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科技公司造车(一):苹果会选择现代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科技公司造车(一):苹果会选择现代吗?

进入2021年,科技公司造车已然是大趋势,只是,外界仍然感觉好奇,这些公司为什么选择了彼此?

文|雅斯顿

几乎在同一时间,美国与中国的两家著名科技公司「剧透」了造车新进展:

上周五,海外市场传出新消息,苹果正在与现代汽车进行电动车项目的合作谈判,周日韩国媒体跟进报道,双方合作的首款电动车Beta版不久后将亮相。

本周一,百度公司对外宣布,与吉利控股合作组建智能汽车公司,正式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

尽管随后车企方面的现代与吉利都针对各自「传闻」进行了澄清,但这两则消息算是对此前多方猜测的回应。进入2021年,科技公司造车已然是大趋势,只是,外界仍然感觉好奇,这些公司为什么选择了彼此?

板上钉钉的整车计划

论八卦消息的传播,苹果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超越特斯拉的企业。自2014年「泰坦」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启动,苹果造车的每一项进展都足以登上全球媒体的新闻头条。

当然,自2016年苹果对外宣称「泰坦」项目从整车开发转变为自动驾驶方案与软件开发,苹果在这方面变得更加低调,到了2020年初,有消息称「泰坦」项目已经处于搁浅阶段,只剩下零星的技术专利新闻。

事实却是,苹果造车这件事被严密保护起来,直到去年底才有了密集的新进展。雅斯顿在一则相关报道中提到,苹果汽车于2020年12月已进入了筹备生产阶段,与此同时,台湾地区媒体也报道了Apple Car原型车组装完成的新闻。

最快2021年亮相、2022年全球预售。甚至比此前预测的2024年还要大幅提前。

对此,苹果公司选择继续沉默,但有关于它的造车猜测在最近一个月里始终没有停止过。直到现在,苹果公司造车的进展最终在现代汽车的正面回应中得到了侧面印证。

在现代汽车的回应中,苹果的具体信息被隐去,只是其洽谈合作业务的其中一家科技公司。不排除苹果公司有其他的选项,同时,渴望与苹果公司达成合作的也不只现代汽车。

早在2014年,「泰坦」项目启动之初,苹果公司就曾前往宝马在德国的生产基地,探访电动车的生产研发情况。彼时的宝马对待电动车项目开发不甚积极,苹果的「求爱」更是无疾而终。

一如特斯拉,苹果对合作方的要求十分严格,早期甚至有过拒绝特斯拉的传闻。而苹果对待自己的技术专利更是严密保护,目前唯一得到确认的是苹果将在数年后量产的纯电动汽车上采用「单电芯」专利设计,以及苹果手握数十个自动驾驶、智能座舱相关的专利。

为什么现代成为了一个选项

全球都在盯着苹果,希望看到苹果在汽车行业复制iPhone4的颠覆盛况。以致于苹果与现代合作的传闻出来,外界首先思考的是,现代汽车凭什么成为了备选?

苹果有可能与现代合作,主要考虑的是三个维度。

第一是现代汽车的E-GMP平台。苹果造车计划自确立之日起几经波折,内部关于造整车还是卖方案争议不断。实际上,苹果公司从一开始就明确了制造整车的方向,唯有将整车制造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能确保苹果的智能生态概念不被破坏,一如苹果公司在数码科技领域的思路。

只不过,苹果有自己的考量,一是过去几年对全球市场纯电动汽车发展状况的观望;二是从头开始搭建一个独立的汽车生产线,庞大投入与复杂程度无法在短时间得到解决。去年底被透露的苹果汽车在台湾组装完成的消息,正是依靠富士康与裕隆汽车在台湾合作的零部件供应商。

在2024年的量产时间表面前,苹果汽车既要完成整车开发与生产线搭建,也要完成下一代单电芯电池技术的研发落地,难度可想而知。美国投行更倾向的是,苹果公司会寻求汽车行业的合作伙伴,早期担任自动驾驶系统的提供方。

苹果公司也需要为自己准备一个短期与长期的造车方案。与现代有可能建立合作,显然是短期策略。去年12月,现代汽车发布了全新的E-GMP模块化平台,这个平台的最大特点是高度灵活与兼容,围绕软包电池延展的多种容量/续航、多种车型,甚至多种动力系统,都能在E-GMP平台内完成。这是下一阶段现代汽车呈现的高效造车理念。

对于苹果来说,E-GMP平台的灵活兼容能够与其共同开发出符合市场预期的产品,兼顾性能、安全、可靠、经济。另一个可能性是,现代在纯电动汽车领域采用的LG化学与三星SK两家动力电池供应商,也能为苹果汽车提供不错的技术方案。毕竟,在媒体猜测的协议方案里,现代与苹果合作造车的年产量目标是10万辆。

第二是现代汽车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布局。苹果汽车不愿意成为一个单纯的技术方案供应商,它的目的是通过整车制造,让自己的自动驾驶技术得到更广泛的推广、更深度的融合,从而实现对市场的颠覆。短期的合作方选择,自然也是在自动驾驶方面有所投入的车企。

现代汽车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布局并不落后。比如,现代集团旗下的零部件供应商摩比斯很早就投入到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的开发,包括摄像头、雷达传感器,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均处于全球领先水平。又比如,现代集团在去年6月与Aptiv达成了一项合作,双方以50:50的出资共同生产无人驾驶汽车。在这项协议里,Aptiv被允许获得现代起亚的研发资源和知识产权,有助于加速合作生产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汽车。

如此开放的合作模式,也许正是吸引苹果选择现代汽车的另一个原因。

再者,现代起亚在全球汽车市场发展均衡,尤其是北美与亚洲市场,稳定的供应链、稳定的生产,覆盖从低到高全品类的车型开发,能够有效缩短苹果造车的前期投入,并解决规模问题。

当然,现代汽车在回应中暗示,苹果与现代都不是双方合作的唯一选项,这个说辞有可能是前期保密所需。对此,汽车行业与投行分析师都提出了各自有理有据的猜测,比如,除了现代汽车,福特、大众、本田都有可能成为苹果造车的合作伙伴,唯有特斯拉绝对不可能被选择。

事实上,如果分析目前全球市场的合作格局,会发现,现代汽车确实是一个更好的伙伴。在美国市场,较为开放的本田选择与通用合作研发Cruise自动驾驶汽车;福特牵手了大众,在美国与欧洲市场共同开发电动车与自动驾驶技术,其他的传统车企也在抱团应对能源转型、智能化转型。以苹果对待自身技术路线的严格保护,这种汽车联盟也许无法成为理想对象。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苹果选择现代与否,以其当下的发展节奏,2024年实现量产无法仅靠自身的能力。牵手传统车企,成为了科技公司造车比较理想的方式。要知道,21世纪第三个十年的竞争格局里,特斯拉模式已经很难复制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苹果

6.6k
  • iPhone 14发售日:北上深苹果店排队热度不减,最多排了200人
  • 易点天下:苹果开放更多广告位对公司有积极影响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科技公司造车(一):苹果会选择现代吗?

进入2021年,科技公司造车已然是大趋势,只是,外界仍然感觉好奇,这些公司为什么选择了彼此?

文|雅斯顿

几乎在同一时间,美国与中国的两家著名科技公司「剧透」了造车新进展:

上周五,海外市场传出新消息,苹果正在与现代汽车进行电动车项目的合作谈判,周日韩国媒体跟进报道,双方合作的首款电动车Beta版不久后将亮相。

本周一,百度公司对外宣布,与吉利控股合作组建智能汽车公司,正式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

尽管随后车企方面的现代与吉利都针对各自「传闻」进行了澄清,但这两则消息算是对此前多方猜测的回应。进入2021年,科技公司造车已然是大趋势,只是,外界仍然感觉好奇,这些公司为什么选择了彼此?

板上钉钉的整车计划

论八卦消息的传播,苹果可能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超越特斯拉的企业。自2014年「泰坦」自动驾驶汽车项目启动,苹果造车的每一项进展都足以登上全球媒体的新闻头条。

当然,自2016年苹果对外宣称「泰坦」项目从整车开发转变为自动驾驶方案与软件开发,苹果在这方面变得更加低调,到了2020年初,有消息称「泰坦」项目已经处于搁浅阶段,只剩下零星的技术专利新闻。

事实却是,苹果造车这件事被严密保护起来,直到去年底才有了密集的新进展。雅斯顿在一则相关报道中提到,苹果汽车于2020年12月已进入了筹备生产阶段,与此同时,台湾地区媒体也报道了Apple Car原型车组装完成的新闻。

最快2021年亮相、2022年全球预售。甚至比此前预测的2024年还要大幅提前。

对此,苹果公司选择继续沉默,但有关于它的造车猜测在最近一个月里始终没有停止过。直到现在,苹果公司造车的进展最终在现代汽车的正面回应中得到了侧面印证。

在现代汽车的回应中,苹果的具体信息被隐去,只是其洽谈合作业务的其中一家科技公司。不排除苹果公司有其他的选项,同时,渴望与苹果公司达成合作的也不只现代汽车。

早在2014年,「泰坦」项目启动之初,苹果公司就曾前往宝马在德国的生产基地,探访电动车的生产研发情况。彼时的宝马对待电动车项目开发不甚积极,苹果的「求爱」更是无疾而终。

一如特斯拉,苹果对合作方的要求十分严格,早期甚至有过拒绝特斯拉的传闻。而苹果对待自己的技术专利更是严密保护,目前唯一得到确认的是苹果将在数年后量产的纯电动汽车上采用「单电芯」专利设计,以及苹果手握数十个自动驾驶、智能座舱相关的专利。

为什么现代成为了一个选项

全球都在盯着苹果,希望看到苹果在汽车行业复制iPhone4的颠覆盛况。以致于苹果与现代合作的传闻出来,外界首先思考的是,现代汽车凭什么成为了备选?

苹果有可能与现代合作,主要考虑的是三个维度。

第一是现代汽车的E-GMP平台。苹果造车计划自确立之日起几经波折,内部关于造整车还是卖方案争议不断。实际上,苹果公司从一开始就明确了制造整车的方向,唯有将整车制造掌握在自己手里,才能确保苹果的智能生态概念不被破坏,一如苹果公司在数码科技领域的思路。

只不过,苹果有自己的考量,一是过去几年对全球市场纯电动汽车发展状况的观望;二是从头开始搭建一个独立的汽车生产线,庞大投入与复杂程度无法在短时间得到解决。去年底被透露的苹果汽车在台湾组装完成的消息,正是依靠富士康与裕隆汽车在台湾合作的零部件供应商。

在2024年的量产时间表面前,苹果汽车既要完成整车开发与生产线搭建,也要完成下一代单电芯电池技术的研发落地,难度可想而知。美国投行更倾向的是,苹果公司会寻求汽车行业的合作伙伴,早期担任自动驾驶系统的提供方。

苹果公司也需要为自己准备一个短期与长期的造车方案。与现代有可能建立合作,显然是短期策略。去年12月,现代汽车发布了全新的E-GMP模块化平台,这个平台的最大特点是高度灵活与兼容,围绕软包电池延展的多种容量/续航、多种车型,甚至多种动力系统,都能在E-GMP平台内完成。这是下一阶段现代汽车呈现的高效造车理念。

对于苹果来说,E-GMP平台的灵活兼容能够与其共同开发出符合市场预期的产品,兼顾性能、安全、可靠、经济。另一个可能性是,现代在纯电动汽车领域采用的LG化学与三星SK两家动力电池供应商,也能为苹果汽车提供不错的技术方案。毕竟,在媒体猜测的协议方案里,现代与苹果合作造车的年产量目标是10万辆。

第二是现代汽车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布局。苹果汽车不愿意成为一个单纯的技术方案供应商,它的目的是通过整车制造,让自己的自动驾驶技术得到更广泛的推广、更深度的融合,从而实现对市场的颠覆。短期的合作方选择,自然也是在自动驾驶方面有所投入的车企。

现代汽车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布局并不落后。比如,现代集团旗下的零部件供应商摩比斯很早就投入到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的开发,包括摄像头、雷达传感器,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均处于全球领先水平。又比如,现代集团在去年6月与Aptiv达成了一项合作,双方以50:50的出资共同生产无人驾驶汽车。在这项协议里,Aptiv被允许获得现代起亚的研发资源和知识产权,有助于加速合作生产一款真正意义上的汽车。

如此开放的合作模式,也许正是吸引苹果选择现代汽车的另一个原因。

再者,现代起亚在全球汽车市场发展均衡,尤其是北美与亚洲市场,稳定的供应链、稳定的生产,覆盖从低到高全品类的车型开发,能够有效缩短苹果造车的前期投入,并解决规模问题。

当然,现代汽车在回应中暗示,苹果与现代都不是双方合作的唯一选项,这个说辞有可能是前期保密所需。对此,汽车行业与投行分析师都提出了各自有理有据的猜测,比如,除了现代汽车,福特、大众、本田都有可能成为苹果造车的合作伙伴,唯有特斯拉绝对不可能被选择。

事实上,如果分析目前全球市场的合作格局,会发现,现代汽车确实是一个更好的伙伴。在美国市场,较为开放的本田选择与通用合作研发Cruise自动驾驶汽车;福特牵手了大众,在美国与欧洲市场共同开发电动车与自动驾驶技术,其他的传统车企也在抱团应对能源转型、智能化转型。以苹果对待自身技术路线的严格保护,这种汽车联盟也许无法成为理想对象。

可以肯定的是,无论苹果选择现代与否,以其当下的发展节奏,2024年实现量产无法仅靠自身的能力。牵手传统车企,成为了科技公司造车比较理想的方式。要知道,21世纪第三个十年的竞争格局里,特斯拉模式已经很难复制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