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周忻吃不了左晖的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周忻吃不了左晖的苦

周忻过于擅长给资本讲故事、开品牌发布会发布会、拉房企大合影了,对于那些要“吃苦”的事情避而不及。

文|匹夫地产 

新人云:行业需要竞争,客户也需要选择。

“贝壳的模式真正提高了行业的效率”,周忻的评价对于贝壳模式的成功持肯定态度。

贝壳的迅速发展有市场本身的需求性,有人质疑其要掐住行业的“脖子”,那可能苹果也掐住了行业的“脖子”,特斯拉也掐住了行业的“脖子”,各个行业的“脖子”太好被掐住了。

何必对于一个认真做事的企业过于苛刻,既是贝壳身上有众多问题,但它还是解决了两个关键性问题,对于购房者与租房者而言,尤其重要。

01、黑中介的问题;

中、天、宏、伟、地、兴、世,这七个字是不少黑中介惯用的马甲名,里边也包含着不少租房者要不回来的押金,贝壳或者说链家的作用,让众多租房者不用胆战心惊的面对中介。

自律给你市值,要规模化就要做规范从业者,“砍掉”想捞快钱的手,对于C端来讲,贝壳是有推动意义的,再多的“赋能”、“创新”都不如解决黑中介来得实在。

当然也不是说它没问题,关联性极强的公寓品牌——自如,陆续爆出的“甲醛门”到今天为止依旧投诉众多,隔日再议。

02、假房源的问题;

十年前,阿里的张勇谈到假房源问题的时候,问他该如何解决,周忻答,不能,因为中国的二手房都是多家委托的,没有真房源,行业里都是钓鱼的房源。

周忻知道天下苦假房源已久,但他也知道难以解决假房源问题,为什么难以解决,因为费时费力费钱。贝壳的前身链家在真房源问题上确实做了很多努力,其楼盘字典的产生耗时耗力,但确实成为了其护城河之一。

贝壳所宣称的难而正确是事情,正在于此了。

周忻确实吃不了左晖的苦。

两年前的周忻对外宣称“创建了中国第二大房地产经纪网络”,几十座城市的数千家中介被周忻纳入了易居的盘子摇身又成了一个二手房中介平台。

实际上,各个城市的中小经纪公司加盟“易居房友”的门槛很低,易居对于加盟者的约束力较低,其“服务生”的角色定位将主动权让了出去。

当易居宣布房友品牌突破了1万家中介门店的时候,市场并没有什么波澜,短时间内拉起的中小中介联盟,并没有撼动贝壳在二手中介领域的地位,其在新房的代理业务近几年也并不乐观。

周忻过于擅长给资本讲故事、开品牌发布会发布会、拉房企大合影了,对于那些要“吃苦”的事情避而不及,反观贝壳令众人斥责的“强管控”加盟模式倒是达到了约束和收益的平衡。

十年前周忻认为假房源是行业问题,没有迎难而上,和阿里的合作告吹,近几年靠着“服务生”逻辑和“换招牌”战略,将其房友联盟数量搞上去了,但资本市场确实不认。

“易居房友”也大概率没达到周忻的预期,体现在其股价中可以看出,如果按6700亿的“销售额”和贝壳的2.1万亿的成交额做对比,易居的市值至少应该是贝壳的32%,但二者市值却差了三十多倍。

新房代理市场在逐渐萎缩,陈劲松的离去对行业来说,标志性意义大于实际意义。易居2019年总收入90.9亿元,利润及全面收益总额9.7亿,这样的一个成绩确实已经是相当不错。

丁博士的发布会还将继续,周老板的大合影也将继续。就企业而言,易居无疑是代理行业的头马,克而瑞的排行众房企也都愿意买单参与。

难以对抗的问题是周忻的对手是左晖,匹夫认为如果非要给左晖找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那一定是孙宏斌。

别问为什么,个人感觉。

即使天猫好房的热度昙花一现,匹夫还是希望行业中能出现可以与贝壳匹敌的竞争对手,一个健康的行业绝对不是一家独大的行业。

贝壳和左晖已经赢得其“难而正确行为”的奖赏,希望在其出现“我即规则”的情况之前,能够出现一家平台级企业可以对抗。

讲在最后,对于购房者,有竞争力才有选择,有选择才有权利。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