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K12在线1对1品牌学霸君被传倒闭,双十一还在大力招生揽获上亿资金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K12在线1对1品牌学霸君被传倒闭,双十一还在大力招生揽获上亿资金

学霸君选择的1对1模式在业内常被视为“规模不经济”。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 | 查沁君

继海风教育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后,近日又一家K12在线1对1赛道内公司学霸君被传倒闭。

12月27日下午,据AI财经社消息,一位备注为“学霸君1对1教务主管”的人士在其朋友圈发文称:“学霸君倒闭了!”

上述人士表示,刚结束领导们召开的长达数小时的无电子设备口头会议(防止录音),现在正在排队上交工作手机及卡号。“公司要切断我们与家长老师的唯一联系,收回我们的工作手机及卡号微信。”

该人士还表示:“公司双十一、双十二大张旗鼓的宣传活动笼络上亿资金,现在一走了之,是十分严重的恶意诈骗行为。”

据学霸君兼职老师若水提供给界面教育的备忘录留言显示,学霸君以供应商付款与银行接口出现问题为由,拖欠老师工资,在老师提出异议后,关闭发言功能;面对家长,以公司组织老师集训为由,搪塞全体老师罢工。面对员工,以服从公司安排为接口,解释工资问题。

“在此之前,公司内部一直在要求员工加班加点,为本月业绩冲击,光其中一个公司,本月就完成几千万的目标。”这位发声老师指出,“倒闭是有预谋的,学霸君在跑路之前,再捞最后一笔。”

若水在2018年3月成为学霸君兼职讲师,主要教授初中英语1对1。她告诉界面教育,“学霸君管理机制比较死板、严苛,很容易被扣工资,总之就是很费时,但是收益可能并不如预期的乐观。”

”比如上课老师晚到5分钟,这节课就会被判无效,没有收益;下课需要关播,每堂课都需要备课件,需要给学生线上布置作业,并线上批改;学生评价流程繁多,但凡漏掉一个,都会成为扣工资或者直接不算工资的理由。“若水告诉界面新闻。

“表面上一堂课45分钟,实际上准备上课和完成平台布置的任务要求所花的时长远不止这些。”若水认为“时间成本太高,收益相对较低”。

早在几日前,就有学霸君内部员工在职场社交平台脉脉上表示,公司资金链断裂,申请破产。

在投诉平台黑猫投诉上,关于学霸君APP投诉2740条,投诉内容多为拖欠学费、服务不到位、虚假宣传等。

其中有不少家长都提到,当时付款时,学霸君提出家长可在中银消费贷款无利息。如今即使申请退款,每月依然要偿还贷款,否则可能还将面临个人征信危机。

浩融2014在黑猫投诉上写道:“在7月份参加学霸君,8月份停课了每月还背着贷款名义给学霸君1980元的贷款。不给还了还有个人征信了。到现在为止总共退款是8915元。给班主任发微信不回,给学霸君打客服电话一直逃避。” 

界面教育向学霸君方面求证,截至发稿未得到官方回应。

针对上述“跑路、倒闭”质疑,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日前在一个教育创业投资群中,曾做出一个简要回应:“多谢大家关心,我还没失联,在继续努力”。并表示“可以疏散公司大部分员工了,合肥的1200名员工已经安排了12月的工资和下家。”

据若水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学霸君合肥业务会有作业帮的人过来处理,一对一业务解散。

对此,界面教育向作业帮求证,对方回应:“近日作业帮在合肥分公司招聘工作人员,部分当地学霸君人员前来应聘。作业帮并没有对学霸君公司进行收并购,任何与学霸君产生的学费纠纷或劳务纠纷还请与学霸君进行沟通处理。”

此外,据Edu指南消息,好未来的学而思网校事业部也在与学霸君对接中。

学而思方面回复界面教育称:“学而思网校正在和其它教育行业同仁一道,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会尽可能的帮助学霸君的员工、学员及家长。”

学霸君成立于2013年,最早是以拍照搜题工具起家,主要为初高中生提供在线免费解答作业题、疑难点等服务。当时处于同一竞争赛道的还有作业帮、猿辅导旗下小猿搜题。

而如今,作业帮已于近日完成E+轮超16亿美元融资,今年6月获得7.5亿美元E轮融资;猿辅导也于日前再获云锋基金3亿美元融资,年内融资总额超35亿美元,最新估值达170亿美元;学霸君却面临倒闭危机。

学霸君距离上一笔融资已经过去近四年,最近一笔融资在2017年1月,来自招商局资本、远东集团、皖新传媒的C轮融资1亿美元。

此外,学霸君选择的1对1模式在业内常被视为“规模不经济”。相较于大班课和1对多模式,1对1的边际成本要更高,在高师资和获客成本的情况下,较难实现规模盈利。

关于班型和商业模式的选择,学霸君此前也曾处于摸索期。早在2016年6月初,学霸君曾上线过大班直播产品“不二课堂”,但该项目随后不久因内部调整暂停推进。

同年6月底,学霸君将原来拍搜产品中的人工答疑功能独立做成了一个新的APP“君君辅导”。12月1日,君君辅导产品形态更改为在线1对1,并开始公测。

据天眼查APP数据显示,学霸君APP用户超9000万,1对1注册用户总数近500万,付费用户5万左右。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在2018年3月曾公开表示,学霸君2017下半年开始有营收,其中C端1对1辅导业务占比超60%,B端业务AI学占比超过30%。

2018年年初,张凯磊曾喊出全年保底10亿元营收的目标;同年7月,曾有传闻称字节调动要收购学霸君的To B业务,但当时双方并未回应。10月份张凯磊在接受鲸媒体采访时透露,公司仍有To B和To C两块业务,但重心是在To C业务上。

同样选择线上1对1模式的还有海风教育也深陷退费纠纷,因拖欠广告款和房租租金而被起诉。该公司名下已累计13条限制消费令,涉及的法律诉讼达159条。同时,还有被执行人信息达20条,现存累计执行标的超679万元,并于2020年7月成为上海市崇明区人民法院所公布的失信被执行人。

相比之下,另一家主打线上1对1模式的掌门1对1仍在小步快跑。9月底,掌门被披露融资超4亿美元。据脉脉上掌门1对1员工称,掌门目前在做审计,计划明年上市。

这也从侧面表明,大部分资金正涌向在线教育的头部机构,“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马太效应愈发明显,中腰部教育机构的生存空间也变得越来越紧张。

截至12月28日16时发稿时,微博上以“学霸君破产倒闭”的超话阅读量逾400万,讨论数480。

(应受访者要去,若水为化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