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美版美团”DoorDash上演中国外卖前半场,上市首日大涨近100%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版美团”DoorDash上演中国外卖前半场,上市首日大涨近100%

目前,DoorDash市值达602亿美元,近4000亿人民币,这几乎复刻了2018年美团在港交所上市时的成绩,而后者现已逼近2万亿港币市值。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徐诗琪

美东时间12月9日周三,美国最大外卖平台DoorDash Inc(NYSE:DASH)上市,首日收涨约86%,成为美国外卖第一股。

这家备受市场追捧的公司在纽交所开盘价为182美元,远高于102美元的发行价,并以189.51美元的价格收盘。

此前,因认购太过火爆,DoorDash将其发行价上调,从90美元至95美元大幅上调至102美元,拟发行3300万股股票,筹资33.7亿美元。

目前,其总市值达602亿美元,近4000亿人民币,这几乎复刻了2018年美团在港交所上市时的成绩,而后者现已逼近2万亿港币市值。实际上,市场的确寄希望于DoorDash能复制美团的成功。

DoorDash创立于2013年,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由三位斯坦福华裔学生创立,他们平均年龄仅30岁。

该公司运营模式与早期的美团、饿了么相似,也就是吸引商家入驻平台,并提供外卖配送服务。

据彭博报道,三名创始人徐迅、Andy Fang和Stanley Tang是在一家甜品店得到的创业灵感。那天,甜品店老板向他们展示了一沓她做不了的外卖订单,需求还没有高到聘请专职送货员的程度,但她又难以自行派送所有订单。三人听到了许多甜品店老板一样的故事,于是思考着如何用科技帮助小企业。

他们决定建立一个带有本地餐馆菜单的网页,以查看是否有送餐业务的需求。创始人表示:“它超级简单又难看,老实说,我们真的没抱任何希望”,但需求是真实存在的。某天,“突然之间我们接到一个电话——有人打来电话!他们想点泰国菜。”

这首笔订单由创始人亲自派送,他们此后也一边兼顾学业,一边送餐、发展自身业务。

DoorDash的业务增长迅速,遍及美国以及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由于新冠疫情让人们无法出门,手机点餐需求增长,他们的业务在今年获得意外的暴增——截至9月30日的九个月,公司总收入为19亿美元,去年同期为5.87亿美元。此外,今年第二季度是其历史上第一个盈利的季度。

为了在疫情期间为商户和送货员提供支持,DoorDash表示,公司削减了某些业务的佣金成本,并增加了司机薪酬。尽管如此,该公司仍被一些餐馆指责,他们在餐馆无法正常营业期间牟取暴利,挤压了餐馆的生存空间。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的数据,据周三的收盘价,三位创始人各自拥有的股份价值在25亿美元至28亿美元之间。档案显示,徐讯拥有对所有B类股票的投票权,他拥有公司69%的投票权并因此有控制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美团

5.6k
  • 贝莱德9月13日在美团的持股比例从4.99%上升到5.14%
  • 美团打车在上海正式接入腾讯出行服务平台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美版美团”DoorDash上演中国外卖前半场,上市首日大涨近100%

目前,DoorDash市值达602亿美元,近4000亿人民币,这几乎复刻了2018年美团在港交所上市时的成绩,而后者现已逼近2万亿港币市值。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徐诗琪

美东时间12月9日周三,美国最大外卖平台DoorDash Inc(NYSE:DASH)上市,首日收涨约86%,成为美国外卖第一股。

这家备受市场追捧的公司在纽交所开盘价为182美元,远高于102美元的发行价,并以189.51美元的价格收盘。

此前,因认购太过火爆,DoorDash将其发行价上调,从90美元至95美元大幅上调至102美元,拟发行3300万股股票,筹资33.7亿美元。

目前,其总市值达602亿美元,近4000亿人民币,这几乎复刻了2018年美团在港交所上市时的成绩,而后者现已逼近2万亿港币市值。实际上,市场的确寄希望于DoorDash能复制美团的成功。

DoorDash创立于2013年,总部位于美国旧金山,由三位斯坦福华裔学生创立,他们平均年龄仅30岁。

该公司运营模式与早期的美团、饿了么相似,也就是吸引商家入驻平台,并提供外卖配送服务。

据彭博报道,三名创始人徐迅、Andy Fang和Stanley Tang是在一家甜品店得到的创业灵感。那天,甜品店老板向他们展示了一沓她做不了的外卖订单,需求还没有高到聘请专职送货员的程度,但她又难以自行派送所有订单。三人听到了许多甜品店老板一样的故事,于是思考着如何用科技帮助小企业。

他们决定建立一个带有本地餐馆菜单的网页,以查看是否有送餐业务的需求。创始人表示:“它超级简单又难看,老实说,我们真的没抱任何希望”,但需求是真实存在的。某天,“突然之间我们接到一个电话——有人打来电话!他们想点泰国菜。”

这首笔订单由创始人亲自派送,他们此后也一边兼顾学业,一边送餐、发展自身业务。

DoorDash的业务增长迅速,遍及美国以及加拿大和澳大利亚。由于新冠疫情让人们无法出门,手机点餐需求增长,他们的业务在今年获得意外的暴增——截至9月30日的九个月,公司总收入为19亿美元,去年同期为5.87亿美元。此外,今年第二季度是其历史上第一个盈利的季度。

为了在疫情期间为商户和送货员提供支持,DoorDash表示,公司削减了某些业务的佣金成本,并增加了司机薪酬。尽管如此,该公司仍被一些餐馆指责,他们在餐馆无法正常营业期间牟取暴利,挤压了餐馆的生存空间。

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Bloomberg Billionaires Index)的数据,据周三的收盘价,三位创始人各自拥有的股份价值在25亿美元至28亿美元之间。档案显示,徐讯拥有对所有B类股票的投票权,他拥有公司69%的投票权并因此有控制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