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富二代”豪赌银亿系,半年搞2个百亿项目,融资重整上市公司?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富二代”豪赌银亿系,半年搞2个百亿项目,融资重整上市公司?

重整中的银亿,终于提交了重整计划草案。

文|野马财经  王洪臣

3年完成14次并购,“银亿系”曾创下民营资本系族之最。在巨贾林立的宁波,能够取得“首富”之名,银亿老板熊续强的实力不遑多让。

如今,重整中的银亿,终于提交了重整计划草案,股价不断上涨。

但是,横空杀出的“80后甬商”叶骥,号称携32亿资金重整银亿,到底是何方神圣?

一件白衬衣,一双布鞋,一个黑色公文包,“竹杖芒鞋轻胜马”的熊续强常以这身形象奔走于商海。外人很难想象到,他曾是身家百亿的前“宁波首富”。

如今的银亿陷入重整困境,庞大的规模让浙江资本市场为之侧目。年轻的“后浪”叶骥,需要一场近乎豪赌的大手笔,在波涛汹涌的资本江湖中打出自己的名号。

半年2个百亿级大项目

近日,银亿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银亿”,000981.SZ)披露了《关于重整计划(草案)之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的公告》,称公司将通过两次资本公积转增股票,共转增约59.69亿股股份。出资人权益调整方案实施完成后,控股股东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问题以及业绩补偿的履行问题都将得到彻底解决。

最终,重整投资人共计受让股数为29.88亿股,占重整后总股数比例为29.89%。

图片来源:*ST银亿公告

在*ST银亿招募重整投资人的5个条件中,有2条较为重要,一是重整投资人招募不限行业,同等条件下优先考虑具有汽车零部件行业或上下游行业从业者;二是重整投资人要有足够的资金实力,且能出具相应的资信或其他履约能力证明。

10月28日,*ST银亿发布公告,嘉兴梓禾瑾芯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嘉兴梓禾”)被重整投资人评审委员会确定为重整投资人,其投资总报价为32亿元。

公开资料显示,嘉兴梓禾成立于2020年8月,股东为中芯梓禾创业投资(嘉兴)有限公司和赤骥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赤骥集团”),实控人为叶骥。

图片来源:天眼查

据《东南商报》此前一篇报道介绍,叶骥年龄应当在38岁左右,2007年在澳洲学习财务专业,后回国进入宁波城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两年后,进入宁波市产城生态建设集团(下称“产城集团”)。目前,叶骥担任产城集团董事长,该公司原实控人为叶骥之父叶礼诚。

图片来源:东南商报截图

产城集团前身为成立于1992年的宁波市政园施工公司,早年主营业务为工程建设。目前,产城集团为叶骥主要资本运作平台。

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3月底,产城集团签约嘉兴产城半导体产业园项目,该项目计划用地规模约400亩,计划总投资106亿元,注册资本总额不低于36亿元,预计完全投产后,年总产值超300亿元,计划7月底前开工建设。

图片来源:浙江新闻网站

叶骥当时称,该园区集合了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龙头资源,未来将成为具备全球行业影响力的人才、技术高地。

但是,到了今年9月,就在上述项目迟迟未有开工消息之际,产城集团在嘉兴再次牵头,设立了一项集成电路先进封测项目。该项目总投资约108亿元,注册资本不低于15亿元。

据嘉兴在线报道,叶骥表示,该项目已经完成所有启动前的准备方案,并将在今年内启动建设,力争明年实现量产。

不难发现,产城集团前后签约的两个百亿大项目,均属于半导体行业。

据CB Insights中国统计,2020年上半年可完全追溯到半导体项目的投资金额为2021亿元人民币。另有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各省市转产半导体企业,迎来大爆发,其中多省同比翻倍甚至数倍。

半导体投资大潮之下,目前已出现盲目投资与项目烂尾的迹象,产城集团半年内连续推出的2个百亿级项目,结局如何值得持续关注。而在连续的大动作之后,叶骥还有余力参与银亿系的重整吗?

其实,对于叶骥的资金实力,外界已经出现颇多质疑。

融资做重整?

据10月份财联社一篇报道中引述宁波银行业人士称,“宁波本地商业圈很多人知晓,叶骥并没有太多实力,只是宣称做产业地产开发,而银亿则是响当当的头牌企业,看重整的信息让人有‘蛇吞象’的感觉。”

有知情人士向野马财经透露,叶骥在宁波当地算得上一个富二代,对于目前他32亿接盘银亿系,有身边熟悉他的朋友表示“震惊”。

天眼查显示,叶骥名下此次参与重整的赤骥集团注册资金虽然高达10亿,但实缴仅为25万。

图片来源:天眼查

该知情人士表示,叶骥曾运作奉化和嘉兴的产业城项目,从目前看,这些项目要么无疾而终,要么只停留在纸上,现在转头走向资本市场,要出资32亿重整银亿股份,真不知道银亿股份重整管理人是怎么遴选重整出资人的。

另据知情人士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重整计划批准后七日内投资人需支付8亿元,2020年12月31日前支付7亿元,剩余款项投资人承诺同样在年底前完成支付。该知情人士透露,其中8亿元为自筹资金,短期内就要到位。

据《中国经营报》报道,目前叶骥一方正在宁波募集资金,募集规模为8亿元,时间节点在12月8日前,约定为固定利率回报,融资周期4个月,收益为25%。

此前曾有外界传言称,叶骥背后有复星系、银泰系等实力强大的财团支持,对此该人士表示怀疑。野马财经曾向复星、银泰相关部门求证,但并未获得有效回复。

不过并购界业内人士认为,银泰系和复星系参与可能性不高,如果两家公司要参与重整,会自己派团队,不会寻找代理人。

2020年12月11日,*ST银亿将召开出资人组会议,对此前公布的重整方案进行审议表决。公告中*ST银亿曾提示,公司目前仍存在重整失败及重整投资人的不确定性风险,公司仍面临退市风险。

叶骥为什么要染指银亿系?当然是利益使然。

据*ST银亿已经公布的重整草案,公司重整计划主要通过二次转增方式进行扩股。

其中,第一次转增以每10股转增6.48股的比例实施资本公积金转增股票,共计可转增约26.1亿股股票。首次转增后,*ST银亿总股本将由40.28亿股增至66.38亿股。第二次转增则以66.38亿股为基数,按每10股转增5.06股的比例转增约33.59亿股,全部让渡并按计划专项用于引进重整投资人、清偿负债。

两次转增后,上市公司总股本将增至约99.97亿股。管理人有条件引进重整投资人,投资人以支付现金对价、解决上市公司遗留问题并提供业务发展支持为条件受让,重整投资人占股为29.89%。

截至12月3日,*ST银亿总市值约为99亿元,与两次转增后的总股本数字上相差无几,每股折合1.07元左右。

如果重整银亿系成功,叶骥一方的收益相当可观。但前述知情人士表示,假如叶骥资金出现问题,将直接影响到*ST银亿及银亿集团的重整,甚至会导致上市公司退市,进而损害中小投资者的利益。

暗流涌动之下,连日来*ST银亿的股价在不断上涨。从来不缺资本故事的宁波,好戏总是一幕接着一幕。

负债高企,风波不断

2019年6月,*ST银亿控股股东银亿控股及其母公司银亿集团自行提交破产重整申请,风光一时的“银亿系”轰然倒下。

在此之前,熊续强最后一次问鼎“宁波首富”的第2个月,2018年12月,“15银亿01”债券发生违约,银亿系开启爆雷模式。

此后,*ST银亿到期未清偿债务逐渐增多。截至2020年8月31日,公司逾期债务本金约37.02亿元,较之前的43.85亿元有所减少;有息负债本金余额合计约99.57亿元。其中,母公司银亿股份有限公司合计31.4亿元,房地产板块合计约20.46亿元,高端制造板块合计约47.7亿元。

图片来源:*ST银亿公告

另外,据《证券市场红周刊》披露的《银亿集团有限公司等十七家公司合并重整案》材料显示,“银亿系”17家企业的评估总资产为95亿元,债权人申报的总负债却已达491亿元。其中,担保债权139亿元,普通债权351亿元。其中,已确认的债权规模有206亿元。

与巨额债务相对应,“银亿系”核心公司*ST银亿在2018年之后业绩急转直下,当年亏损10.99亿元后,2019年更是巨亏71.74亿元。同时,业绩恶化伴随信用下调,公司融资效率大受影响,最终导致资金链难以为继。

雪上加霜的是,2018年至2019年,公司实控人熊续强利用关联企业,非经营性占用资金一度高达31.93亿元。截至2020年7月,占用资金仍剩余5.2亿元。

此外,熊续强家族几乎将其持有的“银亿系”麾下三家上市公司股份全部质押。除*ST银亿外,还包括康强电子(002119.SZ)、*ST河化(000953.SZ)。初略估算,熊续强家族筹措的资金已达百亿规模。

不惜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高比例质押股票,最后却落得资不抵债,钱都去哪儿了?答案是,连续的跨界并购。

作为“甬商”的代表之一,房地产起家的熊续强在资本运作方面也颇有心得。

2011年,地产企业上市的最后一班车,银亿地产以33亿“借壳”*ST兰光,成功登陆A股。从借壳开始,熊续强的资本运作能力得到解锁,借助资本的力量,“银亿系”在他手中不断发展壮大。而他尤其喜欢并购重组。

2014年至2016年三年间,“银亿系”共完成14笔收购,获得宁波昊圣、恒瑞置业、济州悦海堂、南京润升咨询、富田置业、慈溪恒康投、绍兴盛创投资、添泰置业、康强电子、河池化工等多家公司控股权,彼时其并购数量力压“HH系”、复星系,位居民营企业第一。

在收购康强电子的过程中,熊续强还曾与当时如日中天的“宁波敢死队总舵主”徐翔及多位宁波牛散过招,双方一度僵持不下。直到2015年11月徐翔入狱,熊续强才得以拿下康强电子。

但是,也是在2015年末,银亿发行第一期公司债券,好运似乎走到了尽头。

2016年,银亿系先后收购美国ARC、日本艾礼富和比利时邦奇等制造业企业,兼并重组金额高达123.25亿元,位居浙江百强民企之首。

收购完成之初的2016年至2017年,银亿的日子还不错。2017年,已经以汽车核心零部件制造为主业的银亿集团,销售收入783亿元,位列中国民企500强第61位。

但是,随着汽车市场下滑,银亿的企业零部件制造生意并未带来预期的高收益,业绩开始大幅下滑。

最终,随着业绩不及预期,以及不断并购重组集聚的巨额债务,银亿集团陷入难以自拔的泥潭,不得不走向破产重整。

目前,*ST银亿已出现好转迹象。截至2020年三季度,公司已经实现扭亏为盈,退市甚至破产边缘出现了一丝曙光。

就在这个关键时期,80后“富二代”叶骥半路杀出,让一切又陡生变数。对此你怎么看,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