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专访|卫生巾互助盒发起人梁钰:我们谈论卫生巾,就像哈利波特说出伏地魔的名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专访|卫生巾互助盒发起人梁钰:我们谈论卫生巾,就像哈利波特说出伏地魔的名字

梁钰指出,卫生巾互助盒活动的开展,不仅是女性集体发声去克服月经羞耻,增强女性的自信,也让大众在公开讨论卫生巾的过程中,消解了对于卫生巾的敏感。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赵兰溪

编辑 | 刘素楠

近日,“卫生巾互助盒”计划登上了微博热搜。

2020年10月14日,博主@梁钰stacey在微博分享了一位中学女教师给她的留言,该名女教师在教室里做了卫生巾互助盒,方便忘带卫生巾的女生使用。

卫生巾互助盒的想法一经提出就得到了华东政法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等高校女生的响应,她们在经过校方许可之后于女洗手间设立卫生巾互助盒。截至10月29日,共有来自206所高校的学生自发参与其中。

短短十几天的时间,卫生巾互助盒从最初一个简单朴素的小纸盒,发展为具备带壳塑料盒、防潮袋、说明标签的卫生设施,甚至还有高校制作了卫生巾自动售卖机。

这个活动再次将卫生巾议题带入舆论漩涡。有网友认为这是女权主义在作秀,也有人质疑将卫生巾互助盒放在厕所外是否真的能改善月经羞耻文化。

关于卫生巾互助盒及其背后的月经羞耻、女性权益,界面新闻对该活动发起人梁钰进行了专访。

她认为,卫生巾互助盒活动的开展,不仅是女性集体发声去克服月经羞耻,也让大众在公开讨论卫生巾的过程中,消解了对于卫生巾的敏感。

这并非梁钰第一次发起与卫生巾相关的活动。今年2月疫情暴发时,梁钰发现援鄂医疗队女性缺乏卫生巾,率先在微博上发起了“姐妹战疫安心行动”,为援助湖北医护人员募捐了一百多万份生理期用品。之后,她又与灵山慈善基金会“予她同行”基金发起了“月经安心行动”,为经济欠发达地区的女孩免费提供卫生巾以及生理卫生教育。

“哈利波特为了破除大家对伏地魔的恐惧,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说出了伏地魔的名字,这和我们现在谈论卫生巾是一样的道理。”梁钰说。

在她看来,这些与女性息息相关的事并非小事。“我们应该反思的是,为什么伴随女性大半生的事,会被社会认为是细枝末节的小事?”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采访实录。

梁钰。受访者供图

界面新闻:最早你在10月14号发微博的时候,是否考虑过卫生巾互助活动会受到这么多关注?截止目前,高校的响应情况如何?

梁钰:当初完全没有想到卫生巾互助盒的想法会被推广开来。 截止到10月29日21点,一共有206所高校的学生参与。每天收到的私信太多了,数不清。

界面新闻:在你看来,这个活动为什么会受到这么广泛的关注,并且扩散到了这么多高校?

梁钰:我觉得是因为它是一个很好的事情。每一个女生都经历过突然来月经的窘迫感,也应该都经历过给别人送卫生巾这件事情,所以我觉得女生很能体会卫生巾互助的意义,我也相信很多女生都是很愿意去帮助女生,再加上这个事情也不是很难执行,所以能这么快就响应起来。

界面新闻:这次行动改变了你对女生的刻板印象?

梁钰:我们刚开始在做卫生巾互助行动的时候,没有联系任何高校,跟高校的学生也没有任何私人联系。

我很担心她们做不起来。一个关系很好的性别研究学者跟我说,要相信她们,相信女孩的能动力和创造力。

后来我发现她们真的很厉害。她们不断完善盒子的材质,还安排志愿者轮班、清洁,制作了中英文的使用公约。

有一个女生我印象特别深刻,她在我微博下问这事怎么跟学校讲,结果过了两个小时之后,她就在我的评论区讲了一下她怎么跑这个事情的。她在两小时之内跑遍了学校各个部门,弄清了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做。我当时很震惊,觉得这女孩不错。

一开始我会担忧,但是到后来她们都做得很好,也让我对女性的信心更强了一些。

界面新闻:在这场活动里面,你不仅是单纯的提出了设想,后续也一直在跟进和关注,而且为执行层面的女生提供参考方案、物料支持,也利用自己在微博上的影响力扩大关注度。在这些行动中,你具体做了哪些工作呢?

梁钰:我们其实就只是为她们提供海报、一个信息平台。女生们分享她们的经验,我们可以帮她们转发出来,或者帮助大家对接。然后我们做了一个卫生巾互助地图。我们没做什么,就只是帮忙宣传。

图源:@予她同行_Standbyher

界面新闻:在这一次的卫生巾互助行动中,就你知道的高校而言,大部分采取了什么样的态度?

梁钰:有的学校很支持,还会批资金给学生,老师也会帮她们完善策划书,提供各种意见。但是,也有学校会把学生投放的盒子扔掉。

界面新闻:网友也提出了一些质疑,比如有人不认为女性月经是羞耻的,觉得说这是女权主义在故意竖一个靶子打,对此你怎么看?

梁钰:中国第一位斯坦尼康女摄影师在采访中就说过,摄影界以及导演界会因为女性月经而排斥她们进入该职场,认为女性如果会来月经,会给镜头带来不洁不吉利,甚至让整个拍摄周期都会不吉利。

我觉得大家要思考一下,难道真的不存在卫生巾羞耻吗?若果真如此,那么请各个单位不要再以月经为由排斥女性进入职场。

界面新闻:也有网友提出,仅仅是将卫生巾盒放在厕所外面,真的能够解决月经羞耻问题吗?

梁钰:我也不支持把盒子放在卫生间外面,这样不卫生也不够安全。但是我也不去干涉女生们做卫生巾互助的形式,我希望让她们自由发展。如果需要宣传,我建议她们把海报贴在卫生间外面,但是互助盒还是得放在一个卫生、安全的地方。

卫生巾互助活动本身对解决月经羞耻问题是一个很好的推动。

首先,它是一个女性参与的行动,有很多女性在为此发声。

我们也收到过很多投稿,有一个女生讲到,妈妈从小跟她说月经是倒霉的,因为月经她都没有参加亲人的葬礼,她觉得很害羞,但是看到有这么多人都在一起拒绝月经羞耻,她觉得她也要行动起来。虽然她觉得很害羞,但是她希望以后我们的妹妹们不要再经历她这样羞耻的成长过程。

我觉得特别好。卫生巾互助行动让很多人有了勇气去克服心中的恐惧和羞耻,心中的小恶魔。

另外,在整个社会环境中,月经和卫生巾是从来不允许被正面提及的,大家都用“大姨妈”这些词汇来替换它。现在大家对于卫生巾互助行动的关注,哪怕是在争议的情况下,大家也在公共议题中不断提及了这个词汇。

就像伏地魔一样,原先一个不可以去说的名字,大家觉得他很可怕。哈利波特为了破除大家对伏地魔的恐惧,在大庭广众之下直接说出了伏地魔的名字,这和我们现在谈论卫生巾是一样的道理。

界面新闻:卫生巾互助活动遇到过的最大阻力是什么?

梁钰:#卫生巾互助盒#刚开始这个tag在微博上是没有的,我还去跟新浪讨论。包括我们#月经安心行动#上线的时候,也是不允许我们的话题上线,因为卫生巾、月经都是敏感词。我们和新浪争论了很久,后来参与人多了,他们把这个话题放了出来。

图源:@梁钰

界面新闻:可能有一些人会觉得你在做那些事情是小事,你觉得自己做的是小事吗?

梁钰:这些东西从来都不是细枝末节的事情,是那些人觉得它是细枝末节的小事。事实上,它与我们每一位女性都是息息相关的。

前几天我来月经没带卫生巾,我在厕所里面让同事给我送个卫生巾。我跟我同事本来不是很熟,她给我送卫生巾之后,我一下觉得我跟她的感情不一样。

这样的事伴随我们女性大半生。我们应该反思的是,为什么伴随女性大半生的事,会被社会认为是细枝末节的小事?

他们认为细枝末节是因为关于女性的东西声音太小了。其实是我们对女性的想象力太贫乏了。这次的卫生巾互助盒多有创意,要是再给她们土壤、时间、机会,你都不知道她们能把月经互助盒发展成什么。

我前段时间看到过月经的诗歌,我觉得写得特别好,超过了我的想象,那是不是未来会有人就愿意写歌呢? 我很期待未来会是什么样。

界面新闻: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发现存在月经羞耻、卫生巾羞耻的现象?

梁钰:是因为我们做#姐妹战疫安心行动#的时候,媒体喜欢报道月经羞耻,我就觉得很无语,月经羞耻有什么好报道的?

界面新闻:出现月经羞耻的原因是什么?

梁钰:我觉得是在男权社会中,男性会利用月经这件事打压女性。月经只有女性才有,所以男性会利用这个事情让女性认为她们是不洁的。很多女性都会因为这个事情不够爱自己,不够自信。它是一个非常整体化的事情,打压月经,成为限制女性进入职场的一种方式。

界面新闻:之前散装卫生巾也上过热搜,暴露出非常严重的卫生巾贫困问题,如果要改善月经贫困和月经羞耻问题,需要社会做出哪些努力呢?

梁钰:要改善卫生巾贫困问题不应该压榨企业的成本,应该让政府给这些女孩免费发放,就像避孕套一样,而且相关的生理课程要配套上。上海把生命教育课程纳入了学校的KPI,我觉得其它城市也可以跟上。  

图源:@梁钰stacey

界面新闻:会用女权主义形容自己吗?

梁钰:其实我到现在为止都没有理解什么是女权。只要你表现得像个人类一样,因为你有自己的想法,人家就会说你是女权,只要你跟男生做一样的事情,就会被认为是女权。

界面新闻:如何形容你自己的工作?

梁钰:我希望每个女性都能过得很好。我做这个事情完全是为了自己,如果现在不为女性发声,你不去做些事情去改变,等你老了就真是哭诉无门。

界面新闻:你觉得自己是一个启蒙者的角色吗?

梁钰:启蒙不启蒙,我没有想那么多。因为其实我没有办法去改变那么多人。道理都懂,做不到——这就是人类。我看得很开,能影响就能影响,不能影响也无所谓。

我也不能指望人人都理解我。我做这些事情又不是图回报的,就是做了自己开心,问心无愧,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就可以了。

界面新闻:11月1日,你和“予她同行”基金策划的女性艺术展就要在上海开幕了,能否在这里简单地介绍一下?

梁钰:本次展览最后所得资金,我们会捐给“予她同行”基金去给山区女孩买卫生巾。

我们有12位女性艺术家,展览的作品内容主要描写女性处境。女性从出生到死亡的一生中会经历一些怎样的处境?这次展览的作品里呈现了节育环、搓衣板为形状的雕塑,还有一个人的房间,因为有很多母亲一辈子没有自己的房间。

我们第一层想法是希望整个社会能够看见女性艺术家,第二层想法是描述女性的处境,将主体还给女性。我们希望能够以女性作为主题,让女性的真实被看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