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收购前后境遇大逆转,除摩拜之外还有它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收购前后境遇大逆转,除摩拜之外还有它们

当初美团收购摩拜的消息刚刚传出时,为摩拜初创团队惋惜的声音着实不少。

文|三易生活

日前有消息显示,摩拜App与微信小程序在12月14日23点59分开始停止服务与运营,彻底与用户告别。联系到至今还欠着海量用户押金,已经几乎化作死水一潭的ofo,也使得至此共享单车行业发展历程上最具代表性的两个平台,都迎来了自己故事的尾声。

事实上,当初美团收购摩拜的消息刚刚传出时,为摩拜初创团队惋惜的声音着实不少。时至今日,摩拜乃至整个共享单车行业发展至如今这幅境况,无疑也让不少人感慨万千。

12轮融资充实肌肉,也绕不开被收购的命运

在共享单车行业最为火爆的那段时间,曾有有过这样一种形容,说投资机构几乎是抢着往相关企业手中“塞钱”,还生怕塞得晚了对方不要。这话放在整个行业中来看或许有些夸张,但对于该行业中的第一梯队,似乎还有点“纪实”的意味。根据公开资料显示,摩拜从2015年初创到2018年被美团方面并购,期间记录在案的融资就有多达11轮,仅2017年就获得了多达5轮融资,但就在次年,美团宣布以7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摩拜。

由于当时共享单车行业尚未出现押金问题,且众多“浑水摸鱼”的中小平台也在旷日持久的补贴攻势下逐渐销声匿迹,因此还是有相当一部分观点认为,属于摩拜与ofo的“好日子”就要来了。但在这个“胜利前夜”卖给美团,背后似乎就多了许多创业者的悲情色彩,以至于当时不少相关文章中还出现了类似“胡玮炜的胳膊拧不过马化腾的大腿”,以及“在王兴与马化腾庆祝的时候,胡玮炜和她的团队大概一夜无眠吧”等观点。

随着后续ofo因为押金时间“东窗事发”,美团上市公布财报数据,曝光摩拜方面的惊人亏损后,许多人才有些回过味儿来。不过美团方面也并没有放弃这个自己高价买来,同时又亏损严重业务,甚至在2019年1月23日,时任美团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的王慧文还发布内部信宣布,将摩拜单车更名美团单车。

虽然当时市面上橙色的摩拜单车数量仍然不少,但其已经将入口转移到美团APP上。而随着后期橙色单车的消失,以及美团明黄色单车的大量出现,最终那个曾经频频融资引得外界惊叹的共享单车品牌,还是以这种方式落幕了。

聚美优品的“双胞胎”,被唯品会大快朵颐

其实回顾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历程,与摩拜有着类似经历,即独立运营时备受资方青睐,市场反响也相当不错,但在被收购后却逐步沦为爬满虱子的华美袍子,最终默默被收购方“消化”掉的案例也并不少见。

许多朋友可能对乐蜂网这个平台已经相当陌生,事实上这是一家成立于2008年8月的B2C电商平台,是由知名主持人李静创办。在成立之初,包括当时互联网上十分活跃的小P老师与Kevin老师等众多美妆界知名人士,也曾纷纷为其站台。而在官方介绍中显示,乐蜂网也是“中国第一个拥有专家明星进驻,千余家专业美妆购物品牌授权的B2C网站”。

得益于类似“明星代言”的影响,乐蜂网在2012年就已将销售规模做到了19亿元,甚至一度与聚美优品一同被称作化妆品电商网站的“双璧”。但这番盛况在如今看来,或许也只是吃到了整个电商行业快速发展时期的红利,乐蜂网自身的实力依然相当脆弱。

2014年2月14日,乐蜂网分拆为自有品牌部分与代理渠道部分,而后将代理渠道业务卖给唯品会,并且唯品会在接管乐蜂网的当月,就委派人员赴任乐蜂网新CEO。据相关报道显示,后续唯品会也在乐蜂网多个关键部门及岗位引入了自家高管,而原乐蜂网包括采购、销售、运营、技术、编辑、视觉、无线、市场等部门的多位高管和骨干,或离职或脱离乐蜂网加入唯品会。

但是相当尴尬的是,即便乐蜂网与唯品会之间发生了如此剧烈的人事跳动,但唯品会给乐蜂网的定位是独立经营,这意味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两个平台属于既合作又对立的关系。最终乐蜂网的结局,就是苦苦支撑到2019年的9月18日,宣布PC与APP端均停止运营,并且通知的最后一句话是,“下半场唯品会愿与您一路同行,我们不散”。

也曾誓言“颠覆亚马逊”,但终被沃尔玛玩熄火

而这类案例也不单单只发生在国内市场,早年间在海外互联网行业中也曾流传着扎克伯格“买一家公司关一家”的传说,而且还有至少十余个案例提供佐证。不过这个“传说”中涉及到公司大多体量不大,甚至有不少还是初创公司。

接下来要介绍的这个案例,则与摩拜更为相似。曾有一家誓言“颠覆亚马逊”的企业Jet.com,自2015年启动试运营,并于同年7月21日正式上线。但截至2015年11月,Jet.com公开的融资就已达到4轮,并且在2015年2月的融资中,还出现了阿里巴巴的身影。

但是到了2016年,沃尔玛方面斥资33亿美元收购Jet.com。事实上,沃尔玛的目的可以说是相当明显,毕竟此前长期以来其电商业务一直处于亚马逊的阴影下,因此收购一家看上去朝气蓬勃的电商平台,也有望实现1+1>2的目标。

不过在现实中,收购了Jet.com的沃尔玛似乎并没有想好如何建立第三方渠道的问题,这也导致Jet.com始终难以整合进沃尔玛的业务体系。在收购四年后,今年5月沃尔玛方面宣布将逐步淘汰Jet.com品牌,不过其CEO董明伦(Doug McMillon)还是坚持认为,“这次收购推动了我们过去几年电商业务取得进展。”

尽管如此,但收购也不一定就是末路

在这些案例中,作为被收购方的企业,在保持独立运营时往往是资本宠爱的娇子,却在被收购后逐渐分崩离析,收购方要么是借此机会大快朵颐扩充业务线,要么是因为难以配合被冷处理。这些曾经闪亮的明星业务都曾在各自领域被外界寄以厚望,但在被收购时显然也没想到一次选择就会走上如此结局。这样的境遇也难免会激起人们的感慨,对于初创企业来说,难道真的是收购及末日?

需要注意的是,被收购后背靠实力更为强劲的支援,来壮大自身实力的案例其实也不少。如饿了么到目前为止,无疑算得上是较为成功的范例。

实际上,站在收购方的角度来看,挑选收购目标显然是参考过被收购方的优势,这一优势可能是模式,可能是服务能力,也可能是人才。而这些优势也正是被收购方此前能够获得大量融资的原因所在,就犹如在参与人数庞大的赛跑中,最先冲到前列的选手总是会格外受到关注一样。

但商业模式的跑通却是一场马拉松,后续服务能否维持下去,是否还能给收购方带来更为实际的收益,无疑才是决定这些昨日明星能否继续发展下去的重要原因。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