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助贷平台牵手互联网银行:分润模式为主,不习惯资方太强势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助贷平台牵手互联网银行:分润模式为主,不习惯资方太强势

公司今年的大方向和战略准备,是与多家互联网银行开展助贷业务。

文|消金界  

就职于一家金融科技平台的张紫荆,最近有一个困惑。他所在的公司,刚刚和一家互联网银行达成合作。

以前习惯了和城商行、农商行还有持牌消金公司对接,和互联网银行的合作,他有些不适应。

一方面是资金价格原因,另一方面,坐拥流量优势和科技实力的互联网银行,通常是更加主动和强势的一方,金融科技平台更多只能采取“分润模式”合作。

“这不就是卖客户嘛。” 张紫荆感叹道。

另一家平台资金对接部门的李凯亮也有同感。当合作方突然升级到互联网银行这样的“空军部门”,资金对接工作也变得复杂,主要原因在于,互联网银行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开放。

当下,越来越多的金融科技平台选择和互联网银行合作。

一方面,这是顺应监管大趋势。中国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8月份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鼓励商业银行、政策性银行等金融机构加强与互联网银行合作,让政策性银行为互联网银行提供更多转贷款资金,惠及更多小微企业。

另一方面,缺乏线下物理网点、纯靠线上的互联网银行由于没有异地展业限制,相比传统城商行、农商行来说,业务自由度会更高一些。

据一位接近宜信人士透露,公司今年的大方向和战略准备,是与多家互联网银行开展助贷业务。

此外,今年8月,用友网络宣布与新网银行达成战略合作关系,双方将在“金融服务”、“企业云服务”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

与外界如火如荼传出的“xx平台又与互联网银行达成合作”新闻不同,当金融科技平台和互联网银行产生实质性接触后,却发现落地合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多围绕大股东

李凯亮感觉合作不适,主要在于他高估了互联网银行的开放性。

“都说互联网银行开放程度高,接触几轮下来,在我看来,很多互联网银行只为他们体系内的玩家服务。” 李凯亮表示。

李凯亮指的是互联网银行背后的大股东及其生态。

比如背靠阿里的网商银行,主要服务于阿里生态内的商家,为其提供网商贷款,以及面向农村市场的“旺农贷”。

而网商银行的两款供应链金融产品,自保理和回款宝,也主要是为了让阿里体系内供应商和采购商在具体业务操作中资金快速回流。

可对采购商应收账款实现快速回款服务的金融产品“回款宝”,阿里在官方简介中明确说明,“产品当前仅定向开放,只有当采购商为网商银行合作企业,才可联系该采购商沟通提前回款需求。”

在对外合作层面微众银行虽然“也很谨慎”,但与网商银行相比还是要开放许多。微众银行更多选取和有着具体优质场景的资产方合作。

今年下半年微众银行与顺丰合作推出“神骑卡”, 主要面向顺丰骑手,为骑手提供2000元支付备用金。

此外,微众银行还分别进军车分期和租房分期等领域,分别合作了自如公寓、蛋壳公寓以及优信、灿谷等企业。

业内人士认为,对微众银行而言,与具体场景方的合作有利于其获客,针对这部分人群放贷信用风险也较低。

“微众银行对合作方的场景要求很高,像我们这种没有场景依托的资产很难入他们眼。” 李凯亮说道。

由中信银行与百度公司联合筹建的百信银行,定位是直销银行,不过也是独立法人形式,和互联网银行越来越像。

其虽然号称建立了“AIBank Inside”开放银行平台系统,并成为央行首批6个“金融科技监管沙盒”创新试点之一。且作为金融开放的统一入口和基础设施,通过AIBank Inside系统,开放了1500+支API接口,对接了百度、小米、爱奇艺等80多家平台。

但据李凯亮看来,2017年底才正式开业的百信银行,目前还正处于“试水温”阶段,合作场景方也多为其股东资产,比如百度和爱奇艺。

至于另一家互联网银行巨头新网银行,在诸多业内人士看来,“自踩雷车贷后,在对外合作层面的广度和深度上,降了几个量级。”

据美利车金融招股书,截至2019年6月30日,其资金合作方新网银行在内的7家金融机构,促成的融资交易总额为91亿元,其中99.9%由上述金融机构提供资金。

美利车金融曾在招股书中特别指出,“新希望旗下新网银行是美利车金融重要的融资合作伙伴。”

“在我看来,反倒是一些没有大股东限制的互联网银行更容易合作,比如亿联银行等。” 李凯亮说道。

“像接受专家检验”

在张紫荆看来,和互联网银行合作有着另一番感受。

据他介绍,没有线下网点的限制、互联网银行展业自由度确实更高,但吸储成本也随之水涨船高、导致资金成本增加,“通常要比一般城商行高出0.5-1个点左右”。

“说白了,因为成本原因,互联网银行资金在我这边并不能排到优先级,我们还是希望和更多的城商行达成合作。” 张紫荆说道。

此外,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互联网银行强劲的金融科技实力,反倒让金融科技平台和其合作时,感到了“些许不适”。

“之前和农商行、城商行合作时,我们觉得资产质量只要差不多的就推过去了,也能跑、也会盈利,只是效果一般罢了。”其中一位业内人士说道。

但和互联网银行合作时,资产质量有点像“接受专家评测”,畏首畏尾、掣肘很多。必须得足够高质量的资产才能经过互联网银行风控的检验。

“确实会有一些不适感。”这是很多金融科技公司资金部门从业者共同的感受。

此外,由于互联网银行金融科技风控能力强,就不要求合作方兜底,所以很多合作方在和互联网银行合作时,不得已只能采用“分润模式”。

某种意义上,这相当于卖客户了。张紫荆认为。

而之前和城商行、农商行合作时,资金发要求助贷平台兜底,既然是平台方兜底,自然对资金方的通过率有要求,且后者就不要做太多风控了(虽然监管要求资金方必须掌握自己的核心风控能力)。

而与金融科技能力更强的互联网银行合作,助贷方、资产方的更多感受是,“主动权在人家那里”。

做大规模

虽然现阶段,金融科技公司和互联网银行合作还没有达到一个爆发式的量级,但在国家政策、银保监人士多次呼吁下,近年来互联网银行已在逐步开拓与更多外部资产方的合作。

比如新网银行就曾与蚂蚁借呗、来分期、优信等达成过合作关系,成为信贷合作模式中的资金供应方。

2019年5月8日, 51信用卡与百信银行宣布达成全面战略合作关系。双方将在消费金融、信用支付、存管托管、金融科技等多业务领域展开合作。

今年9月16日中国农业发展银行(以下简称“农发行”)已与网商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将在现有转贷款、小微直贷等业务合作的基础上,扩大规模和领域,围绕农村金融、产业金融、联合风控、金融科技等领域合作,进一步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更早之前的5月份,新网银行和工商银行上线“e商助梦贷”这一联合贷款产品,申请入口在工银e生活APP首页。

可以看到,接入更多合作方后,互联网银行的营业收入、资产总量都有相应提高。

资料来源:微众银行2019年财报

从微众银行和新网银行财报可看出,两家公司2019年总资产、营业收入、净利润、净息差等关键指标,相较2018、2017年同比均有所提高。

此外,从红旗连锁(002697.SZ)近日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来看,截至三季度末,新网银行2020年累计实现净利润5.38亿元,三季度净利润较二季度环比上涨32%。

其中前三季度,新网银行小微贷款增速超过50%。不过,不得不注意的是,引入更多合作平台后,互联网银行需要注意不良率增高风险。

总的来说,虽然以金融科技平台为首的资产方,在和互联网银行合作时,还有着诸多“不适感”,大家都在努力适应。

“和互联网银行合作肯定是趋势,他们的风控要求高,长期来看还是一件好事。” 张紫荆说道。

*文中张紫荆和李凯亮均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