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费用狂增并购加速 中国互联网公司展开海外大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费用狂增并购加速 中国互联网公司展开海外大战

受政策影响,Facebook等应用无法进入中国内地这个巨大的市场。而中国公司在完成这个市场内的瓜分之后,开始在全球市场上竞争——在中国公司之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即便是中国互联网公司之间,在海外市场的竞争也正变得激烈。猎豹所在的海外安全市场就是一个例子:由几年前如入无人之境,在获取大量用户的同时,也找到自身的变现路径。但随着360这样的大公司在这一市场逐渐发力,国内应用市场的激烈竞争在海外不可避免要重演。

中国农历新年开年,360就宣布联合中国A股上市公司昆仑万维,以12.3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挪威移动浏览器公司Opera。作为安全领域的同行,猎豹对此颇有压力。传闻中,猎豹也曾竞购此家公司,若按最后收购方案来看,12.3亿美元价格已经是猎豹市值的58%。但对于360这样的大公司,以及昆仑万维这样在A股市场上成功获利的公司,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对于猎豹来说,当年正是因为在国内市场被360逼入绝境才出走海外,却意外地闯出一片市场来。然而,这一次,360再次追至海外。

从猎豹最新一次的公司财报来看,其获取用户的成本在攀升:猎豹移动第三季度费用为7.21亿元,较上一季度增长18%,较上年同期增长93%;运营利润为1673万元,较上一季度下降55%。所谓运营利润,通俗来说是指在除去税收、研发、人力等成本之后,加上其他投资收入之前的指标,是最能反映主营业务盈利水平的。

时针拨回四年前的2012年,在国内被360压制得喘不过气时,猎豹冲动之下做了去海外的决定。当年年底,公司高管去美国参加Google开发者大会,“为了省钱,我们都住的便宜很旧的酒店,电梯都是拉铁门的那种。”副总裁肖洁回忆说。晚上大家聚在酒店大堂喝酒的时候,CEO傅盛提出是否可以尝试做移动产品的海外市场,“我们当时就觉得很晕,没有人知道海外市场是什么样子。”

第二年年初,公司准备带60个中层去硅谷参观。一个跟海外市场没太多关系的公司,很多人连护照都没有,最后40人成行。“在硅谷各个公司找我能找到的技术人员给我们讲课。”傅盛说,“讲完技术的课,我们觉得他们在技术上并没有超过我们,我们能做。”

回国后,他们开始为海外市场开发产品——Clean Master,“偷偷”做的。傅盛说他们在前半年的时间里非常害怕360知晓他们在做什么,它们希望在竞争对手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占据先发优势。

对于某些工具软件创业公司而已,海外市场反而比国内要容易。譬如猎豹,其一旦在Google Play提交应用,到达的是全球的用户,用户用了产品觉得好的话,通过打分等,软件排名会不断上升,从而吸引到更多的用户来下载。而国内安卓平台则复杂得多,需要在十多个主流市场上进行上架、营销、推广,与大公司相比,推广费用是创业公司难以负担的。

Clean Master依靠口碑和排名上升的正循环效益逐步获得成功。在2013年初,Clean Master还只有100万的月活跃用户,而最新的数据显示其月活跃用户达5.67亿,近74%用户来自海外,常年排在Google Play工具榜单的第一位。

和Facebook合作找到变现之路

出海不仅要用户,也要收入。广告是猎豹这款免费工具软件唯一的盈利模式。

一开始他们想的是自己去拉广告。2014年1月开始,猎豹在硅谷设立了办公室,招募的主要是市场人员,员工们自己去拉广告,或者和美国本土的互联网广告公司合作,比如InMobi、ironSource这样的公司,但收入毕竟有限。直到2014年夏天在一个互联网广告展会上遇到Facebook,此时Facebook的身份是一个广告分销商,他们也在积极寻找能够承担它们广告展示业务的平台。

作为一家中国公司,猎豹对于和其他产品的合作态度比较谨慎。“如果合作,我们就得在产品上装上对方的SDK,任何安装我们产品的用户都有了他们的代码。”猎豹海外移动变现高级总监吴俊达说。实际上在中国市场大家都不愿意这样合作,一方面合作伙伴一旦有违规行为,比如侵犯用户隐私、威胁信息安全等都会导致自己受到牵连;另一方面接入SDK也意味着自己的数据会被对方掌握。

由于是在海外市场,出于对Facebook和谷歌这类公司的信任,吴俊达认为应该合作。

但他的这个想法一开始在公司内部并不获得认可,技术人员根本不予回应。“所以我就找了一个我比较熟悉的产品团队——电池医生,我跟他们团队很熟。”吴俊达说,他选的这款产品在公司属于体量较小的产品,当时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在与Facebook的合作中,猎豹相当于是一个广告分销渠道。Facebook接下广告的广告订单在猎豹的产品上投放,而他们的广告类型属于绩效型广告,即最后收入是按照给广告客户带来了多少下载量或者注册量来计算,然后Facebook和猎豹分成。“效果非常好,比和谷歌的合作都要好”,吴俊达说。到了当年10月,整个公司的六七个产品都决定开始和Facebook合作。

“一直到傅总下命令后,全公司才认可这个决定,我是在从北京去上海的路上收到让我牵头的命令的,然后开始建微信群,组织植入Facebook的SDK的工作。”吴俊达说。

从那以后,和Facebook的合作成为猎豹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按照合作后的2014年第四季度收入来看,移动收入3580万美元,同比增长610.2%。

但在这个模式中,猎豹担当的是分销商的角色,不能直接接触到广告主,无形中设定了收入的天花板。

于是猎豹也尝试积极建立自己的广告平台,收购是最快的路径。2015年3月,猎豹移动宣布以5800万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全球移动营销公司MobPartner。这是一家2010年成立于巴黎的创业公司,业务覆盖全球200个国家,服务500多家广告商。2013年MobPartner进入了中国市场。

实际上,在Facebook的广告平台Audience Network建立起来后,对原有的互联网广告商都产生了较大的冲击,一些小的创业团队难以为继,一些持有资金的公司则趁势收购。

被360收入旗下的Opera此前就收购不断,从2010年到2014年年间收购了八家互联网广告公司,包括2014年7月的创业公司AdColony以及更早之前的AdMarvel,还有专注于高端互联网广告的德国创业公司apprupt等。

360在海外从试水开始

毫无疑问,360在2016年年初收购Opera之后,也拥有了之前Opera及其旗下公司多年来积累起来的全球互联网广告客户。

早在2013年,360就针对海外市场推出360 Security,和猎豹产品形成竞争。猎豹并非没有警惕,在2015年的第二季度财报会议上,傅盛就指出,“360 Security并非360自研软件,而是360以品牌和技术入股公司的产品,360 Security的用户量不计入360公司的用户量及收入。”

不难看出,最开始360对海外市场是有些迟疑的。傅盛指“360只是以品牌技术入股”,说的正是360和昆仑万维合作,两者合作成立新公司摩比神奇,发布产品360Security。作为一家原本就在美国上市的公司,360需要与人合作发展海外业务。而昆仑万维作为一家A股上市公司,在上市公司公告中,也屡次强调自己代理360在香港以及日本的广告业务,公司股价因此从2015年年初的25元左右攀升至年底的150元左右。外界猜测,A股上市公司能够输入资金,而360能够提供技术;而从股权结构上来看,这家公司控股权还是属于360。

无论如何,外界都把360视作猎豹在海外的威胁。根据360最新公布的数据,360 Security月活超过1亿。

政策之下,Facebook这些应用无法进入中国内地这个巨大的市场。但另一方面,中国公司在完成了这个市场内的瓜分之后,开始在全球市场上竞争——在中国公司之间。根据AppAnnie发布的数据,2015年12月,iOS+GooglePlay下载榜前十名中已经有六家中国公司,包括第四名猎豹移动、第五名百度、第六名腾讯以及第八和第九名的阿里巴巴和360。

“虽然目前奇虎360在海外市场的活跃用户数、用户留存率以及变现能力都远不及猎豹移动,但是我们担心奇虎360激进的推广策略会拉升市场整体用户获取成本,最终影响到猎豹移动的盈利能力。”招商证券在最近的一份研报中这样指出。

毫无疑问,国内应用市场的战火将蔓延到海外,恶战难以避免。

阅读更多有关科技的内容,请点击查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Facebook

4.7k
  • 加密货币Libra已死,Web3才是元宇宙的未来?
  • 科技早报 | 郭明錤称iPhone 14芯片订单并未削减 Meta将关闭数字钱包项目

猎豹移动

  • 猎豹移动第三季度营收1.96亿元,同比下降46.3%
  • 猎豹移动二季度营收环比增长6.7%至2.12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费用狂增并购加速 中国互联网公司展开海外大战

受政策影响,Facebook等应用无法进入中国内地这个巨大的市场。而中国公司在完成这个市场内的瓜分之后,开始在全球市场上竞争——在中国公司之间。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即便是中国互联网公司之间,在海外市场的竞争也正变得激烈。猎豹所在的海外安全市场就是一个例子:由几年前如入无人之境,在获取大量用户的同时,也找到自身的变现路径。但随着360这样的大公司在这一市场逐渐发力,国内应用市场的激烈竞争在海外不可避免要重演。

中国农历新年开年,360就宣布联合中国A股上市公司昆仑万维,以12.3亿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挪威移动浏览器公司Opera。作为安全领域的同行,猎豹对此颇有压力。传闻中,猎豹也曾竞购此家公司,若按最后收购方案来看,12.3亿美元价格已经是猎豹市值的58%。但对于360这样的大公司,以及昆仑万维这样在A股市场上成功获利的公司,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对于猎豹来说,当年正是因为在国内市场被360逼入绝境才出走海外,却意外地闯出一片市场来。然而,这一次,360再次追至海外。

从猎豹最新一次的公司财报来看,其获取用户的成本在攀升:猎豹移动第三季度费用为7.21亿元,较上一季度增长18%,较上年同期增长93%;运营利润为1673万元,较上一季度下降55%。所谓运营利润,通俗来说是指在除去税收、研发、人力等成本之后,加上其他投资收入之前的指标,是最能反映主营业务盈利水平的。

时针拨回四年前的2012年,在国内被360压制得喘不过气时,猎豹冲动之下做了去海外的决定。当年年底,公司高管去美国参加Google开发者大会,“为了省钱,我们都住的便宜很旧的酒店,电梯都是拉铁门的那种。”副总裁肖洁回忆说。晚上大家聚在酒店大堂喝酒的时候,CEO傅盛提出是否可以尝试做移动产品的海外市场,“我们当时就觉得很晕,没有人知道海外市场是什么样子。”

第二年年初,公司准备带60个中层去硅谷参观。一个跟海外市场没太多关系的公司,很多人连护照都没有,最后40人成行。“在硅谷各个公司找我能找到的技术人员给我们讲课。”傅盛说,“讲完技术的课,我们觉得他们在技术上并没有超过我们,我们能做。”

回国后,他们开始为海外市场开发产品——Clean Master,“偷偷”做的。傅盛说他们在前半年的时间里非常害怕360知晓他们在做什么,它们希望在竞争对手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占据先发优势。

对于某些工具软件创业公司而已,海外市场反而比国内要容易。譬如猎豹,其一旦在Google Play提交应用,到达的是全球的用户,用户用了产品觉得好的话,通过打分等,软件排名会不断上升,从而吸引到更多的用户来下载。而国内安卓平台则复杂得多,需要在十多个主流市场上进行上架、营销、推广,与大公司相比,推广费用是创业公司难以负担的。

Clean Master依靠口碑和排名上升的正循环效益逐步获得成功。在2013年初,Clean Master还只有100万的月活跃用户,而最新的数据显示其月活跃用户达5.67亿,近74%用户来自海外,常年排在Google Play工具榜单的第一位。

和Facebook合作找到变现之路

出海不仅要用户,也要收入。广告是猎豹这款免费工具软件唯一的盈利模式。

一开始他们想的是自己去拉广告。2014年1月开始,猎豹在硅谷设立了办公室,招募的主要是市场人员,员工们自己去拉广告,或者和美国本土的互联网广告公司合作,比如InMobi、ironSource这样的公司,但收入毕竟有限。直到2014年夏天在一个互联网广告展会上遇到Facebook,此时Facebook的身份是一个广告分销商,他们也在积极寻找能够承担它们广告展示业务的平台。

作为一家中国公司,猎豹对于和其他产品的合作态度比较谨慎。“如果合作,我们就得在产品上装上对方的SDK,任何安装我们产品的用户都有了他们的代码。”猎豹海外移动变现高级总监吴俊达说。实际上在中国市场大家都不愿意这样合作,一方面合作伙伴一旦有违规行为,比如侵犯用户隐私、威胁信息安全等都会导致自己受到牵连;另一方面接入SDK也意味着自己的数据会被对方掌握。

由于是在海外市场,出于对Facebook和谷歌这类公司的信任,吴俊达认为应该合作。

但他的这个想法一开始在公司内部并不获得认可,技术人员根本不予回应。“所以我就找了一个我比较熟悉的产品团队——电池医生,我跟他们团队很熟。”吴俊达说,他选的这款产品在公司属于体量较小的产品,当时也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

在与Facebook的合作中,猎豹相当于是一个广告分销渠道。Facebook接下广告的广告订单在猎豹的产品上投放,而他们的广告类型属于绩效型广告,即最后收入是按照给广告客户带来了多少下载量或者注册量来计算,然后Facebook和猎豹分成。“效果非常好,比和谷歌的合作都要好”,吴俊达说。到了当年10月,整个公司的六七个产品都决定开始和Facebook合作。

“一直到傅总下命令后,全公司才认可这个决定,我是在从北京去上海的路上收到让我牵头的命令的,然后开始建微信群,组织植入Facebook的SDK的工作。”吴俊达说。

从那以后,和Facebook的合作成为猎豹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按照合作后的2014年第四季度收入来看,移动收入3580万美元,同比增长610.2%。

但在这个模式中,猎豹担当的是分销商的角色,不能直接接触到广告主,无形中设定了收入的天花板。

于是猎豹也尝试积极建立自己的广告平台,收购是最快的路径。2015年3月,猎豹移动宣布以5800万美元的价格全资收购全球移动营销公司MobPartner。这是一家2010年成立于巴黎的创业公司,业务覆盖全球200个国家,服务500多家广告商。2013年MobPartner进入了中国市场。

实际上,在Facebook的广告平台Audience Network建立起来后,对原有的互联网广告商都产生了较大的冲击,一些小的创业团队难以为继,一些持有资金的公司则趁势收购。

被360收入旗下的Opera此前就收购不断,从2010年到2014年年间收购了八家互联网广告公司,包括2014年7月的创业公司AdColony以及更早之前的AdMarvel,还有专注于高端互联网广告的德国创业公司apprupt等。

360在海外从试水开始

毫无疑问,360在2016年年初收购Opera之后,也拥有了之前Opera及其旗下公司多年来积累起来的全球互联网广告客户。

早在2013年,360就针对海外市场推出360 Security,和猎豹产品形成竞争。猎豹并非没有警惕,在2015年的第二季度财报会议上,傅盛就指出,“360 Security并非360自研软件,而是360以品牌和技术入股公司的产品,360 Security的用户量不计入360公司的用户量及收入。”

不难看出,最开始360对海外市场是有些迟疑的。傅盛指“360只是以品牌技术入股”,说的正是360和昆仑万维合作,两者合作成立新公司摩比神奇,发布产品360Security。作为一家原本就在美国上市的公司,360需要与人合作发展海外业务。而昆仑万维作为一家A股上市公司,在上市公司公告中,也屡次强调自己代理360在香港以及日本的广告业务,公司股价因此从2015年年初的25元左右攀升至年底的150元左右。外界猜测,A股上市公司能够输入资金,而360能够提供技术;而从股权结构上来看,这家公司控股权还是属于360。

无论如何,外界都把360视作猎豹在海外的威胁。根据360最新公布的数据,360 Security月活超过1亿。

政策之下,Facebook这些应用无法进入中国内地这个巨大的市场。但另一方面,中国公司在完成了这个市场内的瓜分之后,开始在全球市场上竞争——在中国公司之间。根据AppAnnie发布的数据,2015年12月,iOS+GooglePlay下载榜前十名中已经有六家中国公司,包括第四名猎豹移动、第五名百度、第六名腾讯以及第八和第九名的阿里巴巴和360。

“虽然目前奇虎360在海外市场的活跃用户数、用户留存率以及变现能力都远不及猎豹移动,但是我们担心奇虎360激进的推广策略会拉升市场整体用户获取成本,最终影响到猎豹移动的盈利能力。”招商证券在最近的一份研报中这样指出。

毫无疑问,国内应用市场的战火将蔓延到海外,恶战难以避免。

阅读更多有关科技的内容,请点击查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