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王书金杀人案二审今日开庭,自认对聂树斌案翻案有重大立功表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王书金杀人案二审今日开庭,自认对聂树斌案翻案有重大立功表现

庭审中王书金继续坚持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为其所为,并表示自己供出此案客观上引出聂树斌案翻案,具有重大立功表现,但被检方在庭上驳回。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赵孟

编辑 | 翟瑞民

2020年12月18日上午9时,在经过一审、二审、死刑复核和发回重审后,备受关注的王书金强奸、杀人案,由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在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庭二审开庭审理。

界面新闻了解到,此次庭审进行了两个多小时,庭审中王书金继续坚持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为其所为,并表示自己供出此案客观上引出聂树斌案翻案,具有重大立功表现,但被检方在庭上驳回。

王书金的代理律师朱爱民告诉界面新闻,从二审情况来看,该案刑事部分很有可能驳回王书金的诉讼请求,维持一审判决。二审开庭前,朱爱民到看守所会见王书金,其明确表示如果二审法院驳回,他将继续向申诉。作为王书金的的代理律师,朱爱民表示他将尊重当事人意愿继续为其申诉。

该案被害人张某芬家属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代理人胡胜利表示,在民事部分,王书金表示愿意对被害人张某芬家属进行赔偿,律师明确请求法院写入判决书。如果二审结果不能满足原告人的诉讼请求,也将继续申请再审。

庭审结束后,河北省高院通知,该案将于12月22日第二次开庭,预计届时将宣判。

2005年,犯下多条命案的河北邯郸人王书金被抓获,在其交代的6起强奸、杀人案中,就包括张某芬案和后来备受关注的“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而当时“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在十年前就被警方宣布侦破,一个名叫聂树斌的年轻人被认定为凶手,被执行死刑。至此,该案因“一案两凶”进入公众视野。

王书金案也因涉聂树斌案“一案两凶”备受关注,延宕15年。

2007年3月12日,邯郸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王书金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刘某某、张某甲、强奸被害人贾某某后杀害未遂三起,而施强奸、杀害被害人张某芬一案未被认定为王书金所为。王书金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值得注意的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在审查起诉阶段并未被检察院提起公诉。

王书金不服一审判决,以未认定“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是其所为为由,上诉至河北省高院。2013年9月27日,河北省高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随后,该案报最高人民法院进行死刑复核。

2016年12月2日,最高法第二巡回法庭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值得注意的是,最高法平反聂树斌案的主要理由是“证据不足”“疑罪从无”,并未提及王书金涉案。但聂树斌被平反后,对王书金的死刑复核依然在进行,最高法并没有很快做出结果。与此同时,“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真凶是谁继续引发关注。

朱爱民向界面新闻回忆,2013年,发回重审前的二审判决作出后,王书金被判死刑进入复核阶段,最高院的死刑复核法官曾与其沟通,但并未对判决表现出明显态度。

直至2019年,该案因王书金所犯另一起案件出现新证据迎来进展。2019年初,张某芬的丈夫王哲峰委托律师,向公安机关申请对妻子的腿骨重新做DNA鉴定。2020年5月,王哲峰从河北省邯郸市公安局获知DNA鉴定结果,显示死者正是妻子张某芬。不久,最高人民法院死刑复核裁定认定,王书金涉嫌杀害南寺郎固村一女子的案件出现新证据,发回邯郸市中院重新审判。

2020年11月20日,王书金涉嫌强奸、杀人案在邯郸市中院重审开庭。11月24日,该案宣判。邯郸市中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王书金于1993年11月29日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张某芬、1994年11月21日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刘某某、1995年农历八月初的一天强奸并杀害被害人张某芳、1995年农历七月下旬的一天强奸被害人贾某某后杀害未遂。

邯郸市中院认为,被告人王书金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三人死亡;以暴力胁迫手段强奸妇女,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强奸罪,应依法数罪并罚。王书金犯罪动机卑劣,犯罪情节及后果均特别严重,社会危害极大,虽有自首情节,亦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王书金的犯罪行为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造成的经济损失,应当予以赔偿。

法院遂以被告人王书金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奸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同时,法院判决王书金赔偿原告人经济损失37887.5元。

一审宣判后,原、被告人均提出上诉。朱爱民当时透露,王书金在上诉状中要求法庭查清事实,认定他本人为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的杀人凶手。朱爱民说,随着聂树斌被平反,王书金请求认定石家庄西郊玉米案被驳回,康某花(”石家庄西郊玉米地案”被害人)被杀将出现“一案无凶”的境况,这对死者及其家属来说不公平,对王书金来说则继续背负压力。

胡胜利则告诉界面新闻,一审期间,王书金已认罪、悔罪,他曾当庭询问王书金是否同意家属提出的725159.5元民事赔偿,王书金表示同意。对于法院作出的37887.5元经济损失的赔偿判决,胡胜利表示,这与家属和律师的期望“相差太大”。胡胜利说,他希望河北省高院能在二审判决中支持原告人的民事赔偿请求。

两位律师都分析,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的概率较大,届时案件将进入最高法死刑复核程序。死刑复核属于特殊审判程序,并无时效限制。一般情况下,如果未出现新证据,死刑复核期间改变二审判决的情况很少见。

朱爱民表示,他正在为王书金申诉做准备。胡胜利也表示,将根据委托人意见准备申请再审。

《关于审理刑事案件程序的具体规定》规定:“人民法院收到申诉后,均应登记,认真审阅。原审人民法院审查、处理刑事申诉,均应立卷。”但由于中国实行二审终审制,申诉期间并不影响二审执行,且申诉是否能启动再审,存在较大难度。

法律界人士分析,该案可能在死刑复核期间,王书金继续申诉为其追加罪行,进入一种罕见的程序并行现象。鉴于该案的广泛关注度,死刑复核结果不会很快做出。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1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