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贤丰控股,更换事务所的离奇理由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贤丰控股,更换事务所的离奇理由

12月14日,贤丰控股(002141.SZ)发布了一则公告,称不再续聘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公司原来的事务所是国内八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天健所,无论是规模还是业务能力,都在业内居前。

文丨诗与星空

12月14日,贤丰控股(002141.SZ)发布了一则公告,称不再续聘年审会计师事务所。公司原来的事务所是国内八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天健所,无论是规模还是业务能力,都在业内居前。

这个公告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并向公司发去了关注函,要求公司和天健所答复相关问题。其中主要疑问是年报审计事项是否存在分歧、审计范围受限等异常情况。

公司的回复是,除天健所年审工作任务安排的原因外,不存在其他原因或事项导致会计师事务所变更的情形。

把球踢给了天健所,天健所也回复了关注函。但回复非常巧妙,称因为新业务发展,无法确保在约定的时间完成年报审计,上市公司2020年的年报审计尚未开展,因此事务所和上市公司在2020年年报审计方面不存在重大分歧。

天健所的这个理由非常牵强,据统计,2019年A股上市公司披露的年报中,天健所为456家出具了意见,在所有事务所中出具的报告数排名第二!不太可能因为业务范围扩大而放弃任何一个多年的客户。

贤丰控股和天健所的合作超过15年,公司IPO上市的审计就是天健所做的,后者可以说对公司的业务知根知底。如果更换事务所,还需要对新来的审计师进行业务培训,繁琐的磨合成本较高。

一家上市公司更换会计师事务所,通常有两种可能:一是双方对来年审计费的价格没谈拢;二是双方对公司来年的年报重大事项未达成共识。

笔者认为,第一种可能性不大,近年的年报显示,公司每年支付的中介机构费300万元左右,完全有能力承担这笔费用;而第二种可能性非常大,天健所和贤丰控股虽然尚未开展年报审计工作,但三季报已经显示出公司存在不少重大问题,如何在年报中披露,很可能双方对此有不同意见。

连续五年扣非净利利润亏损

贤丰控股2007年上市,当年营收6.75亿元,之后连续两年营收下滑,直到2011年营收规模才缓慢突破10亿元,但直到2019年,公司的营收依然在10亿元上下徘徊。2020年受到疫情的影响,公司的营收规模预计会进一步下滑。

和“稳如泰山”的营收相比,公司的净利润则是屡创新低。2011年以来,公司的净利润就没有突破1000万元,2015年以来,公司扣非净利润连年亏损。

最新的2020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净利润亏损2.1亿元,是上市以来净利润总和的两倍多。

公司的核心业务是研制、生产与电子信息、家用电器和国防科技配套的微细及特种漆包线,由于该类产品技术含量不高,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只有10%左右,销售额不高,导致公司的净利率只有1%左右,这也是公司多年来成长性比较差的主要原因。综合来看,公司业绩不佳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

一是研发投入不足。公司历年来研发费用在3000万元上下,占营收比例3%左右。过低的研发开支让公司产品缺乏足够的竞争力,只能靠价格吸引客户,毛利率无法提升。

二是生产设备更新不足。资产负债表显示,十年来,公司固定资产账面余额从2亿元增加到3亿元左右。在设备更新和生产线改造方面,公司比较“节约”,这也说明了产品竞争力不强,公司没有升级生产线的动力。

三是多元化转型未见成效。为了摆脱漆包线毛利过低的困境,公司也曾尝试转型。控股2家、参股1家新能源锂电池企业,但从经营情况来看,业绩并不乐观。半年报显示,疫情对公司新能源业务的开展产生了较大影响。国内外市场开拓受疫情影响进展缓慢,上半年碳酸锂价格持续低迷,新能源业务无法正常复工复产。

资金压力大

除了漆包线主业业务,贤丰控股还投资了一些五花八门的项目。比如参股了一家农畜产品电商公司,投资了一家钾肥公司,参股了一家国内游戏公司,参股了一家韩国上市的游戏公司(SNK),还参与了几家投资基金。

2020年,公司出售了SNK的部分股权,根据会计准则的要求,将剩余股权转入交易性金融资产核算,产生了-1.42亿元的投资收益变动。

正是这笔巨额负数投资收益的影响,导致公司2020年的业绩雪上加霜。

在业绩躺平“洗大澡”的同时,公司的资金链也非常紧张。2018年,公司利息支出超过1200万元,2019年利息支出增加到了2291万元,2020年前三季度已经发生了1424万元。

即便是在业绩相对较好的年份,和公司动辄几百万的净利润相比,其资金使用成本也太高了。

2020年三季报的现金流量表显示,公司出售股权收到了1.4亿元的现金。但同期资产负债表的货币资金项目只有3062万元,公司的钱都去哪儿了?

还债。公司第一时间偿还了部分银行借款,短期借款从年初的1.72亿元降到了7964万元。现金流量表显示,前三季度累计偿还债务1.4亿元。

从中可见公司的资金链压力非常大,出售SNK的股权套现也是无奈之举。

多元化发展的疑问

作为一家从事漆包线业务的公司,贤丰控股并没有沿着主营业务进行多元化发展,而是成立了三家投资基金公司,分别是丰盈惠富、丰盈睿信和丰盈信德。根据公司的公告,这些并购基金旨在通过利用上市公司的平台优势和资源优势进一步推动、优化公司作为金融控股平台的战略布局,有利于提升公司的综合竞争实力、更好地保护公司及股东的利益。

从并购基金成立以来的投资方向看,公司的路线图非常广阔。乍一看,是为了摆脱单一业务毛利率不高,进行多元化发展寻找出路的尝试。但从财务视角看,公司这样操作的实际效果是,将投资收益做成了经常性损益。

对于大部分传统制造业上市公司来说,投资收益是不可持续的非经常性损益,但有了投资业务,这些来自并购基金公司的收益,就可以名正言顺的计入经常性损益,从而让利润表更加好看。

以2019年年报为例,公司的投资收益高达2948万元,接近当年净利润的5倍。做主营业务都难以盈利的公司,是如何实现如此高的投资收益的?财报显示,投资收益主要来自参股的天津卡乐互动科技有限公司的盈利。

但尽管如此,公司的扣非净利润依然亏损。

再看贤丰控股多元化的另一方面,即新能源行业的投资误区。

近年来很多上市公司一窝蜂投资新能源产业,但随着新能源逐步退补,留下一地狼藉。像坚瑞沃能(已更名为保力新)等严重依赖政府补助的企业,一度濒临退市。

因为产能规模的原因,贤丰控股投资新能源产业并不顺利。而因为亏损严重,公司11月发布公告,解散清算旗下子公司:贤丰深圳新能源。

天眼查显示,贤丰深圳新能源成立于2017年,仅仅三年就难以为继,说明公司投资时并没有经过充分的论证,且缺乏新能源领域的经验,存在着乱投资和损害投资者利益的风险。

股权质押高

在公司业绩一塌糊涂、资金链绷紧的同时,公司的大股东也没闲着。据Wind数据,公司前两大股东广东贤丰控股有限公司和贤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分别质押了持有的98.93%和71.63%的股权,从比例上看,几乎是清仓式质押。

如此超高的股权质押比例,意味着大股东要么资金非常紧张,要么有跑路的倾向。天眼查显示,广东贤丰控股有限公司是贤丰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旗下企业,二者均有被法院强制执行的记录。同时,贤丰控股集团还被法院列为限制高消费企业。

作为一家营收规模相对稳定的传统制造业企业,贤丰控股上市后并没有利用上市公司的优势去扩大生产规模或者进行技术改造,而是安于现状,缓慢发展。直到业绩全面下滑的时候,在2017年才开始匆匆注资并购基金进行炒作式多元化发展,但并没有带来真正的业绩增长。

目前来看,公司账面资金周转非常紧张,两大股东超高比例的股权质押,以及糟糕的三季报数据,都预示着2020年的年报或将非常“惨烈”,投资者应对这种公司保持警惕。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可在摩尔金融APP或摩尔金融官方网站moer.cn看到更多个股、盘面走势分析及投资技巧,也可在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今日头条上搜索摩尔金融并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