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曲线上市背后  景芝酒业难逃省内困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曲线上市背后  景芝酒业难逃省内困局

若此次收购顺利完成,景芝酒业也将成为山东省内首个上市的白酒企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在挥泪告别与今世缘爱恨情仇的16天后,山东景芝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芝酒业”)开始了新“恋情”。1月11日,潍坊亚星化学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ST亚星”)(600319)宣布,拟以现金收购的方式收购景芝酒业白酒业务的控制权,并已签订《合作意向协议》。

在与省外酒企“联姻”无果后,景芝酒业最终还是将目光锁定在省内。若此次收购顺利完成,景芝酒业也将成为山东省内首个上市的白酒企业。

截至发稿前,ST亚星收盘价为6.27元/股,涨幅为5.03%,最高触及6.27元/股,总市值达12.79亿元。

曲线上市

景芝酒业在告别前一段“绯闻”之后,时隔半个月,再度传来或将与省内化工企业ST亚星牵手的消息。

1月11日,ST亚星发布《关于筹划重大资产重组暨签订现金收购景芝酒业白酒业务控制权意向性协议的公告》显示,ST亚星拟以现金收购的方式收购景芝酒业白酒业务的控制权。据悉,本次交易对价的支付方式为现金支付,预计将构成重大资产重组情形。

对此,界面记者致电ST亚星董秘办获知,目前针对收购并没有明确的时间线,关于收购的细节仍需关注后续发布的公告。另外,此次支付现金将以自筹方式解决。

界面记者同时致电标的方景芝酒业,但截至发稿前,未获得回复。

“ST亚星重组景芝酒业主要由于白酒行业具有趋利避险的属性,吸引了更多的上市公司和资本进军白酒。此次收购,也是双方各取所需的结果。本次收购后,我认为将仍然由原有团队经营管理景芝酒业。”酒类营销专家肖竹青向界面记者指出。

根据公告显示,1月9日,ST亚星与景芝酒业签署《合作意向协议》,双方同意ST亚星或其下属子公司以现金收购的方式取得景芝酒业白酒业务的经营性资产。本次交易完成后,上市公司将取得景芝酒业白酒业务资产的控制权。

对于资本的“渴望”,景芝酒业的“小心思”似乎已经为路人皆知的“秘密”。

早在2018年,景芝酒业便有意与今世缘展开合作,历经两次波折,最终仍于2020年12月宣布收购终止。从提出收购议案,到建立产业并购基金,再到如今终止收购,今世缘仅用了两年时间。

无论是借壳ST亚星,还是有意牵手今世缘,均是基于此前提出的上市计划。据界面记者了解,早在2018年4月,景芝酒业提出将全力推进企业上市。无独有偶1月2日举办的2020年营销工作总结会议上,景芝酒业党委书记、董事长刘全平表示,景芝酒业下一步将以深化改革、推动企业上市为动力,全力打好各项保障攻坚战。

对此,业内人士指出,景芝酒业事实上是寻找一个“壳”以登陆资本市场,从而满足更多融资需求。而对于获得资本市场融资的目的,则在于加大的市场投入,抢占市场份额。无论是与今世缘还是ST亚星合作,若成功后,景芝酒业都将成为山东省内首家上市的白酒企业。

难成的资本化

如果一家白酒企业能够独立上市,谁还会想方设法借壳呢?

事实上,早2017年安丘众人兴酒商贸合作企业(以下简称“众人兴酒”)的成立完成了景芝酒业股权机构的重组。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11月,众人兴酒成立,并接连迎来多位合伙人,即安丘一方兴酒商贸合伙企业、安丘二立兴酒商贸合伙企业、安丘三阳兴酒商贸合伙企业、安丘四喜兴酒商贸合伙企业。其中,众人兴酒股东包括景芝酒业部分高管、经销商等。

2018年,景芝酒业启动混合所有制改革,公司高管团队组建的众人兴酒商贸合伙企业成为大股东。

界面记者登录天眼查发现,截至目前,景芝酒业第一大股份为安丘众人兴酒,认缴金额为5300万元,持股比例为46.79%;第二大股东为内部职工股,人家金额为2922.08万元,持股比例为25.8%;而山东景芝集团有限公司仅为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7.85%。

尽管如此渴望资本市场“垂青”,但由于景芝酒业自身股东数量不符合上市规定,因此不得不放弃独立上市的机会。“是重构股权结构,还是曲线上市,对于景芝酒业而言是一个较为难抉择的问题。通过股改以谋求自身上市,则需要大量时间,但这对于身处山东市场的白酒企业而言,可以说是‘致命的等待’,因此景芝酒业的这个选择可以说是难上加难。”业内人士指出。

权衡利弊后,虽然放弃了独立上市的念头,但对于资本的渴望,景芝酒业却并没有放弃。尽管频繁接触今世缘以及ST亚星等上市公司,但如今,时过境迁,景芝酒业却仍然没有实现资本化。

“景芝酒业长期以来难以实现资本化的主要原因还在于其自身的历史遗留问题。山东属于典型的‘大市场,小行业’,内部消费碎片化较为严重,并且区域政府影响力较为明显,因此导致缺乏省级领导品牌。另外,近年来中国名酒化进程加快,景芝酒业虽然是山东名酒,但是在全国性来看,仍属于弱势区域酒企整体发展态势并不明朗。”酒类营销专家蔡学飞向界面记者指出。

走不出的山东

如果说登录资本市场无法靠自身实力还能够通过借壳解决,那么突破禁锢走出山东省市场这一全国化必经之路,景芝就不得不依靠自己了。

山东市场作为中国白酒企业的竞争大省,近年来无论是头部企业,还是区域性酒企,均想在这里分得一杯羹,中高端市场的竞争可谓异常激烈。而景芝酒业在其产品结构中,虽有中高端产品,但由于整体产品力不足导致省内积累受限。

为拓展产品在市场的份额,景芝酒业在产品端也不断调整,早前与中粮进口葡萄酒达成战略合作,成立斐王名庄荟(山东)酒业有限公司,后与1919合作推出业战略新品“38度500ml景芝1+1”。不仅如此,在有品牌中,景芝酒业还推出“一品景芝”系列。尽管动作频频,但景芝酒业市场份额仍未提升。

“这些年,省外白酒企业为获得市场份额挤破了头,贵州茅台、五粮液对于山东市场份额的竞争自然不必说,洋河股份、汾酒、泸州老窖也不断加码山东市场。川酒、黔酒等名优白酒主要对中高端市场发起猛攻,而作为地产酒的鲁酒主要市场仍在中低端。”山东经销商向界面记者坦言。

对此,蔡学飞指出,景芝酒业长期困于小区域市场,没有完成产品结构升级,品牌价值感较低、品牌力不足,企业战略较为保守,加之山东市场呈现碎片化发展,均导致企业难以在省内市场完成积累,这也进一步使得其外拓资本缺乏。

除产品力不足外,景芝酒业净利率较低也成为阻碍其省外拓展的“一座大山”。

在此前今世缘所公布的资料中,2018年景芝酒业经审计资产总额为34.93万元,净资产为7.57亿元。2018年实现营收12.48亿元,净利润为627.5万元。另外,2019年前11月,景芝酒业实现营收12.36亿元,净利润实现3715万元。

对比景芝酒业与19家白酒上市公司同一时期业绩来看,景芝酒业仅1-11月营收便已超越2019年皇台酒业、金种子全年业绩,并与青青稞酒仅差0.18亿元。

尽管看似“还不错”的业绩背后,却一藏着景芝酒业低得“可怜”的净利率。根据公开数据显示,景芝酒业2018年净利率不到1%,2019年前11个月净利润率3%,与上市头部企业相比,可谓是天差地别。

“景芝酒业虽然是老酒企,但由于‘黄金十年’时期,没有发展起来,导致目前处于较为尴尬的地位。”业内人士指出。

翻阅白酒发展史不难发现,早在2001年,国家税务部门宣布调整白酒企业消费税,按照新规,粮食白酒、薯类白酒在维持现行按出厂价格依25%和15%的税率从价征收消费税的前提下,再对每斤白酒按0.5元从量征收消费税。

虽然该项调整对于中高端白酒而言,影响较小,但是对于以中低端产品为主的企业而言,可谓是“晴天霹雳。”也正是这一时期,包括景芝酒业在内的多家鲁酒企业业绩受损严重,从而措施了黄金发展期。

或许,若此次与ST亚星的牵手成功,可以从一定程度上解决资本层面问题,但如何增加省内存量、如何促进全国化,仍是摆在企业面前不可逾越的一道障碍。

“考虑到山东市场巨大的市场容量,以及中国酒类的名酒华趋势,景芝酒业的首要任务是整合区域资源,完成省内市场的高度占有,再图全国化发展。根据目前景芝酒业体量来估算,集合存量竞争的酒企规律,应该前期3-5年是省内市场阶段,之后才考虑泛全国化发展”蔡学飞预测道。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