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界面预言家⑦ | 2021年拜登政府会作出哪些改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界面预言家⑦ | 2021年拜登政府会作出哪些改变?

大规模刺激政策、为WTO“输氧”、重返巴黎协定……

2020年12月22日,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在特拉华州威明顿市发表讲话。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崔璞玉

2020年很快就要结束了,但它结束得似乎还不够快。这是艰难而悲惨的一年,全球有超过170万人因新冠肺炎死亡,大多数国家经济陷入衰退。

但是站在2020年年末,随着疫苗大规模接种的陆续铺开,人们终于看到了隧道尽头的光芒。与新年一同到来的,还有特朗普政府的结束。1月20日开始,美国将正式迎来拜登时期。

大规模刺激政策

拜登政府首先将要面对的便是疫情带来的挑战。美国国会赶在2020年圣诞节前通过的9000亿美元抗疫纾困法案,在被总统特朗普搁置了近一周后,终于获得其签署通过。其中包括600美元的现金支票、每周300美元的联邦补充失业险以及为小企业提供超过3000亿美元的救济等。

虽然拜登屡次承诺上任后将推出更大规模的刺激措施,但这一诺言能否兑现,关键还在于1月5日的佐治亚州参议员选举。如果民主党人未能拿下这两个席位,参议院仍将掌控在共和党人手中,那么拜登上台时,将面临一个分裂的国会。

在这种情况下,上述9000亿美元的财政刺激法案很可能就是最后一个大规模的财政刺激法案了。到2021年新冠疫苗被广泛接种后,美国国会基本不可能再推出新的广泛刺激法案。

而如果民主党在1月赢得乔治亚州的两个参议院席位,达到参议院的50个席位,那么国会极有可能还会出台数千亿美元的纾困法案,并包括对各州的援助。

增不增税?

与刺激政策一样,取决于参议院选举最终结果的,还有税改。竞选期间,拜登表示将撤销特朗普执政时期推行的针对富人和公司的减税政策:将公司税将由当前的21%提高至28%;将年收入40万美元以上人群的个税从37%增至39.6%,40万美元以下的中低阶层暂不加税。

拜登还提议改革资本利得税。收入在100万美元以上的家庭,将按照39.6%的税率、而不是23.8%的优惠税率来征税。

如果民主党在1月拿下参议院过半的席位,拜登可能会强势推进上述部分增税方案;但若共和党仍把握参议院的控制权,拜登实施税改的能力将受到限制。

撤销钢铝关税

财政刺激政策将为美国的经济复苏提供基础,但美国并非孤岛,其全面、坚实的复苏离不开国际贸易的舞台。

上任后,拜登政府可以通过撤销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单边贸易行动,以及向世界贸易组织(WTO)提供急需的“氧气”,从而产生迅速且积极的影响。

特朗普政府此前以国家安全为由,对进口钢铁和铝分别征收25%和10%的关税。虽然免除了澳大利亚、墨西哥和韩国等国,但欧盟和日本等传统贸易伙伴国却被列入了关税清单。

该关税在一定程度上给美国钢铁公司带来了收益,但也使得美国制造商不得不面对报复性关税或更高的钢铝进口成本。

眼下,由于波音和空客补贴争端升级,欧盟威胁要对美国4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报复性进口关税。同时,欧盟正在酝酿的“数字服务税”可能对美国科技巨头带来的冲击,也使得跨大西洋关系变得日趋紧张。

在这一背景下,取消钢铝关税,将有利于缓解美国与其伙伴国,尤其是欧盟之间的关系,推动包括医疗物资和疫苗在内的商品的国际流通,将对经济复苏和抗疫产生正面效果。

不过,为了避免遭到国内钢铁企业、工会和议员的反对,新政府有可能从实施贸易监督开始,类似美国对加拿大和墨西哥设立的监督机制,以防钢铝进口激增。

为WTO“输氧”

此外,同意WTO新干事提名人奥孔乔-伊瓦拉以及该组织上诉机构新法官的任命,将立即帮助拜登政府赢得国际善意。

在世贸组织总干事遴选的最后一轮磋商中,前尼日利亚财政部长、前世界银行高管奥孔乔-伊瓦拉(Ngozi Okonjo-Iweala)获得了绝大多数成员的支持,但遭到了特朗普政府的坚决反对。

为了彰显自己支持多边化和多边机构的立场,拜登可能会遵循大多数人的选择。

此外,拜登还可能采取行动,恢复WTO贸易争端仲裁者的角色。由于特朗普政府一直拒绝提名新法官,WTO的上诉机构自2019年12月起就因缺少足够的法官而陷入“瘫痪”。

帮助重启上诉机构的运作,将有助于拜登恢复其它国家对美国作为负责任大国的信任,也有利于拜登政府在WTO亟需的改革中扮演重要角色。

重返巴黎协定

在2020年12月12日《巴黎气候协定》签署五周年之际,拜登表示,在他就任总统的第一天,美国将重新加入《巴黎气候协定》,他还将在上任100天内召集主要经济体国家领导人,举行气候峰会。

拜登还计划恢复特朗普政府废除的一系列奥巴马时期的环境法规,并承诺推出2万亿美元的气候变化应对计划,促使美国从世界第二大碳排放国,在 2050 年前实现净零碳排放。

拜登还任命前国务卿约翰·克里为美国有史以来的第一位总统气候变化特使,同时进入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此举也体现出了拜登对气候问题的重视。

不过,就像克里说的,要重新加入协定很简单,要重建美国的信用却很难,“我们必须认真且确实的面对气候变化,重建美国价值。”

而且,拜登在气候问题方面的提案很可能在国会遇阻。当然,他也可以选择绕过立法,使用行政令的方式来促成政策落地,不过政策的影响力可能会大打折扣。

伊核协议

尽管伊朗希望美国能够重回伊核协议,而且拜登方面也表态积极,但要想实现绝非易事。

拜登曾在胜选后表示,如果伊朗能重新严格遵守伊核协议,他将寻求就任后让美国重返伊核协议,但他坚持要求伊朗同意新的要求:即通过新一轮谈判达成协议以限制伊核力量,并对导弹计划加以限制。

这一提议已经遭到了伊朗拒绝。伊朗外交部称,伊核协议具有里程碑意义,伊朗绝不会就伊核协议已经达成共识的部分进行任何新的谈判。

此外,美国和伊朗之间缺乏互信,都要求对方先行动,伊朗要求美国在解除制裁后才能重返谈判桌,而拜登则坚持伊朗遵守伊核协议后美国才会重返协议并取消制裁。双方僵持无疑会增加美国重返伊核协议的难度。

因此,对于伊核协议未来之路而言,2021年或许将仅仅是一个开始。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