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996下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996下沉

996这一职场文化正在由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下沉至二三线城市。

图片来源:Pexels-cottonbro

文|盒饭财经  姚赟

996的“福报”在下沉。

“加班何止拼多多,很多企业都加班到深夜,你可以去长沙,广州,深圳看看,半夜写字楼通明。”一位网友在拼多多相关热搜下评论到。

1月4日,2021年的第一个工作日,98年拼多多员工猝死事件在微博、知乎、脉脉等多个平台发酵热议。ID为“恒山弟子”的网友在脉脉上发布了一则消息:“我的好朋友,拼多多新疆买菜妹子凌晨一点半下班路上猝死,才23岁,真的没人敢出来讲一句话吗?”这一留言迅速冲到脉脉热榜第六,且快速破圈,在其他平台引发热搜级讨论。

当天下午,拼多多给出了回应,回应称:张*霏,女,1998年生,花儿一样的年纪。2019年7月入职拼多多。北京时间12月29日凌晨1:30,在与同事一起走路回家的路上突然捂腹,晕厥倒地。同事立即呼叫120送往乌鲁木齐本地医院,经近6个小时急救依然无效,不幸离世。

张某霏父亲朋友圈截图

舆论涌向拼多多、社区团购和盛行加班文化的互联网大厂。

2020年年初,百度发布了《好运中国年:百度App鼠年春节大数据报告》,报告显示年轻人并没有因春节的来临而放松,加班、找工作、相亲、找商机。其中,浙江、上海、四川、北京和广东成为全国春节加班最狠的5个省市。2015年,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春节特别节目《一年又一年》绘制的春节加班地图中,北京、上海、广州、重庆、深圳位于全国春节加班最狠的前四名。

智联招聘《2019年白领996工作制专题调研报告》显示,8成白领在加班,超7成白领无偿加班,996/995工作制有蔓延趋势。疫情内卷,加上社区团购大战的风口,更是加速了996下沉的趋势。

但谁能想到,不是北上广深,也不是坐拥福报发源地的杭州,竟会因加班猝死上了各大平台的热搜。

拼多多张某霏猝死的大背景,正是各大厂火拼社区团购,快速在下沉市场攻城略地。跟着互联网大厂的脚步,996这一来自硅谷的职场文化,正在由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下沉至二三线城市。

1、从上海到新疆:地推至他乡

2020年10月8日晚间,拼多多五周年庆典上,黄峥发表了内部演讲。讲话中,黄峥表示:“买菜是个好业务,是个苦业务,是个长期业务,将是多年的全力长跑,也将是拼多多人的试金石。”

这一番讲话,算是为多多买菜在拼多多的战略地位定调。然而,黄峥不知道的是,另一边在脉脉等平台上,不少认证为拼多多的员工开始吐槽。

“坐标拼多多,被强制去买菜……不想去,求问大家有啥好办法吗?”“已经被约谈让去买菜了,拒绝了,准备开始找下家?”数名认证为拼多多的员工,在10月中下旬开始表示,拼多多内部员工被约谈调去多多买菜。

而这样的内部调岗约谈吐槽,持续到了11月下旬,甚至在脉脉搜索“多多买菜”关键词后,出来的前几条都是被约谈调岗的吐槽。

张某霏便是在这期间,从上海调去了新疆。

据自媒体号世界公民Cosmopolite报到:一位自称是拼多多员工的用户在豆瓣上证实称,“事情是12月29号凌晨1点半发生的,这个女生是从上海被调到多多买菜业务的,从11月中到发生事情的当天,一天都没休息过,每天早上10点上班,晚上平均凌晨3点下班,非常苦逼。”

内部讲话2个月前,多多买菜业务便已经开始测试。据报道:2个多月前(内部讲话),拼多多内测买菜业务“多多买菜”的小程序,采用“预定+自提”的模式,与拼多多电商共用供应链。近期,拼多多正式在APP内上线买菜业务“多多买菜”,主打“次日达”配送,业务范围覆盖多个二三线城市,包括武汉、南昌等社区团购玩家必争之地。

2020年9月,艾媒咨询发布《2020上半年中国社区团购行业专题研究报告》,报告指出,受疫情影响,2020年社区团购市场发展迅猛,市场规模预计将达720亿元,到2022年,中国社区团购市场规模有望达到千亿级别。

行业利好的背景下,上半年社区团购头部公司兴盛优选、十荟团和同程生活接连完成大额融资。美团、拼多多、滴滴等互联网公司也开始在社区团购业务上投入重金。而后,京东也后知后觉地加入混战。据晚点LatePost报道,在11月30日的集团高管会上,刘强东表示将亲自带队,打好京东社区团购这场仗。

巨头的入场,一方面让社区团购这一充满烟火气的生意变成了重构满焦虑战场,不想成为炮灰的团长、抵制的供应链,被裹挟入场。

另一方面,巨头的入场,为从业者带来了高溢价。互联网遇冷的背景下,高薪挖人再度出现。36氪报道称,拼多多的“多多买菜”今年8月在武汉开城后,短短2周内就将兴盛优选武汉一个中心仓的员工全部挖走,“2-3倍薪资(挖人)都不是事”。有跟滴滴长期合作的猎头表示,滴滴从兴盛优选和十荟团等社区团购公司,三个月内挖了几十号人,薪水少则浮动30%,多则2、3倍。“美团给社区团购运营基层岗开出的薪水更为夸张,最多可达20倍,点名从兴盛挖。”

根据新经销数据,目前分布在三四线及以下的团长数量占比达到70%,下沉市场是社区团购的主战场。

黄峥在内部讲话中还提到:过去几个月里,大家可能多多少少感受到了一些公司组织结构的调整,我们特别开心地看到,在我们这几千人里有比我想象得多得多的小伙伴肯打和能打,奔赴多多买菜等新业务一线。

在此背景下来到他乡,几千人甚至更多的拼多多小伙伴调岗下沉到了他乡,带去社区团购巷战的同时,也带去了加班和996。

2、随手撒下996的种子

“为多多守边疆” 张某霏生前的内部账号上写着这一签名。

多多,指的就是多多买菜;守边疆,或许指的便是,在新疆,为多多买菜与其他社区团购平台一争高下。

12月3日晚上11点,“多多买菜”在乌鲁木齐正式开团。

但,开团并非意味着一帆风顺。《6000多超市老板大战社区团购:再不行动,“我们就要关门了”》一文中,详细记录了社区团购在新疆遭遇的问题和阻碍,团长质疑、供应商联合抵制,多方不断的博弈和平衡,压力可想而知。

地推、开拓市场,仅仅有消费者愿意为便宜薅羊毛是不够的。遭遇行业竞争激烈、产业链上下游不配合等问题,也并非多多买菜一家,也不是新疆独有的问题。

996没有地域之分,只有行业之分。

“我来说,多多买菜太恐怖了,从11月开始到现在50天了,都没有休息过一天,早上11点上班,下班时间平均都是凌晨3-4点,还有到第二天早上的情况。”

“和去买菜的同事聊了下,他们最长的持续工作时间达到30H,比007还恐怖,基本睁眼就工作,闭眼睡觉。另外,多多买菜离职率超级高,很多人路上突然就反悔了。所以公司持续招人。一边半强制要求内部员工转过去,一边对外招人,门槛也特别低,是个本科就行。话说美团、叮咚有这么疯狂吗?”

“我在美团优选干了一个月就跑路了”

“生鲜运营007是常态,不想加班就别做生鲜”

“连这点心理准备都没有还想做生鲜?每天18+小时的班我连续上了一年。”

这些公司身份认证或未认证的留言中,大同小异地提着一点:生鲜行业,加班加点连轴转是常态。

这一点,黄峥也早有预判。

他曾提到:买菜是个苦业务,别人睡觉的时候你在拣货,送货,这样消费者在要做饭前才能拿到新鲜的菜。人每天都要吃饭,我们每天都得送菜,的确很难做到每天都不睡觉,这里面的苦是显而易见的。将来还会更苦,因为你稍微做的好一些,各类行业旧势力,以及新竞争形势下的攻击和造谣诽谤就来了,个别消费者的不理解也会来。吃了苦,很可能吃力不讨好,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你说苦不苦?

BOSS直聘上的多多买菜乌鲁木齐招聘信息中了解到,卖场运营10-15k·14薪;BD6-10K·13薪。

996甚至007的生鲜买菜,只是加班文化猖獗的阵地之一。

滴滴企业版数据显示,2020年6月-8月夜晚加班用车排名前三的行业分别为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租赁和商务服务业,与往年相比维持不变。

近期公布的最忙碌的十大城市,截图自《中国经济生活大调查(2019—2020)》

很长一段时间加班成为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标签,原因在于过去被吐槽加班最严重的行业主要为广告、传统制造、律所、汽车等行业,但这些行业地域特征明显,多聚集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而如今,在竞争的压力,以及互联网去地域、易规模化的特征下,996快速在各地播下了种子。

火种已到,待东风一到,燎原是迟早的事。

3、消失的边界

别管在哪,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刘成(化名)曾经是阿里的程序员,因为连续的加班和高负荷的状态下,想逃离互联网:“两年前想跳槽,于是问了下身边非互联网大厂的朋友,尤其是大华和海康威视。主要是想了解下,加班严不严重,能不能去之类的。害怕刚从这个坑出来,又掉进了另一个坑”。

这不是刘成第一次逃离。

“2016年从北京逃离来了杭州,觉得这里怎么也比北京能更有生活些。后来发现并没有,每逢双11、618之类的电商大促前后,加班比北京西二旗还恐怖,像是整个城市都在加班卖货。”于是,刘成才萌生了离开互联网的想法。

他想要逃离的不是北上广,不是互联网,只是没有工作和生活界限的加班文化。

晚上10点,杭州滨江海康威视的大楼灯火通明

2019年年底,饿了么星选联合拉勾网发起《互联网职场“追星人”观察报告》。在这次统计中,他们评选出了全北京最勤奋的员工——快手的王小姐。她在10天当中,有5天在凌晨12点以后点了外卖,其中3单在凌晨2点以后。

这份报告为王小姐颁发了“北京super star”的称号。这个称号如今看来,背后是个悲伤的故事。互联网大厂加班已成常态,如阿里995、蚂蚁996、京东996、有赞996、快手大小周、字节大小周、华为大小周、海康大小周、得物大小周……

《2018年中国程序员研究报告》显示:产品运营类岗位平均每周工作时长47.9小时,其中工作50个小时以上的占36.5%,其中70小时以上的占5.5%。根据受访的程序员统计,其每周平均工作时长为47.5小时。其中,33.5%的程序员周工作时长在50个小时以上,更有工作时间在70个小时以上的,占5.7%。

再看猝死的张某霏。

从其父亲回应的朋友圈“我们已经带着*霏平安回到了家乡。”可知,其家乡并非去世的乌鲁木齐。一个98年的姑娘从上海被外派到千里之外的新疆,每天睁眼工作,闭眼睡觉的状态,生活与工作的边界可想而知。

想找回生活与工作边界的,不只是以逃离的方式寻求解决办法的刘成。

让工作与生活难以简单切割,这一文化来自硅谷。

据商业研究机构Sage Business Researcher 2017年的一份调查报告指出:在推行无限制假期政策的公司,员工的休假时长反而还因此减少了。类似的“福利”,实际上也有相同的连带后果:公司提供免费餐食,结果员工的上班时间也越来越久;公司提供休息间,能够让员工在繁忙的工作中稍作休息。但遗憾的是,休息间却是多数员工熬夜加班中途临时休息的地方。

硅谷也在试着找回边界,但依旧无果——供需、效率、竞争等多重因素下,这一转动的轮子无法停止。“没有人能靠每周工作40小时就能改变世界。”一心星辰大海的埃隆·马斯克曾说过这句话。

尤记得2020年7月,蚂蚁金服宣布要IPO时,整栋楼的欢呼、雀跃顺着网线传遍了全国,让屏幕前的人都能感知到即将财富自由的畅快和激动。

2005年,百度上市,诞生了50位千万富翁和240位百万富翁。2014年,阿里巴巴挂牌上市,一夜之间诞生了超过1万个千万富翁。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7年,软件与信息技术行业的平均薪资为13.3万元,连续两年超过金融业成为全国最赚钱的行业。

跳槽前的咨询,刘成收到了不少回复,结果与他料想的差不多——都在加班。“就算加班没有互联网那么严重,给的钱也不如互联网多,感觉还不如互联网。” 刘成还告诉我们,他在脉脉上读到一条类似提问的留言总结得特别精辟:海康国企待遇互联网工作时间。张望中,他选择了网易。

Boss直聘发布的《996态度调研》显示,60.6%的人还是会选择月薪3万996。

看了下朋友圈依旧还有一批媒体人正在熬夜,他们都在写一个23岁加班猝死的女孩儿。此时凌晨1:53,比女孩儿下班晕厥倒地的时间晚了23分钟。

盒饭财经(ID:daxiongfan)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