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度】中国需要以何种姿势参与阿富汗的未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中国需要以何种姿势参与阿富汗的未来?

“如果当地人认为我们的项目对他们有帮助,他们也会保护我们的安全。”

2016年1月26日,北京,阿富汗外长萨拉赫丁·拉巴尼访华,与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会面。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是一个与中国接壤,动荡不安的国家。

它近一半人口年龄不到18岁,但落后的教育和糟糕的经济却让年轻人看不到未来。2015年,它向欧洲输出的难民数量仅次于叙利亚。

在这个面积相当于中国四川、广东两省之和的山地国家,四分之三的人仍把收音广播作为获取信息的主要手段。当人们寻求正义时,部落会议仍被视为比国家法庭更公平有效,也更值得信赖的理事方式。

这个被多数国民认为“正走在错误方向上”的国家,就是阿富汗。

自2011年西方军队陆续撤出以来,百废待兴的阿富汗收到的国际援助锐减,需要自食其力吸引更多外资和贷款。阿富汗财政部数据显示,来自其他国家和跨国组织的资金捐助,已从2010/11财年的109亿美元降至2013/14财年的28.4亿美元。

数据来源:阿富汗财政部

在北约于2014年结束持续数年的战斗任务后,塔利班武装的反扑和内斗以及“伊斯兰国”(ISIS)势力的渗透,让阿富汗恐怖袭击不断,安全形势恶化。美国总统奥巴马被迫收回此前的撤军承诺,继续维持当前近1万人的驻军规模。

阿富汗和平与复兴之路漫长而曲折,正呼唤各方协力推动实现。与此同时,阿富汗民众对包括塔利班在内的反政府武装的同情,近年来也呈现稳步下降之势。

亚洲基金会(The Asia Foundation)多年调研的趋势显示,阿富汗民众中对反政府武装组织持同情态度者所占比例,已从2009年的55.7%降至2015年的27.5%,越来越多民众已放下政治立场,内心抵制暴力,渴望国家走向和平与发展。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1月26日与阿富汗外长拉巴尼共见记者时表示,在帮助阿富汗走向和平的道路上,中国永远是阿富汗人民值得信赖和依靠的伙伴。他强调,中国赞赏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复谈,也将继续做和谈的支持者、斡旋者和便利提供者。

阿富汗地理位置。来源:Google Map

随着中国开始参与阿巴中美四方协调机制,为阿富汗政府与2001年被赶下台的塔利班重启和平对话建立路线图,中国势必将在阿富汗国内和平与和解进程中有更多实际作为。

而在经济合作领域,中国驻阿富汗大使姚敬1月20日在两国建交61年之际表示:“中国欢迎阿富汗积极参与共建‘一带一路’,实现中阿共同繁荣。中阿要继续提高两国民间交往和人文交流水平,为两国关系发展奠定扎实的民意基础。”

对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和智囊团而言,深入了解阿富汗国内形势和动态已变得愈发迫切。

1月25日,在北京大学举行的“2015年阿富汗民意调查研讨会”中,亚洲基金会介绍了上述阿富汗年度调研项目报告。这项始自2004年、对民意趋势变化进行记录分析的年度调研,为与会中方人士提供了了解阿富汗的第一手资料。

这份斥资100万美元完成的调研,覆盖了阿富汗34个省、14个民族、超过9,500位受访者,调查涉及阿富汗社会的方方面面——从国民情绪到安全形势,从经济就业到政府治理,从政治参与到信息获取,再到女性角色的演变,可谓包罗万象。

57.5%的阿富汗民众认为国家走在错误的发展方向上。来源:亚洲基金会

不过,民调结果令人警醒,阿富汗人对该国政治转型、国家安全以及经济衰退等问题日益担忧,国民对国家整体发展方向的乐观情绪以及对政府的信心降至十年最低,而对个人安全的恐惧却升至十年最高。

阿富汗民众曾对2014年上台的总统加尼和首席执行官阿卜杜拉寄予厚望。但这届面临着维护安全、保持经济稳定以及推动和解等关键问题的政府,一年后交上的答卷没能让民众满意,有57.5%的民众认为国家正走在错误的发展方向。

对政府工作感到满意的民众比例,从2014年的75.3%降至57.8%;对民主进程的满意度,也从此前的73.1%降至历史最低点57.2%。此外,尽管政府努力遏制腐败,但将腐败视为日常生活中一大问题的民众有89.9%,是2004年以来的最高记录。

中资企业的阿富汗项目也遇到了困惑。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商会iCover平台秘书长助理胡加对界面新闻表示,目前中资企业在当地以援建项目为主,照理关税等应全免,但政府部门人员更迭,本来免税的项目却收到补税通知,“这是官员腐败还是政府失治?”

安全仍是阿富汗民众眼中整个国家面临的最大问题。来源:亚洲基金会

安全仍然是阿富汗民众最担心的全国性问题——有42.7%的受访者将其列为该国最大的麻烦。一名曾驻阿富汗的中国新闻工作者表示,在当地工作确实“相当危险”。

此外,有74.3%的受访者表示听说过ISIS。这将近四分之三的人中,有超过半数(54.2%)认为ISIS对当地构成威胁。视安全为地区性最大问题的人有22.0%,创下2004年以来的最高。

然而,受访者中认为地区性最大问题是失业的人有31.2%,这显示出在阿富汗人切身感知的日常生活中,就业难比安全差更要命。调查显示,2015年,认为当地就业形势转差的人有55.4%,认为家庭财务状况变糟的人有29.7%。

不过,失业是阿富汗民众最担心的地区性问题。来源:亚洲基金会

按照世界银行的数据,拥有超过3,160万人口的阿富汗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GDP)为200.4亿美元,外商直接投资(FDI)为4,876万美元,人均国民收入(GNI)每年只有680美元。相比之下,人口为其六倍的邻国巴基斯坦,同年的前两项指标分别为阿富汗的12倍和36倍,人均国民收入也是其两倍有余。

中国国家统计局披露的海关数据显示,2014年中阿贸易总额为4.11亿美元,仅占中国在亚洲地区贸易总额(2.27万亿美元)的0.018%,阿富汗在中国当年50个亚洲贸易伙伴中仅位列第45位。一些国内学者的研究发现,中阿贸易额占中国与亚洲贸易总额的比例多年来一直徘徊在0.015%上下。

但从阿富汗的角度看,中国已是该国仅次于伊朗和巴基斯坦的第三大贸易伙伴。按照阿富汗中央统计办公室(CSO)的数据统计,2014/15财年中,阿富汗进口额77.3亿美元出口额5.7亿美元,其中源自中国的进口额10.38亿美元,而美国只有8,619万美元。

阿富汗最需国外提供什么产品?阿方统计显示,石油占到该国进口额的33%,机械设备占15%,食品占14%,贱金属及其相关制品占9%。

数据来源:阿富汗中央统计办公室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查道炯在研讨会上提醒说,讨论经贸问题时要把共有2,400多公里边境线的巴基斯坦和阿富汗放在一起考虑,“这是个重要的概念”。

“阿富汗是一个内陆经济体,没有自己的出海口,要想投资出口创汇,绕不开巴基斯坦,”他说,“看阿富汗的市场不能把它孤立起来,需要和巴基斯坦联合起来,甚至在一些边境的地区把印度市场也联合起来,这对我们做当地市场调研非常有用。”

尽管十多年来的调研趋势表明,阿富汗民众看到了政府在提供基础服务方面的进步,但2015年的情况显示,仍有56.3%的民众把所在地区缺少电力、道路、饮用水、教育、医疗卫生和灌溉用水等有效公共服务,视为面临的最普遍的问题。

阿富汗人有吸引外资、改善基础设施和生活状况的需求,而随着“一带一路”的铺开,中国投资者也有进入阿富汗市场的动力。

咨询机构“商道纵横”高级经理张洪福表示,对那些想进入阿富汗投资的商业公司来说,在做前期可行性研究及尽职调查时,亚洲基金会的报告对趋势性把握阿富汗局势非常有帮助。这就“如同一个电子血压计,也许某一天的数据不太准,但长期对血压的监测曲线是准确的”。

2015年,阿富汗民众自新政府上台以来的民主满意度急剧下滑。来源:亚洲基金会

阿富汗市场在广泛领域都有着巨大的潜在商机。按照巴基斯坦-阿富汗联合商会(PAJCCI)的说法,重要领域包括矿业、水电、制造业、医药、农机、纺织品、服装和食品(大米、糖和食用油)。

不过,投资者在阿富汗也面临着诸多挑战。除了安全和政治因素外,主要挑战还包括:商业领域从业者平均受教育程度较低,能为私营部门提供方便的银行和金融系统不够稳定和发达,特定法律和程序的缺失,以及投资者营运资金的不足。

但在张洪福看来,社会问题就是商业机会。他说:“比如解决失业率高的问题,显然劳动密集型产业和企业更适合去投资,也更容易受到欢迎,而且这也能帮助中国通过产业转移来调整产业结构。”

不过,机会越大,风险也越高。“从我们对采掘业和农业两大行业在海外投资的风险调研发现,政治稳定性、社会安全度从来都是企业投资时考虑的首位因素,其次才是其他风险。”张洪福说。

而承包商会iCover平台秘书长助理胡加则想尽快得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为保护外国投资者,阿富汗政府可以提供哪些安保支持作为公共服务?从借助中国援助角度,阿富汗政府未来三至五年重点规划发展的相关投资与建设领域,或优先发展的地域板块(如经济特区)有哪些?相关领域的项目是融资还是现汇?有无成熟的公私合营项目,政府对这些项目是否提供主权担保?”

阿富汗民众对该国反对派武装组织的同情正在降低。来源:亚洲基金会

从阿富汗民众的反应来看,目前来自中国的投资项目还不占优势。民调显示,自称了解当地基建开发的当地人在谈到谁是项目实施者时,脱口而出的会是美国、阿富汗政府、当地人、日本和印度。

而如果是多选,被提及最多的投资方则依次为阿富汗政府(24.5%)、美国(22.6%)、日本(11.9%)、印度(11.1%)和当地人(10.9%)。提到中国的受访者仅占5.0%,位于德国(6.7%)之后。

要想长期参与阿富汗未来的发展,就要了解他们的年轻人。调查问卷中,受访阿富汗年轻人提及最多的问题依次为失业(71.4%)、文盲(26.5%)、经济糟糕(15.9%)、高等教育机会不足(15.3%)和吸毒(14.2%)。

此外,这项调查还从2011年起问到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有机会,你是否会离开阿富汗?2015年,有39.9%的阿富汗人给出了肯定的答案,较2011年高出6.1个百分点。

数据分析显示,年纪较轻的人、城里人、受过教育的人、单身男性以及听说过ISIS的人,更想离开该国。而这些,本该是参与建设阿富汗的相对精英的人群。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UNHCR)的统计数字,2015年共有超过20万阿富汗移民经地中海前往欧洲,是仅次于叙利亚的第二大难民来源国。那么,阿富汗政府是如何应对对外移民潮的?他们又做了哪些工作以留住人才,阻止短期内更多人离开?

亚洲基金会阿富汗办公室副代表詹娜·卡丽姆(Jena Karim)对界面新闻表示:“根据阿富汗政府的公开声明,经济发展、合作与就业是政府优先考虑的事。”

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我们的调研项目采用了一种人对人的交流途径(Track III),来为阿富汗与巴基斯坦私营部门间的经济合作提供方便和机会。我们认为这是减少人才流失的方法之一。”

“另外一项挑战是,如何把农村地区的生产者与城市地区的加工者和市场联系起来。这些联系将创造出经济机会,让人们拥有留在阿富汗而不选择背井离乡的理由,”她写道,“而这也会创造出对和平的激励。从调研结果看,安全问题仍是阿富汗民众的一项重大担忧。”

阿富汗民众对个人安全的担心总体上逐年升高。来源:亚洲基金会

在被问及如何在局势如此动乱的地区保护基金会员工的安全时,詹娜表示,一是与当地社区建立牢固的关系,比如雇佣当地人;二是与政府建立良好的关系,时刻了解安全情报,三是永远把人的安全放在首位。

最后,她补充说:“关键是,如果当地人认为我们的项目对他们有帮助,他们也会保护我们的人身安全。”能让当地人受惠,自然会受到当地人的支持。

2月1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处警局遭自杀式炸弹袭击,至少20人丧生。塔利班宣布对袭击事件负责。尽管流血事件不断、通往和平之路崎岖坎坷,但总统加尼还是希望人们能对阿富汗的未来抱有信心。

在瑞士达沃斯论坛期间,他曾通过英国广播公司(BBC)对抵达欧洲的阿富汗移民说:“你们在欧洲没有未来。欧洲正在关闭边境。你们的未来在阿富汗。”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天下事,请戳天下首页(tianxia.jiemian.com)。动动手指,长按二维码,关注【最天下】微信公众号:theveryworld (如果长按不行,就麻烦看官扫下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8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