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在北卡看美国大选:摇摆州为何“摇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在北卡看美国大选:摇摆州为何“摇摆”?

在北卡罗来纳州,大城市及其郊区变得更蓝了,而白人聚居的农村地区则变得更红了。北卡就像是美国的一个缩影。

2020年11月3日,美国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举行,选民投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崔璞玉

美国大选日这天,北卡罗来纳州的深秋已经有了些凉意。“我已经在提前投票阶段投过了,我选择了拜登,”在橘子郡的一家咖啡馆外,身穿枣红色格子衫的亨特·格林(Hunter Green)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说道。

2020年美国大选的计票工作仍在紧张进行中。截至北京时间周四凌晨1点15分,计票网站显示,北卡已经统计了95%的选票,现任共和党总统特朗普仅以1.4个百分点的微弱优势领先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

考虑到余下尚未统计的邮寄选票可能有利于民主党人,这一微弱差距可能进一步缩小。这意味着,摇摆州依然在“摇摆”。

而格林也是“摇摆”中的一员。他表示,转投民主党人对他来说并不容易。现年23岁的格林来自被视作共和党大本营的田纳西州,其父母都是“根正苗红”的共和党人。在2016年的大选中,他把票投给了特朗普。

在被问及为何今年改换了支持对象时,格林说大学四年让他的政治信仰有了很大的改变。“我希望奥巴马的医改能够坚持下去,也希望拜登加大对富人的征税力度,这有利于消除贫困”。

一年多前,格林成功申请到了杜克大学的一个博士项目,并搬到了北卡达勒姆市。该市位于北卡著名的研究三角园区(Research Triangle Park)。这是一个由州府以及北卡罗来纳州立大学所在的罗利、杜克大学所在的达勒姆和北卡罗来纳大学所在的教堂山构成的一个三角园区。

许多大公司,如通用电气、IBM、杜邦等,都将研究机构设立在此。园区内有上万名科学家和工程师,也是北卡著名的深蓝区。格林表示,希望将来毕业后有机会在这里找到工作。

许多像“格林”一样的人的选择,正是北卡由一个传统红州转变为摇摆州的原因。

摄影:崔璞玉

为何摇摆?

此前很长一段时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都不必担心北卡。在2020年之前的12场大选中,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有10次都赢得了这个州。2000年和2004年的大选,小布什都以两位数的优势轻松拿下该州。

但2008年,民主党人奥巴马从共和党手中夺取了北卡,这是1976年以来首次发生这种情况。虽然在接下来的两次大选中,共和党总统候选人——2012年的罗姆尼和2016年的特朗普——又夺回了该州,但优势极其微弱。

北卡由红变蓝的趋势并未回撤,而且城市和农村地区之间的政治鸿沟越来越大。

《华盛顿邮报》指出,2012年至2016年期间,在北卡,白人较少、受教育程度较高、城市居民占比更高的地区,其左倾自由派倾向更明显了。而白人较多、更偏农村的地区,其右倾保守派倾向则更严重了。

也就是说,大城市及其郊区变得更蓝了,而白人聚居的农村地区则变得更红了。从这个意义上看,北卡就像是美国的一个缩影。

城市和城郊民主党范围的扩大主要由两种力量推动,一是少数族裔人口的增长,二是受高等教育选民人数的增多。

杜克大学政治学教授Kerry Haynie在10月的一次线上讲座中指出,北卡州人口结构的变化将对该州大选产生重要影响,“2004年,黑人选民占全部选民的20%,此次大选有色人种将占到选民的30%,增幅非常显著。”

除了历史悠久的非裔社区,北卡近年涌入了大量的拉丁裔和亚裔人口。出口民调显示,今年大选中非裔选民占总选民人数的24%,加上拉丁裔和亚裔,有色人种选民占比超过了30%,而2004年的这一比例仅有25%。非裔选民中,91%投票支持拜登;拉丁裔选民中,拜登的支持率为59%。

“农村和城市之间的鸿沟则越来越明显,”Haynie指出,“由于人口结构的变化,北卡农村地区的重要性明显下降。这些地区的人口正在减少,更加老龄化和白人化,基本是共和党选民。”

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向城市及其郊区转移,比如北卡最大的城市夏洛特和研究三角园区。大学毕业生们移居该州,填补医疗保健、制药、高科技和金融等各个领域的工作岗位,大都市区的范围也因此不断扩大。Haynie指出,考虑到搬迁至这些地区的民众组成,无疑对民主党更有利。

坚守阵地

不过在北卡的非大都市区,则是另外一幅政治图景。在那里,民众对共和党的信仰似乎根深蒂固。

“我投特朗普,因为他不是社会主义者,他是资本主义者。民主党人都是社会主义者,”现年71岁的布朗(Jame Brown)对界面新闻说道。

布朗是北卡阿拉曼斯郡伯林顿市一家健康营养品商店的老板。阿拉曼斯距离橘子郡大约一个小时车程,过去以烟草种植业闻名。相比北卡其它地区,该郡的城市居民占比较低,非白人居民和拥有大学学历居民的占比均低于该州平均水平。

新冠肺炎疫情给布朗的商店带来了重大打击。“估计我这店坚持不了多久了,”布朗说。但在他看来,这并非特朗普防疫有失,而是民主党州长库柏(Roy Cooper)和美国自由派媒体的错。

“他(库柏)不应该强制关闭经济,他们没有这个权力;CNN等媒体也是罪魁祸首,他们7✖️24小时散播恐慌,吓得所有人都不敢出门”,布朗说道。

布朗认为,新冠肺炎病毒就像特朗普说的,并没有多么厉害。“因新冠肺炎死亡的人,94%本身就有其它疾病,如果没有这些疾病,他们根本不会死去”。

在是否佩戴口罩一事上,布朗也是特朗普的忠实拥趸。“没有证据显示,戴口罩能有效防止病毒传播,我就一直没戴,也没感染。戴口罩是个人选择,如果我想戴会自己戴。他们也不应该限制我们出行,如果我想去看球赛,并愿意承担风险,那是我的权利,我不需要你来告诉我怎么做”,他说。

在被问及美国的新冠感染人数为何是全球最多时,布朗表示,这很可能是因为美国人的免疫系统与众不同。

出口民调(计票率98%)显示,今年大选中,特朗普在阿拉曼斯郡领先拜登9个百分点。

和布朗不同,伯林顿市的退休小学职员豪泽(Heather Houser)曾在2016年将票投给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但是今年,她选择了特朗普。

“我不喜欢特朗普这个人,但是相比拜登,我更喜欢特朗普的政策,”豪泽在接受界面新闻采访时说道。特朗普在任期间推出的减税政策帮助他赢得了豪泽的支持。

豪泽表示,如果税率太高,企业就没办法维持下去,人们就得失业;如果人们失业,政府的税收就无从而来。“如果民主党总统上台,增加福利和补助,那很多原可以工作的人都不会愿意去工作了。没有工作,民主党希望征收的这些税从哪里来?从领取福利的人那里来吗?”

她说,自己从15岁起就开始工作了,并希望看到更多人去工作。“有很多人需要帮助,但直接给钱和物品并不能真正帮助到他们。帮人们得到工作,帮孩子们接受教育,这才是真正的帮助。直接给钱,对任何人都没有好处,”她在伯林顿街边的一家古董店内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采访快结束时,店里一名年纪约莫60出头的白人男子得知记者来自橘子郡,善意地提醒到,“你在这里讨论政治要小心点儿,这里可不是橘子郡”。

随后他解释到,伯林顿是个保守的共和党地区,很多人对不同政见者心怀敌意,与橘子郡的氛围截然不同。他称,数年前甚至有参议员开玩笑说,要把橘子郡用围栏圈起来,“它太不一样了。”

11月4日的出口民调(计票率82%)显示,在橘子郡,拜登以50.2个百分点的绝对优势领先特朗普。该郡也成为北卡深蓝阵营中的第二名,仅次于三角研究园中的另一个城市达勒姆。

这名男子拒绝了记者请求采访的提议,他说的玩笑也无从可考,但橘子郡这个蓝色小点在一片红色包围中逐渐成长,直至最后占据不可忽视的一席之地的过程,无疑是清晰可见的。而且,现在的橘子郡,显然也已经无法用围栏围住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