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47亿!上海金融法院迎建院以来最大标的案,四川信托与泰禾集团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公开审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47亿!上海金融法院迎建院以来最大标的案,四川信托与泰禾集团金融借款合同纠纷公开审理

由于案件标的巨大,社会关注度高,上海金融法院高度重视,由院长赵红担任审判长,与综合审判一庭庭长单素华和人民陪审员匡丽英组成合议庭。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张晓云

1月6日,据上海金融法院微信号发布消息称,该院于当日下午公开开庭审理了一起标的额为人民币47亿余元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据介绍,该案是上海金融法院建院以来受理的最大标的额案件。

本案的原告为四川信托有限公司(下称四川信托)。四川信托诉称,原告与泰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泰禾集团)于2017年12月20日签订《信托贷款合同》,以信托资金向泰禾集团发放贷款人民币40亿元。

四川信托称,为担保泰禾集团履行该合同项下义务,泰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泰禾投资公司)与原告签订《保证合同》,约定承担连带保证责任;南京恒祥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恒祥公司)与原告签订《抵押合同》,约定以其42宗国有土地使用权提供抵押担保;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振益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南京龙润投资有限公司分别与原告签订《质押合同》,约定以两者持有的南京恒祥公司合计80%股权提供质押担保。上述合同签订后,泰禾集团未能按约支付利息。

原告起诉至上海金融法院,请求判令泰禾集团偿还本金39.95亿元、截至2019年9月20日应付未付利息以及以上述本金为基数、按年利率24%计付的利息、罚息及复利等,以上诉请合计47.97亿余元,原告同时请求判令泰禾投资公司等承担担保责任。

被告泰禾集团、泰禾投资公司、南京恒祥公司共同辩称,对贷款本金及利息计算均有异议,泰禾集团在贷款发放后10日内即需按年利率0.21%支付利息,性质上属于“砍头息”,贷款并未足额发放,且泰禾集团交纳信托保障基金共计4000万元,亦应抵扣相应本金;泰禾投资公司、南京恒祥公司对外担保未经公司有效决议程序,担保不发生效力;原告主张的利息、罚息及复利过高,请求法院以不高于同期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四倍予以调减。

据悉,由于案件标的巨大,社会关注度高,上海金融法院高度重视,由院长赵红担任审判长,与综合审判一庭庭长单素华和人民陪审员匡丽英组成合议庭。

一方面,这是四川信托被加强管控后的追讨债务的大动作。2020年12月22日,为进一步推进四川信托风险处置,四川银保监局在官网发布新闻通稿宣布,四川银保监局将联合地方政府派出工作组,加强对四川信托的管控,督促其尽快改组董事会,委托专业机构提供经营管理服务,防止风险敞口扩大,积极采取风险处置措施,切实保护信托当事人和公司债权人合法权益,维护金融秩序和社会稳定。12月26日,四川信托免去牟跃董事长职务,二股东中海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黄晓峰出任新董事长,同时,四川信托与建信信托签订一年期委托管理协议,聘请建信信托提供日常经营管理提供服务。

另一方面,泰禾集团处于债务危机中。在准战投万科的帮助下,泰禾集团正在积极参与盘活存量,金融机构也开始对债务进行展期,获得了包括一笔华融资产4.87亿元债务的长期履行协议,一笔长城资产120.03亿元的债务展期以及一笔民生银行18亿元的借款展期。

上海金融法院称,庭审中,合议庭充分听取原、被告诉辩主张,并围绕信托保障基金及以年利率0.21%支付的利息是否应当在本金中扣除、原告主张的违约利息是否过高、贷款逾期起算时点如何确定以及泰禾投资公司、南京恒祥公司提供的担保是否有效等争议焦点进行审理。合议庭通过释明权的行使,促使当事人围绕争议焦点展开充分辩论。案件审理过程中还使用了“AI智审传译系统”“电子举、质证系统”,并全程进行了互联网直播,整个庭审条理清晰、规范有序。

上海金融法院表示,案件将择期宣判。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