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紧急叫停的《晴雅集》,“疑似原因”背后皆是好戏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紧急叫停的《晴雅集》,“疑似原因”背后皆是好戏

《晴雅集》是个例,但背后的每个疑似原因都值得行业关注。

文|悦幕中国电影观察 七月

被紧急叫停。

原本关于“4日起停映《晴雅集》”的消息,被确定只有影院收到以电话和微信群通知为主的内部通知。虽然没有收到官方的红头文件,但相关影院已经开始按照要求进行操作。4日晚间事情突然反转,越来越多的影院收到了全面下线《晴雅集》的通知,“刚排好片就来了通知,措手不及”。

不过,截至发稿,仍有一些影院还没有收到相关的停映通知,比如某红鲤鱼影院负责人表示院线暂时还没有下发通知。但可以看到的是,猫眼、淘票票等第三方票务平台已经搜不到《晴雅集》的相关售票信息。

从有影院收到通知停映《晴雅集》,影片将被下架的消息被广泛传播,到4日还有《晴雅集》的一定排片,再到更晚点的突然全线叫停《晴雅集》,在这个过程中,业内对影片下映的具体原因进行了多种猜测。其中,主创涉嫌抄袭成了最大的猜测,牵扯到“窗口期”问题等原因也被提及。

尽管到底是哪种原因导致了此次《晴雅集》被紧急下映尚不可知,目前主流的几种猜测背后暴露出来的问题才是值得整个行业进行更多关注的。

“抵制抄袭”的风口:下映是唯一办法吗?

行业的矫正之风。

至于院线停映《晴雅集》的主要原因,目前业内的不少猜测都和导演郭敬明本身联系起来,即郭敬明之前存在着涉嫌抄袭的问题。

去年12月21日,编剧余飞、宋方金等111位影视从业者发起了联合声明,主要倡议抵制的对象之一就是郭敬明;随后,电影界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于12月29日成立,在电影人职业道德方面提出了一系列规范建议;之前联合抵制引起的讨论未曾消失,12月31日,被抵制对象之一的郭敬明也进行了公开道歉。

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遏制抄袭”在这一过程中成了整个电影行业的关键词。在这样的时节节点上被爆出“《晴雅集》下架”的消息,无论是大众还是业内似乎都自然而然地把主要原因归结于郭敬明的抄袭问题。

尤其是,在《晴雅集》上映之后,不少网友甚至微博大V指出,《晴雅集》中角色的技能特效与好莱坞大片《奇异博士》存在着一定的相似之处。郭敬明的抄袭问题再加一重,令因为抄袭而下架《晴雅集》的可能性又大了一些。

虽然此次影院停映《晴雅集》是否是因为导演郭敬明涉及抄袭尚不可知,但能够看到的是,电影行业的纠正“抄袭”之风已经刮起。这种规范化发展无疑会推动整个行业更加健康发展。

不过,从《晴雅集》的紧急下线被纷纷猜测是否与导演郭敬明抄袭有关来看,之前的国内电影行业对于“抄袭”并没有明确的界定标准,相应的法律法规中更多的是以原作者的起诉作为追究的起点。

这其实留给了现阶段行业一个疑问,抵制主创抄袭究竟应不应该采取下映相关影片的措施。毕竟,下映一部影片的背后影响的不仅仅是片方和主创的利益,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影院的营收情况。而这种突如其来的“强硬”,是否真的有利于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至少目前尚不可知。

《晴雅集》的流媒体风波背后:片方和影院的权力“跷跷板”

片方与影院方的权力“跷跷板”。

除了业内猜测主要是《晴雅集》的导演郭敬明有抄袭问题导致了影院下映影片之外,另一种猜测则是,影片过快上线视频平台,引发了院线的抵制。毕竟,在此之前,《赤狐书生》上映15天后登陆流媒体平台,已经刷新了行业对“窗口期”的认知。

这种猜测主要来源于与《晴雅集》同时被提及的《沐浴之王》,两部影片都存在着疑似抄袭的问题。于12月11日上映的《沐浴之王》在元旦期间就已经上线视频平台进行付费点播,但同一时期的院线并未下映该影片。这种操作很大程度上已经损害了影院方的利益,似乎也为《晴雅集》的下线埋下了伏笔。

从《晴雅集》来看,卖给了Netflix的影片将于2月5日上线Netflix,对于防止盗版的片方来说,登陆国内流媒体平台自然要早于这一时间点。再加上,根据一些爆料称,《晴雅集》会在这个月中旬上线国内视频平台。虽然目前这点尚未得到证实,但《晴雅集》上线视频平台的“窗口期”并不长这点基本成为事实。

实际上,单纯因为极大地缩短了“窗口期”就下映《晴雅集》的可能性并不大。《晴雅集》这次的“窗口期”问题,需要放在元旦这个时间节点来看。

具体来看,元旦期间的国内电影市场可谓迎来了“开门红”,超过12亿的票房大盘、元旦当日票房破6亿刷新了多年来的新记录。这带来的则是“市场地位”的再次转变,由复工之后片方对于影院开始拥有了更多主动性,变回了如今影院重新掌握了影片的“生死大权”。

尤其是,《晴雅集》在元旦期间的上座率并不低,甚至有时候会略好于新上映的影片《送你一朵小红花》和《温暖的抱抱》。对于当下的《晴雅集》来说,影片显然还处于“借势”于档期热度的阶段。

在这样的市场大背景下,《晴雅集》想要缩短“窗口期”上线流媒体平台,这无疑让影院一方又一次遭受了“被选择”。但对于逐渐找回主控权的影院一方来说,这种“被选择”足以在一定程度上引起影院的不满,从而选择下映影片的抵制方式。而从长期来看,这种“窗口期”之争还将继续在行业内不断出现。

值得注意的是,整个行业将长期处于复苏过程,观影信心不足、市场大盘不够热等问题并未得到充分解决。那么,片方和影院方“市场地位”的来回转变,是否有利于经历了疫情“休克”之后的行业进一步发展,实际上是现阶段产业需要思考的一个疑问。

传闻中的利益之争?

同类型作品的警示。

针对此次《晴雅集》遭到下线的问题,业内还有其他猜测声音出现。有相关从业者透露主创涉嫌抄袭只是外因,内因更多的是牵扯到了背后出品公司之间的利益。

不难发现,《晴雅集》在元旦期间的排片占比维持在8%左右,是除了热映的《送你一朵小红花》《温暖的抱抱》和《拆弹专家2》3部影片之外最高的。如果停映《晴雅集》,其他影片能够分得这些排片,从而增加一定的收益。

某太平洋影院经理表示,4日起不再排《晴雅集》会对接下来几天的影院经营造成一定的影响,几部热映影片的上座率有所下滑,需要相应地增加其他影片的排片,“少了《晴雅集》这个更好的差异化选择之后,我目前选择的是继续提高上映超过两周的《紧急救援》和口碑不错的《心灵奇旅》(的排片)”。这其实从侧面证明了上述说法的可能性。

然而,影片背后的利益之争一直存在,不是从《晴雅集》才开始,也不会在《晴雅集》停止。更应该看到的是,《晴雅集》这类大制作的古装奇幻影片的市场风险性有所增加,这一点已经在《晴雅集》上更加凸显出来。

其实,从《赤狐书生》到《晴雅集》,再到待映的《封神三部曲》,已经有不少古装奇幻类型题材的国产片重新回归市场,大制作、大投入的共同属性决定了这样的影片进入到市场就属于大片的行列。

不过,从片方的角度来看,《赤狐书生》拿下了1.85亿的票房以及《晴雅集》已累计4亿多的票房,基本没能从中盈利多少,甚至可能是门亏本的生意。接下来类似的古装奇幻片也极大可能会陷入这种高投入、中收入的困局,所具有的市场风险性不必多说。

此外,对于大制作的古装奇幻国产片来说,如果同样需要面临《晴雅集》这种涉及到院线下映的公司利益之争,其实相当于失去了一小部分市场,这些影片所要承担的市场风险无疑将会进一步被放大。

总的来看,无论此次《晴雅集》被紧急叫停的具体原因是什么,都值得行业对目前所讨论的每一种推测背后所隐藏的问题进行思考。这些问题是否存在着一定的市场隐患,则成了整个产业需要关注的一个疑问。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