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深度】金融开放加速,外资巨头都在忙些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深度】金融开放加速,外资巨头都在忙些啥?

开放的聚光灯下,越来越多的外资金融机构登场共舞。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马晓甜

编辑 | 彭洁云

突如其来的疫情带来太多曲折和意外,但中国金融对外开放却衔枚疾进,前行脚步并未停歇。

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高盛、摩根士丹利、瑞士信贷等外资巨头先后实现对其在华合资证券公司的控股,野村、摩根大通等金融大咖纷纷加快业务领域布局和人员招徕,贝莱德、路博迈、富达等资管大鳄积极申请公募牌照,美国运通在我国境内发起设立的合资公司取得了银行卡清算业务许可证……

开放的聚光灯下,越来越多外资金融机构登场共舞。

“改革开放的实践表明,越开放的领域,越有竞争力;越不开放的领域,越容易落后,越容易积聚风险。扩大金融业开放将为中国金融业注入新的活力,有助于提高中国金融行业的整体竞争力,实现更高水平、更高层次和更加健康的发展,为构建新发展格局提供巨大动能。”在日前召开的2020中国金融论坛年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刘桂平强调,要通过高水平开放引进更多国内外优质金融资源参与国内大循环。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第十二届陆家嘴论坛上也表示,在金融领域将一如既往、坚定不移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努力营造市场化、法治化、国际化的营商环境,完善配套法规制度和金融基础设施建设。鼓励中外机构在产品设计、股权投资、公司治理和人才培养等方面开展合作,提高外资参与中国市场的深度。

过去这一年来,外资巨头加速布局抢滩各大金融领域,有了哪些新成果?遇到哪些新挑战?

“松绑”加速度,保险、证券、基金、资管全面开花

去年以来,中国金融开放红利加速释放,其中颇为重要的一条便是证券、基金、期货等机构外资股比限制提前全面放开。

2020年1月1日起,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合资寿险公司外资比例限制正式取消。

5个月后,首家外资独资寿险公司友邦人寿和首家外资全资期货公司摩根大通期货双双获批,而第二家外资独资寿险公司目前也已在“酝酿”之中。

北京产权交易所信息显示,去年底,中信信托挂牌“中德安联人寿保险有限公司49%股权”项目,拟转让持有的全部中德安联股权,转让底价为23.44亿元。若安联中国成功受让中信信托所持的49%股权,第二家外资独资寿险公司或将花落中德安联人寿。

而就在合资寿险持股比取消将满一周年之际,银保监会于2020年的最后一天又发布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保险公司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决定(征求意见稿)》。

为了保持了制度一致性,《征求意见稿》删去了《实施细则》第三条关于“外国保险公司与中国的公司、企业合资在中国境内设立经营人身保险业务的合资保险公司,其中外资比例不得超过公司总股本的51%”的规定。

保险和期货之外,同年4月1日,证券公司和基金管理公司外资股比限制也再度“松绑”。

甫一放开,贝莱德、路博迈两大外资巨头就马不停蹄地于当日发起公募牌照申请,富达、范达集团和联博香港紧随脚步,也在年内递交申请。

4月3日,摩根大通集团旗下摩根资管宣布,与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旗下的上海信托初步达成一项商业共识,将拟收购取得上投摩根股权至100%,目前该项目仍在推进之中。一旦交易成功,上投摩根也将成我国首家外商独资公募基金。

外资控股券商方面,继2019年获准开业的瑞银证券、摩根大通证券和野村东方国际证券之后,2020年这一队伍又添了五支“新军”。

当年3月27日,摩根士丹利、高盛集团宣布,旗下合资券商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和高盛高华证券的持股比例已获中国证监会核准提高至51%。 4月14日,证监会核准瑞士信贷成为瑞信方正证券的控股股东,瑞信集团成为实际控制人,随后,瑞信集团在6月1日官宣完成增资,正式取得瑞信方正证券的控股权;

8月28日和9月1日,大和证券、星展证券获准设立。其中,大和证券注册地为北京市,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0亿元,控股人是株式会社大和证券集团总公司,持股比例为51%。而星展证券的发起方为新加坡最大的商业银行星展银行(DBS),注册地为上海市,注册资本为人民币15亿元。

但“51%”显然不是外资巨头们的最终目标。

12月初,高盛集团向媒体确认,已启动收购合资公司高盛高华100%股权的程序,这意味着,高盛高华大概率将成为国内首家外商独资券商。

摩根大通首席执行官梁治文在接收界面新闻采访时也透露,有意对摩根大通证券实现全资控股。

“摩根大通能够取得这些新的业务进展,是受益于这几年中国金融市场开放步伐越走越快。我们很自豪能够成为这个伟大过程的见证者和积极参与者,”梁治文表示,“随着中国金融市场的进一步开放,我们认为在中国拥有全资公司将有助于我们进一步加强我们的本土业务平台。拥有全资控股的金融机构,将帮助我们按照摩根大通的全球标准和最佳实践经营我们的业务,这其中包括践行我们的业务经营原则、合规准则、风险管控准册,推行摩根大通的公司文化等等。”

2020亦是外资私募迅速扩张之年。

一年之内,罗素投资、弘收投资、威廉欧奈尔投资、鲍尔赛嘉、迈德瑞投资、柏基投资、首奕投资、韩华投资、润晖投资等9家外商独资公司完成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登记,截至目前,外资私募的数量已经达到32家,管理规模超百亿,发行的私募产品总数近百只。

国内首家外资控股合资理财公司——汇华理财也在这一年的9月30日正式揭牌开业。该公司由欧洲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东方汇理资产管理与中国银行全资子公司中银理财共同成立,东方汇理资管出资比例为55%,中银理财出资比例为45%。

根据奥纬咨询预测,到2023年,中国市场的资产管理规模预计将达到25-30万亿美元(约合170-205万亿元人民币);零售客户的可投资财富预计将提升至40万亿美元(约合272万亿元人民币)。对于外资金融机构来说,国内市场的庞大潜力,无疑对他们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外资这一年:猛招人才、狂发产品、急谋牌照……

一直以来,外资机构在华展业都面临着水土不服的尴尬难题,新的入局者们又能否破解这一“魔咒”?

根据中国证券业协会披露数据,2020上半年,摩根大通证券、摩根士丹利华鑫、野村东方、瑞信方正等合资券商的营业收入在百余家券商中排名末档,净利润纷纷呈负。

但这并非公司经营不善之过。

摩根大通证券在2019年度报告中曾解释称:“由于公司在报告期内尚处于筹备建设和初始投入的阶段,因此报告期内的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的现金流均为净流出的情况。”

相较于业绩,现阶段外资机构对于人才和业务牌照的渴求显然要更胜一筹。

对于不少外资机构来说,2020年可谓“招兵买马”大年。界面新闻此前曾有报道,新冠疫情并没有阻碍外资招聘的热情。从年初开始,野村东方、摩根大通等就陆续发布了不少职位信息。

“为了配合公司展业,2020年公司招聘的岗位主要集中在业务部门,例如经纪业务、资产管理等。年底公司人数将达到200人左右。”野村东方国际证券人事部门相关员工向界面新闻表示,“在新冠疫情特殊时期,公司的招聘活动也仍继续进行,面试环节采取视频或电话等方式。”

该人士还透露,野村东方员工团队都是新组建的,因此公司非常重视新员工的培训,帮助新员工了解公司的文化价值,提升合规风控意识,熟悉公司各部门的职能分工、相关制度与流程,从而尽快地开展业务。

“目前,野村东方拥有一个兼具国际视野和本土经验的团队,多数员工来自不同券商或外资金融机构,部分员工具有海外留学或工作背景。 员工可通过与野村集团的海外分支机构进行交流和经验分享,既学习了成熟市场的成功经验,又让海外机构了解了本土市场的需求,有助于业务的进一步拓展。”该人士称。

界面新闻记者查阅了证券业协会公布的数据后发现,截至目前,野村东方国际证券员工人数为152,虽然没有达到上述人士所言的200人目标,但相较于2019年底的105人,也有了显著的增长。

与此同时,新的任命状也接踵而至。

2020年1月1日,富达国际中国区董事长命何慧芬(Daisy Ho)正式上任,这也是富达国际首次设立中国区董事长一职。富达国际同时透露,当公司公募牌照申请获得中国证监会批准时,何慧芬将出任该公募基金公司的总经理一职。

同年9月22日,原大成基金总经理罗登入职Vanguard,担任筹建中公募基金管理公司总经理。Vanguard表示,在该公司正式成立之前,罗登攀将先期担任Vanguard中国基金管理负责人。

12月9日,东方汇理宣布了两项于大中华区的高层任命,钟小锋被委任为东方汇理资产管理大中华区主席,赵曌出任东方汇理资产管理董事总经理及中国业务主管,在此之前,两人的职位分别为东方汇理资产管理北亚区行政总裁、董事总经理及中国业务主管。

积极招徕人才之外,外资机构在业务布局方面也在加快进展。

此前在银行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友邦人寿执行董事及总经理张晓宇表示,公司做了“分改子”改建,变成独立法人机构后,公司有了三方面的改变:一是治理结构更加合理规范,作为法人机构的治理结构是不同的;二是在投资等方面有更多机会,可以做很多新的投资赛道,在权益类资产、另类资产上,都会做更深入的研究;三是“分改子”之后有机会进行区域扩张,2020年10月,友邦人寿拿到了四川省级分公司的筹建批复,这对友邦是巨大的突破。

张晓宇表示,接下来最大的任务是区域扩张。友邦人寿会在监管部门许可的情况下,有步骤的按照选取的待开发区域进行扩张。同时,会坚持现有的高质量策略、坚持卓越营销员、卓越银保的策略,选择更加适合现有经营方式的区域继续往前走。

此外他还透露,“分改子”给了友邦人寿很大的机遇。“接下来有了法人实体之后,就会考虑成立独立的资产管理公司。”

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朴学谦则向界面新闻记者介绍,2020年3月,摩根大通证券在上海举行了“云开业”仪式,正式开门迎客,目前公司四块牌照所对应的业务均已展开。

“具体业务开展方面,4月,摩根大通证券研究部门发表了首篇研究报告,关注中国汽车行业的发展;6月,投行部门开始接单;7月,经纪部门开展交易。目前,摩根大通证券已发布了300多份报告,覆盖近200家A股上市公司。”他表示。

谈及作为全球领先的国际投行,摩根大通能为控股券商带来哪些经验和资源时,朴学谦的回答称有三点,即大型、全面和全球。其中,大型指的是规模和资本,全面指的是产品和服务,而全球则是指网络和市场覆盖。

“在中国金融市场开放步伐越走越大、越走越快的大背景下,摩根大通希望发挥我们的优势,当好沟通中外金融市场的桥梁,帮助更多海外投资者进入中国日趋成熟的金融市场,同时帮助更多中国企业和投资者走向世界舞台。”朴学谦表示。

同期设立的野村东方国际证券,则将目光首先瞄准了财富管理板块。

公司相关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2019-2020年是野村东方国际证券开始运营、业务起步的前两年,经过大家的努力和股东们的支持,公司运营起步平稳,四项牌照业务均有开展,业务模式边探索边实践,取得了一些成绩。2020年一整年,针对不同的受众群体,公司陆续发行了涉及到偏股混合、固收为主权益为辅、量化对冲等多种类型的产品。

该人士透露,2021年,公司会努力争取代销金融产品、基金销售、场外期权的牌照。 居民财富规模庞大,资产管理的市场潜力充足,资管新规的出台也导致了一部分资金从传统银行及信托的理财产品中分流至资本市场。对于券商,特别是财富管理业务来说产生了巨大的业务潜力。

“前些年应该说各类金融机构都在纷纷加入财富管理的队伍中来,但是服务客户的业务模式,系统,产品标准以及人才标准还是出现了参差不齐的状况,这些都直接影响到投资者的体验感以及投资回报率。”上述人士表示。

他坦言,财富管理业务的周期很长,是需要在品牌建设,系统搭建,产品设计,人才培养上长期投入的业务。野村东方国际证券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家日资背景的外资控股券商,而这也是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我们将牢牢抓住双循环经济模式带来的机遇,起到中日资本市场之间的桥梁作用,通过为中国资本市场以及中国投资者提供野村集团国际化的资源和服务,为市场和客户创造价值。同时我司也继承野村集团高标准的内控管理经验,力争在合规管理及内控上尽快成为国内金融证券行业的标杆。”该人士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