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为什么进口肉类冷链不能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为什么进口肉类冷链不能停?

如果进口冷链食品的贸易商变得消极起来,对于国内的供需而言最终并不是好的结果,很可能会引发价格波动。

北京盒马,进口牛羊肉冷柜。(图片拍摄:赵晓娟)

记者 | 赵晓娟

编辑 | 牙韩翔

11月7日,天津新增本地确诊病例1例,系天津海联冷冻食品有限公司装卸工人。而在11月24日,天津市疾控中心副主任张颖在天津第155场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上称,海联冷库感染来源确定为北美进口猪头。

虽然海关总署进出口食品安全局称,全国海关已进一步加大了进口冷链食品的检疫力度,并已暂停出现员工聚集性感染企业的产品输华,但这一病例的出现再次让人们对于进口冷链产生了疑问。甚至有网友不断在微博、知乎等社交平台发问,为什么不能停止冷链食品进口?

事实上,进口冷链食品根本不可能采用一刀切式的停摆措施。

因为进口在很大程度上有补充国内供需、平抑物价的作用。以猪肉为例,在今年生猪供应收缩的行情下,进口的需求更为旺盛。

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今年1-8月,我国进口猪肉290.6万吨,比去年同期增加133.7%;除5月份单月进口量增加86.2%外,今年其他月份的同比增速均超过100%。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全国生猪出栏量和猪肉产量同比分别减少19.9%和19.1%。

在我国疫情率先缓解、消费加速回补的阶段,美国、加拿大、巴西、西班牙和德国等猪肉主要出口国的进口猪肉价格优势明显。

根据海关总署发布的数据,我国猪肉进口均价从今年1月份的每千克22.4元持续跌至8月份的每千克16.5元,与8月底全国农批市场每千克48.42元的猪肉平均售价相比,猪肉进口价格优势较大,一定程度上推动进口量增加。

而如果没有这些猪肉补充,8月份的平均猪肉价格可能远高于48元一公斤。

工作人员对进口食品生产加工场所进行采样。(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禽肉也是如此。美国家禽和鸡蛋出口委员会组织在第三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中国从美国购买了价值4.18亿美元、累计28万吨禽肉产品,占同期美国禽肉出口总量的12%,创5年来新高。它们也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平抑物价的作用。

另外有一个具有代表性的案例是鸡爪。

和国外消费和饮食不同的是,中国消费者喜欢吃鸡爪和鸡翅。而国外更多是鸡胸肉或者大块的琵琶腿为主,对鸡爪和内脏的需求较低,由此正好形成了市场需求的互补。

海关总署数据显示,2019年前10个月,中国进口冻鸡 62.5万吨,其中鸡翅逾21万吨、鸡爪近16万吨,占同期冻鸡进口量约63%。

这些鸡爪进入中国之后,会进入餐厅或者小吃店,以豉汁蒸凤爪或者泡椒凤爪等各种各样的形式出现在消费者面前。一方面,这些鸡爪的价格低廉,也能够平抑一些成本。此外,它们也能够满足中国市场消费者对于鸡爪的需求。

不只是鸡爪,还有猪蹄也是这样。

中国不仅是全世界最大的猪肉消费国,也是全球最大的猪蹄需求国。我们曾经报道过,被中国人视为美味佳肴的猪蹄,在其它很多国家,往往是和猪内脏等猪副产品一起用来制作宠物饲料,或者被当做废品处理掉,因此也被称为猪肉垃圾”,由此形成了巨大的价格差。东方艾格农业咨询师马文峰曾对界面新闻表示,进口猪蹄比国内猪蹄便宜50%。

所以,要为了防止新冠病毒传播而彻底切断进口冷链并不现实。

超市售卖的进口肉类。(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目前海关方面已经加大了对于进口冷链的检测。至于为何最近不断出现进口冷链食品及其外包装检出新冠病毒核酸阳性,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副主任李宁在会上表示,一方面目前国外很多国家正处于新冠疫情暴发期,各种物体表面,包括食品及其外包装都有可能被新冠病毒污染,而新冠病毒在低温下存活时间长,因此进口冷链食品及其外包装就可能成为跨境远距离运输携带新冠病毒的载体。

另一方面,各部门、各地近期加大对进口冷链食品及其外包装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和抽检,随着检测频次、频率及覆盖范围的增加,发现阳性的概率也随之增加。

“这从侧面说明,我国在加强物防方面采取的措施是非常有效的。”国家食品安全风险评估中心副主任李宁表示,目前全国抽检监测的阳性率为万分之零点四八,并且主要集中在食品外包装。

北京盒马牛肉冷柜上方放置有北京冷链二维码。(图片拍摄:赵晓娟)

对于进口冷链肉类食品引发的消费担忧,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表示,在市场上销售的进口冷链食品都是经过检测的商品,目前是安全的。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染科主任王贵强也表示,目前没有任何证据显示新冠病毒可以通过消化道感染,现在肉蛋鱼、海鲜是安全的,可以放心食用。

但进口冷冻食品的供应链还是因此受到了影响。

李志鹏所在贸易公司以进口牛肉为主营业务,数百吨来自巴西和阿根廷的牛肉通过船运漂洋过海停靠至北京、大连、上海三个港口,李志鹏所要做的是根据订单帮客户提货、卖货、回款。但在牛羊肉的销售旺季出现了相反的情况,30柜的货以往一个月就卖完了。现在全部卖掉得45天,还得在朋友圈“吆喝”。

而余亮所在的进口贸易公司运营者猪肉和鸡肉进口的业务,鸡肉来自美国和白俄罗斯,牛肉和猪肉则分别来自巴西和美国。

这些产品通过船运停靠到上海、宁波和天津港,余亮的公司将这些进口的冷冻肉以整集装箱的形式卖给一级批发商,再由这些批发商逐级销售并入市场终端,对于一些需求稳定的客户,往往会直接从港口将货物提走。

11月8日国务院发布了全面消杀要求之后,打乱了提货流程,也间接打乱了一部分企业的下一步采购计划。

余亮告诉界面新闻,其公司有7柜货应该在11月初到港,但这批货因为临时变更运输船只会晚于计划到达时间,如果按原计划月初到达,按照和客户约定的临港提货,此刻应该早就交易完成并拿到回款。

但现在赶上天津冷链工人感染,全部货物要进行消杀和核酸,无法和之前一样临港提货,必须得进仓库,这会让成本增加,更要命的是回款周期变长,这对小企业而言压力非常大。

而李志鹏们还在承担成本上涨的压力。全面消杀一个柜需要增加2000元成本,因为核酸检测和全面消杀等环节,清关过程需要排队更久,部分货品还因为滞箱费导致成本上涨。

“以往清关需要排队一周,现在需要多久只能靠运气,这都不算什么,关键是本来牛羊肉冬天是旺季,今年很惨淡。”李志鹏说。

如果进口冷链食品的贸易商变得消极起来,余亮判断,对于国内的供需而言最终并不是好的结果,很可能会引发价格波动。

(根据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志鹏”“余亮”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