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在佛罗里达站特朗普,亚利桑那挺拜登:拉丁裔选民到底爱谁?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在佛罗里达站特朗普,亚利桑那挺拜登:拉丁裔选民到底爱谁?

由于其来自的国家、在美国居住的时间长短、所处的社会环境、在美国的经历不同,拉丁裔选民有着复杂多样的诉求。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安晶

被困在墨西哥的古巴难民马拉尼洛(Jose Manuel Maranillo)得知自己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姐夫把选票投给特朗普后,非常愤怒。

他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抱怨,困在边境的古巴难民都希望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能赢得大选,“帮我们和其他拉美人进入美国”。

但得克萨斯州“泛拉丁裔为特朗普”组织的创始人巴察(Ray Baca)在接受《大西洋》月刊采访时表示,他理解拉丁同胞想前往美国的心情,但非法移民会影响美国的就业。而在美国社会底层的拉丁裔将承受最大冲击。

虽然最终结果尚未出炉,但在今年的美国大选中,拉丁裔选民的选择成为了最让民主党意想不到的因素。

在关键摇摆州佛罗里达,拉丁裔选民帮特朗普赢得了该州的29张选举人票。在与墨西哥交界的得克萨斯州,墨西哥裔选民让特朗普保持住了优势。而在共和党铁杆州亚利桑那,也是墨西哥裔选民帮民主党的拜登实现反转。

据预计,今年美国有超过1460万拉丁裔选民参加投票,高于2016年的1260万。

CNN新闻11月5日发表的全美出口民调显示,特朗普在多个关键摇摆州拉丁裔选民中的支持率已经超过2016年的水平,拜登的表现则不如希拉里。

长久以来,拉丁裔都被视为一个统一的选民群体。美国大部分主流媒体和自由派人士认为,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白人至上主义必然会引起拉丁裔选民的反感。

今年的选情逐渐明朗后,美国主流媒体纷纷反思,开始意识到拉丁裔并非统一的群体。由于其来自的国家、在美国居住的时间长短、所处的社会环境、在美国的经历不同,拉丁裔选民有着复杂多样的诉求。

CNN新闻5日发布的民调显示,在佛罗里达,特朗普拿下了近半数拉丁裔选民的选票,远高出2016年的35%。而拜登获得的拉丁裔选票刚超过半数,低于希拉里在2016年拿下的62%。

得克萨斯州斯塔尔县,支持特朗普的选民增加了200%,而该县有96%为拉丁裔。

在佐治亚和俄亥俄州,民主党也在丢失拉丁裔选民。拜登在两州拉丁裔选民中的优势仅为16个百分点和24个百分点,低于希拉里4年前的40个百分点和41个百分点。

还有出口民调显示,除了白人男性,特朗普在所有不同种族和性别选民中的支持率都高于2016年。

图片来源:Twitter

皮尤研究所10月公布的民调显示,在全美,有58%的古巴裔选民认为自己是共和党支持者,只有38%是民主党支持者或者亲民主党。

古巴裔选民支持共和党有历史传统,最重要的转折点出现在1961年的猪湾事件。当时逃亡美国的古巴人在美国中央情报局帮助下于古巴海岸猪湾登陆,以偷袭卡斯特罗政府。但时任民主党总统肯尼迪拒绝派美国空军协助,导致反卡斯特罗的行动失败。

在佛罗里达州,古巴裔和波多黎各裔是最大拉丁裔选民群体。2016年大选中,佛罗里达有54%的古巴裔选民投票给特朗普;与之相比,佛州共有35%的拉丁裔选民选择特朗普。

而在今年的选举中,NBC新闻的出口民调显示,佛州有55%的古巴裔选民选择特朗普,支持特朗普的拉丁裔总数也上升到48%。也就意味着,不仅有更多古巴裔选民支持特朗普,其他拉丁裔选民也在增加。

其中变化最明显的是佛州人口最多的县迈阿密-戴德县。该县有58%的注册选民是拉丁裔,拜登在该县仅领先特朗普7个百分点,远低于希拉里的30个百分点。

NBC新闻VOX新闻美国政治新闻网分析认为,特朗普竞选团队在宣传活动中将拜登描述为另一个查韦斯、卡斯特罗,成功引起了更多古巴、委内瑞拉、尼加拉瓜等拉丁裔选民的担忧,害怕拜登上台会推行极左政策。

对这些选民而言,大政府、严格管控是他们当初逃离各国,前往美国的原因之一。

从今年6月起,特朗普团队就开始在当地投放大量西班牙语广告,攻击拜登。在选举投票日前,南佛罗里达的拉丁裔选民还不断在Facebook、WhatsApp等社交媒体上收到假新闻推送,声称拜登背后有委内瑞拉政府支持;还有假新闻称如果拜登当选,美国将被犹太人和黑人控制。

自特朗普当任美国总统后,其团队就开启了一系列拉拢佛州拉丁裔选民的行动。

宣布撤回奥巴马时期与古巴的关系缓和政策时,特朗普正身处迈阿密。前国家安全顾问博尔顿也先后两次前往迈阿密,在迈阿密公布美国对古巴、委内瑞拉和尼加拉瓜的制裁。去年,佛州成立了“拉丁裔支持特朗普”的联盟。

形成对比的是,在今年竞选活动中,拜登花了更多时间在黑人选民上,直到大选投票前一个月才开始拉丁裔选民的拉票活动。有媒体认为,民主党犯了和2016年大选类似的错误,把拉丁裔选民的支持视为理所当然。

除了受政治宣传策略影响,皮尤研究所9月发布的民调显示,大部分拉丁裔选民最看重的并非种族平等,而是经济。

调查显示80%的拉丁裔选民认为经济是今年大选最关注的问题,其次为医保和新冠疫情。种族问题仅排第四位。

图片来源:皮尤研究所

在新冠疫情之前,美国拉丁裔的失业率曾下降到历史最低。

去年10月,美国劳工部公布的9月数据显示,拉丁裔的失业率跌至3.9%,创历史新低;拉丁裔女性失业率也跌至历史最低的3.8%。

新冠疫情暴发后,拉丁裔的失业率迅速攀升,4月达到峰值的18.5%,随后开始下降。

图片来源:皮尤研究所

就业率遭受疫情重击后,特朗普加大了对拉丁裔选民的拉拢活动。

他签署了“拉丁裔前景倡议”,重申要增加拉丁裔的教育机会、让拉丁裔儿童就读特许学校更容易。除此之外,特朗普承诺要继续减轻对商业的管制措施,把拉丁裔民众的工作赞为美国经济的“支柱”。

大西洋》月刊报道指出,在很多支持特朗普的拉丁裔选民看来,他们首先是美国人,然后才是其他族裔,而拉丁裔也并非一个整体。

得克萨斯州“泛拉丁裔为特朗普”组织的创始人巴察(Ray Baca)表示,他理解拉美国家难民想前往美国的心情,但非法移民会影响美国的就业和工资水平:“谁会遭冲击?底层的人,很多时候就是拉丁裔。”

选民卡拉斯科(Barbara Carrasco)则认为,特朗普在鼓励拉丁裔创业、就业和教育上做得很好,“特朗普是真的想让每个人有机会成功。”

而对于特朗普指责墨西哥将犯罪分子送到美国的言论,25岁的墨西哥裔选民恩里克斯(Abraham Enriquez)表示理解,“我知道墨西哥是什么样的。”

他同时也指出,更早移民到美国的拉丁裔不一定和现在移民到美国的拉丁裔有相同的诉求。比如,在美国出生的拉丁裔更关心的是如何提高生活水平,而非其他问题。

还有拉丁裔共和党选民既不认为特朗普是种族歧视者,也不担心美国存在系统性种族歧视。在他们看来,每个人应该自力更生,对自己的生存状况负责。

美国拉丁裔选举和任命官员教育基金协会预测,在今年的大选中,拉丁裔选民增加的主要原因是年轻选民数量增加。预测指出,18岁到29岁年轻选民增加了313%。

而与佛州、得州的故事不同,共和党铁杆州亚利桑那的拉丁裔选民有完全不同的考虑。

美联社统计显示,在亚利桑那州白人选民中,特朗普和拜登的支持率非常接近,分别为47%和51%;帮助拜登占上风的选票主要来自拉丁裔选民。

亚利桑那州24.6%有资格投票的选民为拉丁裔。该州的选票有60%来自人口大县马里科帕,马里科帕县有三分之一的人口为拉丁裔,其中大部分为墨西哥裔。

出口民调显示,拜登赢得了亚利桑那州59%拉丁裔选民的支持,特朗普仅为38%。在墨西哥裔选民中,66%支持拜登,支持特朗普的为33%。

Vox新闻网The Intercept指出,亚利桑那州议会2010年通过的全美最严反移民法案SB1070为今天的选情埋下了种子。

根据该法案规定,一旦警方认定居民为无证移民,可要求该居民出示能证明身份的联邦文件。如居民无法提供文件,将遭警方逮捕甚至遣返。

这项法案实施后,亚利桑那涌现了众多拉丁裔民间组织,开启了漫长的平权运动。众议员、民主党人格里雅瓦(Raúl Grijalva)把SB1070称为亚利桑那的分水岭,“让很多人关心政治、激励了一代活动人士”。

法案通过10年后,在抗议声中长大的拉丁裔青年成为了有资格投票的选民,而特朗普的反移民政策让这些年轻选民回忆起了当年的不平等遭遇。

现年27岁的活动人士阿尔瓦雷兹(Kassandra Alvarez)称,特朗普已经成为当地拉丁裔社区中“仇恨的代表”。

在2016年大选中,特朗普以3.5个百分点的优势拿下亚利桑那州。当时亚利桑那州选民中仅有19.6%为拉丁裔,如今有资格投票的拉丁裔选民占比已经超过24%。

2018年的中期选举中,民主党人塞利玛(Kyrsten Sinema)在亚利桑那参议员竞选中获胜,成为该州30年来首位赢得参议员竞选的民主党人。当年,塞利玛拿下了70%拉丁裔选民的投票。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