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甘肃首富”的200亿资本局,彻底“灰飞烟灭”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甘肃首富”的200亿资本局,彻底“灰飞烟灭”了

阙文彬控制的四川恒康向成都中院申请破产重整,意味着,阙文彬的资本故事彻底落下帷幕。

文|侃见财经

2020年,注定是极其不平凡的一年。

登顶富豪榜、惨遭破产的故事,都在2020年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轮番上演,资本市场可以让许多人一夜之间创造百亿财富,但也能让许多人破产,黯然离场。

昔日"甘肃首富":阙文彬,便是后者,历经千辛万苦,还是没能熬过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

12月2日,西部资源(600139.SH)公告,阙文彬作为公司原实际控制人,其控制的四川恒康向成都中院申请破产重整,经初步审查,成都中院决定对四川恒康进行预重整。

这意味着,阙文彬在A股一手搭建的200亿医疗帝国彻底结束了。

回顾阙文彬的财富膨胀与湮灭的全过程,或许能给许多资本市场的玩家们,带来深刻的借鉴意义。

医药代表,逆袭成身家200亿的"甘肃首富"

2008年3月,深交所迎来了一位名不见经传的敲钟人,时年45岁的甘肃药商—阙文彬。

作为中国最早一批医药代表,阙文彬早年非常拼,跑遍了几乎全国各地的医院,一个非常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甘肃的一家濒临破产边缘的国有药厂:"独一味"药厂。

嗅觉敏锐的阙文彬,当机立断,从成都恩威制药辞职后,用全部身家从国资手中接下了独一味,当时的独一味不仅亏损,而且背负着1000多万的负债。

尽管药厂经营不善,但独一味的药用价值和口碑都非常高,阙文彬或许正是看中这一点。

在接手之后,阙文彬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产品线的改造,独一味的包装营销上,并开始研制独一味胶囊,研发成功后,阙文彬利用多年医药代表积累的人脉资源,全力推销独一味,很快便成为了各家医院外科手术和内科、妇科的常用药。

得益于独一味配方的疗效,独一味胶囊迅速抢占了市场,2007年,"独一味胶囊"销售收入已超过1亿元,在同类型产品中,仅次于云南白药,居于第二位。

第二年,阙文彬便成功将独一味推向了A股,上市当日, 独一味(恒康医疗前身)的股价大涨350%,市值直逼26亿元, 阙文彬本人的身家暴涨至17亿元。

从一个籍籍无名的前医药代表变成了资本市场的明星,这是阙文彬初次尝到资本市场的甜头。

此后,阙文彬便开始在资本市场疯狂捞钱,手段非常野蛮。

他先是入驻壳公司ST绵高,然后又收购了阳坝铜业,之后ST绵高改名为"西部资源",转型为矿产资源开采。

短短3年时间,这笔交易便增值了近5倍,比买药赚钱的速度快太多了。

赚快钱,是非常容易让人上瘾的。

尝到甜头的阙文彬,决定继续把资本版图做大做强。随后,便主导西部资源先后收购了银茂矿业80%股权,赣州晶泰锂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宁都泰昱锂业有限公司采矿权和其它经营性资产,广西南宁三山矿业开发有限责任公司100%股权。

与此同时,阙文彬将独一味更名为"恒康医疗",也开启了疯狂并购,先后收购及改造多家医院,业务扩展至医疗服务、药品制造、日化品及保健品业务,并购动作一直持续到2018年。

随着资本版图越做越大,业务涉及了矿业、锂业、民航业、新能源汽车......还有很多很多的医院。

资本运作的手法非常激进,阙文彬的身家也迅速水涨船高。2009年的胡润百富榜显示,阙文彬以财富48亿元荣登中国富豪榜第200位,成为了甘肃省首富。

此后的九年时间,阙文彬都一直牢牢坐稳着甘肃省首富的位置,2015年,阙文彬身价一度达到200亿元。

当年,恒康的总市值达到顶峰346亿元,受到股价大振的鼓舞,一向低调神秘的阙文彬曾在2016年一次极为罕见的公开接受媒体采访中放言,未来要把恒康做到2000亿市值。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资本市场是非常残酷的的,既能让你一夜暴富,也会让你瞬间跌落神坛。

2017年,阙文彬的资本局突然轰然倒塌,导火索是证监会的一则处罚。

2017年8月11日,证监会披露了一则股票市场操纵案,主角正是阙文彬。

违法操纵股票市场,正是发生在阙文彬疯狂并购的过程中。2013年,他结识了投行界的风云人物、因内幕交易被红色通缉令通缉的谢风华,曾是"国内保荐人内幕交易第一案"主角,后被证监会采取终身市场禁入。

阙文彬听从了他的建议:利用信息优势,通过操纵市场拉升股价。

据证监会披露的细节得知,阙文彬作为恒康医疗实控人,精准的把控上市公司公告披露的时间,释放利好消息,谢风华利用资金将股价拉升,帮助阙文彬减持套现。

最终证监会做出处罚,阙文彬被没收违法所得约304.1万元,处以约304.1万元的罚款。

虽然仅罚款了数百万元,但阙文彬的资本故事迅速进入了下半场。

被处罚的第二年(2018年),恒康医疗突然出现大幅亏损,巨亏金额超过14亿元,这是上市以来的第一次。

14亿元的亏损,犹如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阙文彬的资本版图迅速瓦解。

巨亏的同时,恒康疯狂并购积累的巨额债务危机全面爆发,2017年、2018年,恒康公司的负债分别高达59.06亿,59.01亿,负债率接近100%。

巨额负债火烧眉毛,阙文彬不得不出让恒康的控制权,以求自保。

2018年10月17日的时候,恒康发布了一则"股权转让框架协议"的公告,阙文彬拟将持有的所有股份,转让给张先生,要求后者向公司提供8000万的借款。

为了还债,曾经的甘肃首富,只能被迫的将亲手创立、并陪伴了20多年的公司拱手让人,黯然离场。

雪上加霜的是,阙文彬控制的另一家上市公司:西部资源,因行业产能过剩的问题,业绩也年年下滑,最终也无奈彻底退出。

2020年的最后一个月,阙文彬控制的四川恒康向成都中院申请破产重整,意味着,阙文彬的资本故事彻底落下帷幕。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