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她是niko and ...在大陆的首位合作艺术家,要用粉色的剪纸融化你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她是niko and ...在大陆的首位合作艺术家,要用粉色的剪纸融化你

如果以前没见过纸装置艺术家陈粉丸的作品,初见这粉色巨龙时你一定难以挪开眼睛,当知道它是由一片一片纸拼成时,你可能也和我一样,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这位艺术家的更多作品。用剪纸来塑造一条巨大的粉红色的龙,确实是足够令人好奇的。

如果以前没见过纸装置艺术家陈粉丸的作品,初见这粉色巨龙时你一定难以挪开眼睛,当知道它是由一片一片纸拼成时,你可能也和我一样,迫不及待想要看看这位艺术家的更多作品。用剪纸来塑造一条巨大的粉红色的龙,确实是足够令人好奇的。于是我们最近采访了陈粉丸,和她聊了聊剪纸、粉色、传统符号、女性主义等等,甚至收获了她在准备阶段的一个奇妙的创作想法。今天我们一起来走进这位“90后顶级剪纸艺术家”,相信你会对粉色、剪纸都产生新的看法。

不是我选择剪纸

而是与它相遇

“为什么喜欢用纸这种材质?”也许很多采访者都问过这个问题,但陈粉丸还是很认真地向我解释了她和纸的关系:“其实不是说喜欢就使用,不是一个主动的选择,反而我觉得是一种遇到的感觉。”

《鸟》手工书,2012

从小爱好涂涂画画的陈粉丸,大学时考到了广州美术学院的书籍装帧专业,作为一个纯艺术院校里的专业,陈粉丸用“很冷门”来形容。也许正是因为这个专业没那么注重实用性,才给了陈粉丸无限的想象空间。

与纸打交道是这个专业不可避免的,一次选修课则让陈粉丸开始接触手工书。第一次课程作业,她把一本严肃的鸟类介绍作品编辑成自己的鸟类图鉴,品种各异的鸟从书的一侧探出头来,谁都会忍不住要翻开看两眼。

《一盒子游》,2013

因为手工书课,陈粉丸与纸相遇,这种材质容易寻找,早期使用起来也能减轻作为学生的成本压力,纸就被陈粉丸作为创作的媒介和手段沿用下来。即使是出去旅游,陈粉丸也会用纸进行游记一样的纪录,不断地培养着和纸的感情。

《流溢的书》,2013

2013 年,陈粉丸从广美毕业,她淘来铁皮桶和一些日用材料,做了一本《流溢的书》,书页是流动的水的形状,树叶的春生、夏长、秋收、冬藏都“涌动”在水流间。

在刚选修手工书课的时候,陈粉丸曾说:“上了课之后,我才发现:原来书不只是四边形的东西,它有很多可能性,可塑性,它让你用自己的力量,陈述你所看到的一切。”通过这本《流溢的书》,我们似乎看到了陈粉丸关于纸张形状的庞大想象的开始。

《镜·一》,2014

《镜·三》,2014

毕业的第二年,她就在瑞士日内瓦 ABDC Studio 举办了 Paper Dreamer 陈粉丸个展,2015 年则在 TEDx 作关于艺术手工书的分享。

纸并非完全脆弱

艺术家应该重塑固有看法

《Body Sections》,2014

从手工书开始,陈粉丸接触到纸,也对剪纸发生兴趣。她说她会从纸张的历史和剪纸的工艺里挖掘概念和故事,因此对她而言“纸可能不仅仅是一个材料”。

《身体碎块》,2015

在陈粉丸的作品里,纸不再完全依附于书本,它们以身体器官的形式独立存在,被释放出来。

《Body Sections》Ⅱ,2015

从《Body Sections》开始,陈粉丸创作了大量以人体器官为基础图案的作品,剪纸的精细程度也飞速增长,它们复杂、精致,充满了创作者对“身体”这个元素的沉迷。

 《生命树》,2015

仅仅 2015 年,陈粉丸就参加了 4 场大展。这一年,她创作了《生命树》,纸做的叶片包裹着立起来的树,被放置在一个镜面空间中,生命树被镜面反射出无数个一模一样的,当你走入空间内,也就踏入了一片没有尽头的“丛林”。

从《生命树》开始,陈粉丸的作品从桌面上移动到了空间里,她开始创作大型的、立体的纸艺作品。

2016 年,陈粉丸在广州举办了个人作品展《灵魂出窍》,她说:“没人见过灵魂,我来可视化灵魂。”

在我看来,纸是非常轻薄,很脆弱的一种材料,就像陈粉丸之前创作手工书那样,大家以纸来做创作,都会往小了做,但陈粉丸似乎越做越大,在采访时,我首先提出了这个疑问。

她说这正是大众对纸这个材质的刻板印象,“我觉得作为一个艺术工作者,她要做的就是把一些已经固化了的东西去融化,然后再重新塑造成一个新的形态。既然大家认为他是小的、脆的、薄的,那我希望把它做成一个大家没有想象过的样子。”

 《玄鸟》,2017

在创作中,陈粉丸也会使用不少复合型的新的纸材,它们并不常见,但足以克服普通纸张的缺陷。纸所能创造出的一些形态、结构,是艺术家常用的硬性材质诸如钢铁等难以匹敌的,纸正好弥补了一些空缺。

粉色是东方人皮肤的颜色

我开始报复性地使用粉色

陈粉丸和她的自剪像

和大部分 90 后的女生一样,陈粉丸小时候是不喜欢粉色的,她被父母期许成长为亭亭玉立,温柔贤淑的女生,而“粉色”就成为了很明确的饱含期待的符号象征。直到大学毕业,她都对粉色敬而远之。

但现在,无论是名字、发色、作品,还是自剪像、个人微博配色,陈粉丸都和粉色紧紧联系在了一起,这个转变来自一本名为《平面》的手工书。

《平面》艺术书,2016

2016 年,陈粉丸带着《平面》去参加 abC 艺术书展。她收集了很多人的证件照,把他们的五官全部都分别单拎出来,然后打乱,再随机选取不同的眼睛、鼻子、嘴,试图组合成一张新的脸。

这些器官被放置在新的“皮肤”上,陈粉丸从每个器官的皮肤里取了一个颜色,再合成。她惊讶地发现,整本书的皮肤都呈现出或深或浅的粉色,“虽然我们被定义为黄种人,其实我们的肤色是接近粉红色的,所以这是东方人皮肤的颜色,无法逃避。”通过这个实验,陈粉丸意外地发现了对粉红色的全新视角,她开始接受这个颜色,觉得应该要用它做点什么。

再加上前 20 几年对粉色的使用缺失,陈粉丸开始“报复性”地用这个颜色,她觉得粉色很有意义,希望它可以作为一个小符号存在。

 《不息》,2017

陈粉丸的代表作之一《不息》就是疯狂使用粉色的创作,龙的鳞片几乎都是粉色的,有些还剪出了身体的形状。她设计出一种类似积木的结构,把不同角度的龙骨节接在一起,每一节点具有独立的数字标。

只要时间足够多,这些节点可以被无限地创作下去,在无限个空间中生出无限种面貌,这种“生生不息”正是作品名称的来源。

《转运花园》,2019

同样生生不息的粉色还有陈粉丸的《转运花园》,她将很多人的掌纹做成剪纸,不同的掌纹组合、转动,布置成闪烁的转运大阵。陈粉丸的两只手都是断掌,小时候妈妈常担心她“断掌之人命硬,冲动,克性过大,心神欠专一”,这种没有科学依据的东西却变成了她的假想敌,一直伴随她。长大后,她用艺术的方式来“转运”,对抗所谓的命运。

陈粉丸在最开始的创作中有意回避“剪纸”这个传统的艺术形式,和过去对粉色的错误定义一样,她起初也担心大众认为剪纸过时了。但其实剪纸所需要的只是一个新的视角,“镂空这样的视觉形式大家从来没有讨厌过,比如热爱蕾丝,热爱斑驳的光影效果”大家讨厌的只是过去剪纸里传达的“多子多福”“三从四德”等不符合现当代价值观的东西。

“我尝试去直面这些写在我掌纹里的缺点,慢慢地,命硬变成坚强,冲动变成勇敢,克性变成独立,心神不专变成天马行空。 我带着这双‘断掌’,转变成更好的自己。”《转运花园》也是陈粉丸目前最喜欢的作品,她还会继续做另一个版本的转运花园,征集陌生人的掌纹,听听更多的故事。

在寻找陈粉丸作品的过程中,我看到了粉色的卵巢形状的纸艺作品,我问她是否想借此为女性发声,她说自己其实并不想要进行特别锋利的表达。

“当我身为一个女性,也认同我的社会性别是女性的时候,不论我是大声地为此而发声,还是我不为此而发声,我在做的很多事情,就已经在为女性这个群体‘发声’。我相信无论是创作者还是任何工作的女性,只要在她的岗位上能够做出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就已经是很大的一股力量。”

艺术需要新的语言说故事

商业也需要

虽然用着很柔和的方式去表达,陈粉丸仍然在她的领域做出了不一样的事,从 2017 年的《创造乌托邦》开始,陈粉丸有了商业合作,逐渐被更多人看见。

《创造乌托邦》,2017

这是与打印机品牌的一次合作,借助机器,陈粉丸打印出了 10000 个零件,拼成了 100 朵蒲公英。每一个零件是一个手语的动作,每一朵蒲公英都是一句诗,但手语并非按顺序排列,你很难读出这句诗的原貌,可读性换来了非线性的震撼视觉。

陈粉丸 x Pasha de Cartier《无限之花》,2020

第一次的商业合作成果显著,过程却是煎熬的。要完全接纳商业进入自己的艺术领域,这对陈粉丸来说不是太容易的事情。从第一次商业合作到现在,她一直保持下来在专业上的不妥协,“如果不尊重艺术家的选择,也没有必要做这件事情。”

不过后来陆陆续续的合作都非常成功。2019 年,陈粉丸在成都一角吹出时光气泡,“在我看来城市像一个大容器,自然是更大的容器,我们在其中被包裹和滋养。”气泡里长满了太古里里巷特有的植物,它们被粉色浸染,创造出奇幻梦境。

《花开》,2020

今年年初,陈粉丸受 niko and ... 上海全球旗舰店邀请,创作了《花开》系列,表达祝福和新生,她也成为 niko and ... 在中国大陆地区的首位合作艺术家。

《衫》,2020

与 Vans 的合作则体现出南方艺术家的独特感受,她以粤语里的“衫”作为创作主体,承载人对世界的表达态度。南方特有的骑楼成为“衫”的展示空间,陈粉丸的作品有了新的丰富层次。

在这些合作中,陈粉丸慢慢会觉得商业与艺术并不是一个绝对对立的关系。即使艺术家在完全没有约束的时候创作,也会预设一些观众,无论是商业上的消费者,还是美术馆里的观看者。

当接受商业委托时,这些预设变得很明朗,消费者变得很清晰,对于一个成熟的艺术家,或者说一个在这样的创作体系里面足够灵活的人,他是可以做得更好的。

“艺术需要新的一种语言去继续说故事,商业也需要新的语言,所以大家都在就这样的结合中互相提供新的语言。”

在最近的一次商业合作里,陈粉丸还表达了她接下来想重点探索的“对称”。剪纸的源头属性就是一种对称,昆虫、人体都有对称的美感在其中。她希望在明年的对称日(20211202),能以某个参照物为中心,在其对称的两座城市同时举办对称的一场展览。

留给这个很有意思的想法还有大概一年的时间,我们也希望陈粉丸能如愿实现,让更多人走进她的粉色纸艺世界中。

 

来源:一夜美学

原标题:她是niko and ...在大陆的首位合作艺术家,要用粉色的剪纸融化你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