分别为23.48%、32.26%、29.3%和49.09%。根据该行介绍,其资金业务范围主要包括资金交易业务、债权投资交易业务、衍生品交易业务、同业业务、票据业务、资产管理业务等。

跨区经营能力弱

仅从不良贷款率来看,似乎厦门银行资产质量不算差。

报告期内其不良贷款率是在不断降低的过程中,从2017年的1.45%降到了2020年上半年的1.12%。

不过资产质量要从多个指标来看。

今年上半年厦门银行逾期贷款超过去年末,中长期逾期增长明显。今年6月末,该行逾期贷款余额为14.25亿元,去年末其逾期贷款为11.38亿元。《全球财说》分析发现,除了逾期3个月至1年微降,其余各期限逾期贷款均在增长,且逾期3个月至1年贷款在下个财报季中增长的风险在加大。分析发现,该行逾期3个月以内贷款同比增长12.34%,,逾期1至3年的贷款同比增长56.69%,逾期3年以上的贷款同比增长32.99%。

中长期逾期贷款的增长加大了坏账风险。

对此的应对措施自然是加大贷款减值损失准备的计提,这是当前内资银行业都在做的事儿,厦门银行也不例外,在报告期内该行的贷款减值损失准备是在逐年增加的,2017年到2020年6月末分别为17.17亿元、23.61亿元、35.02亿元和45.05亿元。相对应期间的拨备覆盖率也在提升,分别为195.39%、212.83%、274.58%和322.5%。

在逾期贷款增加的同时,该行的展期贷款近两年也偏高。2019年末和今年上半年的展期贷款均在3.5亿的水平,而在2018年该行展期贷款为1.8亿元。

《全球财说》发现,该行目前的跨区经营能力还比较弱。根据该行介绍,其目前业务覆盖在福建和重庆两个地区,其在重庆开设了分行。报告期内重庆分行的不良贷款率持续偏高,远高于其在福建地区水平,2017到2020年6月末重庆地区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5.04%、7.63%、4.48%和4.48%。

对此厦门银行有三点解释,其一是该行重庆地区部分客户位于距离重庆主城区较远的区县,为该行日常沟通和贷后管理增加了难度;其二是受宏观经济下行,产业结构调整的影响,重庆分行部分企业贷款出现无法偿还的情形,该类贷款抵押物多为厂房、商业用房,处置变现难度大;其三部分企业涉及多家债权机构,司法程序复杂、诉讼时间长,不良贷款的收回进展较慢。

这三个理由咋看起来挺有道理,但如果细推敲,会发现这几个理由其实并不能解释为什么重庆地区不良高发。先看第一条,“客户位于距离主城区较远的区县”,请问谁家银行没有地处偏远的客户?第二条理由更弱了,全国各地的企业都在受宏观经济下行、产业结构调整的影响。第三条理由如果不写明是哪家客户、具体复杂到什么程度,这条情况不仅仅存在于重庆地区、厦门银行,更是广泛存在于多类不限于银行的金融机构。

理由不经推敲的话,只能先将质疑安放到银行的跨区经营管理能力上。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该行业务中房地产比重不低,在各行业贷款投放中,房地产业投放排在第三位,在其前十大客户中有4席之地都涉及房地产业。同时该行股权被质押的股东中也多数都为房地产股东。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